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大田出版 發表日期:

感情順利時,反而會自己踩剎車?你可能被「自我防衛機制」困住了!

 

「常常跑去做別的事情嗎?」

聽到我的問題,文廷點了點頭。三十八歲的文廷有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才三十歲出頭而已,她是一位自由工作者,跟從事藝術相關產業的同齡人相比,她看起來比較年輕。雖然是第一次接受精神分析,但文廷確實是個擅長寫作、思緒清晰的人,冷靜且一派輕鬆地描述自己的狀況。

「對,這讓我很困擾。最近工作時發展總是不如預期。我通常是接電影劇本案子之類的工作,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沒辦法專心,總是會工作到一半就去做別的事。」

「人也跟機器一樣需要暖機,就像電腦需要載入時間一樣,妳的狀況跟這不一樣嗎?」

「對,就像你說的,正式開始工作前總是會有一些摸魚的時間。但我的問題是就算工作進行得很順利,也會下意識中斷這樣的狀態。獲得好靈感,或是原本模糊的想法逐漸有清晰的輪廓時,我卻會突然停筆。」

「妳的意思是說,在妳很有『感覺』、工作很順利的時候,會自己停下來的意思嗎?」

 

在「工作順利」的時候,就會緊急踩煞車

 

聽完我的話,文廷毫不猶豫地大力點了點頭。

「通常創作者都會順著感覺連續寫好幾個小時,在這樣的狀態下,不僅不會感到肚子餓,甚至也不會想去廁所,就像大家說的,是『靈感之神』降臨的時刻。遇到這樣的日子,劇情發展會非常順利,台詞也能一句接著一句,有些人在這樣的時候會非常專注,一次完成好幾天的工作量,但我卻會刻意中斷這樣的狀態。

「我會突然跑去回覆好幾天沒回的信、去洗碗或是洗衣服。做完別的事情以後再回到位子上,但『靈感之神』已經消失了,我想這應該是我的專注力出了問題吧?」

她的口條很好,清楚地明白自己面臨的問題,感覺起來是個很開朗的人,所以我沒有立即回答她的問題。

「這是有可能的,但只憑妳現在的狀況來看,還沒辦法明確判斷出是什麼問題,妳以前也曾遇過這種很難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狀況嗎?」

「正確來說,我的問題並不是無法長時間專注做一件事情,是只有在寫作的時候、感覺自己很專注的時候,我就會下意識踩煞車。現在我還是可以專注讀書、看電影,做別的事情時也不會覺得無法專注。」

「學生時期有聽別人說過妳特別散漫或是吵鬧嗎?」

文廷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回答:

「完全沒有。雖然沒聽人說過我安靜內向,但我也不是散漫到會引起別人注意的人。」

為了掌握個案的狀態,我還是禮貌性地問了她幾個問題。最後,我判斷文廷罹患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或憂鬱症的可能性並不高。

「寫作順利時卻突然跑去做別的事」「感覺自己很專注,卻突然踩煞車休息」,除此之外,她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問題。食慾沒有受影響、也沒有睡眠問題,更沒有討厭跟人來往或害怕自己突然死掉的恐懼。但這其實也是一種問題。即使生活上沒有遇到嚴重的問題,但既然有必要來醫院,那就會讓人特別在意。

「寫作的時候,妳的心情通常怎麼樣?」

剛剛還一來一往像打桌球似地明快回答我的問題,現在文廷卻停了下來,接著深深嘆了口氣。
「很開心。雖然創作不順利時會覺得很煩,但大致上來說是愉快的。我寫的故事和現實狀況不一樣,可以完全按照我的理想進行。我能夠依照自己的想法,掌控另一個人的人生,這真的非常有趣,尤其是電影劇本的創作,看見自己的作品被搬上大銀幕,真的讓人覺得很刺激。」

「既然這麼開心,那為什麼會沒辦法集中,自己中斷創作呢?」

文廷又想了想,有些猶豫地說:

「嗯……我想要避免把作品寫完。順著靈感一直寫下去,工作就會比預期的還早結束,我會不會是想避免這樣的情況呢?」

「避免工作完成嗎……為什麼想這麼做呢?」

「我也一直在想為什麼,但實在想不通。」

「會不會是因為妳很喜歡這件事,所以才希望它一直不要結束?」

「應該不是。再怎麼說還是工作,要有個結束才是好的,畢竟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聽起來妳並不了解自己的心呢,妳是因為想要了解自己為什麼想避免完成創作,所以才來的對吧。」

 

想要避免「完成」這件事

 

突然,我想起幾個月前遇到一位考生。那位考生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專注超過二十分鐘,於是便到醫院求診。他的問題是因為擔心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注意力渙散,所以才會主動中斷讀書的狀態。認為自己不能去想一些沒用的事情,一定要一直維持專注,這種強迫性的想法其實就是問題的根源。有這類強迫性想法的人,有一部分會非常害怕自己危害到事情的「完美發展」,這樣的恐懼進而造就矛盾的狀態,文廷也是相同的問題嗎?但她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強迫的症狀。

因為找不到線索,讓我有點擔心,所以只好一股腦兒地將想到的東西寫在病歷上。接著我突然提出一個和之前分享的對話有點不太相關的問題。

「除了寫作之外,妳還有在做其他事情的時候,經常感覺自己『踩煞車』嗎?我是說日常生活中的其他事情。」

問完之後,我們便陷入會談開始後最長的沉默。接著,文廷把額前的頭髮往後撥,開始回答我:

「嗯,戀愛時好像也有類似的問題。有時候雖然遇到不錯的姻緣,但當對方一提議要以結婚為前提交往,我就會感受到莫名的壓力。因為很難拒絕,所以我都會先回答好,但之後只要提到跟父母見面或是跟未來有關的事,我就會找各種藉口來拖延,最後分手。」

「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有,有一個交往沒多久,感覺還不錯的人,我很認真在思考我們的未來,畢竟我也該考慮結婚的事了。」

這個回答非常制式化,感覺就像已經事先準備好答案了。

「嗯,原來如此。那除了戀愛之外的其他關係呢?妳很容易跟別人打成一片嗎?比起跟別人互動、來往,妳是不是覺得自己一個人比較自在?」

這次文廷搖了搖頭。

「不,我喜歡跟人交流,我常跟同事見面,也會一起喝酒。」

考慮到想要逃避有深入關係這一點,很有可能是迴避性人格障礙。但除了戀人之外,她跟其他人的關係卻沒有特別的問題。我在自己寫下的「迴避型個性」上畫了個叉,然後把「迴避」兩個字圈起來。總之,「迴避」就是文廷所經歷的問題核心。文廷雖然說想要快點完成自己的創作、應該要有一段穩定的關係,但所作所為卻和她說的話背道而馳。通常來說,無論是工作還是戀情,都會希望快點有個結果,但文廷看起來像是下意識地在逃避這些。

為什麼?

最有可能引發這種逃避心態的,就是自我防衛機制。但如果逃避是一種防衛機制,那麼想要逃避的對象,就一定是會引發她內心衝突的事情。也就是說,一定是會使她內心感到痛苦,導致她不想面對的事。是文字創作嗎?那是能夠為文廷帶來經濟收入的職業,同時也是她向別人展現個人才能的方式。如果自己的才華遭到殘酷的批評,每個人都一定會覺得很有壓力。那戀愛呢?想逃避深入關係的人,通常都是因為害怕遭到對方拒絕或拋棄。

文廷也是這樣嗎?我想現在還沒辦法做出結論。

「今天是第一次會談,妳很冷靜,談了很多事情,這樣有助於我更快掌握妳的狀況。不過光是這樣,還是沒辦法明確判斷妳遇到的問題是什麼。我覺得,避免完成創作這一件事情,可能和妳內心深處的什麼問題有關,妳要不要考慮定期來會談,一起找出問題所在呢?」

文廷答應了我的提議,但和我約好下次見面,起身準備離開的她並沒有立刻走出去,而是又突然轉身問我說:

「醫生,你看到我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有些慌張,所以我只是睜大眼看著她。看到我驚訝的樣子,文廷淘氣地笑著說:

「我只是好奇在精神科醫師的眼中,我看起來是怎樣的人而已。那我先走了。」

在我還沒做出任何回答之前,文廷就跟我道別並關上診療室的門。好奇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是嗎……在會談的過程中,她一直在意這件事嗎?我一直不斷回想剛才的狀況,想要從中梳理出一些意義,但很快地,提醒我該為下一位個案看診的敲門聲響起,硬生生地把我拉回現實。

 

▍ 本文節錄自 腦內探險隊《為什麼總是感到很受傷》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