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方智出版 發表日期:

躁鬱症治不好,是因為這是一種體質

 

躁鬱症與其說是疾病,不如說是一種體質。

 

神田橋是這麼說的。

光讀到這一句,我的身體就莫名地變輕鬆。放鬆後,笑容也來了,不禁想:「就是這樣沒錯!」

我自己也知道這不是病,但不管讀哪本書、看哪位醫生,都告訴我躁鬱症無疑是一種病,而且「終生治不好」。

「終生治不好」是什麼意思?引發躁鬱症的原因不明,腦內哪部分出問題不明,藥物生效的原理也不明,明明一切都不明,為何會斷定躁鬱症終生治不好?這豈不是太不負責任了?每次看到關於躁鬱症的書這麼寫,我都忍不住想發火。

不,不行,不能生氣。發現錯誤難免會生氣,但躁狀態時不覺得自己在生氣。因為是導正錯誤,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是「伸張正義」。雖然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卻渾然無所覺。

成為導正錯誤的超級英雄後,我會飛上天空,直接去見寫出這些文章的人,質問對方:「明明什麼都不清楚,為什麼會斷定終生治不好?如果你也承認自己寫得太誇張,就應該訂正重印才對!」換句話說,我會想寫信或打電話。不過我通常想做就會馬上去做,所以這時電話已經打出去了。反正無論如何,我都是導正錯誤的超級英雄。

總之,我就像這樣不斷行動。本來想批評「終生治不好」,卻忍不住寫了對「生氣」的看法,話題一個換一個。要是把想寫的保留到後面,又會不小心忘記,所以即使內容繞來繞去,我還是決定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為了導正錯誤,我帶著怒意行動,這舉動乍看似乎很重要,但要是跟我一樣的躁鬱症患者這麼做,就必須注意了。

講白一點,以我的情形來說,這只是進入躁狀態的前兆,根本不是正確的行動。對其他冷靜的人而言,為導正錯誤採取行動的確很重要,盡量做無所謂;但換作是躁鬱症患者的話,這幾乎就是進入躁狀態的證明,千萬要小心。

導正錯誤看起來是好事一樁,但躁鬱症患者的情形有些不同。至於原因我就直說了,就是躁鬱症患者「不會為別人行動」

我們的所有行動都不是為了別人,而是徹底地「為了自己」。講白一點,就是只考慮到自己。

不小心扯了一堆有的沒的,還請大家不要生氣。畢竟我是躁鬱症患者,而這本書就是將我一切的行為當成躁鬱症的特徵來寫。我會這麼做是因為躁鬱症的相關書籍幾乎只羅列症狀,沒有針對患者的行動特徵詳細描述。

我們躁鬱症患者(唉,不想再用患者形容了,乾脆叫我們「躁鬱人」吧)會陷入某種症狀,比如「浪費金錢」「想一路躺到掛」等,其實都是行動造成的後果,所以躁鬱人必須了解自己的行動特徵。我想自己或許能當成範本,就寫得詳細一點。

回歸正題。同樣的道理,雖然我的行動乍看是為了別人,但其實都是為了自己。

所謂的「為了自己」,就是希望身邊的人,不,最好是更多人能讚美自己:「你為了導正錯誤挺身而出,真棒!」躁鬱人是為了得到讚美而活。每次有人說「你好厲害」時,即使只是恭維,到我耳裡就不是了。我會不帶任何偏見地照單全收。被讚美很棒,被讚美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非常棒。非躁鬱人應該無法理解,但我是真的這麼想。

講到這裡,你是不是覺得我說得很準,忍不住心想:「為什麼你能把我的內心看得那麼透澈?難不成你有超能力嗎?」

請放心,這不是超能力。我只是把自己的行為鉅細靡遺地寫下來而已。我寫的不是別人,這就是我,而這也是你。

也就是說,這和性格無關!所謂的「躁鬱症與其說是疾病,不如說是一種體質」,就是這個意思。

比方說,我有提供名為「生命電話」的電話諮商服務。在二○一一年建立「新政府」活動時(啊,順帶一提,建立國家的行為,當然也是躁狀態時的行動),我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公布在網路上(這種將個人隱私公諸於眾的行為,當然也是躁狀態的行動),開始接想死的人打來的電話,到現在已持續十年了。這乍看像是善心人士為了幫助想死的人而展開行動,對吧?但事實並非如此。

當然,我表面上仍是「為別人」而做。不這樣的話,躁狀態不會發動。也就是說,躁狀態通常是由類似憤怒的情緒引發的

在這件事上,我起初的動機是:「雖然想死的人可以打生命線,但能打進去的人不到百分之十。這不就代表一百人中有超過九十人無法求助嗎?難怪自殺人數始終不減。為什麼會這樣?政府到底在幹嘛?看我怎麼導正這個錯誤!」

看到政府在防止自殺的政策上能拖就拖,毫無作為,我就感到火大。「為別人」採取行動的機會來了。要我怒氣沖沖地衝進國會理論,以憤怒的行動導正首相和國會議員的錯誤,也不是做不到。只不過,要是把怒氣發洩在別人身上,我們的身體就會失調。

神田橋很精確地分析了這一點。

 

因為是會察言觀色、顧慮別人的和平主義者,無法長久忍受與他人對立的關係。

 

神田橋十分細膩地捕捉到躁鬱人的特徵,令我不禁懷疑他是否也有躁鬱體質。

常有人說躁鬱人「看起來很隨便,其實顧慮很多」,或是「明明是想到就去做的行動派,卻很會察言觀色」。平時表現活潑、常人做不到的事也勇於嘗試的躁鬱人,一旦被說成「察言觀色」「想很多的人」,就會覺得自己纖細的一面被看穿,感到難為情,而這一點也是體質使然。當別人說「你其實想很多」時,我都回答「我是粗中帶細」。

只要了解自己的體質,遇到這種情形就能不為所動,四兩撥千斤。如果把這個特徵當成個性,會以為別人在挖苦自己有這意外的一面,氣對方為何這麼說,進而萌生敵意,引發怒火,千萬要注意。

「感覺憤怒時,不要發洩在別人身上。」

這一點很重要,那該怎麼做呢?對自殺防治政策慢半拍這件事充滿憤怒的我思考了一番。如果對別人抱怨,一定會助長躁狀態,最後引發憂鬱。我得在不對別人抱怨的前提下,盡一切所能解決問題。於是我公布自己的手機號碼,開始親自接電話。總之不要對別人抱怨,如果有怨言,就自己去做看看。

之前說過,我對躁鬱症相關書籍上的「終生治不好」非常不滿,但我沒有對寫書的人抱怨,而是決定親自為躁鬱症寫出更有趣的文章,所以才寫這本書。

 

▍ 本文節錄自 坂口恭平《躁鬱人的機智生活》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