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陳阿澤 發表日期:

《深夜時分的永和豆漿》你不能這樣射後不理

這是一個緣木求俞的故事

李元慕半夜寫論文寫到懷疑人生打算去吃個宵夜轉換情緒。

深夜的豆漿店人滿為患,和陌生人併桌吃東西並不新鮮,只是剛剛坐下來那個人怎麼看著看著有點眼熟,和他上星期的約炮對象長得好像有那麼一點像……?

●書籍資訊:《深夜時分的永和豆漿

John被總經理助理喊進去,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盯著他們兩個,一瞬間John產生他可能正在走星光大道的荒唐錯覺,好巧不巧,辦公室的地毯是暗紅色的。

助理把人帶到門口後完成任務離開了,他也知道總經理是為了什麼事情叫他過來,內心了然,推開門走進總經理辦公室,坐在辦公桌後頭的總經理正低頭皺眉讀著手中的資料。

地毯吸收了腳步聲。

「總經理。」他開口:「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總經理抬頭看他,示意他坐在辦公桌的另一側,表情凝重。

「你在東西出去之前,為什麼沒有向Jay再做一次確認?」

確認過了。他在心裡這麼想。

這次的問題主要源自於接待廠商的同事打一開始就弄錯了廠商那邊給的資料,整個團隊根據那些錯誤資訊將專案進行到了最後,他才是那個發現Bug為什麼老是無法排除的人,然而向總經理回報專案進度是Jay的事。

誰都知道Jay對他們小組的專案助理有意思,幫忙攬下這個鍋再悄悄推到他身上,說是他沒在第一時間將問題回報給所有成員,才會導致成品交給廠商之後立刻被發現了這個最基礎的問題。

當初所有人都想著「照理來說不該是這樣」,卻也想著「廠商給的就照做」的心態,沒有人質疑數字的對錯,他成了整個小組的替罪羔羊。

大概一個小時後他走出總經理辦公室回到自己的部門,那些一路盯著他的人像心虛一般把目光收回前方的螢幕,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桌上多了一盒切好的水果,他站在座位前低頭看了一會兒,推高滑下來的眼鏡再拿起那盒水果走到茶水間。

視線如影隨形,有人好奇有人感到事不關己,他只是等著茶水間裡聊天的人全走光了,才掀開垃圾桶蓋子,鬆開手裡那盒新鮮水果連同保鮮盒,「咚」一聲,響亮得彷彿能傳回辦公室。

隨後他去了趟洗手間上完廁所再次回到辦公區域,其他人該幹嘛的幹嘛,剛才的插曲像是不存在,他坐在統一訂購唯一只有高度是隨個人喜好調整的辦公椅上,點開Outlook裡剛收到的信件開始處理。

今天他的狀態很抽離。

表定的下班時間來臨之前,廠商來了通電話,Jay接的,說是希望能在明天之前得到修正過的成品。這一天早退的人特別多,留下來的只有他跟Jay和另外兩個人。再一回神,最後一班捷運都沒了,辦公室也只剩他這裡的燈還亮著,其他人像蒸發一樣不見了。

記憶中隱約出現他們三人用著各種藉口提前離開的畫面。

打卡時間兩點五十幾,電梯鎖了,只能從十六樓走安全梯下去,推開後門時呼吸著深夜的新鮮空氣,他只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疲憊。

勉強攔了台計程車回到他家附近,他在路口下車,腳步虛浮地經過這時間還很熱鬧的豆漿店,回過神時他已經端著餐盤站在人滿為患的店裡,花了點時間才看到一個角落的座位。

另一邊已經坐了人,他還是走了過去。

累積一日的疲憊在情緒放鬆的瞬間湧上,他慢條斯理地喝著豆漿放空腦袋,放著放著連意識都飛遠了,他竟然吃宵夜吃到一半睡著,被坐對面的客人以委婉的方式叫醒,尷尬地快速吃完東西離開。

這才沒留意後來跟著他的那雙眼。

●●●

星期五下午,專案負責人把檔案寄給廠商,收到對方窗口的回饋後,專案小組所有人當即發出響徹整間辦公室的歡呼,就算是俞仲江也隨著彎起嘴角,順著氣氛高呼一聲,馬上就開始有人揪慶功宴。

Katie問到他這裡時,俞仲江正低頭和人聊天,畫面不是常見的Line還是Messenger,總之Katie認不出來。俞仲江注意到旁邊有人,不慌不忙將手機按回桌面。

「怎麼了?」

「大家晚上打算去吃霸味慶祝一下,等下弦姊會先過去佔位。我記得你應該也是A班的對吧?要不要下班的時候和大家一起去吃?」

俞仲江的手掌覆蓋在手機上,螢幕又亮了亮。

「有人找你的樣子。」

「我已經和朋友約好了……是有點重要的朋友。」他看向其他人都圍著滿弦報名,接著道:「請妳替我向他們說一聲。」

Katie一臉失望地走回去,向滿弦回報俞仲江不出席晚上的慶功宴,附近幾個人紛紛將目光投給他,他沒興趣接下,抓著手機尿遁到廁所去。

緣木:今天晚上?這麼急?

John:你不是一直想約我嗎?

緣木:幸福來得太美好,我嚇到了嘛!

John:所以?

緣木:約約約!地點你決定還是我決定?

俞仲江想著他還得回去換套衣服洗個澡,約的地方不能讓人聯想到他的住處與地址,跳出對話軟體查了一下別區的HOTEL,靠評價直接訂了房。

John:悅滿HOTEL,地址你查一下,三○六,八點。

緣木:OK,我一定不會遲到!

俞仲江輕笑一下,他知道這個和他聊了兩個多月的大男孩一直想約他出來,當初一連上聊了幾句他就對這個緣木很感興趣。

緣木也是個挺有經驗的人,在他直白地說自己是個三十六歲的純零時,還毫不猶豫地說沒問題,只提出了能夠接受的體態要求,他就乾脆站在家裡的全身鏡前拍了張在他拿著寫有ID的A4紙的全裸照。

緣木很誠實,說他用那張裸照擼了幾發,最近還夢遺,難以想像這是一個三十六歲大叔的身材。

John:你就沒想過上面接了顆金正恩的腦袋該怎麼辦嗎?

緣木:我會建議你整形。

John:你這外貌協會還敢在網路上約?沒遇過雷?

緣木:運氣挺好,J哥你要知道一很搶手,知道我是一的連掰屁眼的露臉照都給我了,我甚至還收過屁眼插著按摩棒的。

John:你在暗示什麼?

緣木:哪有!

緣木:那些全都沒答應,還守身如玉等著J哥寵幸我。

John:什麼鬼話?

緣木:圈子裡誰不知道J哥大名?

John:叫John的Gay你可能在台北市隨便扔個花盆都能砸一片。

緣木:其實我見過你,不過我忘了是在哪間Gay吧,是我朋友指著你說「那就是我們Gay圈鼎鼎有名的John哥」。

John:謠言止於智者,你的行為決定你的智商。

俞仲江提早到達悅滿,來的路上他隨意又查了一下訊息,才知道這家店的老闆也是圈裡人,開的是就算兩個男人摟摟抱抱上門,櫃檯也會面不改色給鑰匙的HOTEL。服務好房間又乾淨,在圈內深受好評。

進房後他又洗了一個澡,隨後打開電視坐在床頭,看著看著電視反客為主,開始在看累得睡在床上的人。

●書籍資訊:《深夜時分的永和豆漿

澤野

自己的文荒自己耕,熱愛冷門深度哏。


完整內容請看深夜時分的永和豆漿

李元慕半夜寫論文寫到懷疑人生打算去吃個宵夜轉換情緒。

深夜的豆漿店人滿為患,和陌生人併桌吃東西並不新...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