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工作、伴侶總是下一個更好?別掉進多樣性本能的陷阱!

 

根據蓋洛普(Gallup)的報告,大多數美國人(百分之五十二.三)對工作感到不滿意,令人難過的是,許多針對工作滿意度的調查都得到不太樂觀的結果,自從美國經濟諮商會(Conference Board)對工作滿意度進行初步調查,並且在一九八七年發現最高水平以來,我們一直持續往不滿的方向下滑。但是換工作真的會帶來更多滿足感嗎?除非我們能說服熱愛多樣性的大腦,「更多」的選擇不見得會成就「更好」選擇,實際上,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在追求不同的工作、更好的車子和更有吸引力的伴侶,這一切都是為了尋找更多且「更好」的選項

思考一下整個國家對收藏品的癡迷,儘管科學不斷證明,人們經常因為擁有太多財產而無法承受或感到沮喪,我們依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進行購買和消費。對於我們的祖先來說,擁有各種財產代表擁有地位和力量,並且表現一定的安全和穩定,就像能夠抵擋誘惑、沒有馬上吃掉棉花糖的孩子展現健康富足的心態一樣,那些能夠維護所有事物的祖先也證明了他們有能力在立即回饋的環境生存下去。可是我要再次強調,祖先生活的環境比我們目前居住的消費世界擁有更稀少的資源,獲取和炫耀這種財富的本能替擁有最多財產的人帶來極大的好處。

如今最令人感到諷刺的現象是,我們的書架塞滿了近藤麻理惠(Marie Kondo)標榜如何收納整理的最新書籍,卻很少有人真正落實書中有益的建議,我們喜歡簡單的想法,但是多樣性本能卻有礙我們去執行。

多樣性本能出錯的另一個例子:將近百分之五十的婚姻以離婚收場,對於將豐富的悖論作為前提來尋找伴侶的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值得驚訝的統計數字,令人震驚的是竟然有百分之五十的婚姻實際上會繼續維持!雖然婚姻制度在一三○○年代開始盛行,對於停留在石器時代的大腦來說,仍然是一個相對較新的概念,因為一夫一妻等同嚴格限制了交配的機會。

柯立芝效應(the Coolidge Effect)起源於一個著名的事件,當天美國的柯立芝總統與其夫人正在分頭參觀一間養雞場,柯立芝夫人注意到公雞追逐多隻母雞時表現出來的活力和興奮,根據新聞報導,她要求導覽員一定要向柯立芝先生告知這個事實,當天下午當導覽員將這個資訊轉達給總統時,他回應道:「告訴柯立芝夫人,那裡不只有一隻母雞。」這個故事的重點是:多樣性本能會特別驅使男性(但女性也如此)經常尋找機會跟主要伴侶以外的人交配,一個女人和一百個男人交配,只能繁殖一個後代,而一個男人與一百個女人交配,具有繁衍一百個後代的潛能,我們的生物機制甚至會提供獎勵:大量研究顯示,當男人有更多配偶外交配時,射精量、精子活動力和受孕的可能性都會增加。

男性尋求各種伴侶的傾向是眾所周知的,但是女性這樣做有什麼生物學上的原因呢?混淆親子關係是一種戰略,女人過去習慣利用這種優勢從多名男性獲得資源和合作,如果沒有現代的親子鑑定工具,一個男人確定孩子不是他的唯一方法就是他還沒有跟孩子的母親交配,親子關係的混淆也是一種女人可以說服多個男人照護她後代的策略,如果男人不確定是不是他的孩子,他更有可能提供保護和其他資源,以幫助他的潛在遺傳後代。

因此,在遠古時代,與多個對象交配對男女雙方都有好處。可是,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擁有八十億人口的世界,不僅擁有無限的選擇,而且也更容易找到潛在的伴侶,有些約會軟體誇張地宣揚他們的會員每秒點擊超過一萬六千次!如此驚人的選擇已經讓我們的大腦過度興奮,如果我們最終能夠與其中一個網站的對象配對成功,其他人也都能辦到,這樣的現況減輕了我們可能面對損失規避的痛苦,但是,藉由「敞開大門」(讓其他人可以進來)的做法,我們永遠不會全心全意地對待選定的伴侶。

更多的配對(在手機交友軟體上向右滑動就能看到更多新對象)永遠觸手可及,而且潛在伴侶的資料庫幾乎深不見底,選擇的多樣性使得人們更容易陷入追求更好(我至少不同)事物的享樂主義,我們錯誤地認為,下一個將拯救我們,下一件事情將會變得更好,下一個夥伴、專案和工作將帶來真正的幸福,這些只是「石器時代」大腦引導你依照過時的直覺行動。

 

▍ 本文節錄自 蕾貝卡·海斯(Rebecca Heiss)《超越本能》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