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台灣漫讀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日期:

《阿江》(上)今晚讓我好好疼愛你...

厲鬼可是開不起玩笑的

安陵縣的石頭捕快,是個高壯功夫好的帥小伙。但自受命到浦江驅鬼後,竟成了全縣知名的「剋妻」之夫!未過門的媳婦兒不是橫死就是死活沒譜,石頭只好乖乖請罪,求求江爺爺別讓他斷子絕孫呀!

於是如願地,石頭得到了有著一等一凶殘美色的──男人!美人肩寬手大,貌似還比他高,冰雪透白得似妖似鬼,沉魚落雁的美貌勾得石頭感覺好像……戀愛了……

常言道,路邊的野花不能隨便採,當美人再度上門時,石頭發現此番豔福,竟是凶殘得千百年來無人能消受呀!為了黎民百姓人世安泰,這位施主,你還是……乖乖娶吧!

●書籍資訊:《神魔鬼怪系列之阿江(上)

時光匆匆地溜,轉眼間,白雪化了,河上冰層亦消融。

至於石捕快的終身大事,早早就被他自個兒拋到腦後。他這些日子日日回去都有阿江,哪還記得要娶媳婦兒回來管家。

阿江雖做不得半點家務事,卻飽讀詩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阿江說話清清冷冷,對他人皆是不理不睬,白天甚少從屋裡走出,只有夜裡才會出來走動走動,吃著石頭兒做的菜,同他閒話家常──一般阿江不說話,只有石捕快在說。阿江只是聽,他會笑,像是雪中的寒梅,那般清高,卻只為有心人折腰。

不僅如此,阿江還精通風水卜卦鬼神之道──開春之時,安陵縣出了個大案,縣老爺的官印居然被盜了!

官印丟了,就跟丟了官帽一般,傳到上頭去,這父母官便不用再做了。縣太爺心急如焚,連帶捕快們要跟著日日加班,石頭一回去,就累得趴在床上,連飯都做不成了。

某日一早,石頭醒了,卻見床頭坐了人。他驚了一跳,爬了起來,就看阿江一身白衣坐在床頭,手擱在半空中。他想起來,方才睡得迷糊,感覺臉上冰冰涼涼,原來那是阿江的手。

石頭臉紅,說:「阿江的房間在那處。」

他指了另一邊,那裡是他原來睡的房,裡面放了張舒適矮床,書桌椅子全是新買的,他想阿江是書生,要參加會試,學習自是不能耽擱了。

阿江看著他,那雙眼珠這般黑,好像要將人的魂魄吸走一樣。

「賊人就在身邊。」阿江留了這一句,站起來飄飄地走了,留下了一屋子的寒氣。

石捕快想了半天,模模糊糊地認為阿江指的是官印失竊的事情。他回去衙門,與老班頭說:「全縣搜過了,只有一處還未查找。」

老班頭拿著菸桿子問道:「是哪裡?」

「縣府。」石捕快低聲道。

老班頭橫橫眉,吐了口煙,進去請示了縣老爺。為免打草驚蛇,趁著開春縣府上下去廟裡進香時,帶了幾個嘴實的人進去仔仔細細搜了一番。

官印找著了,就在三姨太的胭粉盒中。

此事他們並未聲張,交由縣老爺自己發落。大人暗審三姨娘,石捕快跟著老班頭進去看了,那雍容的女人瘋了一般,被吊在牆上用了大刑,待到最後才肯鬆嘴:她原來是京裡蕭王府的細作。

從牢裡出來,老班頭問:「懂了?」

石捕快撓撓頭說:「她偷了官印,要拿去賣不成?」

老班頭捋捋鬚子,盯著石頭,心道,懂得裝糊塗,也好。

縣老爺張大人乃是清流一派,大昭當今天子寵信蕭王爺,卻也愛惜張大人的才幹,這才將他派到安陵來,好遠離京城是非,待風頭過了再招他回京。蕭王爺卻想要張老爺的命,偷了官印為的就是偽造文書,給張大人下下絆子。

石捕快面上糊裡糊塗,卻心似明鏡。

他不欲懂得太多,他只有一個夢──維護安陵治安,孝順老班頭,給阿江做豬蹄膀。

石頭回到屋裡,阿江坐在小院裡等他。

阿江坐在月下,周身好似有一股清濯之氣。石捕快走過去,坐下來說:「阿江莫非是隻妖,在吸納日月光華不成?」

阿江抬起眼皮,看著他微笑說:「那小石頭說說,我是什麼妖?」

阿江真奇怪,看著與他一般大,卻總叫他小石頭。以老賣老,不是好鳥。

石頭又瞧了瞧阿江,心道他白天看起來清清冷冷,夜裡卻似變了另一個人般──阿江膚色極白,雙唇卻似抹過胭脂一般,常常讓人不敢多看。

石頭說:「你若是妖,必是條鯉魚精。」

「哦?」

「白鯉魚,專吃男人。」石頭想起兒時聽來的野話,就同阿江講了起來。

有傳浦江深水裡,原來住了一條白鯉魚。白鯉魚修煉千年,能幻化成人,專吸陽精以長生不老。

阿江微微一笑。他總是如此,有一股渾然天成的士族氣質,卻又少了幾分煙火氣。只看那雙眼眉微微上挑,兩眼下似有一抹淡淡青色。石捕快陡地生出一個荒唐的想法:這不像妖,反似隻鬼。

他想到這點暗暗一驚,搧了自己一掌!

好啊,你這個蠢石頭,竟詛咒阿江去死,真真欠揍!

他又要再搧自己一掌,手腕忽覺一股冰涼,原來是阿江抓住了他的手腕。別看阿江是個書生,他力氣極大,能一手抓住石頭,讓他無法動彈。

「小石頭,哪有人拿自己出氣?」阿江擰起好看的眉。

石捕快道:「我不小,我都能成親了。」

自古男兒早當家,十五當爹的都不在少數,他這樣的還真算是個異類。

哪知他這句話不僅叫自己不舒坦,也讓阿江靜了下來,放了石捕快的手,坐在那裡不言不語。阿江就是這樣,你不理他,他能坐在那裡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石頭心軟,他不是對誰都心軟,但是對阿江,他總覺得碰到了上輩子的冤家。阿江一不對他笑,他就覺得心口刺刺的,難受得緊。

「不說這個,忒煩人。對了,阿江是如何知道,官印藏在縣府裡的?」石捕快聰明地轉了話頭。

阿江靜了片刻,道:「我算出來的。」

「算出來?」石頭一臉驚奇,「莫非阿江還是個半仙?」

廟裡半仙專為人批命卜卦,只需三文錢,那一張嘴便能將你前世今生胡說八道一遍。婦人女子最信這些,石捕快從未叫人看過命,只有當年老禿驢騙他福厚,狠狠將他坑了一回。

石捕快來了興致,將掌心伸到阿江面前,說:「江大仙,快快給我瞧瞧,我的命好不好?」

阿江看那隻手毫無防備地湊到眼前,他好似猶豫了一陣,接著便鬼使神差地將它執起。

阿江的手很冰,石頭凍得屈了屈掌心,卻忍著沒將它抽回來。阿江摸著那比自己稍小的手──那是一隻武人的手,那樣熱、那樣暖,他的手指輕輕摸著掌紋,好像摸到了石頭的命脈,將他的三生三世都拿捏在手上。

「好。」

「啊?」

阿江笑了,好像也很開心:「小石頭命好。」

石捕快咧了咧嘴,別人說他不信,老禿驢說他也將信將疑,阿江說了……他卻實打實地信了。

可轉眼他又想到什麼,問:「那阿江給我看看,我命裡可有妻有兒?」

阿江臉上笑容未褪,只是暗了、深了,一臉的高深莫測。

石頭原想說,若無妻兒也就罷了,我有阿江足矣──他不知當不當講,這話太唐突,他總怕冒犯阿江。

「姻緣天註定,小石頭命裡有一妻。」

阿江的聲音宛如江水般悠遠。

「是男妻。」

●書籍資訊:《神魔鬼怪系列之阿江(上)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