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讀書共和國 發表日期:

先有晉,才有殷周?看內亞勢力最前線如何牽動東亞史

 

晉文化是內亞文化在歐亞大陸的最東端,也是中國或者東亞大多數時期的主要殖民者。它和東亞或者中國的關係,從歷史上來看就差不多與阿富汗和印度的關係是一樣的。從國土面積來說,儘管阿富汗比印度小一些,但卻是印度大多數王朝和征服者的出發點和輸入來源。在歷史最早的黎明時期,內亞文化和東亞文化的分界線就在晉南,但不是今天的山西和河南邊界,而是今天的中條山 。大致上來說,中條山以南屬於中國文化,屬於考古學家稱為仰韶文化 、後岡文化 的地區。在中條山以北,包括今天很大一部分的鄂爾多斯高原和陝西北部榆林的那一小部分,屬於考古學家稱為老虎山文化 、朱開溝文化 、李家崖文化 的所在地。這些名詞都是某一個遺址發掘的地點,名詞並不重要,我們只要知道它的實質內容就行了。簡單地說,它們是廣大的外伊朗文化嶄露頭角、「雛鳳清於老鳳聲」 的第一個體現。這支文化深入東亞,直接刺激了最早的中國政權——殷商王朝的產生。

上古時期的遠東可以分為四大部分:東南亞、內亞、東北亞和中國。中國就是仰韶文化和後岡文化所在的那些住在地洞裡面的居民,內亞文化則是住石頭房子的居民。這一點在朱開溝和李家崖的史前居民身上,也就是最古老的晉人、今天晉人的直接先輩身上,表現得最為明顯。在歷史黎明時期,他們的建築物在今天遠東大陸的四種居民當中是排第一名的,比起東南亞各邦習慣使用的那種竹木樓更結實,比起東北亞各邦經常使用的那種夾雜著土牆的石頭房子更好。他們是純粹的石頭建築,大面積、長距離地修建石頭碉堡和石頭圍牆。按照當時的標準來看,他們的遺址應該是攻不破的。他們有堅固的石頭圍牆,並不像滿洲那些遺址(例如興隆窪遺址),不太重要的地方就用土摻進去。他們要麼依山紮營,要麼在後方沒有山崖的地方修築連綿不絕的石頭牆以組成防線,遺址內部的房子也多半是石頭做的。相反地,南方仰韶文化和後岡文化的居民則是普遍住在地洞裡,用木杆搭一些籬牆和茅草棚子就開始過日子。此時,兩者之間的文明落差已經產生出來了。

同時,最古老的晉文化也體現了敘利亞文化的特徵,例如它的祭祀儀式(它用牛骨、羊骨占卜的方法),體現了巴比倫文化的特徵。敘利亞文化的祭祀方式,與後來《聖經˙舊約》裡描繪的迦南人的祭祀方式很相似。後來以色列人亞伯拉罕系的一神教興起以後,把他們的祭祀儀式概括地稱之為摩洛(Moloch)崇拜 ,稱他們是殺嬰兒的人,因為他們的祭祀會以嬰兒為獻祭。以色列人以此作為迦南人的罪名,當作以色列人消滅他們的正當理由。所以《聖經˙舊約》上說,耶和華命令以色列人消滅那些搞淫祠 的迦南人。所謂的淫祠包括很多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兩個因素:第一就是用嬰兒當作祭品;第二就是他們的神廟有類似後來狂歡節的一些因素,有點像後來希臘的酒神節 ,在特定的節日當中,所有參加節慶活動的人都可以放下平時的禁忌,搞各種派對、群交之類的活動。後來羅馬人和迦太基人打仗的時候也說,迦太基人像他們的祖先腓尼基人一樣,也喜歡以嬰兒為獻祭,只不過年深日久,人們富裕了、不那麼虔誠了以後,貴族家庭就開始把自己的嬰兒藏匿起來,不拿去給祭司獻祭,而用平民家庭的嬰兒代替。迦太基人快要被羅馬人打敗的時候,情況緊急,就有人跳出來說,迦太基之所以國運不濟,都是因為你們不再像古人那樣虔誠,於是強迫當政的貴族把自己的嬰兒也拿出來獻祭 。但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打敗仗了。羅馬人和以色列人說這句話當然是為了抹黑他們的敵人,但是這些話在考古學研究當中也是得到了證實。

敘利亞文化向東,一直延伸到內亞。我們所知的內亞文化,是上古時期西亞文化的直接繼承者,或說是它的延伸。因為內亞和東亞的文化都比西亞晚,內亞比西亞晚至少一千或者一千五百年,甚至可能晚三千年,而東亞又要比內亞晚一千到一千五百年,所以內亞文化等於是西亞文化的學徒。今天的考古學家在塔里木的小河遺址和其他遺址所發現的祭祀儀式,和《聖經》上描寫的迦南人的祭祀儀式是非常相似的:首先,他們用嬰兒獻祭;第二,嬰兒獻祭的數目是很少的。可以推測,他們真的是為了宗教目的而獻祭,而且很可能像迦太基那樣,要用最高貴的家庭或者最高貴的祭品才能夠得到神明的歡心。秦也是內亞文化的一個分支,秦穆公死後,以三良為祭 。這件事被寫進《詩經》裡,描寫了三良在穆公死後即將被獻祭的景象 。國人因為感到惋惜,所以甘願用一百個人把他們贖回來,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神明要的不是一百個平民,而是三個最傑出的勇士。這是西亞和內亞文化獻祭的普遍習俗。另一個習俗較晚產生,估計已經是在蘇美、巴比倫文化比較成熟的時候才產生出來,就是用各種甲骨占卜的技術,用得最多的是牛羊的肩胛骨,但也包括烏龜殼。這種風俗也普遍出現在河西走廊的齊家文化 和古老的晉文化當中。可以這麼說,晉文化的兩個特徵──精英獻祭,以及用牛羊肩胛骨占卜的技術,清楚地表現出他們最早的祖先來自西亞。

根據傳說,殷周兩系都是古夏的不同分支,而古夏就位於朱開溝文化和李家崖文化所在的地方,以鄂爾多斯和晉北為中心,緩慢地向晉中傳播,傳播到南方接近中條山一帶的時候就停止了,再往南就是仰韶文化和之後的陶寺文化 。順便提一句,陶寺文化非常精確地對應著傳說中的堯舜,而傳說中的堯舜、陶唐所在的地方恰好就是陶寺所在的汾水下游地帶,這個地方就是內亞文化和東亞文化的分界線。內亞文化處於殖民者的地位,東亞文化處於被殖民者的地位,而且因為殖民和被殖民的關係,還產生了殷商這樣非常具有象徵意義的東亞第一代文明。最古老的夏從外伊朗的河中地區開始,一路延伸到鄂爾多斯,最後延伸到晉國,後來的殷周都是夏文化的繼承者。夏文化其實就是最古老的晉文化,因為夏這個地方本來就在晉國的汾水流域。夏文化是殷周兩系的共同祖先,但他們之後的發展有所不同。

 

▍ 本文節錄自 劉仲敬《逆轉的東亞史(3):非中國視角的華北(晉、燕、齊篇)》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