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尖端出版 發表日期:

《風騷總裁強勢包養》

我把我自己料理好端到你面前

陳謹維覺得凡人不懂有錢人腦洞的美,所以屈服於霸道總裁的誘惑,肯定是他的錯。華麗如同孔雀的總裁宮帆對新來的助理陳謹維一見鍾情!

總裁要給,你不能不要!每天強制溫馨接送、甜蜜共餐、睡前電話糾纏,小助理在態度軟化的同時,下半身也跟著……硬了!送上門來的最高級人型按摩棒器大活好,不用白不用啊~

看似清純可人的陳謹維,卻是個床上老司機,妖嬈地帶領愛慘了他的總裁往精盡人亡的路上狂飆。如何持續地滿足妖精助理,是妖孽總裁最近的課題……

●書籍資訊:《風騷總裁強勢包養

他剛走出辦公室,宮帆立刻上前。

「結束了?可以走了嗎?」宮帆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陳謹維有種宮帆變成狗的錯覺,半點看不出對方被那樣對待後有任何後悔的跡象,他花了一個眨眼的時間,恢復正常。他對宮帆點頭:「可以走了。我們走吧。」

宮帆聽到那句我們走吧,簡直開心到要飛起,綻出一個燦爛笑容,牽起他的手,與他十指交扣。

陳謹維不習慣和人十指交扣式的牽手,一秒皺眉,但忍住甩開他手的衝動。

「哇嗚,雖然我也有戀人,但我覺得好閃,無法直視。」徐映齊伸手遮眼,無法直視十指相扣的宮六與小陳。

宮帆特別得意,揮了揮手驅趕徐映齊。「去去,去找你男友牽手。我和我男友要先離開了。」

「拜拜,慢走。」徐映齊揮手,像在趕蟲子一般,送他們走。

陳謹維沒有當著徐映齊的面糾正他的說法,他等到進入電梯後,才對宮帆聲明:「我還沒答應跟你交往。」

「但我們該做的,都做得差不多了。」宮帆低語:「手也給我牽,還不承認?」

「我需要一天考慮。正好今天休假,我們來約會吧。」陳謹維提議。

他表現得太過冷靜了,像是在和對方討論公事一般,導致宮帆一度沒反應過來,傻愣愣地問:「約會?」

「如果你今天有別的事要忙,就當我沒提過。」

「沒事!沒事!我沒有別的事要忙!我要約會!」宮帆立刻喊道,幸好他們待在電梯裡,不至於讓其他人看見他的糗態。不過就算被人瞧見他也不介意,他腦海只剩下要跟小維約會的想法。

人家拋出這麼一大塊的餡餅,他不抓緊就是傻子。他問:「你想去哪呢?一天的話,只能去附近的地方,我家的飛機今天應該可以飛,你等等我,我去跟人確認一下。」

我家的飛機……陳謹維好像聽到了什麼很不得了的話,他決定選擇性失聰,無視掉這種小細節。

宮帆的約會跟他所想的約會跳度有點太大,陳謹維的直覺告訴自己,這種時候絕對不能讓對方做決定。

「我們去看電影吧。」他提議。

這是一般情侶或曖昧中的一對會去做的事,最棒的是長達兩個小時可以不用特地尋找話題,只須完全沉浸在影像之中。陳謹維如此打算。

「好啊,只是現在包場可能有點來不及。我請人問問看,哪一間電影院現在人潮不多,能空出一個廳給我們。」宮帆從善如流回答。

包場、一個廳……陳謹維閉上眼睛,消化宮帆言語的意思。

身為庶民,他有點跟不上有錢少爺的思維。

此時,宮帆已經拿出手機,準備行動。

陳謹維猛地睜眼,抓住對方的手臂,制止他的舉動。

「你家不是有個影視廳嗎?隨便租個片回家看就好了。」陳謹維提議,打消他包場的念頭。

「也行。家裡更好,還能請劉嬸做些點心來吃。」宮帆沒意見,都順著他。他趁機單手環住陳謹維,彎腰低頭香一口。

陳謹維為自己的機智打上一百分,就算被偷親也隨便他了。

電梯到,他推開宮帆的臉,催促道:「走吧。」

「好。」宮帆手握緊了陳謹維,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去。

上車後,陳謹維拿出手機查近幾年電影,確實找到幾部略感興趣的,他問身旁開車的宮帆:「找到幾部評價不錯的懸疑片。《暗藏殺機三部曲》,你看過沒有?」

「喔!那套我家有。」

陳謹維連問了幾個評價在八分以上的電影,發現宮帆全看過了,並且還有買下收藏。他們免去租片的行程,乾脆直接回宮帆家。

「你全都看過,再看一次會不會很無聊?」陳謹維問。

宮帆這樣回答:「沒關係,我看你就不無聊了。」

很好。陳謹維對這類的甜言蜜語免疫,沒有任何想法。

可怕的是,宮帆是真心打算這麼做。

他們待在宮帆家的影視廳,茶几上放著劉嬸給他們準備的茶點,用一整面牆的大螢幕播放電影,劇院音響在低音時震得玻璃直響,營造出臨場感。

陳謹維專注地看著電影,抱著一盒自製餅乾一片接著一片吃,而宮帆在看他。

長達兩個小時的電影,宮帆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看陳謹維,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幫他倒茶倒飲料拿各類型的點心,恨不得能將他一口氣就養胖一點。

陳謹維神經再大條,也受不了身旁有個人,用充滿愛意的眼光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好不容易看完一部電影,他放下食物與飲料,看向宮帆。

宮帆一雙大長腳交疊,手撐在膝蓋上,彎腰側身,這個姿勢最能好好觀察陳謹維,神情專注,只看著他一個人。

任何人被他這樣看著,都會被他迷得神昏顛倒。

好好一個高富帥兼白富美,偏偏喜歡自己。

「怎麼了?要吃點別的什麼嗎?」宮帆笑問。

陳謹維問他:「一直看著我,你不膩嗎?」

「怎麼會呢?你吃東西的模樣很可愛,完全看不膩。」宮帆伸手,以指腹擦去陳謹維嘴角的餅乾屑,接著將手指含進嘴裡,將餅乾屑吃掉。動作如此自然,他恐怕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陳謹維將他的舉動看在眼底,眼神一暗,心一緊,突然……有興致了。

「我不想吃這些東西了。」陳謹維抽了張面紙,擦乾淨自己的手。

宮帆見狀,接過他手上的面紙,替他擦乾淨手指。「那想吃什麼?我讓劉嬸去準備。」

宮帆藉由擦手的動作,趁機吃豆腐,一根根仔仔細細地擦。陳謹維的手指短小,指甲也剪得很短,整體來說非常乾淨。連手指都很可愛,他又一次在內心感慨,這是一個多可愛的生物。

他不僅想幫他擦手,他還想親吻這些小手指。

想做就做,他抬起陳謹維的手,親吻他的指節。親完,並不能完全滿足他,還想舔舔看。

他伸出舌頭舔著對方的指節,舔到根部,舌尖勾回,慢慢地舔到指尖。

有著淡淡的餅乾香氣與甜味。

宮帆瞇眼,帶著笑意盯著陳謹維,期待他的反應。

「你故意的?」陳謹維問著,但心裡已經百分之百肯定,對方在勾引自己。

「嗯……」宮帆含糊地承認,繼續舔著陳謹維的手,將他每一根手指舔遍,連手掌心也不放過。

都說十指連心,陳謹維雖然鈍感,但指尖還是敏銳的。他被舔得直喘氣,臉色竄紅,心癢難耐,讚揚他:「你這招滿厲害的。我被你弄起來了。」

「我會負責的。」宮帆笑說,相當滿意他的反應。

「那就麻煩你了。」陳謹維將主動權交給對方,任由他為所欲為。

獲得對方應許的宮帆,燦笑,他可要把昨天晚上碰不到、碰不得的憋屈,一次統統補回來。

他繼續親吻陳謹維的手,手背手心,沿著手掌往上,隔著衣服吻,親上他的肩頭、脖頸,最後親吻他的嘴脣。

陳謹維和他交換一個深吻,光是親吻就有四、五分鐘之久。

偏偏宮帆樂在其中,他還想細細品味他的身體,雙手探進陳謹維的上衣裡頭,摸個老半天,也不脫掉。

陳謹維開始後悔將主動權交給宮帆,太纏人了。他抓住宮帆的手,往自己身下移動,讓他明白自己現在的狀況。

「等不及了嗎?」宮帆笑說,手隔著褲子揉揉陳謹維的性器。

「不做,我就自己來。」陳謹維放開他的手,求人不如求己。

「別別!我做!只是滿足你之後,你得好好陪我。」宮帆制止他,一手拉開他的手,一手繼續揉著陳謹維的那處,不忘談條件。

「快點。」陳謹維要他少說廢話,趕緊進入正題。

宮帆見他不爽,也覺得可愛。但他不敢再招惹陳謹維生氣,他配合地安撫對方,竭盡所能地討好對方。

「不要隔著褲子……」陳謹維喘著氣,牽著宮帆的手探進自己褲子裡頭,引導對方親手撫慰自己,他發出甜膩的呻吟,不忘命令宮帆:「揉這裡。」

宮帆嚥下口水,摸著陳謹維的那處,順帶照顧一下柔軟的雙球。

陳謹維靠在宮帆身上,貼緊他耳朵,讚許:「好棒,那裡很舒服。」

聽著陳謹維發出壓抑的悶聲呻吟,宮帆也心癢難耐,拉開彼此的褲子,將自己的性器與小維的貼緊,一手握著兩人的器物互相摩擦,還要不厭其煩地和他深吻。

「維,我親愛的小維……好喜歡你。」宮帆喊著他的名字。

「煩……閉嘴……」陳謹維已經陷入情慾之中,雖然嘴上不客氣,但他卻被宮帆那句好喜歡你,勾得起了雞皮疙瘩。

他悶悶地呻吟一聲,竟然率先射了出來。

宮帆比他稍晚一些。

雙雙交代在宮帆的手中,陳謹維喘口大氣,想掙脫對方,試了兩下,撼動不了對方一分一毫。

「抱歉,你再陪陪我,好嗎?」宮帆執拗地要求,又親又摸,停不下來。

陳謹維扭了下身體,發現論力量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乾脆放鬆,認命地由著他去。

宮帆開心地將他身上衣服全脫光,怕他冷,不忘將空調溫度調高,接著親吻他身體每一個角落,眼睛鼻子嘴巴,喉結鎖骨,胸上的小乳尖,瘦得根根分明的肋骨,凹陷的肚臍──他在模仿昨晚陳謹維做過的事,只是他做得更徹底一點。

現世報。陳謹維心想。

他看著宮帆拉起自己的右腳,舔自己的腳趾,連腳底板都不放過。舔得他渾身發癢、起雞皮疙瘩,他不自覺地轉動身體,想躲避宮帆的纏人攻勢。

這個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也不嫌髒……

陳謹維很疑惑,開口調侃他:「沒想到你看起來白白淨淨一派斯文,私底下卻有這樣的性癖。真是太出乎我意料。」

「認識你之前,我不會這樣。是你引誘我這麼做的。」宮帆輕笑反駁,將他完完整整翻轉,讓他背對自己。正面享用完畢,接著輪到後面了。後面也要鉅細靡遺,一點一點地好好品嘗。

他從腳趾開始出發,腳底板、後腳跟、腳踝,順著根部,舔到小腿,小維細瘦的小腿幾乎要跟他的手肘一樣纖細了,可愛又脆弱。

陳謹維的背部比正面敏感,趴在小抱枕上,正好能讓他咬著不發出羞恥的聲音。

宮帆已經親到屁股的位置,張口咬下一口──沒聽到喊聲,內心不滿足,便對陳錦維說道:「這間房的隔音很好,不用擔心會被劉嬸他們聽見。」

陳謹維將聲音全悶在小抱枕,他惡狠狠地回頭,瞪著宮帆:「不准碰那裡!」

「我不會做什麼的,只是舔一舔。」

「不可以……下一次……下次再說。」陳謹維難得地燒紅了臉,說話方式也有些改變,他甚至氣急敗壞地說:「不做了!到此為止!你走開!」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碰這裡。我答應你,這裡我們下次再做。」宮帆立刻改口,順著他的意思,避開了屁股的位置。

陳謹維本來想再多掙扎一會,但是宮帆立刻壓上來,以身體的優勢制住他,害他動彈不得。

宮帆雙手環抱他,安撫性質地親親他的背脊。

「抱歉,我不知道你會這麼排斥,我不會弄那個地方了……至少現在不會。你別生氣了。」宮帆溫柔的低語。

陳謹維的氣也消了大半,那一瞬間的緊張感消失無蹤。他將臉悶在抱枕裡頭,不去看宮帆。

宮帆不願意他逃避,拿開他臉下的小抱枕,丟到一邊去,和他說:「別悶著臉。你跟我說說話吧?」

沒了小抱枕,陳謹維一度無所適從。

宮帆堅持要面對面,兩人於是換了個姿勢。陳謹維像是孩子一般坐在他身上,他散發出一股挫敗感,宮帆雙手抱著他,真沒打算再繼續做什麼了。

「你可能不相信,但我沒有後面的經驗,太突然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你……你等我做好心理準備吧。」陳謹維窘迫地向他坦白,做到一半突然喊卡,作為男人,他能理解宮帆會有多煎熬。

「沒關係,我等你。」宮帆速答,沒有惱怒,也沒有怨言。在得知他是第一次後,更不會責怪對方喊停。

陳謹維抬頭看他,宮帆帶著微笑望他,眼神中充滿愛意。

他有點沖昏頭了,脫口而出:「我們交往吧。」

宮帆笑成花,用力親了口陳謹維的臉頰,作為回答。

●書籍資訊:《風騷總裁強勢包養

怪盜紅

低調樸實,腳踏實地。

個人網站:jujuchang.blog126.fc2.com

FB:www.facebook.com/pages/怪盜紅斗篷/1424524484425910


完整內容請看風騷總裁強勢包養

全新品種少女心總裁攻x經驗值滿分助理受?
【必看理由】
? BL界十年經歷老司機怪盜紅,首次出沒尖端藍月小...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