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先覺出版 發表日期:

神秘的「友誼悖論」,解開為什麼我們總覺得自己的朋友很少!

 

你是否有過這種印象:總是覺得別人的朋友比你多?如果是的話,你不孤單。平均來說,我們的友人所結交的朋友數量,比群體裡的一般人還要更多。這就是所謂的「友誼悖論」(friendship paradox)。

圖2-1出自詹姆士.柯曼(James Coleman)的經典研究之一,這個高中生友誼網絡具體說明了友誼悖論如何發揮作用。圖中包含14個女孩的交友狀況。其中9個女孩,她們的友人所結交的朋友數量,平均來說比她們自己更多。另外2個女孩結交的朋友數量,平均來說和她們的友人一樣多,只有3個女孩比她們的友人結交了更多朋友,更受歡迎。

圖2-1 友誼悖論。資料源自詹姆士.柯曼1961年針對高中生友誼的研究。每一個節點(圓)代表一個女孩,若兩人互相認定為朋友,則畫上一條連線。友誼悖論指的是,大部分的女孩,都沒有她們友人來得受歡迎。節點內的第一個數字,代表這個女孩結交了多少朋友,第二個數字則代表她的友人們平均擁有多少朋友。舉例來說,在左下角的女孩有2個朋友,而她的友人分別擁有2個及5個朋友,平均為3.5。因此2/3.5代表的意思是,平均來說,她的受歡迎程度低於她的友人。這個現象在其中9個女孩身上可以看到,只有3個女孩比她們的友人更受歡迎,2個女孩和她們的友人同樣受歡迎。

 

友誼悖論很好理解。最受歡迎的人,會出現在很多人的友人名單中;而朋友很少的人,自然只會出現在少數人的友人清單中。由於出現的頻率更高,朋友眾多者在群體中的代表性會被高估,超出了他們在群體裡的比例;而朋友相對少者,則有代表性不足的問題。相對於只擁有5個朋友的人,擁有10個朋友的人被計算為某人朋友的次數,是前者的兩倍。

數學上,這個現象並不難理解,但悖論之所以被稱為悖論,一定有其難以理解之處。不管怎麼說,這個現象幾乎可以在所有的人際互動中發現。如果你曾經為人父母(或至少當過小孩),對於以下的說詞一定不陌生:「學校裡的其他人都有……」或是「學校裡的其他人都可以……」。雖然這種說詞通常都不是真的,但這反映了我們的印象。最受歡迎者的代表性有可能極大程度地被高估,因此當這些人追隨某種時尚流行時,孩子們就會覺得好像所有人都是如此。對群體的整體印象以及所謂「正常」行為的標準,基本上由群體內少數的高人氣成員所決定。

為了進一步釐清友誼悖論的含義,讓我們先用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再援引相關實證資料佐證。

我們來看一個班級裡的學生如何受到朋友的影響。假設這些學生的內心深處都有從眾的傾向。他們面臨一個很簡單的選擇:到底要穿素色還是格子上衣?對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並據此決定第一天上學時要穿什麼,如圖2-2所示。

圖2-2 開學第一天:4名最受歡迎的學生選擇素色上衣,其他8名學生則選擇格子上衣。

 

這些學生內心從眾的一面,讓他們傾向跟隨多數人的選擇,只有在兩種選項的支持者都一樣多的時候,才會按照自己的喜好做決定。如圖2-2所示,4名學生喜歡素色上衣,8名學生喜歡格子上衣。也就是說,有2/3的學生更喜歡格子上衣,因此如果所有人都看得到整個群體的偏好,隔天所有人都會選擇穿格子上衣上學。但別忘了,那4個最受歡迎的學生(同時可能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群)喜歡的可是素色上衣。

圖2-3 學生們互相觀察,盡可能迎合大多數人的選擇。最受歡迎的4個人彼此是朋友(形成一個派系),且都傾向穿素色上衣。因為這群高人氣學生最容易被注意到,整個群體高估了他們的代表性,導致所有人都接二連三地換成素色上衣。

 

學生看不到全貌,他們只和他們的友人交流,就像圖中連線所示的範圍。

圖2-3(a)到(d)呈現了之後每一天的狀況。最受歡迎的那4名學生看得到彼此以及某些人的選擇,在他們眼中,大多數人都選擇素色上衣,因此他們決定繼續穿素色上衣。其他人最常注意到的,正好是這群高人氣的同學,因此他們決定效仿,改穿素色上衣。就像圖2-3(a)所示,那群高人氣的學生依舊穿素色上衣,但有4名學生改穿素色上衣;第二天又有8個學生群起效尤。自此事態快速變化,如同圖2-3(b)到(d)發展的過程。每一天,都有一些還穿著格子上衣的學生,發現自己的同溫層大多穿著素色上衣,於是他們也決定改變穿著。儘管一開始更多人喜歡格子上衣,到了第五天,班上每個學生都穿著素色上衣了。

圖2-4展示了服裝風格接連變化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出友誼悖論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由此可知,以學生眼中大多數朋友第一天的穿著選擇,去推測群體偏好,很可能會得到錯誤的認知。因為高人氣學生的選擇被重複計算,導致3/4的學生誤以為素色上衣才是多數,儘管事實是2/3的學生更喜歡格子上衣。

你可能已經留意到,這個例子中的網絡結構有兩個特殊之處。第一個特色是,所有高人氣學生都有著同樣的喜好,他們都喜歡素色上衣。這樣的設定,加速了流行往他們偏好靠攏的過程。而高人氣學生為什麼更容易氣味相投,的確有一些原因,我們很快會討論這個重要的現象。第二個特色是,高人氣學生彼此互為朋友,形成一個派系。這強化了他們的行為,讓素色上衣成為這個圈子內不褪的流行,最終主導了整個群體的趨勢。加入這個設定只是為了讓這個例子更簡潔有力,但即便去除這個設定,「最受歡迎者擁有超出比例影響力」的想法還是成立。事實上,時尚設計師早已了解這件事的重要性,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如此重視奧斯卡紅毯,希望更多名人能穿戴他們品牌最新、最獨特的設計曝光。

圖2-4 友誼悖論開始發揮作用。每個節點(學生)旁的數字,分別代表這個學生眼中所看到穿著素色上衣的朋友比例。大多數人誤以為素色上衣才是多數,只有在右下角的少數幾個人,一開始認為格子上衣是多數人的選擇。但這些學生很快也會看到大多數人換上了素色上衣。

 

人氣度與友誼悖論,很可能是同儕影響力(例如學生對彼此的認知)最核心的作用力。大量的研究發現,學生往往高估同儕抽菸、喝酒,以及使用藥物的比例與頻率,而且高估的程度還不小。以一個涵蓋全美100個大學校園的研究為例,學生幾乎毫無例外地高估了香菸、酒精、大麻等11種藥物在校內的流行程度。另一份後續研究特別調查了酒精的攝取量,學生需要回報兩個數字,一個是他們上一次參加社交活動時喝了多少酒,另一個是他們覺得一個普通學生上一次社交時喝了多少酒。研究結果顯示,在130所大學裡超過72,000名大學生中,回報的中位數是4瓶酒(這聽起來是個警訊,尤其是將近1/4的學生回報5瓶或更多)。儘管上面這些數字已經很高了,但仍有超過70%的學生,認為校內其他人的酒精攝取量,至少還要高出1瓶,這個高估的程度令人吃驚。

要解釋這樣的錯覺,毋需深入探究學生的心理狀態。友誼悖論提供了一個簡單而符合直覺的觀點。你在派對上(或其他社交場合)最常互動的對象,正是那些最常參加派對的人;而這群經常出現在你眼前的派對咖,可能會讓你高估了一般人的酒精攝取量。這就是一種友誼悖論:你在派對上遇到的人,比一般人更常參加派對。除了自身社交經驗以外,你的認知也和你眼中朋友的行為有關。這裡,友誼悖論再次發揮作用。如果高人氣學生更常抽菸、喝酒,他身邊的朋友對菸酒流行程度的估計就可能失準。事實上,確實有一份研究指出,對國中生來說,每多結交1位朋友,他曾抽菸的機率就上升5個百分點。在國中生的飲酒行為方面,也有類似的現象:每多結交5個朋友,他曾喝酒的機率就增加30個百分點。

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最活躍於社交的學生使用菸酒的程度也更高。原因之一是,抽菸喝酒是青少年主要的社交活動。因此,花最多時間參與社交活動的人,會有最多機會喝酒。或者也可能是反過來的故事:喜歡喝酒的人,更熱衷於尋找喝酒的機會與同好。除了這些原因以外,父母管教較鬆的學生,有更多時間和同學一起遊玩,因此也有更多機會接觸酒精、香菸與藥物。最後,社交活動本身就具有反饋機制。看到朋友喝得正起勁,你也連帶多喝了幾杯。這個舉動看在朋友的眼裡,進一步讓他的酒興更加高昂,於是這樣的循環在反饋機制中不斷持續下去。

學生對同儕行為的認知(就算沒有很多,至少也有一部分)來自於他們自身的觀察;在這樣的前提下,友誼悖論的作用,再加上社交活躍者大多作風獨樹一格的事實,讓學生很容易高估某些行為的普遍性。更廣義來說,人類的行為源自於他們自身觀察到的社會風氣;在這樣的前提下,最後左右著大多數人行為的,其實是那些社交非常活躍的少數;再加上網絡效應,使得多數人所感知的社會風氣往往比真實情況更極端。

社群媒體的出現放大了友誼悖論的效果,且其影響的幅度相當驚人。舉例來說,一個有關推特用戶行為的研究指出,相對於用戶訂閱的對象,用戶本身的追隨者通常較少,這樣的情況出現在98%以上的用戶身上。一般來說,用戶和他們的推特「朋友」之間,追隨者數量的差距可以到十倍以上。那些高人氣推特用戶,數量雖少但非常活躍,他們是病毒式傳播內容的主要推手。當越來越多人(特別是青少年)開始使用社群媒體,少數意見領袖主導大多數人認知的情況,變得越來越明顯;再加上這些意見領袖的言行舉止通常相當獨特,導致人們的認知錯覺更加嚴重。就像是我們先前提到的,青少年接觸菸酒的年齡下降或使用量上升,與最熱衷社交的學生行徑大有關係。對學生來說,參加派對本身是一種社交活動,因此派對上與菸、酒、藥物有關的照片和故事,很自然地會出現在社群平台上,這進一步放大了社群媒體的影響力。相對地,有些行為(例如讀書)屬於比較個人的靜態活動,一般人很少在社群媒體上分享這樣的資訊。因此對青少年來說,高估同儕使用菸酒的比例、低估他們花在讀書上的時間,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無論我們是否意識到這一點,伴隨著友誼悖論而生的認知錯覺,其應用並不僅限於「友誼」這個主題。友誼偏見是一種「選樣偏差」(selection bias),意思是我們選擇樣本的方式,可能導致樣本隱含偏見,於是我們基於這個樣本所做的觀察,難以代表真實狀況。我們總是訂到最繁忙的航班、到最熱門的餐廳吃飯、在尖峰時刻開上交通最壅塞的公路、在人潮最多的時候到訪公園或景點、想看的電影和演唱會總是爆滿。這些偏頗的經驗扭曲了我們的認知以及對社會秩序的想像,而且很可能我們自己並沒有意識到。如同學者肖恩.弗雷德(Shane Frederick)於2012年發表的論文所述:「你看得到星巴克門市前大排長龍的人潮,但你看不到那些不願意花4美元買一杯咖啡的人,因為他們通常只會待在辦公室裡。」,這往往讓我們高估別人的付費意願。

 

▍ 本文節錄自 馬修.傑克森(Matthew O. Jackson)《人際網絡解密》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