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人本教育札記 發表日期:

【飽讀精選】特教學生——教育的孤兒,司法的棄兒(中)

 

撰文/張萍

我們透過媒體聯絡上媽媽,立刻前往家訪。孩子邊哭邊比手畫腳的說導師趙信雄怎麼打他、捶他、踹他、掐脖子以及推頭撞牆,他很失望其他在場看到的人都沒有出面幫他。眼見學校根本就是暴力老師的共犯結構與幫兇,我還能期待什麼?在檢視了被導師撕破的衣服及好幾張診斷證明後,我建議媽媽向法扶基金會申請律師協助提告刑事責任,接著再去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要求教育部查明真相。

提告前一晚,由於導師守在巷口,還發簡訊求情,浩浩一家人都沒有回家睡。十二月二十六日按鈴提告後,吳勝儒校長對外表示:針對趙師不當管教行為給予記過一次,並調離原導師職。理由是:一、有拉扯學生就是不對;二、已有媒體報導,有社會公義的問題;三、趙師沒有向家長道歉。

但,這些理由是否透露出老師只要搓掉家長以及不上媒體,就不會被追究該負的責任?記過理由從未觸及到核心的錯誤,而校譽,才是校方真正關切的。

浩浩遭老師毆打的事情上了新聞,雖然版面不大,卻精確無誤地傳遞到了人本的南部辦公室。

 

▍ 訂閱飽讀電子書,即可觀看完整文章:《特教學生——教育的孤兒,司法的棄兒(中)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