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在理想世界裡,微軟、Google該是什麼樣子?

 

理想化的微軟

 

我們在整本書中都不斷看到微軟透過早期的網際網路科技領先別人,幸運的是,他們的壟斷行為每次都被政府阻止,微軟原先有可能可以壟斷整個網路的,但是一九九○年代到二○○○年代的「網路封鎖」,給了其他科技巨頭成長的空間,進而帶來今日的壟斷局面。

現在微軟什麼都參一腳,卻什麼都沒能壟斷,他們在社群網站上有LinkedIn和GitHub,還有多元的硬體產線,但還是無法跟其他硬體巨人一拼,他們有獨立的作業系統、應用程式商店、瀏覽器、搜尋引擎,但在市佔率上都比Google和蘋果的同類型服務還低。不過微軟在不同部門的收入,卻是相當平均的。

微軟成為理想版本的旅程,和其他科技巨頭類似,他們的LinkedIn和GitHub應該將平台邏輯和數據儲存去中心化,並在硬體產線上採用理想版本蘋果的供應鏈解決方案,他們的應用程式和軟體服務應該變成dapp和DAO,不過更有可能是遭到取代。

微軟能夠贏過其他科技巨頭的其中一個領域,便是軟體即服務,我們所有人應該都是使用微軟的Office、Excel、PowerPoint,因為這是產業標準,微軟還擁有數十個類似的軟體即服務應用程式。理想版本的微軟,將免費提供這些服務,並將其從中心化的雲端中移除,但他們當然不可能這樣做。

不過微軟在軟體即服務上的地位是無害的,他們沒有控制其他網際網路服務,也不會讓消費者沉迷,唯一的缺點就是極高的代價。微軟軟體即服務的免費版本四處都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都有,只要消費者願意改用比較不普遍、比較不熟悉的免費版本,那就行了。

微軟的歷史帶給我們的教訓非常珍貴,他們活生生展示了過去二十年間權力平衡的變化,二○○○年代時,微軟差點就因為預先安裝在電腦上的Windows Media Player和Internet Explorer遭到歐美政府拆分,而到了二○二○年,科技巨頭監控所有政治言論,卻只遭到薄懲。

 

理想版本的Google

 

Google是個特別的科技巨頭,因為大眾非常喜歡他們,不過他們的策略也只不過是大眾最討厭的科技巨頭臉書,更為幽微的版本而已,這兩間公司的競爭優勢,都來自比競爭對手更瞭解用戶,並以此過濾你可以獲得的資訊。

社群媒體採用這類策略,並不會讓我們覺得意外,某種程度上,這種策略反而更安全,因為,呃,我們至少會覺得大家不會用臉書來做什麼認真的研究。相反地,大家如果要做研究,一定都是從Google搜尋開始,你的身分以及你所在的位置,會決定Google搜尋的結果,後續的漣漪效應非常可怕,只要想想這本書討論過多少網際網路搜尋演算法造成的偏見就好了。附帶一提,除了我十五歲時花了一個禮拜玩臉書之外,我唯一花在社群媒體上的時間,就是為了這本書做研究,而要進行深度研究,我用的則是DuckDuckGo搜尋和學術資料庫。

打造理想版本的Google,始於提升Google搜尋的公開透明,為了去除偏見,所有的演算法一開始都必須是開源的,這將延伸到YouTube和所有能夠決定消費者看到什麼第三方內容的Google應用程式上。此外,無論採用哪一種演算法基礎,都會由決定所有調整的治理機制控制,這個治理機制也會負責審查內容,並決定哪些是惡意內容。

對Google來說,改採公開透明的演算法是有可能的,因為這不會影響他們的廣告收益,Google AdWords、AdSense、YouTube廣告,都可以按照以往的模式運作,並負擔營運成本。由於演算法是由獨立的社群掌控,便不會出現任何受廣告驅策的惡意動機,如果使用者變得貪婪或覺得廣告很煩,治理機制也會提供必要的推力,促使使用者選擇去中心化版的Google服務。這個轉換將會提升Google的信任,讓他們的名聲變得更好,在立法上也比較站得住腳,並擁有更多死忠使用者。

不過要做出這麼激進的改變,Google確實需要付出很多代價,其中一樣便是來自機密演算法的競爭優勢,另一項則是其透過任意審查和改變搜尋結果,對公眾擁有的權力。而Google最大的損失,或許會是糟糕的使用者體驗,假如搜尋和動態的演算法設計時是符合道德的,就不會讓人上癮,我們應該覺得這點相當值得。

其餘Google服務的理想版本,也都會破壞其壟斷地位,理想中的Web3,將會禁止Google在第三方裝置上預先安裝的套裝應用程式,也就是說不會有預設的瀏覽器和搜尋引擎。這不僅會摧毀Google對市場的宰制,也會為那些依賴Google MADA的硬體公司帶來損失,消費者也會因為失去預先安裝應用程式帶來的便利,而遭受嚴重損失。

和預先安裝應用程式有關的棘手問題,在蘋果的裝置上也會發生,這些應用程式不一定是濫用沒錯,但他們同時也剝奪了消費者選擇最佳應用程式的機會。針對這點,我們對網際網路階級制度完全沒辦法,假如蘋果和Google的應用程式商店早就已經出現在螢幕上,我們又要怎麼說服大眾下載一個去中心化版的應用程式商店呢?

有幾個酷炫的構想可以解決預先安裝應用程式的問題,在一個完美的世界中,dapp會超級好用,使得三星和其他硬體巨人,會選擇在裝置中預先安裝這些dapp,而非Google的軟體。最後也是最不可能的結果,就是Google自己選擇去中心化,不過這個想法仍是非常吸引人,因為這樣我們就可以看看Google服務的去中心化版本究竟會是什麼樣子。

Google到時將會擺脫他們的雲端服務,並在獨立數據中心組成的區塊鏈上打造他們的應用程式,這些dapp的程式碼庫通通都是開源的,沒有任何隱瞞。那些類似的應用程式,之所以失敗,都是因為Google強大的網路效應使他們找不到使用者。Google地圖再也無法蒐集位置數據,因為使用者可以檢視並控制自身產生的數據,Google Play將透過公開透明、可以由大眾調整的演算法來推廣應用程式。Google相片和Google雲端硬碟則是會在一條經過加密的區塊鏈上運作,只能由使用者本人和其區塊鏈身分存取,Google Pay就只是個加密貨幣錢包,憑證完全由使用者持有,Chrome和Google搜尋也會按照相同的原則運作。而打造這些網際網路服務的開源程式碼,則是隨時都可以改變,並由以使用者為中心的治理機制掌控。Google仍然會透過MADA預先安裝這些dapp,所以使用者買到的新手機,還是會有很多功能,但這些dapp中不會有任何廣告,因為他們現在的獲利是來自微型支付系統。線上活動的代價便是微型支付,並以此支付Google維護應用程式的成本,比如說傳一封Gmail要一毛錢,這也能順便摧毀網路詐騙經濟。

Google應用程式和服務的預設狀態,就會禁止蒐集使用者數據,不過由於這樣會破壞使用者體驗,特別是在瀏覽器和搜尋引擎上,使用者在設定中仍是可以自行允許數據蒐集。這些設定足夠精緻,會顯示確切到底是蒐集了哪些數據,以及Google的用途,蒐集到的數據要不是公開透明,就是放在數據市場中,視其種類而定。如此一來,私人實體就可以購買數據,提供數據的使用者也能分一杯羹。

上述的情況除了和Google本身的目的完全相反之外,更嚴重的問題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企業扮演的角色會有多無關緊要,理想版本的Google根本不需要母公司Alphabet Inc.。本節討論的所有理想版本科技巨頭,最終都會無意間降低或消滅母公司存在的必要。

 

▍ 本文節錄自 伊凡•麥克法蘭《區塊鏈商戰:個人或企業如何對抗科技巨頭的壟斷》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