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天下雜誌 發表日期:

【飽讀精選】店員超人化、社會超商化台灣過勞的血淚寫照

 

.書籍連結:《萬能店員

疫情升溫,許多人閉關在家防疫,鄰近、方便又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成為許多人維持生活功能的依歸。不論是飲食、收發包裹,甚至在去年疫情初始,便利商店還擔任起預購、分配口罩的功能,堪稱國家防疫隊的重要成員。

台灣便利商店的密度是世界第二,其服務與商品的多元,簡直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但超商愈便利,店員就愈辛苦。他們必須熟記上千種商品的位置,還從基本的結帳、上架、清潔,到現在要學著泡咖啡、擠霜淇淋、烤熱壓土司,並要在短短幾分鐘內完成,讓人驚嘆超商不只無所不能,更充滿無限可能。

張立祥是台北大學社會學碩士,新書《萬能店員》改編自獲頒台灣社會學會碩士論文獎與田野工作獎的作品。他以多年在便利商店打工的親身觀察,運用社會學觀點,揭露超商店員萬能的祕密,並提出批判:台灣便利商店不斷進化,愈來愈便利,但店員是否變得更過勞?對於便利無止盡的追求,又會造成什麼社會代價?

他發現,台灣認為的「便利」相當廉價。當我們想用便宜的價格,獲得超級便利的生活,這些隱形成本就轉嫁到每一位工作者身上,讓人察覺不到便利是有價的。這樣的視而不見,則讓許多人的工作愈來愈繁重,因而在工作外需要更多便利,從此陷入惡性循環。

其實,便利商店員工的工作,就是台灣勞動環境的寫照,整個社會也已「超商化」。當我們讚嘆便利商店是台灣之光、店員都是超人的同時,可能也助長廉價勞動的文化。

以下是本書內容摘要:

如同主婦,穿梭在各種機器之間的超商店員,常常被認為不過是個動動手指輕鬆工作的隱形人。但真的是如此嗎?

這四十年來我們見證了商品和機台變多的過程,也見證了愈來愈方便的超商。但這些方便,事實上是由許多工作者犧牲自己的時間和放棄自我實現交換而來的。

超商店員的組合勞動模式,是相當耗費精神的工作模式,不只是因為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更因為每件事情都被切得很細碎,還隨時可能遭受他人打斷,然後又必須保持優良情緒面對所有問題。

但真正讓人不解的是,我們為何需要這種貶低勞動者自尊和壓榨時間的工作模式?說穿了,成本是唯一的關鍵。因為由一個人負責許多事情,就是節省人力成本最直接的方式。

低成本思維助長血汗勞動

值得注意的是,多重任務的特徵也促成許多企業不需要花費額外的成本建置服務據點,也不需要雇人維持營運,直接委託現成平台即可。

例如交通票券不再需要提供眾多售票據點,只要委託超商處理購票、取票,就可直接將人力與土地成本轉移到超商裡面。

然而,不只有企業從降低成本當中獲益,消費者才是這種工作模式的最大受益者。超商之所以跨越不同行業去收攏各式各樣的商品和服務,是為了服務消費者對時間、對便利的需求,也因此便利商店才會不斷地成長。

消費者的需求一樣適用於其他行業。專職外送員滿足了消費者不須外出就可以用餐的期待,透過外送平台不斷與各種小吃店和商家洽談合作,光是待在家裡就可以吃到各種熱騰騰的美食,也促使愈來愈多的青壯年投入外送平台。

促成組合勞動的,不只是消費者,任何期待便利與效率的人也都是推手。警察因為經常處理地方公共事務,因此順便處理很多第一線查緝和安全維護業務,像是大考期間的接送、不法食品藥物查緝等等;護理師因為在第一線照顧病患,因此病房環境的安全也成為他們需要肩負的責任。

即使是行政部門,受到民眾對政府期望的升高與要求,也必須成立新的業務單位或屢屢增加全新的業務。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哪一個行業,新的業務訂定後,幾乎不會有機會被裁撤,使得減少的業務遠遠不如增加的業務。

組合勞動並不限特定職業和行業,它是對工作型態轉變的一種描繪,只是在愈容易頻繁接觸人的行業裡面,愈容易發展出類似的工作模式。我們正在運用對勞動者的全面壓迫,促成消費者的便利生活。

.書籍連結:《萬能店員

 

▍ 本文節錄自 天下雜誌《【天下雜誌 第724期】聽經濟 起飛》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