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尖端出版 發表日期:

《誘人助理放肆挑逗》

我不過是摸一下,你就興奮了嗎?

那雙染上情慾的眼有如野獸般銳利,恨不得將他整個吞入腹中;融合凶惡的美,竟令他從中看出一絲愛意。真可怕。「吻我。」他要求。好想插入、好想狠狠幹他!

宮帆雙手被綁,而陳謹維正坐在他腰間撫慰自己,順便……玩弄他。調教整日發情、滿腦子淫靡妄想的富豪忠犬不可手軟!宮帆興奮到面色羞紅,秋波流轉的眼,正迷濛地對著男子,泫然欲泣的表情、溢出的喘息、扭動的身軀,全是歡愛的邀請。如俎上魚肉,他願意且渴求,這場任愛人上下其手的宰割。



044

●書籍資訊:《誘人助理放肆挑逗

宮帆一臉複雜,欲言又止。

「怎麼了?有話就說。」陳謹維注意他的臉色,垂著眼,做好被羞辱、被瞧不起的心理準備。

「我好恨,為什麼我們沒有早一點相遇。多希望是我陪你走過那段歲月。」宮帆摸摸陳謹維的頭,順勢摸到他的臉頰,再往下微微抬起他的下巴,讓他面對自己。

好心疼他

陳謹維被動地抬頭面對宮帆,他在對方臉上只看到滿滿的疼惜,沒有預想中的嫌棄與厭惡。

宮帆就像是一顆閃耀的太陽,心境開朗明亮,找不到一處陰暗的地方。

或許是富裕的生長環境與良好的家庭教育,造就他這樣美好的性格。

即便面對他赤裸裸的醜陋剖白,依舊選擇用愛來包容他。

「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但是你的未來必須有我。答應我好嗎?我親愛的維他命。」宮帆單膝跪地,手捧著陳謹維的臉,誠摯地向他請求。

陳謹維悸動,聲音嘶啞,答應他:「好。」

怎麼可能不答應?

他俯身,親吻宮帆。

一個淺吻完畢,他將頭抵上宮帆的額頭。

這樣美好的人是我的。他清楚意識到這點。

「我愛你。」宮帆感受到陳謹維淺吻中的溫情,一句愛語脫口而出。

他以前和其他人交往,從不說甜言蜜語,也不愛和人過度親近,這樣太過疏遠的關係,經常導致對方劈腿。唯獨面對陳謹維,他每一句甜蜜的情話,全是真情流露,代表他的真心。

他知道陳謹維對他的愛半信半疑,但是沒關係,時間會幫他證明。

「我愛你。」宮帆重複一遍,他可以說上千萬遍。

陳謹維沒有回應他,他選擇再次吻住對方,用細膩纏綿的親吻代替回答。

與平時的親吻不同,陳謹維沒有強勢掌握主導權,他緩慢地舔吻,配合宮帆的動作,用他喜歡的方式。

他任由宮帆的舌頭描繪他牙齒的形狀,一顆一顆,舔到上排的臼齒,滑過他的上顎,那是陳謹維口腔的敏感處,他支撐不住身體,無力地靠著宮帆。

他手繞過宮帆身後,把玩他的長髮,解開髮束,讓柔軟的淺色長髮散開。

宮帆雖蓄著一頭長髮,卻不顯女氣,襯托他華麗精緻的臉蛋,彷彿精靈王子般。

他撿起一縷,嗅聞頭髮氣味,與他使用同款的洗髮精,自從他們兩人關係穩定後,他與宮帆一直都是同一款氣味。

同樣的氣味、同款的衣著、同步的起居,這樣的生活維持近一年,將名為宮帆的細胞滲透他的身體,他已經不能和他分離。

「哥,抱我。」陳謹維將頭輕靠在他肩膀上,看向宮帆的眼神特別無助。

用這樣的神情向他求愛,宮帆根本招架不住。

宮帆幾乎瞬間起了反應,他抱著陳謹維起身,將人壓向床鋪,失去拘束的長髮紛紛散落在陳謹維身上。

陳謹維歪著臉,欣賞對方失控的神情,抿嘴含住宮帆的長髮,又很快鬆開,玩鬧似的。

他手摸上宮帆的胸膛,指腹摩挲他襯衫上的鈕釦。

「需要我幫你解開扣子嗎?」陳謹維邊說邊將手探進鈕釦與鈕釦之間的縫隙,盡可能鑽進,手指刻意擦過他的乳首。

「請你幫我。」宮帆咬著下脣,忍耐搔癢感,向他請求。

陳謹維的手退出襯衫縫隙,一顆接著一顆鈕釦慢慢解開,拉出紮在西裝褲裡的襯衫,打開所有扣子,摸上他胸膛,從上往下,尤其喜歡摸他腹部的肌肉。

再往下一點,就是令人著迷的部位了。

他將雙手往他褲子裡頭塞,沿邊緣劃半圓,雙手扶上宮帆的腰,腰身結實又細,後頭屁股的觸感也令人愛不釋手。

「要幫你解皮帶嗎?」

「……要。」宮帆嚥下口水。

「那你能親吻我嗎?」

「可以,求之不得。」宮帆答應,俯身,親吻陳謹維,舌尖開啟他的脣瓣,以口內肉塊逗弄著他,充滿性暗示的反覆舔入、最深再退出的動作。

他吻得很慢,卻極度情色。

陳謹維閉上眼,依舊能憑著記憶解開皮帶扣環,脫去他的西裝褲,滑順的布料順著宮帆大腿滑到膝蓋的位置。

「等等,我……我還沒脫……」陳謹維以舌頭推開宮帆的入侵,結束這個情慾滿滿的深吻。

宮帆不得不停下,盯著身下的陳謹維,對方正用意亂情迷的神情回望自己。

「換你幫我……好嗎?」陳謹維提出要求。

總覺得今天的小維有點不太一樣,不同以往的強硬,他軟性的請求,似乎在向他撒嬌呢。宮帆意識到這點,更不可能放過這難得的大好機會。

「好……我幫你脫。」宮帆維持雙手撐在他兩側的姿勢,俯身偏頭,以口為他解開鈕釦,偶爾抬眼,看向陳謹維。

這樣的角度太色情了。

陳謹維身體開始發紅,一股熱度往下腹去。對方一點一點往下移動,長髮隨著他的動作,搔過陳謹維的身體。

宮帆解放陳謹維身上的束縛,逐漸往下,隔著褲子布料,含住他因勃起而凸出的形狀。

「啊……」陳謹維沒忍住,呻吟一聲,手抓住他的頭髮,阻止他:「不要……」

「可是我想親吻這裡。」宮帆舌尖沿著形狀,上下來回逗弄。

「啊!」陳謹維發出小貓般的叫聲,雙腿彎曲,抵在宮帆的肩膀,試圖推開他。

「讓我舔舔這裡好嗎?」宮帆雙手握住他的腳踝,不讓他推開自己,他比陳謹維有力多了,對方的推拒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不要!」陳謹維極力拒絕,他掙扎得很厲害,偏偏對抗不了對方的力量。

「小維……」

「你再這樣,我不跟你做了!」陳謹維急紅了眼,高喊著。

宮帆知道他真的不願意,無奈之下,只能退讓。

他鬆開口,趴在陳謹維胯下,模樣無辜又可憐,說道:

「好好,我不弄這裡。你別太激動。」

陳謹維氣得喘息,閉上眼睛,不看宮帆。

「你弄我這裡好幾回,卻老是不准我含你。」宮帆訴苦。

他覺得好委屈,他也想要服務陳謹維,想舔遍他全身。

陳謹維不准他舔是有原因的,剛開始拒絕,是不好意思弄髒對方,之後的拒絕則是因為宮帆非常沉迷於取悅他,若是讓他幫自己口交,他能舔到天荒地老。

一方面,他大概沒怎麼幫人口過,技術笨拙,另一方面則是他手法太細膩,反而很折磨人。

「小維、我的維他命,求你看我。」宮帆見他閉著眼,使出哀求般的口氣。

陳謹維睜眼,總算看向對方。

宮帆正在向他示弱,懇求原諒。

相愛的兩個人,因為太過喜愛對方,而使盡全力討好,最終落得雙方都覺得自己是處於弱勢一方的境地。

這個男人愛慘他了。

對此,陳謹維心知肚明。

他那顆由於回憶起過往而浮躁不安的心,終於在宮帆的討好示弱下,逐漸安定。

關於過去,他還有好長一段沒有提起。

他扮演金主的偶像,擅長調教他們成為自己的奴隸,但他並不熱衷於此。他更想找一份正當的職業,他嚮往穩定的生活。

直到學長林茂軒向他拋出橄欖枝,給他一份符合所學的工作,他抓住了機會,一步步走上岸,脫離了紙醉金迷的生活。

他從不留戀過去的奢華,安分守己,賺著比以前少的薪水,卻懂得知足。

人算不如天算,他又因為林茂軒的緣故,遇上宮帆,過上比從前更浮華百倍的日子。

他清楚自己得有多幸運才能被宮帆喜歡上。

宮帆從不遮掩愛意,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和他黏在一起,雖然很煩人,卻提供他足夠的安全感。

他現在非常珍惜這份如夢似幻的感情。

●書籍資訊:《誘人助理放肆挑逗

怪盜紅

低調樸實,腳踏實地。

個人網站:jujuchang.blog126.fc2.com

FB:www.facebook.com/pages/怪盜紅斗篷/1424524484425910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