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魅客

你,設計你的人生

你,設計你的人生 幸福從不是活得令人羨慕,而是活得像自己! 一切雄心的終極結果, 一切創業精神與勞動的最終目的, 就是讓我們能快樂地待在家裡。―― Samuel Johnson 書籍資訊:《我在家,我創業》 多數的我們,都循著升學、結婚、生子,然後工作、退休、老死的人生軌跡前進,彼此的差別,或許只在職業與家庭做出不同選擇;每個人也有不同的期待與夢想,但總是只在一個大的框架之中,挪動一點,改變一些,整體來說,沒有太大差異。 我母親常對我說:「現在所有的努力,都為了讓你在未來『有所選擇』。」你,設計你的人生這句話激勵我比別人更認真讀書,以免失去自己的「選擇權」。當我看著身邊的同學朋友,一個個拿到「人生勝利組」入場門票,跳入既定的人生計畫時,卻開始質疑起這樣的人生劇本,究竟是誰寫的?我們真的是這齣戲的主角嗎?還是只是別人戲碼中的一顆棋子?會不會努力了二十年後,才赫然發現我們真正能為自己做的選擇,其實少得可憐? 年輕時的我充滿質疑,卻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改變。直到我當了母親。 成為母親,打亂既定人生規畫 二十六歲,我剛從研究所畢業,沒有存款、沒有社會經歷,卻有了女兒。一向認為自己什麼都有的我,頓時覺得除了肚子裡的孩子,什麼都沒有。 我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在「工作」與「育兒」之間做出抉擇。如果決定去上班,就得把孩子交給家人、保母或托兒所照顧;如果決定待在家照顧孩子,就勢必得放下過去二十多年的努力、暫緩職涯發展,做好全職媽媽。十多年前的台灣職場環境,根本沒有公司能提供我彈性的上班地點或時間,讓我得以在家照顧孩子,又能同時工作。 而當時我的腦子不知怎麼了,一心只想親自陪伴可能是我此生唯一的孩子長大,就算原本的人生規畫完全被打亂,我也義無反顧選擇了在家帶孩子。我的職業欄,在還未填上任何豐功偉業之前,就先填上了「家管」。 看似一無所有,卻是設計人生的開始 做出陪孩子成長的決定之後,我第一個面對的現實就是「奶粉錢從哪裡來」。好朋友在這時送了我一本羅勃特‧清崎(Robert T.Kiyosaki)的《富爸爸,窮爸爸》(Rich Dad,Poor Dad),打開了我的眼界。 原來,「被動收入」才是真正讓我可以擁有工作與自由的關鍵,對當時的我來說,不但可以在家照顧孩子,還可以同時擁有工作收入,來達成我這個準媽媽卑微卻又艱辛的夢想。因此,我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放手一搏,開始創建自己的婚禮顧問事業。 當我決定生下孩子、負起養育責任時,我的人生看似受限、再也沒有辦法隨意做決定,然而事實卻相反,意外懷孕最終讓我得以自由掌控自己的人生。 一旦清楚自己的目標,開始學著在一張空白紙上設計自己的人生,過去腦子裡那些「不可能」與「怎麼可以」突然都不見了,該往什麼方向邁進,每一步都由我自己決定。從那天起,我沒用過一次過去漂亮的成績單與學歷,卻意外擁有婚顧公司老闆/通路平台經營者/講師/部落客/專欄與書籍作者等多重身分。 同時,我也一直在家親自帶兩個孩子,陪伴他們長大。 在「設計」事業的同時,我也「設計」了我的生活。當我決定每個月最多只接一場婚禮,我也決定了我的家庭生活會是什麼樣貌;當我告知新人,我沒有店面和辦公室,且大多時候只能透過網路聯繫時,我也保有了我與孩子相處的時間。甚至,我明白告訴客戶「我是在家工作的母親,我有一個親餵母乳的幼女」。當時大家一直規勸我「千萬別這麼做,你會沒生意」,然而,當我決定坦誠接納自己那條「刪不去的斜槓—母親」的同時,我也自由了。 整個過程並不容易,我最先遇到的關卡,是要衝破自己設下的框架,拋開腦中「你瘋了嗎?這怎麼可能辦到?」的自我否定,接著還得面對身邊所有人的質疑:「為什麼不專心在家帶小孩?」、「為什麼不乾脆上班找工作?」、「你這樣一定會失敗!」這些質疑,有時是溫暖與關心,有時是批判與指責。我也從中學到:沒有人會幫我付帳單,我才是自己人生的主人。「無極限耳背」與「永遠微笑以對」的功力,也在那時候慢慢練就起來。 堅持自己設計的人生,需要一點任性 面對創業過程中無止境的困難,我常懷疑自己幹嘛沒事找麻煩。然而過程中最大的快樂,就是我的人生再也不會局限在某個框架裡。 創業八年後,我終於達到「財務自由」的目標。這不代表我可以隨意揮霍,而是我的多重角色所帶來的被動收入,已足以讓我不需工作,也能養活自己和家人。我更能享受在家的時間,甚至能夠在事業中選擇做什麼與不做什麼,我在懷女兒時所「設計」的人生,終於慢慢成形。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創業,也不是創業就會成功、就能達到財務自由。 一個得以「破除框架」自由生活的人,與一個「無可奈何」的受困靈魂,差別不在於當下的處境,而在於看待自己生命的眼光。 我認識不少老闆,也常常把「沒辦法」掛在口中。企業的轉型、人事的問題,讓很多老闆覺得自己沒辦法拋下工作,好好休假;或忙到沒時間去旅遊、陪伴家人。他們被困在自己一手打造的牢籠,比每天上班的員工更可憐。 有一位婚禮同業,幾年前身體出了狀況,對我說:「凱若,我真的很羨慕你,能這樣自由自在,說搬到歐洲就搬走,說要陪孩子就陪孩子。我到了急診室還在接電話,到現在還是放不下工作。」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我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推掉多少機會。正因為我清楚知道,我創業的初衷,就是為了陪伴孩子成長,我也一再提醒自己要努力維持自由之身,只要察覺有任何變動可能令我偏離目標,我就說「不」。 我拒絕不少次投資者的提案,就因為希望維持我的工作生活自主權。在事業目標上,我不去設定每年要有多少收入,而是設定我最多能付出多少時間在工作上。這一點,也會隨著孩子的年紀而調整。 因為婚禮多半在週末,當別人期待接案量「多多益善」時,我卻為自己設定「接案上限」,只為了確保一個月至少能有一個週末在家。當孩子上小學後,沒辦法在平日週間與我有足夠的時間相處,我便決定從幕前轉到幕後,週末再也不接案。但另一方面,我因此多出時間心力,開拓其他的事業版圖。 為了維持在家工作,公司裡並沒有設置我的辦公室或辦公桌。每次我進公司,都是站著和同事說話,或在會客區開會,結束了就回家。現在我移居海外,辦公室的規模也縮到極小。在家裡我沒有自己的辦公空間,有的就是一張餐桌、一台電腦和一支手機,就像我創業的第一天一樣。 小,是我故意的 記得有一次,我到自己的公司,櫃臺同仁不知道我是誰,還請我到會客區等候。當時真覺得有點尷尬,但這就是我想要的:一顆自由的心,一個自由的人;創業十多年,我終於盼到了連公司櫃臺同仁都認不出我的一天。 我初創業時曾看過一本書《小,是我故意的》(Small Giants),正清楚描述了我的心聲。我想要自由自在的渴望非常強烈,即使看著同業一個個經營海外婚禮,或轉往中國及其他國家發展,我始終「無動於衷」,且沒有遺憾。要我長時間與孩子分開,我真的做不到,更與我的初衷反其道而行。 分享這些經驗,並不是要人人都跟我一樣為了在家工作,拒絕許多機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與個性,有著不同的人生順序和生活方式。我讚賞全心投入事業,讓自己活出理想生活的朋友;也欣賞為了穩定上下班、工作盡心負責,既能實現自我又能兼顧家庭的父母。重點是,千萬別帶著「無奈」過日子,也千萬別讓他人掌管我們的人生。 人生就像一本小說,每個人或許都有不同的人生起始點,不同的資源與處境,不同的個性與夢想,但最終仍是由小說的作者—也就是「你」與「我」,決定如何「設計」主角的走向。人生充滿許多無法控制的事,所以身為「掌舵者」的我們,更不能暈頭轉向,得堅定朝目標前進。相信你自己,絕對可以設計你想要的人生。 斜槓人生心法 ●坦誠接納那條「刪不去的斜槓—母親」的同時,我自由了。 ●一個「破除框架」自由生活的人,與一個「無可奈何」的受困靈魂,差別只在於看待自己生命的眼光。 ●別帶著「無奈」過日子,也別讓他人掌管我們的人生。 書籍資訊:《我在家,我創業》 推薦影音:《在家創業101》 凱若Carol Chen 與德籍夫婿、青春期女兒,及好動的三歲兒子,一家四口旅居德國漢堡。經營「Carol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臉書粉絲專頁及部落格,並於「未來Family」開設專欄,與讀者分享德國的生活、教育,及創業故事。 她是「歡沁婚禮」顧問公司創辦人/CEO、經營電子商務平台、專欄作家、親子教養粉絲團團主,同時是一位全職母親,身分多重,迄今仍不斷探索新事業,相信自己的生命有更多可能性。她從育兒與創業中深刻體悟:「若我不是母親,不會有今日的多重事業發展,更不會是今日的我。」 著有《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德國婆婆教我的教養智慧》(天下文化/2017) 部落格:http://carolsworld.tw/ Medium:https://medium.com/@carolsworld 臉書官方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arolfamily/
設計魅客

讓你嘴角失守的鬍子創意

圖、文/破點POINT 在臉上塗塗抹抹化出迷人妝容、將頭髮用電棒捲出浪漫髮型,這是許多女性每日用心打扮的方式之一;論頸部以上的造型,大部份男性也許沒辦法如此變化多端,但「鬍子」這種與生俱來的生理特色卻可大作文章,希特勒的小鬍子、達利的翹尾鬍鬚,除了彰顯個人特色,更可改變一個人的臉型與外觀年齡。 美國一對自小學開始的同窗好友Brian Delaurenti和Johnathan Dahl,2014年七月於Instagram上傳一張兩人將鬍子綴滿鮮花的照片,一開始只是出自友人好玩的提議,想不到首po就獲得其他用戶熱烈的回應,此後帳號「The Gay Beards」便可見兩人於鬍子上頭大玩創意,亮粉、麥片、顏料、聖誕樹的飾品,鬍鬚至此已不再是造型的配角,反而成為一處迷人的獨特亮點。 「The Gay Beards」以鮮花裝飾鬍鬚的首張圖。 兩人應用各式各樣的植物大玩特玩。 The Gay Beards的代表作「亮粉鬍鬚」。 鬍子造型甚至隨著節慶變化應景。 The Gay Beards於Instagram已有25萬8千名粉絲追蹤;他們在Youtube頻道的一支影片「How To GLITTER Beard」光是點閱率就高達49萬,兩人將鬍子的多重功能發揮的淋漓盡致。當網站Yatzer問起希望透過社群傳達什麼訊息?「可以鼓勵到任何一位點進來觀看我們頁面的人,勇於做自己,永遠不被任何事物阻擋,盡情去做會讓自己開心的事!」這樣你就知道下次心情微鬱時,可以去哪裡感受活力充沛的正向能量! Source. thegaybeards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設計魅客

貓咪也要好家具

圖、文/破點POINT 愛貓又愛設計的人大概一直會既嘆,為何總是沒有好的貓用設計?為何貓廁所貓小窩都是那麼的醜?做行銷工作多年的法國女生Aude Sanchez也是面對同樣問題,於是聯同工業設計師Guillaume Gadenne成立貓家具設計品牌「Meyou」。 Meyou以毛毯、純綿、木材加金屬設計出一系列三款貓窩,分別名為 The Ball、The Cube 及 The Bed。前兩者的圓球小窩以棉線編成,支架則用上金屬及木材,而 The Bed 的帳幕則以純羊毛造成,單看外型已是是簡約設計迷、家具迷及愛美人士的菜——沒有印上奇怪公仔Logo,也沒有裝可愛的貓頭貓爪細節,強調100%法國製造,用的是天然物料,不擔心貓咪們抓與咬時吃到化學物質。 產品特別邀請法國國內康復中心及傷殘人士協會等團體的成員製作,在賣設計之餘也不遺餘力地幫助弱勢社群,絕對值得支持。 法國女生聯同工業設計師成立貓家具設計品牌「Meyou」。 天然物料製成的貓窩,不必擔心貓咪們抓咬時吃到化學物質。 Source. Meyou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設計魅客

擁有時尚眼睛的摩登工匠

圖、文/破點POINT 如果要形容Sebastian Herkner,大概是位擁有時尚眼睛的摩登工匠。這位近年深受矚目的德國年輕設計師,曾在Stella McCartney工作室工作,熱愛傳統工藝,他的設計哲學就是替這些工藝找到與當代接軌的方式,強調物料、功能與細節。 像第一個榮獲國際設計大獎的作品——Bell Table,以傳統手製玻璃作為基座,塑造成花瓶般的外形,看似脆弱,桌面卻以黃銅製造,在陽光穿透下,金屬與玻璃2種物料互相輝映,淡黃、粉藍、嫩綠繽紛美麗,加上線條簡潔製造出摩登新鮮的觸感。 Sebastian Herkner為家具品牌Moroso設計的Coat沙發,徹底地呈現了布料編織與染色。 Bell Table以傳統手製玻璃作為基座,塑造成花瓶般的外形,線條簡潔製造出摩登新鮮的觸感。 他為家具品牌Moroso設計的Coat沙發,用色溫婉又搶眼,更徹底地呈現了布料編織與染色,在質感上與眾不同,沙發布料卻又可拆下來清洗更換符合現代需要。Sebastian在不同的訪問中,經常強調,責任、環保、風格的重要性,在向傳統工匠學習的同時,亦要兼顧當下,了解當代用者需要,才能最終找到符合現在的設計。 Sebastian Herkner設計的新款創意LED吊燈——Nebra。 Source. Sebastian Herkner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設計魅客

遊走東西方的創意人,是如此看Maker

圖、文/破點POINT 對設計背景出身,臺灣「自造者」據點FabCafe共同創辦人Tim Wong(以下簡稱Tim)來說,所謂的自造者運動,其實是一種多元思考的呈現,甚至是藉由動手做,而達到「自我鬆綁」的過程。就他觀察,臺灣人才多,喜愛獨立創作、從無到有的過程;國外的Maker的特質則在樂於分享、享受創造。 而FabCafe想要在臺灣創造平台,希望藉由更多活動、國際計畫(Project)的號召,讓各地的資源串接、人才互補……當自造者有了工具,就能創造更大的價值,不論是手做的實踐,甚至是一個產業的復興,這才是Maker精神的真正目標與意義所在。 FabCafe Taipei藉由活動集結臺灣自造者。 Q:對您來說,「Maker」的定義是甚麼? Tim:Maker的目的其實很單純,就是用現有工具做東西,很難單一定義Maker的本意是純粹為了做好玩,或為了創業才做,因為Maker的整體Idea和框架都是多元性的;探討到底還有甚麼是有趣、還沒嘗試過的?怎麼從創意的角度來看產品、怎麼執行創意?可以被誰看到?每個人做事情的方法都不太一樣,但這才Perfectly Ok(非常對),也是我覺得現在正需要做的。 Q:所以FabCafe做了些甚麼,創造你理想中,適合Maker的環境氛圍? Tim:在FabCafe裡,一開始就把3D Printer(3D列印機)放到空間裡,就是希望開始一段Conversation(對話),藉由不同的Event(活動)讓不同的人參與這件事。臺灣有自己環境的背景因素,例如(和國外相較之下)年輕人薪資長期普遍偏低,所以很容易有「不如自己做」的念頭,也因此遍地開花的情況比其他地方容易。 我想把這裡變成一個Community(社群),讓大家有互動,而不只是來這裡做自己的事,能夠營造出大家分享、或是想到一個點子就能一起來做的氛圍。 FabCafe Taipei以社群分享的方式,將國際Maker觀點帶到臺灣。 Q:就你觀察,國外和台灣Maker的特質是甚麼? Tim:臺灣厲害的人非常多,大家比較偏向獨立思考、創作,享受從無到有的創造過程;而國外Maker的特質則是樂於分享,藉由和更多人的交流互動,從中激盪出新的Idea。他們一開始的初衷都不是為了賺錢,反而是一種研發的熱情,例如覺得杯子用某個方法被製造很久了,就會思考有沒有辦法用其他的方法做?或在功能上可以有一點不一樣? 好的Maker要從更單純有趣的Idea出發。 Q:你認為Maker最重要的是能發掘並解決問題,可以具體說明嗎? Tim:解決問題,就是把問題找出來,之後再找到對的執行者,有時候是政府,有時候是產業,可能是設計師、藝術家,不同的人找方法把價值生出來;藉由這樣的過程,Maker們也可以找到新的方式思考;Maker movement(自造者運動)為什麼吸引大家動手做?就是因為當實際做了以後,才能更客觀地去想,下一步該做什麼事情?這個過程會幫助人去思考,這即是屬於思考過程的一部分。 我個人感覺,獨立思考的能力是亞洲教育中比較缺乏的。做Maker有時候也是一個鬆綁的動作——過去的假設(Assumption)必須被打破,而怎麼打破則是從問問題的方式找到,不是只是去找一些容易的答案。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設計魅客

義大利學生秀創意,鉛筆削出新趣味

圖、文/破點POINT 現代生活越來越便利,每樣物件的使命不再單一,多元功能整合的設計趨勢,光是一支錶就可能乘載二十幾種用途;然而當事物變得稍加複雜,人心很奇妙地,反倒升起一股回頭追求「單純」的渴望。近期不難發現,街道巷弄中悄然開起一間間文具選物店,小巧漿糊罐、手感極佳的剪刀、或是筆尾鑲著橡皮擦的復古鉛筆,簡單熟悉的造型,讓人使用起來自然產生安穩的踏實感,因為你知道,它總是依循那樣的方式替你達成任務。 位於義大利北部的一所大學Free University of Bozen-Bolzano,反其道而行,將文具中人們十分習以為常的削筆器樣貌,進行大改造。由來自校內設計與藝術學院的二十位學生,在導師Alvise Mattozzi、Claudio Larcher、和Eugenia Morpurgo的帶領下,將削筆器重新轉化成多種有趣的型態。 學生發揮創意,創作出二十種削筆器的新型態。 「Finn Icky」十分適合要求較仔細的龜毛者。 Caterina Nebl設計的「O」以圓形呈現。 「我們請學生深入分析、重新詮釋一樣基礎物件的使用方式與造型,藉此機會讓他們理解即使是一樣經典的設計,只要透過一些小小改變,就能產生豐富的使用新體驗。」Claudio Larcher說道。繼上次介紹的以色列大學生創作出十八種鉛筆新樣貌,這次改由義大利學子們,跳脫日常,開啟你對削筆器的想像力。 Source. unibz.it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設計魅客

義大利時尚品牌,穆斯林也瘋狂

圖、文/破點POINT 繼日本服裝品牌UNIQLO與英日混血設計師Hana Tajima的攜手合作,一同聯名推出「Hana Tajima LifeWear」穆斯林服裝系列之後;不單單是平價品牌,風格一向華麗的義大利精品Dolce & Gabbana也不遑多讓,這個月初當家設計師Stefano Gabbana於Instagram上,釋出最新「Abaya Collection」多組形象照,首度展現以穆斯林長袍為主軸的風格設計。時尚界對於中東市場的重視,再度引起熱議。 事實上,去年UNIQLO發表上述聯名系列的同時,美國財經商業雜誌《Fortune》也在網站中的一篇報導提到,「根據美國提供商業數據的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近期的調查顯示,2013年全球穆斯林於服裝、鞋飾的時尚開銷高達2,660億美元,比起日本與義大利兩國相加的總額還要多;預估2019年,更有機會達到上看4,840億美元的市場。」另一美國商業雜誌《Forbes》也指出,中東地區個人奢華精品的消費市場,光是2015年就已達到87億美元,比起前一年成長20億美元左右。穆斯林於時尚產業中漸趨攀升的消費潛力,可見一斑。 配件上的雛菊花樣。 花葉蔓延的刺繡薄紗,展現層疊之美。 黃檸檬印花增色點綴黑色長袍。 回過頭來純粹地欣賞Dolce & Gabbana的「Abaya Collection」,運用穆斯林傳統的穿搭特點Hijab(頭巾)與Abaya(長袍),以黑白基礎色系作底,結合細緻的蕾絲裙擺、鏤空雕花,以及雛菊、檸檬等生氣盎然的印花圖案。即便全身包緊緊,但優雅氣質與強大的時尚氣場,風情萬種無法掩藏。 Source. arabia.style.com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設計魅客

想抓住眾人目光,悠遊城市就靠它

圖、文/破點POINT 漫步於丹麥哥本哈根街道上,你會發現最為引人注目的穿搭不再是一個個錯身而過的行人,反倒是依循一定速度、優雅騎乘而過的單車人士,「Cycle Chic」一詞便由此衍伸而來。「Sliders」執行長徐浩庭,本著自己對於單車的興趣,加上平日十分關注街拍潮流,在看到哥本哈根行人除了講究的穿搭功力,就連以單車代步時,自身造型與單車樣式也能相襯出色,進而促其研發結合都會與時尚風格的自行車。 當時就讀東海大學工業設計系的他,於大四畢業製作發表了兼具滑板車功能、低跨點、結構嚴謹的「Slider」城市折疊自行車,獨特的設計與時尚的外觀,不僅獲得義大利A’Design Award運輸工具類別的白金首獎,之後更受到各家媒體、國際展覽的青睞,許多人紛紛表示對此概念感到興趣,訂單也隨之而來。 這些來自各界的肯定力量,推動他於2014年成立品牌「Sliders」;並募資平台上,僅兩個多月的時間便成功集資206萬。Sliders受到熱烈迴響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可探究自徐浩庭於設計時縝密的思考脈絡。 遇到問題就動手嘗試是徐浩庭一貫的生活態度。 參考橋樑結構與市面上的車款構造進行設計。 量產階段讓設計更為腳踏實地 「其實我的設計思路,是在創作出Sliders後才漸趨明確。即便以前做過不少像是吸塵器、玩具等產品設計,但真正意識到設計思考的重要性,還是在產品進入到量產的階段。」今年僅25歲的徐浩庭,展現出超齡的沈穩、深有感悟地說道:「因為當你知道這件事是認真的、設計出來的產品是真的要交到消費者手上時,考量才會更為實際,而非過度的天馬行空。」 當詳細追問起他對於「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是否有更為深入的想法,徐浩庭這時又展現出大男孩般的熱情性格,開心地向我們分享自己十分喜愛Tim Brown的《設計思考改造世界》一書,以及臺灣團隊所拍攝的紀錄片《設計與思考》。同時,他也運用心智圖(Mind Map)、TRIZ(Theory of Inventive Problem Solving),和自創的「原子式發散串連」等三種方式,來理清設計思緒與考量產品的各面向。 依據女性喜好的市調,Sliders目前推出黑、白、紅三種顏色供選擇。 兩段式的折疊,於第一段可折成便於推著走的設計。 完成兩段折疊後,將車體所佔空間進一步的縮小並可固定於定點。 應用多種思考方式的腦力激盪 於設計的初步階段,徐浩庭首先運用心智圖的思考方式,先將目標鎖定後,進而以放射狀延伸發想任一關連事物,最終形成一個枝枒茂密的視覺化思緒網絡。「像我時常於路上看到一些阿公阿嬤在起步時,經常滑一滑、再一個使力蹬上車;又或是一些穿著裙裝、窄褲的使用者,於跨越上座時的不便。這些都是心智圖可以羅列出來的提問點,經過自由的線性連結,相互產生更多的腦力激盪。」舉Sliders的例子來說,他一開始先確立以女性為主要客群,再藉由心智圖的延伸思考,一一羅列出女性於使用上的功能需求和各種可能的解決辦法。 接著於第二階段使用的TRIZ理論,則是透過鑑往知來的方式,找出其中的規律性,進而解決創新所面臨的矛盾與衝突。像是一個菱形的車架,他會分成過去、現在、未來等不同的時間軸去觀察,先是研究過去的設計成因、瞭解結構的邏輯根本,以及技術層面或是時代趨勢下,始終無法突破的癥結何在?接著對照現今的車架樣貌,分析不同於舊時代的創新為何?是否還存有不足之處?最終將脈絡整合,進而去推測既可解決問題、又不失基礎功能的未來樣貌。 為解決跨騎的不便,以低踏板的設計協助使用者滑行起步。(圖片提供/Sliders) Sliders折疊過程示意圖。(圖片提供/Sliders) Sliders的每一處結構皆由臺灣工廠製作而成。(圖片提供/Sliders) 第三階段的原子式發散串連,是徐浩庭自創的一種四維思考方式,他將日常觀察到的每一樣事物,當作一顆顆的資訊球,擺放儲存。假設要解決一個問題,便可藉由原本沒有直接關聯的多個資訊球,將提問與其相互串接,從中嘗試組合出問題的解答,形成多方面向、多種可能的立體思維。 「平日觀察到水往低處流的重力現象,即為一顆資訊球,但初期無法將重力概念與自行車設計作很直接的連結;然而在考量單車『折疊與展開』功能時,透過原子式發散串連的思考法,我意外地串接起重力的資訊球,轉化成只要將Sliders後輪輕輕向後拉,不需特別使力,車體就會受到重力拉扯而自動延展彈開;應用於收納時,以腳施力向上踢,又可輕鬆收起。」經由他自創的思維模式,即便是一開始無法直接聯想的資訊,也可變成給予不同提問相異的解決靈感。 徐浩庭以好騎、好推、好收三大功能,持續改良研發Sliders系列。 透過Sliders-The City Explorer,帶領使用者探索城市生活的美好。 期待更多人的加入成為Sliders 透過上述三種不同的思維模式,徐浩庭以邏輯化的多元面向來解決設計時所提出的問題,但他也清楚知道,一樣再好、再完善的設計概念,必須讓消費者願意購買、有產出,才足以稱之為「產品」。「成本的拿捏、市場性的考量,以及使用者體驗皆為設計的一環,設計最重要的是從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檢視,這樣才不至於做了一大堆創新、寫了繁複的使用手冊,最終能理解的人卻不多,成為孤芳自賞的概念。」 於汽機車不斷推陳出新的現代,問起單車歷久彌新的原因,他笑笑地答道:「也許是因為人對於『付出』這件事的著迷,當腳上使出的力轉換為動能往前邁進,憑著自身力量,迎風感受速度帶來的快感,那樣的舒心與成就是無可取代的。」 為讓使用者能更直接地親身感受Sliders的魅力,2015年,品牌於臺北市大安區的巷弄開設了第一家實體概念店,店內不僅陳列一台台Sliders自行車,單車的周邊配備、臺灣品牌的個性衣著,以及來自歐洲品牌的手編籃及兒童座椅也可見其中。徐浩庭期盼藉由品牌傳達的,不僅止於專賣單一產品的服務,而是傾聽使用者需求,將一位位騎乘Sliders自行車的「Slider」,如同品牌名稱,凝聚成一種生活風格的複數集合體「Sliders」,藉著響應綠能環保、時尚又便捷的騎乘方式,一同悠遊探索城市與生活中的美好。 Source. Architecture for Dogs 看更多《破點 POINT》文章 想即時獲知最新設計新知動態,歡迎加入《破點 POINT》 Facebook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