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收入高,卻被當性工作者看待?酒促小姐的職業真相

 

好女孩也好,派對女孩也罷,其實全都只是人們想像出來的典型,用來把女性性道德的社會評價與她的地位高低緊緊牽繫在一起,從而畫出一個從有到無的光譜。

確實有些女孩總愛跟著公關一起跑趴,但也確實有些女孩的事業工作繁忙,因而比較少出來玩。多數人其實都落在好女孩、與派對女孩這兩個極端之間:多數女孩都是在工作空檔、暑假期間,或者任何一個她們有時間、也有意願的時候去夜店玩。然而,只要她們經常出去玩、會接受免費飲料或餐點招待,任何人都可能被視為派對女孩,並招致污名—這跟一百年前,第一次出現在商店櫥窗和時尚展示現場的女孩所得到的待遇,幾乎如出一轍。

 

 

軟性妓女

 

聖特羅佩的港口一側是蔚藍海岸的清澈海洋,另一側則是古色古香的法國里維埃拉市鎮,手工藝品店林立,狹窄的街道巷弄地上則鋪著鵝卵石。每年六月至八月,這個港口會成為來自世界各地巨型遊艇的停泊地點,開曼群島的旗幟在地中海的微風中飄揚,背景襯著附近的小咖啡館和安靜的餐廳。到了晚上,港邊區域將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大型伸展台,遊艇喇叭傳出舞曲陣陣,遊艇主人跟賓客則會在甲板上用餐、跳舞,並邀請在岸邊闊步的亮麗女孩上船。女孩們會穿著高跟鞋和連身裙在海濱步道來回踱步,等待邀請,有時還會跟行經的遊艇上的乘客揮手。如果受邀,女孩們就會登上船,喝杯香檳,跳跳舞,通常都是赤腳,因為在爬上甲板前,得先把高跟鞋脫掉,免得刮傷遊艇上的木質地板。

我和桑托斯在坎城待了大約一週後,便來到這裡找西班牙富豪公關恩里科引介的歐洲朋友;他們同意讓我這週末上遊艇一起開趴。週五晚上的日落時分,海濱步道邊已經開始有一小群女性開始踱步閒晃。有些是趁著暑假到歐洲旅遊的大學生,有些則是和朋友出來玩的模特兒。有些女孩則是遊艇男子口中所謂「真正的專業人士」。

流行音樂從甲板上的喇叭傳出,震耳欲聾,有兩位這樣的女孩就登上了義大利銀行家喬瓦尼(Giovanni)所擁有的巨型豪華遊艇,和他的義大利朋友一同飲酒作樂。喬瓦尼的遊艇是港口裡尺寸最小的幾艘之一。自青少年時期起,這艘遊艇就一直停靠在這裡,供他富裕的家人來度假休憩。現在他每年會和朋友來玩一次,這些朋友有男有女,多半是法律界或金融界的年輕專業工作者,全都出身上流社會。

喬瓦尼看見這兩位女孩踏上他的遊艇時,開始顧慮了起來。她們身材高挑,身穿荷芙妮格(Hervé Léger)的緊身小洋裝,掛著厚重的假睫毛、嘴唇極豐滿,頭髮是耀眼的金色,整齊盤起,彷彿像模仿派瑞絲.希爾頓的造型假髮。喬瓦尼警告他的朋友:注意手機和錢包。不過,在港口中央的甲板上,這場露天舞會依舊持續著,整整半小時,男性還是和她們一起跳舞、聊天、喝酒。

在敬酒和跳舞的空檔,喬瓦尼和他的朋友開始在那兩位女孩聽不到的地方開玩笑:「她是學生。沒錯,我很肯定。」

「我要帶她回家見我媽。」這引發了現場許多笑聲。

在喬瓦尼出發往聖特羅佩前,我在米蘭見過他。當時他曾跟我說,他和朋友對

VIP夜店裡這類女孩都會比較警惕,必須分辨她「是妓女還是正常人」才行。他說,如果一個女孩獨自流連在聖特羅佩的酒吧,特別是穿著也過於暴露性感的話,那就很可能就是性工作者。

跟紐約的公關一樣,喬瓦尼和他遊艇上的朋友都有一種感覺,會根據他們想像中的「性美德」將女性區分成幾種道德類群:好女孩、派對女孩,以及最危險也最受鄙視的收錢女孩(the paidgirl)。男人總認為他們可以根據一些模糊的特點,區辨出誰是收錢女孩,也就是那種被雇來開趴的派對女孩。收錢女孩包括酒促小姐,以及所有其他被認為破壞了性別規範的女孩,因為她們會策略性向雇主求取這些性相關行動的報酬。

最明顯的收錢女孩,莫過於那些為夜店工作且獲取報酬的人。酒促小姐—也叫酒瓶服務生—是負責替客戶點單,並且幫忙把貼著點燃煙火的酒瓶送來的雞尾酒服務生;如果她們受邀的話,偶爾也會坐入桌席,一起娛樂客戶。除了替客人點單、送單之外,業者也期待酒促小姐能夠把男性客人帶來店裡包桌;換句話說,她們受到期待,要盡量動員自己跟這些有錢男子以及與過往客戶的關係,促使他們包桌或消費。如果說公關是負責帶女孩入桌的,那麼酒促小姐就像女版的公關。一旦到了夜店,酒促小姐就得不擇手段地吸引客戶的注意力,而她們的手段通常是調情。這個工作的報酬可能很高。酒促小姐一般每晚的小費是總消費的20%,大約會是兩百到八百美元不等,不過客戶通常都會另外再支付她們現金。而每晚這些現金小費就可能高達數千美元。

收入高是高,但從事這份工作的女性都把它稱為「骯髒勾當」。

「必須表現得有點像小妓女才行」,恩里科的女友奧爾加就這樣解釋,她以前曾在一間小夜店當酒促小姐。即便每晚都能拿到大約一千美元的小費,但她覺得這份工作會讓人心情很差:「你必須把客戶帶來店裡,必須跟客戶建立關係,那就有點,就是⋯⋯有點髒。當然不是一定要和他們上床,但假設你想擁有超級多客戶的話⋯⋯也許就只有很少的女孩子可以成為那種,非常、非常成功的酒促女孩。」

酒促小姐在身體形象上,往往會比公關桌上的女孩更有性吸引力。她們一樣也都很高(邁阿密某VIP夜店還會要求她們穿上至少十二公分的高跟鞋),除了身材豐滿有料,多半都還會穿著緊身暴露的超級短裙。她們在種族上也比公關帶來的女孩更多元。就生理與象徵意義上來說,酒促代表的是性感火辣,而客戶和公關都會認為她們就跟她們手上所拿的酒瓶一樣,可以買賣。有一位客戶就說,每當他大額消費時,常常會得到隨之附贈的一些酒促女孩:「像我們ClubX 的老闆就會說,我們每花五千元,就可以得到一個女孩—酒促女孩。你可以和她做愛,譬如可以在DJ台裡口交,然後提雅斯多可能就在旁邊刮盤。」我雖然無法證實這位客戶所說的內容,但他顯然和大家一樣,都認為酒促是可以發生性關係的對象,通常也形容她們是「放蕩」和「骯髒」的。

在大眾與法律用語中,「酒促」甚至還確實連結上性工作或犯罪活動。二○一四年,聯邦調查局(FBI)對邁阿密一樁竊盜案進行調查,探員們將一群女性詐欺犯組成的集團稱作「酒促」(簡稱B女孩),因為她們會以男性為目標,在酒吧裡積極推銷酒精,賺取酒吧利潤的20%。

 

▍ 本文節錄自 艾希莉.米爾斯(Ashley Mears)《當女孩成為貨幣》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