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讀書共和國 發表日期:

2020奧地利封城實錄——槍可以賣,咖啡可以賣,就是不准賣書

 

我們生活在畢德麥雅時代 Wir leben im Biedermeier

 

2020年,奧地利經歷兩次封城,報紙上寫著:「我們當下再次生活在畢德麥雅時代(Wir leben aktuell wieder im Biedermeier)。」

「畢德麥雅」一詞出自文學作品,形容一個保守的、小市民心態的虛構人物。他所代表的時代,指的是德語區大約從1815年(1814到1815年召開了重新定義歐洲秩序的維也納會議)到1848年(人們開始挑戰政治保守勢力)這段時間,不是一個很精確的時期,大致上是一種文化與藝術的概念。這個時期的特色是後拿破崙時代,法國的共和思想被歐洲其他國家排斥,舊勢力強化對社會的政治控制,加強言論、新聞與出版審查的力道,因此人民不再那麼關切政治事務,退出公共領域後,停留在私人和非政治領域。這也反應到文學與藝術創作,藝術家們不參與政治議題,而設計風格也轉向強調家庭、室內的高雅風格。一切生活的、創作的中心,都是私領域。

也因此,報紙才寫道,在這個限制外出的時代,我們都退回到畢德麥雅。意思是,我們都退回到以家庭為重的小市民生活形態。

與此相關的詞彙有「畢德麥雅風格」(Biedermeierstil),小資產的、浪漫的、舒適的,如今的維也納跳蚤市場上,還可以見到許多這種風格的木製家具。

 

安全及緊急用途產品 Sicherheits- und Notfall-Produkte

 

奧地利的第二次封城,規定除了餐飲店提供外帶,以及一些維持社會運作必須的商店得以營業外,其他所有商店都必須關閉。但是,什麼是維持社會運作必須的行業、什麼不是,其分類方式正可以說出官僚系統運作的盲點。有個例子可以說明。

在奧地利衛生部修正的新冠疫情緊急處置法中,允許販售「安全及緊急用途產品」(Sicherheits- und Notfall-Produkte)的店家營業,不受封城限制。結果,這其中也會包括賣槍枝業者。

其實不該說允許槍枝業者營業,因為通常販售槍枝武器的店家,都會賣許多其他安全商品,例如警報系統、防身器、救生器材等等,可是,在這樣的法令規範下,民眾看到的確實是,其他的店家要關,但是槍可以繼續賣。

這件事的荒謬如果對比於另一個規定,更可見其荒謬:書店禁止營業。你想買書,只能網路訂購、寄書到府,或者,專人送到。書店協會抗議,為什麼餐廳可以維持外帶,書店不行?難道購書這種消費行為,最大的特質不是外帶嗎?

為此,衍生出的解套方式就是,那些同時經營書店與咖啡店的店家,因為有咖啡的營業項目,獲准營業,但不准賣書,於是,就出現外帶咖啡送書的「套餐」。可是,那些純粹經營書店的老闆呢?就沒有這種詮釋空間了。

槍可以賣,但賣書不准;咖啡可以賣,但賣書不准。我從沒想過,自己會遇上這樣的時代。

 

▍ 本文節錄自 蔡慶樺《維也納之心:疫情時代的德語筆記》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