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你是「冷暴力」受害者嗎?識別生活中潛藏的精神虐待

 

見於私人生活的精神虐待

 

不起眼的精神虐待行為在日常生活中司空見慣,反而像是正常現象。這種過程始於不尊重、說謊或單純的操弄。我們只有在身受其害時才發現難以忍受。當有這種行為發生的社群未能加以回應,精神虐待的行徑就會進展到下一階段:出現明顯的虐待舉動,對被害人的心理健康造成嚴重後果。被害人不確定能否獲得他人理解,只得悶不吭聲默默承受。

這種道德迫害向來存在,發生在家庭裡,通常不為人知;發生在職場上,如果是充分就業期間,大家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受害者隨時可以辭職。若是在高失業率時期,受害者只想保住工作,因而身心健康俱受傷害。有人曾反擊和對簿公堂,如今隨著此一現象廣為人知,社會已開始提出質疑。

心理治療人員經常目睹活生生的案例,都是外在現實與心理現實的界線模糊不清。這些個案所受的苦有一共通點:每個人自認為獨一無二的經驗,事實上與很多其他人雷同。

臨床判定的難處在於,如何衡量案主的每個字詞、語調和說法的重要程度。種種細節分開來看似乎無妨,加總起來卻形成一種毀滅式過程。被害人在這致命的遊戲中一路挨打,有時自己也會訴諸虐待式行為,因為這種防禦術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但這麼做可能導致被害人被誤指為施虐者的共犯。

在我執業的歷程中,曾看過同一施虐者在生活的各層面,包括職場、婚姻與親子關係中,不斷複製破壞行為。我想要強調的正是這種行為的延伸性。有些人的人生道路上,充滿著他所造成的傷痕,或被他傷到無法復原的人。這無礙於他得以騙過大多數人,表面上完全維持著正人君子的形象。

 

夫妻間的精神虐待
 

夫妻間的精神虐待常被大事化小為單純的宰制問題,而遭到否定或輕忽。精神分析簡化這種現象的方式是把伴侶當做共犯,甚至要伴侶為受虐關係負責。這等於否定了宰制關係中的掌控空間,而它足以導致受害人無力反擊、無法自保;也否定了精神虐待中存在著暴力,並會造成深遠的心理傷害。精神虐待手法十分細膩,不著痕跡,目睹者易於解讀為兩人之間單純的衝突或「打情罵俏」,實際上那是企圖在精神上甚至肉體上毀掉另一個人,而這種暴力的企圖有時會得逞。

 

家庭裡的精神虐待
 

出現在家庭裡的精神虐待會產生打不破的相互關聯,以致一代傳一代。在這裡我們遇到了病態的精神虐待,它往往讓周遭人等不易察覺,並帶來日益嚴重的傷害。

有時候,這種虐待躲在「教育的幌子」下。瑞士心理學家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譴責傳統教育造成的傷害,其宗旨是破壞孩童的意志,以便形塑他們成為馴服聽話的人。孩童面對「成人壓倒性的力量和權威,不容有開口的餘地,甚至被剝奪了知覺」,他們是無力抵抗的。

《國際兒童權利公約》(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Rights of Child)認為,下列對待兒童的方式有害其心理健康:

●言語暴力
●虐待與貶損的行為方式
●拒絕給予愛與親情
●不符年齡的過度或不相稱的要求
●相互矛盾或不可能做到的管教指示

家庭暴力絕對不會無害,施虐者會對想要毀掉的孩子直接施暴,或透過間接的方式,讓孩童受到不良後果的影響。

 

見於職場的精神虐待

 

伴侶相互選擇彼此,所以精神虐待關係有可能是夫妻或情侶關係的基礎,但在職場關係上卻未必如此。不過即使這兩種關係的脈絡不同,運作方式卻有些類似,所以我們可以用「夫婦範例」來理解職場的某些行為模式。

當對權力的妒忌與霸行相衝撞時,公司內部發生暴力和虐待的機會便會增加。配偶間殺傷力過大的精神虐待案例,不太會出現在職場上,可是很不幸,日常的虐待小動作確實存在於公司裡,而且大多被視為不要緊或遭到忽略。

在企業、大學和機關,騷擾或虐待的手法比私人領域來得老套,其殺傷力不可小覷,不過被害人較不易曝光,他們為求生存通常會離開(生病或辭職)。在公共領域(企業、政界、機構)的虐待手法,開始逐漸受到重視,而被害人也團結起來發出譴責,讓社會大眾有機會知道,他們受到的對待是可忍孰不可忍。

 

何謂職場的精神虐待?
 

我們所謂的職場精神虐待,是指不論藉由言語、表情、姿勢或文字,任何侵犯個人人格、尊嚴或身心完整的舉止,以及危害此人任職或破壞職場氛圍的行為。

雖然職場騷擾的歷史與人類開始上班工作一樣悠久,但是直至九○年代初,由於它所造成的心理損害,才被明白指出有礙工作環境、降低生產力和導致請假缺勤。研究職場騷擾的主要是英語系和北歐國家,並以「職場暴行」(mobbing)一詞指稱這種現象。瑞典教授漢茲.萊曼(Heinz Leymann)專研工作心理學,歷經十年針對不同職業團體進行研究後,他把這種現象命名為「精神恐嚇」(psychoterror)。今天在無數國家,有工會、保險公司與企業醫生,正著手處理這個問題。

企業和媒體多半把焦點放在性騷擾上,那只是所有騷擾中的一環。職場上的這種心理戰包含兩個要素:

●濫用權力:經常很快暴露,令被害員工無法接受。
●精神操弄:起初較不易察覺,破壞力較大。

精神虐待和騷擾的開頭看不出惡意,卻是在暗中坐大。被捲入者原本不願為此發怒,發生爭吵和受欺侮也不想聲張。但攻擊層出不窮,受害者不斷身陷其中;長期下來便會自覺不如人,並向惡意卑鄙的操弄屈服。

顯然人不會因為精神攻擊就當場倒地不起,但的確會受傷。每晚下班回家拖著疲累的身軀,並感到屈辱、身心受創,要恢復很難。

群體中有衝突很正常。因一時氣憤或壓力大而說話傷人,那沒什麼大不了,事後能夠道歉更好。會造成傷害的是一再重複的挑釁和羞辱。

當虐待行為出現時,就彷彿打開一具所到之處寸草不留的機器。那是沒有人性的過程:沒有靈魂,沒有憐憫,所以很恐怖。被害者的同事無論出於膽小、自私或單純的恐懼,往往會保持距離。一旦發生這種不對稱的破壞性互動,若欠缺有力量的外來干預,情況只會惡化。在危急時刻,既有的問題會更為嚴重:僵化的公司更僵化,沮喪的員工更沮喪,好攻擊的人攻勢更猛等等。我們成為原本模樣的加強版。危機狀況確實有可能逼得你我不惜一切去尋找解決辦法,可是精神虐待會麻痺受害人,也會更突顯他的弱點。

惡性循環就此啟動。想要找出衝突的源頭將徒勞無功,甚至連衝突的原因也記不得了。加害者一連串故意的行為,目的在引發被害者的焦慮;焦慮繼而導致防備態度,防備態度又激起新的攻擊。經過相當時日,產生相互病態的反應;加害者只要看見痛恨的對象就會憤怒,被害者看到對方也會心生畏懼:此即侵犯與防禦式的制約反射動作。恐懼促使被害者做出反常舉動,正好為將來的攻擊預留藉口。被害者的反應經常是混亂而激烈的,加害者會拿他個人或他所做的任何事來攻擊。其目的是使他完全失去判斷力,陷入徹底的慌亂,並感到自己有嚴重的缺點。

上級主管對這種事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任憑其自由發展。即使是同層級(同事對同事)的騷擾,管理階層也傾向於不介入。問題發生後大多遭到忽視,直至被害人公開有所反應,如哭泣、歇斯底里或常常請假。因虐待而起的衝突基本上只會惡化,因為公司不願插手,採取「你們都是成人,有問題可以自己處理」的立場。被害人不僅覺得身處險境,防不勝防,知情者坐視不管對被害者來說更是雙重打擊。上級主管很少提出直接的解決辦法,只是採取「再看看」的緩兵之計。把其中一方調至公司內的其他單位,則是常見的回應方式。如果能有人及早出面作主,理性的採取適當行動,虐待行為就會終止。

 

▍ 本文節錄自 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冷暴力:揭開日常生活中精神虐待的真相》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