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成長

40歲正是你的黃金時期!用正確的努力方法逆轉人生

  有太多太多人「後悔自己蹉跎了不惑之年」   「四字頭的歲數正是人生繁忙的一個階段,卻也是有能力實現願望的『黃金歲月』。」 許多人對於自己四十來歲的人生,都持相同的看法。 確實,二十、三十歲的我們即使有想做的事情,很多時候也受限於組織和上司,無法如願大展拳腳。尤其身處的組織體系愈龐大,做起事來也愈綁手綁腳。 不過有許多人在四十歲後,獲得了一定的權力和地位,背後也有過去二十年來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撐腰,可說是「有能力暢所欲為」的時期。 儘管如此,我卻聽過相當多五十、六十歲的人──不分男女──後悔自己「四十歲的時候沒做想做的事」。 最多人懊悔的事情莫過於「只顧著處理眼前的工作,不知不覺來到了五十歲,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虛擲了大好光陰」。 四十幾歲通常是所謂「選手兼教練」的階段,必須兼顧管理者與執行者兩種身分,很多個人的人生大事也經常發生於這段時期。「忙碌」兩個字簡直是四字頭人生的最佳寫照。 在汲汲營營的日子裡,一不小心就忘了夢想。常常將「自己想做的工作」「其他想嘗試的事情」放一邊,全心全意投入眼前的工作。明明想好好經營工作以外的生活,到頭來卻也做得不上不下……許多「曾經四十歲的人」都為此後悔不已。   四十歲的陷阱:「愈努力愈容易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換句話說,「拚命工作的人更容易對自己四十歲的人生感到後悔」。仔細想想,豈有這麼天理不容的事情? 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一言以蔽之,問題在於「努力的方法、時間的利用方法不對」。 我至今見過的商務人士超過三萬人,其中的一萬人鉅細靡遺分享了他們成功的祕訣、失敗的經驗,也提供讓人生更豐富的建議。這些人包含大企業的董事長、幹部、各大小公司的中階主管,以及隻身闖蕩商場的人。其中有些人坐擁人人稱羨的成就,也有些人原本過得一帆風順,卻突然跌落谷底。 我從這些成功與失敗的經驗中,獲得一則啟示:工作和人生都有一套正確的努力方法、時間管理方法,倘若沒有方法、不得要領,再怎麼努力也是一場空。 而且四十歲之後,你的「努力方法」和「時間管理方法」必須有別於二十、三十歲。若對此沒醒悟,只會陷入「愈努力愈無力」的惡性循環。 「有勇無謀」已經行不通了,我們得確實找到「應該努力的地方」。唯有專注於「非做不可的一件事」,四十歲的人生才不會留白。   視新冠肺炎為「改變人生的轉機」   請教他人成功與失敗的經驗算是我畢生的志業,我大約從二十幾歲開始從事這項活動。當時自己對於人生、工作都萬分迷惘,大學畢業後進入公司還不知道該怎麼做好工作,但剛好負責陌生開發,所以逢人便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 過程中獲益良多,平凡如我也因此得以攀上頂尖業務員的高峰。我離開公司、自行創業後也不斷請益他人,而他們的一席話始終是我工作路上的明燈。 不過這些教誨,在我步入四十歲以後才發揮出最大的功效。方才提過,成千上萬的人都很後悔自己浪費了四十幾歲的時光,也因此曾有許多人建議我「怎麼做才不會留下遺憾」。我聽從這些建議,四十歲到五十歲那十年過得充實無比。 至於我提筆撰寫本書的目的,不外乎和各位分享自己知道的方法。 最後一點,忘了告訴各位四十多歲的人生有項重要的特徵,那就是「尚有十足的機會逆轉人生」。這個階段仍有無限可能推翻別人對你的既有評價,而且現在這個時代,四十歲換工作或創業也比以前容易多了。 反過來說,不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的話,恐將留下一輩子的悔恨。 各位不見得要完全仿效這本書所寫的內容,但如果你對書中任何一項內容有共鳴,請立即行動。無論實踐任何一點,相信你都能看見改變。 二○二○年新冠肺炎肆虐,我們被迫改變工作型態,想必有許多人對未來懷著各樣不安。但我認為這也是我們重新審視以往工作方式與時間管理方法的機會。 願本書能為各位的轉變助上一臂之力。   ▍ 本文節錄自 大塚壽《40歲,精采人生才開始:從1萬人的經驗談看見真正該做的事》
職場成長

改掉這3個錯誤習慣,讓你的下屬主動提問、積極發表意見

  主管提問想促使下屬存疑,但下屬還是提不出任何問題。就算問下屬「有沒有什麼意見或看法?」也只會聽到「沒有」的回答。可是之後實際讓下屬去做時,卻發現他什麼都不懂。 「不懂就要問啊!」主管即使這麼說,下屬還是不發問。主管努力想擠出下屬的話,但每每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到底採取什麼對策才好呢?很多人應該都有這種困擾吧。這個問題盤根錯節,有各種可能原因,以下一一具體來想一想吧。   ×  未事先敦促下屬發問 你是不是從頭到尾說明完之後,突然丟出一句「有沒有問題?」此時新人會嚇一跳而且感到疑惑,「咦?一定要發問嗎?」日本年輕人在校時,「學到」在課堂上發問會被當成不合群的人,所以不出聲才安全。甚至還有人的經驗是問了自己不懂的地方,結果被罵「你難道沒認真聽我在說什麼?」還有些人被問了之後,會以為對方嫌自己的說明難懂而發飆。所以也難怪年輕人會有不問沒事的心態。 因為不想被罵而不開口。之後就算被罵不懂,也只要被罵一次就好了。在這種合理的判斷下,下屬會選擇回答「沒有問題」。   ○  改善例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狀況,我會在開始說明前,事先告訴大家「說明結束後我一定會請大家提問。所以請大家先準備好兩、三個問題哦」。這麼一來還可以得到幾個附帶效果。 為了找問題,下屬就會認真聽,而且會明確區分自己能理解和不懂的部分。而且我說這句話,也隱含著不懂的地方就發問,一點也不失禮的訊息。   ×  問題太籠統 你的問題是不是太過籠統了呢?如果你的問題模糊不清,像是「這個問題你怎麼想?」下屬當然不知道要回答什麼才好。就算你再催促下屬「什麼都沒關係,告訴我你的意見吧」,下屬也會因為不知道主管的期待,怕萬一自己的回答不是主管要的,反而可能被罵,因而選擇閉嘴。 這樣的選擇雖然可能被主管罵「你怎麼都沒有意見」,但只要被罵一次就沒事了。所以下屬老是說「不知道」,敷衍了事。   ○  改善例 「我覺得這次的企畫很有趣,可是有點擔心無法讓看的人知道我們的目標是什麼。你有沒有想到什麼?」 「這次的問題雖然也有非戰之罪的部分,但可能也有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的部分,你有沒有什麼發現?」 要請大家發表意見前,主管應該在提問時加入自己的意見或收集來的資訊,告訴大家「我是因為這樣而感到困擾」。如此一來對方也能更清楚知道自己應該針對什麼回答。 此外我希望大家不要問對方「意見」,而是要問對方有沒有「想到什麼」或「發現什麼」。「意見」這個詞比較沉重,感覺好像要有一定的知識和判斷力才說得出口。所以如果被主管要求說出意見,會讓人覺得很沉重。 只要在問法上下一點工夫,如「你有沒有什麼發現?」、「你有沒有想到什麼?」就可以降低對方開口的門檻。   ×  讓人覺得其實你很想講 下屬正想說出自己的意見時,你是不是很快就會說「喔,那個啊」,然後把會話主導權搶回去,自己說個不停?寫到這裡其實我也有點陷入自我厭惡,但還是要說這種人只要一聽到對方說出的關鍵字,就會立刻接下去「喔,你這麼說我突然想到……」,而且不說不快。這麼一來對方就會接收到「原來你很想說啊」,然後覺得麻煩,乾脆什麼都不說了,敬而遠之以策安全。「是是是,這樣啊,你說的都好都對」。對方會看穿你其實不是想聽別人意見,而是希望別人提供你說話的題材而已。 特別是年紀越大,越容易只憑著對方開口說的幾句話,就自以為已經知道對方想說什麼,根本不管對方原本想說什麼。「哦,針對那個意見……」然後也不認真聽,就開始發表自己的高見。   ○  改善例 明明想聽的是嶄新的意見,聽到的卻是千篇一律的回答。一旦有這種感覺,就很想早點駁斥對方。可是就算是千篇一律的答案,每個人得出這個答案的過程也不一樣,各有各的故事。仔細去探究不同的故事,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咦,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啊?」 即使聽起來像是一樣的意見,得出這個意見的經過也因人而異。 就算自己覺得可以猜出對方要說的大概是什麼意見、問題,也只要像看到統計數據的具體例子一樣高興就好,「哇,果然現今這時代這種意見很多啊」。然後問對方「你為什麼得出這種意見?可以告訴我原因經過嗎?」說不定因此你就會發現一個意外的年輕人輪廓。 如果自己失去聆聽的態度時,可以試著分析一下自己會想聽什麼樣的提問。   ▍ 本文節錄自 篠原信《給主管的教科書》
職場成長

工作千萬別這樣找!3種地雷思維讓你求職時作下錯誤決定

  職涯的後悔就是人生的後悔   「為什麼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呢?」 「那種公司應該早點離開才對……」 這兩句話看起來都像是換工作失敗的社會人士吐露的心聲,但這些其實都是出自近百歲的老人家。二○一二年康乃爾大學詢問一千五百位老人:「人生中感到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大部分的人都回答,對自己選擇的工作感到後悔。 世界各地都有相似的研究,結論也都大同小異。許多老人都回答「太過重視工作」「太努力工作而犧牲了家庭生活」等,這些似乎展現了我們工作與生活密不可分的民族性。 其他的遺憾還有「未能珍惜友情」「未能把握珍貴的時間」「壓抑自己的情感」等,但數量也沒有做錯職涯選擇的後悔多。 例如,為了升遷出賣良心而被同事討厭、長時間工作弄壞身體、逃避辛苦的工作等。 許多老人到了人生即將謝幕的階段,仍然對自己的職涯選擇感到後悔不已。 年輕世代對工作的選擇,煩惱當然也不會比較少。日本勞動部以八萬五千人為對象的調查顯示,有超過三成的人(包含大學畢業者)會在進公司三年以內離職。如果離職是正面積極的選擇可能還好,但是細看各項數據可以發現,「實際的工作內容跟想像有落差」是離職動機的前幾名,也就是說,選錯工作占了最多。 此外,依據歐美和亞洲圈約兩萬件的調查顯示,透過獵人頭公司跳槽到其他公司擔任管理職或儲備幹部的人,有四成會在一年半之內遭到解雇,或是發現工作不適合而選擇自願離職。 為什麼我們這麼不擅長做工作選擇呢?為什麼在影響自己未來的大事上,有這麼高的機率做出錯誤的判斷呢?   求職和轉職失敗,有七成是因為目光短淺   讓我們從哈佛商學院的研究來思考求職、轉職失敗的根本原因。 此研究訪談了世界四十個國家、超過一千人的獵人頭公司和人資部門的主管,除了分析受訪者經手過的轉職實例之外,還尋找了因為換工作而無法發揮與過去同等表現,或是人生滿意度因此下滑者的共同點。也就是說,這項研究主要是在調查,找不到好工作而感到後悔的人的共通處。 調查結果結論如下: •求職和轉職的失敗,約七成是目光短淺所造成。 目光短淺指的是,只關注事物某一個面向,完全無法考量其他可能性。 舉例來說,調查結果當中,最多的失敗類型是「沒有做事先調查」。 一般來說,選擇工作時進行全面性的調查是非常理所當然的。如果有朋友說「我憑直覺選了下一間公司」,任何人都會建議他應該再多做點調查吧。 但是輪到自己的時候,不知為何我們卻容易怠惰,不做充分的調查。 獵人頭公司在訪談中就提到,會對新公司提出「業績是怎麼估算的?」「工作具有多少自主權?」這類疑問的求職者少之又少。他們是覺得自己已經取得充分的資訊了,還是以為自己選的道路正確無誤呢?我們無從知曉。但很多人在選擇適合的工作這件人生大事上,出乎意料地似乎無法將眼光放得寬遠。   再怎麼優秀的人,也會有目光短淺的時候   哈佛商學院的研究團隊,提出了三個目光短淺的類型。 ◎因為錢比較多 此類型的人眼中只有錢,會因為薪資高而決定跳槽。收入增加是好事,但因為跳槽而失去前一份工作所建立的人脈,這類情況不時可見。 ◎因為逃避而換工作 此類型的人對工作現況感到不滿,因此不斷跳槽,但換工作並非為了將來打算,而只是逃避現實。他們沒有想到,其實可以試著改善公司,因此收入最後常常是減少的。 ◎過度自信,或是過度沒自信 這種類型的人對自己的評價極高,因此常誤以為「我在任何公司都可以如魚得水」「現在的公司很有問題」等,而忽略有可能是自己的問題,或是不懂得珍惜現況。又或是因為過度沒自信,覺得自己配不上公司,而失去了大好機會。 不管是哪種類型,都只關注在找工作時的部分要點,遺漏了其他可能的選項。腦中只有非黑即白二擇一的選擇,無法思考其他更好的可能性。 因為目光短淺而做錯選擇的現象常出現於各種場景,頭腦再好的人也無法避開這個問題。 俄亥俄州立大學以頂尖企業的執行長和營運長為對象,針對他們所做的約一百六十八項選擇進行調查,確認「是否應採用新的商業模式?」「是否要吸收其他公司的優秀人才?」等決策結果。 調查結果相當驚人。做決策時(像是「是否要去挖掘優秀的人才」「是否要採用新的設計」等),只有二九%的商務人士,會仔細評估三個以上的選項,大部分的人都只進行二擇一的思考。 二擇一那麼隨便的決策方式,當然做不出好選擇。根據數據顯示,相對於二擇一有五二%的決策失敗率,在三個以上的選項當中做決定,失敗率可降到三二%。 從這些研究中,我們可以學到一件事。 •找工作時應該要思考得更周到、更全面。 這個結論看似沒什麼,但如同上述,許多人就連找工作時也目光短淺得驚人。換句話說,只要實踐本書介紹的用科學選擇好工作的思考方法,便可大幅降低職涯失敗的機率。   ▍ 本文節錄自 鈴木祐《換個工作,更好嗎?:用科學數據找到幸福最大化的職業》
職場成長

職場問題的起因常常不是錢,而是「面子」

  在我起心動念要寫這本書的時候,我問自己一個問題:「過去這些年來,我在擔任各個企業的執行長和高層主管的教練時,有沒有一個他們再三顧慮的問題?」 不必想太久,我就有答案了:全都是和面子有關的事。當然他們很少人使用「面子」這個字眼,譬如:「我覺得在工作上很沒面子。」但他們更常說:「我覺得主管好像看不起我的工作。」、「同事並沒有認真看待我的想法。」、「我的小組裡有些人開會時都悶不吭聲,我不確定他們在想什麼。」、「儘管我在公司的表現數一數二,可是我就是無法升遷。」 毫無疑問,他們這些話(以及我聽過的憂慮)都和面子有關。身為高階主管教練,每次聽見和關係、衝突、抗拒變化、職業過勞、欠缺動機等相關問題時,我首先詢問的多半是和面子有關的題目。有意思的是,人們最關切的問題,很少是錢賺得不夠多。 既然如此,我們就從這個開始吧──面子是什麼? 面子代表一個人的自尊、自我價值、身分、聲譽、地位、驕傲、尊嚴,這種釋義源自中國,但影響全球的人們,成為普世認同的觀念。面子觸及人們對於尊嚴、被他人接受的需求,以及我們認可他人尊嚴的方式。了解這種普世接受的做人理念,能幫助我們善加利用人際關係。 把面子想成是一種社交貨幣,從這個觀點出發,就能開始想像該如何持續不斷儲蓄面子。建立與某人的面子交流,不妨把它想成是在建立信任關係。 你怎樣對別人表達謝意和欣賞?怎樣幫助別人成功?你會讚美對方,並肯定他們的貢獻嗎?你有同理心,會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嗎?你願意支持對方、保護對方嗎?這就是你儲蓄面子的方法。 當我們需要「提領」面子時,要小心不要「撕破臉」。提供回饋的方式,必須顧及臉面、保持尊嚴,假如因為自己出錯造成別人丟臉,只要過去儲蓄足夠本錢,還是能挽回面子,抵銷提領的分量。 應用面子的觀念時只要記住三件事,就能建立穩固的人際關係: •面子就像社交貨幣,擁有越多,就能越快、越輕易辦妥事情。 •在關係中勤於儲蓄,譬如建立信任感、信守諾言、表達感激與欣賞、流露同理心,就能建立面子供給。 •如果意外害別人丟臉,只要平時存夠「面子」,還是能挽回關係,抵銷這次提領的面子。 我們將專注面子的三個層面,每一層都是了解面子如何運作的關鍵元素,包括給面子、丟面子和保全面子。 給面子是儲蓄面子的實質作為,採取這種行動的目的,是要彰顯對某個人或多人的尊敬和仰慕。給面子可以(也應該)作為營造關係、激勵團隊或同仁士氣的重要成分。 舉例來說,同事發言時,一視同仁給予相等時間與重視程度;專心傾聽對方發表;肯定對方的意見;流露感激與欣賞;想辦法請對方提供建議;感謝對方的貢獻;對層級、年齡和地位表達敬意,這些都是給面子的方式。給別人面子,會讓對方感覺到地位提升、自信心增加,也會加強你與對方的關係。 丟面子是形容人們深刻感到自己遭到貶抑、羞辱或乏人重視的情況。當某件事(或某人)挑起你的羞恥、恐懼、脆弱,或是挑起對某人或某個團體的負面情緒時,就會覺得自己丟臉。 不習慣處理面子問題的高層主管或一般管理者,可能會在無意間造成某一方或多方丟面子的狀況,大部分丟面子的情境都是無意造成。下面就舉一個完整的例子。 最近我和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全球科技公司合作,當時有五位中國工程師到這裡參加為期一週的技術訓練,客戶請我跟他們談談。受訓期間,這些工程師安靜的坐著,從來不提問,但是公司想要了解他們對這次訓練的看法。 我們一起在餐廳用餐時,這些工程師不太愛開口,可是等我開始用中文交談,他們立刻滔滔不絕。有一位工程師抱怨,他們搭了十五個小時的飛機才抵達這裡,沒想到一走進門,美國的講師立刻遞上一本厚達兩百頁的技術手冊。他們根本沒時間閱讀,更別提手冊還是用英文寫的。我問道:「關於訓練的內容,你們聽懂多少?」他們不情願的回答:「大概二○%吧。」 美國人不曉得中國工程師很怕丟臉,他們需要裝出有自信、可靠的模樣,不願意承認自己其實摸不著頭緒。美國的公司並不是刻意想讓中國同事丟臉,但公司想為中國同事做的卻事與願違。 保全面子是蓄意扭轉情勢的行為,目的是防止敬意或尊嚴消失。為了解釋保全面子的意義,我們先看看那家美國公司和中國工程師面對面交流的情況。 為了讓中、美兩國的團隊合作順利,我建議那位美國講師採用簡單的幾招:講話速度放慢、講清楚一點;講解技術資料時,多利用圖表和親自示範;多給中國工程師一些消化資訊的時間,讓他們以團體身分、而非個人身分提問。最後,美國公司為了這些中國工程師,將訓練時間延長一週,如此一來,雙方都保住面子,訓練結果也很成功。 我寫這本書的目的,是要讓高階主管和專業人士能按圖索驥,以體會、理解在職場上講究面子的重要性。我們會進行幾項練習,演練如何利用儲蓄面子的方式,打通職場上的關係。不過,從更廣的層面來看,我的目標是凸顯面子在所有關係都是舉足輕重的「不明因子」(X factor),無論是在職場或私底下都不例外。 儘管所有人在私生活或工作中都扮演多重角色,包括家長、朋友、主管、員工,可是激勵我們努力向前的因素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感激、尊重、做自己,而這些全都和面子有關。   ▍ 本文節錄自 胡孟君《面子領導學》
職場成長

使用情報員判讀真偽的SEES分析模型,做出英明決定!

    時值一九八二年三月,西敏市。「事態嚴重,對吧?」瑪格麗特.柴契爾說道。她低頭閱讀我呈報的情資,皺了皺眉,然後抬頭看著我。   「是的,首相。」我說道。「這份情報只有一種解讀方法:阿根廷軍政府入侵福克蘭群島的計劃已進入最終準備階段,很可能本週六就會發動攻擊。」   根據上一份英國聯合情報委員會的評估報告,阿根廷不想訴諸武力強行實現其對福克蘭群島的主權聲索。然而,當時有阿根廷國民非法登陸位於南大西洋的英屬南喬治亞島。聯合情報委員會警告,如果英國對這些阿根廷國民做出高度挑釁的行為,阿根廷軍政府便有可能利用它當作行動的藉口。由於英國並沒有挑釁阿根廷軍政府的意思,所以政府當局錯誤解讀評估報告,放下警戒之心。因此,新的情資報告更顯得出乎意料。這是我們首次發現阿根廷軍政府已準備好訴諸武力,強行實現其主權聲索。   推理判斷的重要性     看到阿根廷突然間發動攻擊並造成福克蘭危機,當時的震驚感受至今仍深深刻印在我的記憶之中。此事令我了解思維上的錯誤能造成嚴重衝擊。因此,我撰寫本書的目標非常遠大:剖析情報分析官的思維,協助讀者提升決策品質。我將探討過去的經驗,說明要如何在這個特別的時代裡知道更多、解釋更多、預測更多。   從情報分析官的推理思維中,我們可以學到重要的人生課題。透過觀摩情報分析官處理問題的方法,透過探討現代史上的實際案例,我們將向他們學習如何排列思維順序,如何判斷哪些事情有可能發生,哪些事情不太可能發生,藉此提升決策品質。我們將學習如何運用系統化的方法驗證替代解釋,並判斷接獲新資訊後,我們的思維必須做出多大的改變。思維嚴謹的人會嘗試理解自身潛意識裡的情感如何影響自己的判斷。這種情感有可能出於個人,有可能出於身為團體的一份子,亦有可能出於身處某個機構之內。此外,我們也將探討陰謀論思維如何使我們陷入其中,以及刻意欺瞞的騙局是如何使我們上當。   無論是在家、在職場,還是在休閒娛樂方面,我們皆面臨抉擇。今日,我們的決策時間愈來愈短。在數位時代裡,資訊的來源比以前更加多元,我們被矛盾、虛假、混亂的資訊狂轟濫炸。資訊氾濫周遭,我們被迫即時因應。龐大的勢力衝著我們而來,透過社群媒體散佈特定訊息和意見。被資訊淹沒的我們,究竟是比以前更聰明,還是更無知?今日,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刻皆更需汲取過去的教訓。   SEES思維分析模型     我現任倫敦國王學院戰爭學系、巴黎高等政治學院,和奧斯陸國防大學的客座教授,專門教授情報學。我從經驗得知,應制定一個系統化的方法,剖析判斷的過程,並為判斷結果建立適當的信心水準。我把自行研發的模型稱為「SEES模型」。每個字母皆代表一項情報分析官觀察世界時所做的事情。這套模型涵蓋四種組成情報產出的資訊,分別來自不同層次的分析: ● 狀況認知(Situational awareness):知悉周遭所發生的事情,觀察自己所面對的情勢。 ● 解釋(Explanation):分析我們為何觀察到這些事情,涉事人士有何動機。 ● 評估(Estimates):預測在各種假設下,事件會如何發展。 ● 戰略性關注(Strategic notice):瞭解有可能對我們造成長期挑戰的未來議題。   SEES四步思考模型的背後,有強大的邏輯依據。   以調查極右派暴力為例,第一階段就是盡可能瞭解發生什麼事情。起初,警方會接獲報案,請目擊證人作筆錄,並進行刑事鑑定。今日警方可透過社群媒體和網際網路挖掘大量資料,但這些資料來源的可信度必須謹慎評估。即便是經過證實的資訊,也有多種不同的解讀方法,有可能會遭致問題被誇大或低估。   我們必須賦予意義,藉此解釋實際情況。這就是SEES模型的第二步:根據現有的證據,建構最佳的解釋方法,並分析涉事人士背後的動機。刑事法庭上,檢察官和被告辯護律師會各自向陪審團解說自己版本的真相。例如,為何被告的指紋會出現在用來當作汽油彈的啤酒瓶上?這是因為丟擲汽油彈的人就是他,還是因為暴民從他的回收箱裡拿出酒瓶製作武器?法院必須測試這些說法,陪審團必須選擇自己認為最符合現有證據的解釋。證據鮮少自己說話。   調查極端份子的暴力行為時,第二階段就是瞭解這些人士集結背後的原因,理解他們的憤怒和仇恨背後的肇因,藉此建立解釋模型,並進入SEES的第三步:評估情勢未來的發展。或許,警方將會大規模逮捕涉案人士,接著極端份子的領導人被判有罪。我們可以評估逮捕和定罪導致暴力威脅和公眾恐慌減輕的機率。第三步為實證式政策制定提供依據。   SEES模型具有第四個必要步驟:戰略性關注長期發展。順著剛才的案例,我們可能也要探究歐洲各地極端主義活動的發展,並分析如果新一波衝突或氣候變遷大幅改變難民的遷徙途徑,將使極端主義團體發生什麼變化。這只是單一案例,在許多其他案例中,我們也必須預測未來發展,才能理性地做好因應的準備。   這套SEES四步模型可應用於生活中的任何情況。無論是工作上遇到的棘手狀況,還是你的球隊慘遭敗北,如果我們想了解發生的事情,事情發生的原因,以及未來可能的發展,就可以運用此模型進行分析。只要你擁有資訊,且想根據資訊採取行動,此模型便可派上用場。   可想而知,SEES模型的各個步驟皆有可能發生各類錯誤。例如: ● 狀況認知:在評估現況上可能會遇到困難。資訊可能有殘缺,並使我們在發現新證據的時候不願意改變心態。 ● 解釋:剖析他人是一件困難的事,必須考量他們的動機、教養、文化、背景。 ● 評估:對於未來發展的預測,可能會被意料之外的事件破壞。 ● 戰略性關注:很有可能由於看事情的方式或對未來的可能情境缺乏想像,使戰略性的發展被忽略。   這套SEES四步評估模型的應用範圍不限於國家事務,其本質是在思維的各個層面上訴諸理性。即便是在兩種糟糕的情境之間挑選,我們依然能運用系統化的推理方式,做出更明智的抉擇。如果要做到這件事,就必須有能力區別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以及自己認為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培養這種思維非常困難,需要一顆誠實正直的心。   佛家認為人心有三毒:貪、嗔、痴。我們必須瞭解憤怒(嗔)等情緒如何扭曲我們對真偽的感知。我們可能會滿足於舊有的想法,催眠自己一切都在預料之內。這種依戀舊有想法的情結(貪),有可能導致我們對危險的發展視若無睹,最後危機爆發時反而措手不及。然而,最危險的心毒是無知(痴)。情報分析的目的就是降低無知,藉此改善我們在日常生活理智決策、明智抉擇的能力。   ▍ 本文節錄自 大衛.奧蒙德《頂尖情報員的高效判讀術:立辨真偽、快速反應、精準決策的10個技巧》
職場成長

學會這3個表達技巧,徹底扭轉你的溝通結果!

  1:確定想表達的「核心」   善於傳遞訊息的人,在說話前會先確定「想要讓對方了解什麼」。 不能因為要說的內容難以啟齒就拐彎抹角,如果迂迴到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當然無法傳達給對方。因此,最重要的是說話前先盤點「希望對方了解的內容」。 面對不遵守不加班日,連續好幾天都加班到晚上10點的女性下屬 ○「妳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多,感覺很辛苦,加班也不少。但我覺得還是得考量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來找我討論要怎麼調整。」 POINT 沒有傳達出核心重點:「我希望妳準時回家,不要加班」。 如果對方是自我意識強烈的人,可能會回答:「沒關係,請不用在意。我喜歡工作,而且回家也沒事做。」 ×「妳每天工作量都很多,也蠻常加班的,很感謝妳對公司的付出。但還是希望在不加班日那天,妳可以準時下班。如果工作真的做不完,我們可以來討論看看該怎麼調整比較好。」 POINT 一開始就明確傳達核心重點。 提出無法達成時的替代方案更佳。   2:有能力的人在說話時 會舉出適合對方的「例子」   高手會在說明的過程中,適時加入「例子」。 在應該向理解程度和價值觀都不同的下屬解釋,或是拜託他們做一些沒什麼經驗的事情時,必須要有「舉例的能力」。 「舉例來說,希望可以像 ○△這樣來處理。」如上述般在說明中加入例子,對下屬來說比較容易具體理解聽到的內容。若下屬無法順利了解說明的內容,就沒辦法朝理想的方向來行動,結果當然會不如預期,而且還可能會影響彼此之間的關係。 此外,利用舉例也能有效加深印象。 我在簡報提案培訓中,因為論點偏離主軸,想向大家傳達不希望加入其他無關話題的訊息,有時會說:「請不要說些像是幕之內便當(註:一種在日本隨處都可買到的便當)的話題。」比起「說話時請專注於重點,避免偏離主軸」,利用幕之內便當的普遍性,影射出難以記住自己吃了什麼的含意,更能留下印象。   想要表達「溝通可以比喻成傳接球」時 「在投出自己的球之前,要先接住對方傳來的球。接受說話者闡述的『我認為是~』、『我的想法是~』等意見和主張後,再以『我考慮的是~』來表示自己的意見。」   3:與其堅持己見,不如「聽對方的想法+提出建議」   一個人如果單方面地只說自己想說的話,會讓人覺得很幼稚。 能堅持自我觀點又不顯得強硬的人,不會單純高舉著自己的主張衝撞他人,而是會在傾聽對方想法的同時,進行有建設性的討論。 重點是,就算和自己的想法不同,也不能中途打斷對方說話。 「雖然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話雖這麼說」 POINT 不要給予否定、批評的回應。 「所以△△的意見是~這樣對吧?」 「我的想法是~,○○的想法呢?」 POINT 同時考慮到對方意見的話更佳。 「這種時候,通常不是~嗎?!」「一般都會~吧?!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POINT 帶有攻擊性的說話方式,會讓人覺得很幼稚 「我的想法是~,你覺得如何呢?」 POINT 以提議的方式來表達,對方更能接受。   ▍ 本文節錄自 戶田久實《扭轉結果的溝通技巧大百科》
職場成長

還喬不攏晚餐要吃什麼?用這一招輕鬆調解日常糾紛

  雖然大家都說「要思考」…… 無論在職場或學校,我們經常被念說「要思考」。 「關於這個問題,你要好好想一想!」 「你得深入思考怎麼做比較好!」 「去重新思索一個更好的構想!」 然而,不論是父母、老師或上司,他們從來沒有告訴我們該「如何思考」。但這不才是最重要的嗎?每一個人都是不自覺地或按照某種自創的方法思考,而似乎只有具天分的人才能自然而然地學會如何思考。我的觀察心得是如此。因此,就連我自己被問到下述問題時,也很難回答。 「怎麼樣才能深入思考?」 不過我覺得其中一個答案,應該就是「用圖像思考」吧。 為何「圖像思考」能達到「深入思考」呢? 圖像能挾帶的資訊量不如文章。使用圖像,資訊量必然受限。因此,我們只能將重點、邏輯畫進圖像裡,也就是只能畫出最根本核心的事物。 換言之,真正該理解的重點,歸根究柢只能用圖像表示。或者說,用圖像來呈現才是最快的捷徑。因此,學會刻意用圖像思考,能使我們思考得更深入。   夫妻爭執也能用圖像化解   「使用圖像思考的力量」是一種非常根本的能力,不僅能使用在職場上,在各種日常情境中也能發揮作用。比方說,夫妻爭執也可以用圖像化解。 假設有一對夫妻難得要出外用餐,卻為了要吃什麼而起爭執。 夫:「難得出門吃飯,我想吃牛排。」 妻:「牛排?都是肉,太難消化了啦,還是吃日本料理好。」 這樣討論下去,兩人永遠走在平行線上,甚至有可能(已經)因為這芝麻蒜皮的小事,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大吵大鬧。 然而,我們假設丈夫的心聲是「我想吃肉」,而不是非吃牛排不可;妻子的真心話則是「想吃口味較清淡的食物」,而不是只想吃日本料理,那麼我們就能發現有兩條對立軸:「肉食──肉食以外(比方說魚)」「口味濃重──清淡爽口」。 這時,我們就可以試著畫成圖像! 將剛剛的兩條對立軸畫成橫軸和縱軸,就會出現四個明確的選項。於是,晚餐的答案就不再是在平行線兩端的牛排和日本料理,而是能在圖像右下方(肉 × 清淡爽口)中找到妥協的選項。 圖像能告訴我們兩人的妥協選項為何   比方說,同樣是吃肉,但可以選擇比較清爽的豬肉涮涮鍋。又說不定可以選一間附沙拉吧的西餐廳,丈夫幫妻子吃掉一半的肉,妻子則主要享用沙拉吧的食物。如此一來,就能化解夫妻爭執,同時又能享受外食樂趣。而且,搞不好那家西餐廳的菜單中,還有像豆腐漢堡排這種清爽又健康的餐點可以挑選。 這端看雙方如何鍥而不捨地共創雙贏的局面。善用「圖像思考」的力量,也不失為一項讓夫妻感情和諧的祕訣。   學歷高的人不等同於思考深入的人   本書所介紹的「圖像思考的力量」,不同於解答作業問題的能力或學校考試的解題能力。考試答題是針對被提出的題目,將既有的答案輸入大腦,記憶後再加以輸出(極端來說)。這與本書所談的「深入思考」,是兩碼子事。 本書所說的「思考」,是指在一張白紙上,透過自己的頭腦聯想,而逐步理解事物的過程。老師出題、學生解題時,通往答案之路早已存在,學生被考驗的是知不知道那條道路,這當然與本書所談的「思考」截然不同。 因為起點是在一張白紙上,所以我們同時也需要思考自己該想什麼。這種思考的過程既包含了設定問題,也就是思考「真正的問題是什麼」,也包括了針對沒有百分之百正確答案的問題,找出答案的過程。這種能力是學校考試很難鍛鍊出來的。 所以是否具有高學歷與會不會「思考深入」,兩者不見得有正相關。   ▍ 本文節錄自平井孝志《圖像思考的練習》
職場成長

別讓你的角色把故事主題掛在嘴邊,關鍵台詞一兩句就夠!

  好的故事必須言之有物,當中的主題或許具有激勵、啟發的效果,能帶出人心最良善的一面,但也可能暴露出我們最醜陋的樣貌。主題的作用在於探索人類的本質、對意義與價值的追尋,以及該如何企及更理想、快樂的生活。 不過,電影是透過畫面與人物特質來傳遞主題,與演講、布道、專題著述與討論都不同。如果故事以「信任」為主題,那麼當中的片段多半會用於呈現主角如何學會相信他人的過程,而不是讓觀眾看角色把這個概念掛在嘴上空談;在以追尋愛情為首要主題的故事中,則會安排兩名可能擦出愛火的角色互動發展,並以他們學習互信的歷程為細部主題,最後再讓兩人親吻、舉行婚禮,或因彼此信任而產生感情後結合。 要想傳遞主題,不能空口談,而是得安排角色成長、改變,從而影響情節發展。主題光用說的,很難使人信服,但如果是在劇情的進程中,透過一兩句話,以明說或暗示的手法歸結或解釋道理,那通常就能留下深刻的印象,讓人事後回想起來時,仍感到心有戚戚焉。這樣的安排能闡明故事目的,避免觀眾或讀者在各種訊息的轟炸之下,難以分辨是非黑白。 故事主題可以從反面傳達,方法是讓角色說出觀眾不會同意的對白。在史丹利‧韋瑟(Stanley Weiser)的《華爾街》(Wall Street)中,葛登‧葛克就有句著名的台詞「貪婪是美德」(Greed is good)。這自私的說法傳遞出角色的個人信念,但其實電影意在鼓勵我們採納與他相反的價值觀;此外,主角巴德也會學習到貪婪其實並不可取,讓觀眾透過他的行為與經歷深入瞭解主題。 在《華爾街》中,巴德的情緒曲線受到他的抱負與誠信左右,而他之所以會改變,正是因為越發高升的正義感,壓倒了他因為野心過於強烈而失衡的價值。巴德的父親卡爾是約翰口中的「良心要角」,琳達則稱他為「穩定中心」,但基本上意思是一樣的。卡爾將巴德往正義的那一端推,反派角色葛克則象徵「貪婪」這個首要主題,不過,巴德即使因自卑而極欲證明自己,且經歷了情緒的高低起伏,最終仍將失衡的價值觀拉回正軌,呈現了「正直」這個細部主題。 另一方面,主題也可從正向角度呈現,作者可以在台詞中寫入有意義、有智慧的見解,藉以傳達自己、角色,甚至是觀眾或讀者的價值觀;換言之,想講什麼道理,透過人物之口直接說出來就是了。人之所以寫作,通常都有特定原因,而故事能傳遞創作者對人生的重要信念,讓我們看完後變得更好、更明智、更體貼有同理心、更堅強勇敢或更善良。 偉大的電影能改變人生。數年前,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在訪談中告訴琳達,許多人看完《春風化雨》後,辭掉了沒有發展的工作,所以非常謝謝他。這些觀眾想把握時光,活出精彩人生,羅賓也都給予祝褔:「兄弟啊,祝你順利!」 有時,作者會安排主角或配角以簡單直白的方式說出主題,譬如二○○二年的《蜘蛛人》(Spider-Man)就是個很明顯的例子。在片中,叔叔一角說了一句「能力越強,責任越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而蜘蛛人在接下來的多部電影中,都一再領略到這個道理,因而成長蛻變,終於成為願意兼顧權力與責任的英雄。 多數人都曾因朋友、老師、家長或高人的一兩句話,而經歷了生命的轉變。這種智慧雋語之所以會留存人心,是因為符合聽者當下的「需要」,但他們是否「想聽」,可就不一定囉! 舉例而言,《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的瑞德曾說:「朋友啊,心懷希望可是很危險的。」(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my friend);《星際大戰》中的歐比王說:「路克,使出原力。」(Use the Force, Luke. 其他人都說「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就他例外);而《阿甘正傳》中(Forrest Gump)的阿甘則引用母親的話:「我媽總說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拿到什麼口味。」(Mama always said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這些台詞之所以能讓人記得,是因為長度僅一兩句話,而且內容幽默風趣,或者獨一無二。對白不能反覆重申主題,而是要像上段的例子那樣,寫得簡短巧妙,同時切中要點,說完後就淡出,觀眾才能慢慢消化、體會。 大家都想從作品中看出主題,但沒有誰希望角色時時把道理掛在嘴邊,創作者必須十分留意這點。不過,主題雖然可以隱晦、優雅,也能富有詩意、情緒,仍須闡述得夠清楚,否則眾人欣賞故事時,就會一直處於「現在是什麼狀況」、「這是什麼意思」的疑問當中囉!   ▍ 本文節錄自琳達‧席格(Linda Seger)、約翰‧瑞尼(John Rainey)《超實用對白寫作攻略:你的角色不能廢話連篇!》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