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台灣漫讀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日期:

《阿江》(下)為了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與鬼為夫,天地為證,生生不滅

此世身為高門大戶蔣少爺的阿江,依舊莫名地想守護著痴傻的小石頭。

而過往每一世刻骨的愛戀,卻總在夜夜入夢,糾纏得阿江無法成眠。

全心地守護在對方身旁,只要他的小石頭開心,他做什麼都願意。

但是當他的小石頭終於開竅之際,阿江卻驚覺自己,不愛了!?

●書籍資訊:《神魔鬼怪系列之阿江(下)

結婚的事情很快就安排了起來,從彩禮、省親,到訂婚宴、布置新房等等,忙得石頭都沒有時間想其他的事情。

雖然晶晶說過只要辦一場酒席就可以了,但是石頭記得以前一起工作的小姐姐說過,婚禮對每個姑娘來說,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之一,一點都不可以馬虎。

這些事情他不懂,還好小叔和街坊鄰居願意幫忙,這幾年石頭也存了一些錢,加上爺爺悄悄替他留的,居然還有幾萬塊。小叔還悄悄包了幾千塊的紅包給他,說別讓嬸子知道。

這樣張羅下來,很快又過去了一個月,晶晶害喜的現象很嚴重,沒幾天就要去醫院檢查,還好孩子很健康,沒什麼大問題。為了孩子,石頭幫晶晶把菸和酒都藏了起來,但是晶晶有時候還是會偷偷抽一、兩口菸。

這天傢俱城的人送來了新傢俱,石頭請了半天假,幫忙把東西都張羅好,除了新床新桌椅,他還買了嬰兒床跟其他的東西。他摸著那些東西,忽然想,他要當爸爸了,那阿江呢?

阿江會不會也要娶老婆了,或者早就已經有小孩了?

他想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很平靜,似乎早就痛得麻木了。

石頭漫無目的地走著,他不知不覺來到了江邊,他像少年的時候一樣,蹲坐下來,手伸進江水之中,輕輕地撥著。

「小石頭。」

石頭的耳朵動了動,風吹了過來,他好像聽到了阿江的聲音,真奇怪。

「小石頭──」

青年抬了抬頭,天已經快黑了,夕陽拉著紅色的幕布,覆蓋著整個世界。他站了起來,有些遲疑地轉過身。

現在去村鎮的道上已經鋪了新的路,瀝青的味道又重又濃。在距離他不遠的高處,停著一輛黑色的車。一個人站在車外,他穿著黑色風衣,襯出那挺拔的身材。膚色還是跟從前那樣,白得剔透,似乎長久沒有站在陽光底下。

那張臉已經不像記憶中的那麼細緻,卻變得更加深邃、成熟,面目的輪廓更加硬朗,任何人看了都會忍不住駐足。

青年站住不動,他的眼睛眨也不眨,整個人都定格了。

那個人先動了,他從斜坡上下來,步伐是與他的氣質不甚吻合的急促,他的眼睛也一直看著這裡,就像整個世界除了這個人之外,再沒有其他。

然後,在幾步遠的地方,他停下來了。

「小石頭。」

石頭的眼眉動了動,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叫他。他的唇一顫,發出了聲音:「阿江……?」

阿江晃了晃,他「嗯」了一聲,然後走了過來。他的肩變得更寬,個子比以前還要高,石頭也長高了,但是他們還是相差了一個腦袋。

鼻子聞到一股陌生卻又熟悉的古龍水味,石頭顫了顫,他回過神的時候,阿江已經抱住了他,一開始的時候很輕,然後慢慢地收緊,最後他覺得那圈住自己的雙手宛如鐵條,堅固得無法掙脫。

是夢嗎?

石頭眨眨眼,他聽見阿江的聲音在耳邊說──

「小石頭,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小石頭……

●●●

他帶阿江去了飯館,車子停在館子外,走過的人都不由得停下,連夥計們都在悄悄地交頭接耳。

這個小飯館裡來了這樣的客人,連村領導都被驚動了,正要戰戰兢兢地來見人,就被阿江的祕書給擋了出去。

蔣先生今天是來見老朋友吃吃飯的,擺明了不談公事,閒雜人等都不樂意見。

石頭去了廚房,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來了,阿江不在外頭等,反而站在廚房那裡,微笑地看著石頭忙裡忙外。

「阿江出去,這裡油煙重。」

蔣部長怎麼勸也不走,他寧願站在那裡任人瞻仰,卻一刻也不願意讓石頭從他視線中離開。沒有人發現,他的目光有多麼貪婪,他的眼神不曾從那個青年身上離開過一分。

石頭一興奮,做了十多道菜,館子被包了下來,他把菜端給了阿江,轉角卻被叔嬸給攔住,問長問短的,石頭撓撓腦袋,支支吾吾的,說不上來。

阿江好像餓了很久,他的筷子停都不停,石頭坐在對面,傻呵呵地看著他。阿江就是阿江,連吃飯都比別人好看。

蔣部長很賞臉,每盤菜都吃了不少,限量提供的滷豬蹄被啃了個精光,鍋裡剩下的還打包了起來。

吃了飯,喝了幾杯小酒,他讓祕書把車開回飯店,跟著石頭一步步地走回家。

夜很靜,冷風呼呼地吹,他們並肩走著,就跟年少的時候一樣。

阿江沒說這幾年他幹了什麼,為什麼離開這麼久,他們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卻都在暗暗看著對方。石頭發現,阿江有些變了,變得更安靜、更穩重,眼裡的暗影越來越深,每次他抬頭,都能發現阿江在看著他。阿江問他這些年過得怎麼樣,石頭點點頭。

「……那阿江呢?過得好不好?」

阿江摸了摸他腦袋,沒有回答。

阿江的手指很長,很冰,梳著石頭的髮尾,隱隱碰到了他的後頸。石頭顫了顫,避開。

阿江的眼眸好像閃了閃,他看著他的石頭,似有千言萬語,卻又無從說起。

石頭越走越快,腦袋越垂越低,他的手心冒出了汗,一種無法言明的情緒從心中升起,他突然又緊張又害怕,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

他真的很想問阿江,為什麼現在才回來。

可是他不能問,他隱隱覺得,他已經不能問了。

回家的路從來不曾這麼短,他們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之中。一直到看到了石頭的房子,阿江突然伸出手,想抓住那躲著自己的手。

然而,在他這麼做之前,石頭的家門外,一個女人遠遠地探頭,清脆地喊了一聲:「阿燦。」

石頭抬頭,他跟阿江幾乎是同一時間瞧了過去。

阿江看到了,一個陌生的女人,她站在石頭家的門前。

當然,他也看到了,那木質的老舊門板上,貼著一個刺眼的雙喜。

●●●

阿江沒想到他回來的時間這麼巧,剛好能趕上喝小石頭的喜酒。

從決定娶晶晶到辦婚禮的時間,兩個月都不到。因為晶晶懷孕了,街坊說得在肚子顯出來之前趕緊把好事辦一辦。

先前,石頭就像是一個齒輪,咔嗒咔嗒地在推力下麻木地轉動著,直到他等到了阿江。

阿江回來了,可是他已經要結婚了。

親戚們七嘴八舌地說著,石頭垂頭坐在那兒,倒是蔣部長的身邊聚攏了一撥人,以前沒來往的或者是石頭都記不起來的街坊都來串門子攀關係,畢竟有誰能想到村北的傻小子居然有這麼個顯赫的朋友呢?

石頭感覺到前方的視線,他的頭越來越低,十指緊緊攥著,好像要打成一個死結才甘心。

「大家別光顧著聊,吃點水果吧。」

女子從廚房出來,端著一盤果子,雖然還不足三月,可那微微凸出的小腹,只要是眼尖的都能瞧出來。

街坊鄰居開始揶揄傻小子:「阿燦啊,看不出手腳還挺快的!」

幾個婆娘拉著晶晶問長問短,只看她溫婉地抿嘴微笑,也不多嘴,用叉子夾了個鳳梨給石頭。

青年側著身子坐著,兩腿緊緊合攏,頭也沒有抬,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阿燦,怎麼了?」

石頭輕搖腦袋,不管晶晶怎麼撥著他的肩膀,他就是不把身子轉過去。

他知道,阿江在看,他怕看到阿江的眼。

晶晶以為石頭在鬧彆扭,她拿起叉子,湊到青年嘴邊。旁邊那些好事的瞧了又開始起哄,鬧個沒完。

忽然,清脆的破碎聲響了起來。

蔣部長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杯子,跌在地上,碎了。

男人說了聲「抱歉」,站起來,他拿起大衣,說還有事情得先回去大院裡。蔣部長現在暫住在以前的蔣府大院,那裡幾年前已經改成了會所,用來招待從外面來的領導。

眼看著蔣部長帶著一團冷空氣出了門,晶晶輕輕推了推石頭:「你們不是朋友嗎?怎麼不去送送他。」

石頭後知後覺地抬抬眼,揪著衣角,遲疑地跟在了阿江的後面。

他想到昨晚,他什麼也不說,就跑回了屋子裡。結果今天一早,阿江卻來找他了。他們還沒說上話,村支書帶了一堆人過來,折騰了一上午,阿江的耐心終於用完了。

石頭靜靜跟在男人後方,他看著地上的落葉,還有那個搖曳的、屬於阿江的影子。

然後,影子停住了,他也跟著止住步伐。

「小石頭……」

他聽到了阿江吸氣的聲音,又輕,又冷。

石頭的衣角被他抓得皺巴巴的,他像是一個在等待審判的犯人,手心裡全是薄薄的汗。他怕阿江罵他,更怕阿江再也不理他,但是他又覺得委屈──他想告訴阿江,我等了你兩千一百四十三天。

我真的有等你。

然而到最後,阿江沒有罵他,也沒有不理他。

阿江說:「恭喜你。」

「恭喜你……要結婚了。」

「嗯。」

阿江不知道是在跟他賭氣,還是在折磨自己:「還有,恭喜你,要當爸爸了。」

「嗯。」

「……小石頭,那你開心嗎?」

石頭慢慢仰起脖子,阿江背對著他,那個背又寬又挺,展開雙手的話,他就不能再看見太陽。好像過了很久,他輕點腦袋:「嗯。」

阿江說:「是嘛?你開心的話,我也會開心的。」

接著阿江走了,步伐又快又穩,黑色的大衣隨風而揚,長長的影子越來越遠。

●書籍資訊:《神魔鬼怪系列之阿江(下)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