58378,56123

THE CHEMMY'S LAB

凱蜜的化學實驗室~失傳中的古畫

凱蜜的化學實驗室~失傳中的古畫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5/10/22
出版:雍壅
作者:雍壅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222
ID:58378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現折 NT$ 3
閱讀閱省狂歡69折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一幅古畫,帶走幾條人命,牽出幾段情緣
2009年,9月1日紐約佳士得拍賣會高價拍出「唐伯虎在丹陽顏莊」
,真品?贗品?
2011年丹陽嚴莊再現,所為何來?
她,選擇用化學來復仇,選擇用化學來征服世界
他,特警隊大隊長,三屆武術冠軍,深情守護今生的摯愛


時間:二OO九年九月一日
地點:美國紐約

一名穿著西裝的中年華人男子,與一位優雅的婦人,來到佳士得拍賣會場,他們自以為不起眼的坐在角落,殊不知一名私家偵探早就已經拍下不少他們臉部與全身的清晰照片。
今天最受矚目的拍賣品是失傳已久的唐伯虎名作﹁丹陽顏莊﹂,在各家代表的競標下,正如那位華人賣家所願,拍出非常理想的價錢。
﴾﴿ ﴾﴿ ﴾﴿ ﴾﴿
時間:二O一一年
地點:中國上海╱法國布列塔尼

二名穿著不俗男子在一個看似已經包場的咖啡廳進行交易,服務生皆著黑色西裝,有經驗的黑道應該都看的出來,這是一個安排好﹁局﹂,今天的交易,對賣方來說,看樣子是很難全身而退了。
賣方有著高挺的鼻子,狹長的臉型,黝黑的皮膚,氣宇軒昂的外表看不出六十歲上下的實際年齡,帶著一幅包裝好的古畫,他是凱里,苗族的後裔,著名的書畫鑑定家與收藏家,白天還有一份頗為體面的正職,上海復旦大學化學教授,他也是…我的父親。
黑社會的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穿得就像是在告訴大家|﹁我就是黑社會﹂的人呢?買方的人佈滿整家店,想必這間店根本就是他們的洞窟之一,買方代表帶了一副黑邊的眼鏡,加上壓低的帽沿,彷彿刻意不想讓人看清面貌。
天色灰暗,不到一時半刻,果然下起急雨,這會兒更加看不清買方代表的長相,只感覺對方十分年輕
,大約三十歲上下,此刻,凱里教授清晰感覺到情況不太妙,暗自決定加速買賣的進行。
「我可以跟你保證這絕對是唐伯虎的真跡,而且我是復旦大學教授,我在明你們在暗,有問題,隨時歡迎指教。」凱里教授壓抑著驚慌的情緒,快速的說著。
「如果這是真跡,為什麼你不光明正大地上拍賣場?何必冒這麼大的風險,還壓低價錢與我交易?」買方代表強力的質問著。
「這幅畫的來源…見不得光,是我在鑑定過程中調包來的,至於價錢呢,畫廊王小姐應該已經告知我的開價,一口價二百五十萬人民幣,不囉嗦了!」凱里教授準備攜畫離開。
「既然有凱里教授的保證,錢不是問題。」買方代表揮揮手,示意身旁的手下將一個小型拉式行李箱推出來。
凱里教授接過行李箱,立即打開做基本的確認,看到滿滿一疊一疊的鈔票後,略為撥動一下,隨即起身預備離去。
他走近停在後門的車旁,打開後行李箱,將裝滿錢的小型拉式行李箱放進去後,關上後行李箱的同時,很清晰的感覺到一把槍正頂住他的後背。
「凱里教授,方不方便上車聊二句?」一名戴著口罩的黑衣人用低沉的嗓音說著。
凱里教授按下遙控器,二人一同坐進後座,凱里在心裡暗暗的判斷對方身高大約近一米九,操上海口音,年齡與他相仿。
「請問教授,剛才售出的是否為唐伯虎的名畫,丹陽顏莊。」黑衣人的談吐不俗。
「沒錯,是唐伯虎的丹陽顏莊,但是我已經售出了。」凱里教授誤會對方意有所圖。
「敢請問凱里教授是如何得到這幅畫的?」黑衣人聲調依舊十分冷漠。
「想必您也是一位熟悉古畫市場的專家,對於古畫的主人,我們有保密的義務與責任。」凱里教授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麼,教授…您覺得是買賣雙方的保密協定重要,還是您的命重要呢?」黑衣人用槍緊緊的頂住凱里教授的後腦杓。
「您為何一定要知道畫主呢?無論您要買畫或是搶畫,都已經沒有機會了,丹陽顏莊,我已經賣出去了,那個買家,要不在店裡?要不就離開了。」凱里教授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思考逃脫的辦法。
「凱里教授,明人之前不說暗話,我就直說了吧,這幅畫百分百是頂級贗品,而賣家及創作人就是您凱里教授閣下,沒說錯吧。」黑衣人極為肯定的質問著。
「不過,您倒是我這輩子遇過最出色的仿畫家,不!出色尚不足以形容凱里教授您的成就,應該用無與倫比的化學發明家來稱呼您吧!」黑衣人彷彿看透了凱里教授。
凱里教授深深吸一口氣,雙手開始微微顫抖。
「您誤會了,這幅畫,用碳十四檢測過絹布,也用螢光光譜檢測過顏料,甚至是用X光和紅外線來檢查圖層或是分析成分,各方面我都確認過,絕對沒有任何做假的疑慮,怎麼會是贗品呢?」凱里教授第一次遇到如此懂畫又難纏的高手。
「這就是我的問題所在,教授實在是太高明了,明明是贗品,敢請問教授您是如何讓它通過檢測的呢?」說著,黑衣人把槍抵得更緊,意在威脅。
凱里不住的揣著,「黑衣人的聲調有著絲毫不容侵犯的威嚴,想必非尋常人,看來…黑衣人真的略知一二?」
「凱里教授,不蠻您說,我不僅調查過您,還對您做了一番研究,這是您第二次出售此幅畫作,相信您應該不至於貴人多忘事吧,容我提醒您,二00九年,紐約!」黑衣人持續咄咄逼人。
「哈,原來您指的是這麼一回事,我親自跟您說說吧,唐伯虎的丹陽顏莊呢,在世上有個三五幅,都不會是件出奇的事,唐伯虎當時生活頗為拮据,當他來到丹陽嚴莊時,即以出售此類畫作為生,事實上,唐伯虎祝賀類的畫作重複性更高,相信您是個明白人,應該也聽說過。」凱里教授趕緊拿出唐伯虎晚年生平的落魄來塘塞。
「所以,這就是教授選擇唐伯虎的畫作來仿製的主要理由?或者應該說是藉口吧!」黑衣人語調一轉
,不再與凱里多說,對窗外的手下揮一揮手。
此時,黑衣人的手下坐進前座,一把搶過凱里教授手上的鑰匙,將車駛走。
凱里教授突然間明白了,此趟是凶多吉少,於是,臉色一沉,不願再多說一句話,也不再做困獸之鬥
,只是…這一局,可能真的賭大了。
凱里教授被蒙著眼帶到了一個小房間,在那裏,他聽到轟轟作響的聲音,「是機場!」凱里才剛剛思及至此,突然一陣刺痛襲來。
「打針!」凱里心裡明白了個大概,看樣子,是要把他悄悄運送到某個地方。
睡了好一陣子後,凱里感覺在一個移動的交通工具上醒來,還是蒙著眼,手腳也綁的很牢靠,他小心的裝睡,不輕舉妄動。
「照我說,主人在中國就該斃了他。」
「主人做事輪的到你有意見嗎?還要不要幹啊?照我說,你就閉上你的嘴等領錢就好。」
「也對,大哥說的是。」
凱里依舊閉著眼睛,「難道這裡不是中國?」
「快到了,這傢伙還沒醒,難不成咱們還得再搬他一次?」
「不行,太沉了,我的腰都痛了,搧他幾個巴掌,把他打醒。」
其中一個說話的男子,來到凱里身旁,蹲下來,用力地搧了凱里一巴掌。
凱里假裝緩慢的張開了雙眼,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下車!」
凱里被推著下車,蒙著黑布的雙眼、雙手的綑綁加上雙腳因不當姿勢而產生的痠麻感,凱里一下地就摔跪在地上站不起來。
「把他扛進去。」
「是的,皮耶先生。」
這是凱里第一次聽見他們叫他「皮耶先生」。
之後,他就被關進一個地窖最深處的玻璃帷幕的房間,沒想到,這裡竟然是專門為他準備的房間,所有的實驗器具一應俱全,還有專供他使用的電腦和洗手間,也就是說,這件事應該不是臨時起意,他早就被這幫人盯上了。
他們為他解開手腳的繩子及拿下眼罩,鎖上門後,就自行離開了,十多分鐘後,一位中年男子拿了幾套衣服、食物和水來到實驗室。
「我是這裡的管家,負責你的三餐和換洗衣物,教授,您吃飽後先休息吧!」管家對著玻璃窗戶說完
,立刻轉身離去。
「這裡是哪裡?」凱里對著管家的身影喊著。
管家對身後的聲音,完全不為所動,筆直的離去。
三天後,他終於與這位心狠手辣的收藏家皮耶先生見了面,果然,這位收藏家身材高大,氣宇非凡,只是眼神中帶著一股罕見的無情冷酷。
「我要你的配方。」
「我已經說過了,沒有配方,不是贗品。」凱里打算來個死不承認。
「料到你不會承認。」收藏家說完,拍了二下手掌。
二個手下分別捧著這二幅相同的「丹陽顏莊」站在玻璃牆外,凱里嚥了一下口水,恐懼地雙手微微顫抖。
「教授,沒想到吧!這二幅畫的買主都是我。」皮耶冷冷的說。
「還有,這些證據,不蠻您說,只要是看上的物件,向來會調查的清清楚楚。」皮耶將一疊照片丟在實驗桌上。
凱里看著攤亂的照片,竟然是二年前在紐約拍賣會上的照片。
「你還不承認,這二幅畫都是出自你之手嗎?還真是巧,同一個人竟然擁有二幅一模一樣的唐伯虎名畫,教授,以你科學家的角度來看,這種事在這個世界上的機率大概是多少呢?」
凱里沒說話,皮耶揮揮手,二個捧畫的手下,抬著畫走了出去,剩下他們二人。
「這裡是哪裡?」凱里問。
「這裡是法國,你是搭我的私人飛機偷渡來的,不要想逃,先不論我這湖上古堡的守衛有多嚴實,就算你逃離古堡,也逃不出法國,你一定會以為有什麼政治庇護…這類鬼玩意可以救你,不要傻了,還沒到那個層級,已經被我的臥底送回來這兒,所以,我建議你,趁你還有命的時候,好好的跟我合作,也許我會考慮放你一條生路,你也不想沒命見老情人吧!」
「另外,把你需要的材料開出來,三個月內,我要得到配方,不然…,你知道。」皮耶冷酷地說完,
轉身走了出去。
「我為什麼要幫你?」凱里在皮耶身後落下一句。
「因為你的命在我手上,要嘛與我合作,要嘛與地府合作,哈!哈!哈!」皮耶在自負的狂笑聲中離去。
「凱蜜,千萬不要回國,千萬不要讓人發現妳的才華,一定要在美國好好的生活下去!王微,對不住了,今生是我對不起妳,要先走一步了。」凱里閉上雙眼,痛苦的喃喃自語。
沒想到,皮耶真的多留了他三個多月,在這三個多月裡,凱里想盡一切辦法,拖延研究的進度,尋找脫逃的機會和方法,另外,配方根本就已經牢牢記在他的腦子裡,只是為了尋找一線生機,凱里刻意製造著各種狀況,不是用錯配方,就是劑量不足…等等,但是拖延終究也會有結束的那一刻。
這天傍晚,皮耶先生再度來到關著凱里的地窖實驗室。
「凱里,你已經玩了我三個月,應該已經很清楚你是逃不出去的,還有不要以為世界上只有你一個化學家,就算沒有你,我也有大把的化學家可以幫我研究,而且,我的耐性已經用完了,今天我就要答案,要嘛乖乖合作,交出配方,要嘛…你知道的。」
「我是不會幫你做事的,從來到這裡的第一天起,就沒打算活著離開,我已經決定帶著這個配方去陰曹地府贖罪。」
「既然教授這麼執著又這麼認命,我就…送你一程吧!」皮耶說完,從口袋掏出一把手槍。
皮耶舉起手槍,直直地對著凱里。
凱里帶著一抹從容就義的微笑,閉上眼睛。
「碰!」

章節目錄

第一章 真?贗?
2009年,9月1日紐約佳士得拍賣會高價拍出「唐伯虎在丹陽顏莊」,真品?贗品?

第二章 秘「蜜」
十多年沒有回到祖國了,上海已成繁華都市,這些年來在美國的學習,難道只是為了今日的復仇?

第三章 畫廊一五二O
畫廊館長王微是唯一的接頭人,她竟然什麼都知道,我能相信她嗎?兇手究竟是誰?

第四章 化學鍊
年輕人的化學鍊特別容易鍵結,相遇相知是不可抗拒的化學酵素,相伴相守是一世期盼的化學產物。

第五章 厄里倪厄斯
復仇才是我來到上海的真正目的,用我的「化學」逼出真正的凶手,好友們怎麼成了我的小白一號二號…?

第六章 知音
親密閨友沈鳩的關心,青梅竹馬唐誾的關心,殺父仇人竟然也來關心!

第七章 風起雲湧
古畫市場出現第三幅丹陽顏莊,真偽難辨,黑白兩道都殺來了!

第八章 罠
天羅地網,沒逼出兇手,卻把傻大個兒給引來了。

第九章 併肩
兇手真的找上門了,情勢所逼,竟然得與那傻大個兒合作,真是…。

第十章 妒
求愛不得,求緣不得,求畫不得…

第十一章 聲東擊西
住家遭竊,警告血信上門警告,特警隊全力保護,大隊長想告白了。

第十二章 百密一疏
兇手殺上門了,所為何事?丹陽顏莊在特警隊的眼皮底下丟了,這下子事情大了。

第十三章 劫後餘愛
闖空門來了,劫後餘生,與傻大個兒勇闖天涯。

第十四章 一日千里
拜科技之賜,天涯海角若比鄰,難道連感情也可以一日飛越千里?

第十五章 踅摸
怎麼會這樣?王微館長失蹤了,只是失蹤了,怎麼會有遺囑?特警隊隊長把我家大廳當成辦公室?

第十六章 伯仁
一個瓶中信,揭發了法國軍火商的殺人事件,特警隊趕赴法國,勇救王微館長?

第十七章 椎心
特警隊帶回了王微館長,卻是…,什麼?除了王微館長,還有…?

第十八章 以退為進
你要的不就是唐伯虎的「丹陽顏莊」,現在可以大大方方地欣賞真品了。

作者介紹

雍壅
旅居美國多年,有幸與奇人軼事相遇,停停寫寫十年,日前將故事彙編為連載小說,盼與大眾分享這寰宇世界的不可思議。

留言Facebook 留言

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