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寶瓶文化 發表日期:

《我不是自己的》:在慾望與生死邊緣,活出小人物的不凡人生

 

不被當人看

 

X先生/52歲/按摩師/台北市

二○一○年九月二日

 

十八年前,我去一個女客家按摩。她穿薄紗,按一按就把衣服脫光,我有點嚇到,她說:「胸部也要按。」那人客體格好、皮膚幼咪咪,我一邊按,她一邊呻吟,還跳起來抱我、親我,我差點凍未條;但想到結婚一年的太太快生了,就把她推開,說我沒做「黑的」。

我父母在花蓮山上種田,家裡窮,我只好到台北做工。二十七歲出車禍變瞎子,論及婚嫁的女友就跑了,我在家躲了五年,才去學按摩。我長相還可以,但沒讀過書比較自卑,瞎了以後更內向。沒想到這些年,有二、三十個女客要跟我上床。說不動心是騙人的,但我從沒有做過。我們盲人容易被騙,我有同事禁不起誘惑,結果被熟客仙人跳,坑走上百萬。

除了怕惹事,也是為了尊嚴。有次一個男客叫我去汽車旅館,邊看A片,邊要我按一個脫光光的小姐;按到腳底,他們當場做起來,床上兩個在叫,電視裡也在叫。客人沒要我停,我只好繼續按她的腳,感覺不被當人看,實在很沒意思。

其實,那些要跟我做的女客,也是這種心理,反正你看不見,跟你上床也沒關係,不把你當人看。我有同事會故意把客人按得很爽、讓她忍不住倒貼。但我不幹,按摩一樣要有職業道德。

我太太也是盲人,她身體差無法工作,脾氣又壞,常對我大小聲。平常我住按摩院,星期六才回家一晚,把平常忍住的清一清,自己的某畢竟卡乾淨、也卡安心,她瘦到全身骨頭,很沒女人味,我就幻想女客的身體。青瞑後,人講愛情多堅定我攏不信,平安活下去最重要,有工作做,有女人上門付錢給你摸,已經不錯了。

 

 

我不是自己的

 

W小姐/32歲/性工作者/台北市

二○一一年二月十七日

 

小三時,附近的老芋仔問我要不要做那件事,一次兩千。我答應了。每次去,伯伯都用嘴巴吃我下面,吃很久很久。雖然有點噁心,腿開開又很痠,但拿到錢可以買米、菜或衛生紙回家,我還是常常去。

我媽生了十幾個小孩,最後跟了個板模工,那人愛喝酒不工作,沒事就打小孩,連他親生女兒也往地上摔。最可惡的是,半夜還會偷摸我,要把他那東西塞到我嘴裡。媽媽知道了氣得要趕他,但每次都還是原諒他。

我家愈過愈差,最後搬到垃圾場旁,靠撿破爛維生。我是老三,大姊二姊都離家出走,我不忍心看弟弟妹妹餓肚子,十二歲就去陪酒、接客,十四歲被送到少女之家。兩年後我回家,媽媽剛生完小妹,人很虛弱,還要照顧腦膜炎的小弟。五、六個弟妹髒兮兮,圍上來高興地喊我姊姊,我忍不住哭了,決定回茶室重操舊業,每個月拿八萬、十萬給媽媽。

五年前,媽媽讓小妹休學去當檳榔西施,我氣死了,她把錢拿去跟那人一起花,不照顧小孩,我就沒再給她錢了。我心疼媽媽,也很恨她,所以我很怕面對她。我怕我會凍未條質問她,為何可以忍受那人渣侵犯我,為何一直跟他在一起?但我更怕媽媽回我:「反正妳還不是做那行的。」

我曾結婚又離婚,兩個孩子被社工送走,但我還有兩個女兒,說什麼也要自己養。錢不好賺,只能靠站壁混口飯吃。對我這一生,我沒想過後悔,想太多只會難過。為什麼沒有為自己活過?我很想做自己,但老實說,如今我還是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做自己」?

 

 

不是故意要騙你

 

黃琪/16歲/占卜師/台北市

事件:二○○八年十月為前總統陳水扁算塔羅牌,遭網友拆穿謊報學歷年齡,被視為「騙倒大騙子的小騙子」。

二○○九年一月一日

 

今年十月,客戶介紹陳先生到我工作室,結果立委出來爆料,大樓管理員告訴記者說阿扁來過,我只好開記者會,希望止住「死神牌」的謠言,沒想到引發這些風波。

有人說我一心想紅,我要紅不必靠他,不會有人傻到想靠一個官司纏身的卸任總統吧?我騙東騙西騙了那麼多,就是沒騙陳先生,他家的錢那麼多,我也沒開特別高價。

我「逃亡」時,有人冒充我開部落格,寫了一堆嗆聲文章,記者照單全收,把我的名聲弄得好臭。我是那麼聰明的人,這種時候還想自保哪,要逃出國何必在部落格裡宣傳?

其實,我只想幫助人,那是我的責任和天命,但大家要看到一個大師或留英碩士,才願意給自己改變的機會,yeah,很矛盾對不對。我的占卜都是真的,也從沒騙財騙色,學生、客戶臣服於我,是因為我的專業能帶來實質幫助。不然,就算我六十歲,別人也不會信我。

不要再問我父母和學校的事了,我已經被扒光光,至少讓我披個披肩保暖吧?網友和媒體說我家庭有問題造成反社會人格,但我的父母很好很正常,我和舅舅感情也很親。你不信?我現在馬上打電話給他,你就知道我沒騙你。

現在,大家看到我就指指點點,我只好晚上才出門。有次一個計程車司機很高興說:「小子,有你的!」我說:「那不是我,是我弟弟。」沒想到,他大聲說:「不要騙了啦!」

 

▍ 本文節錄自 陳函謙《我不是自己的》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