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采實 發表日期:

當你身陷苦痛時,請記得:有些人必須在黑暗裡才能綻放

 

「再看一次。」心理學入門課的教授鼓勵我們。我瞪大眼睛盯著布幕上的圖形,瞇起眼睛,腦袋轉向右側,又轉向左側,甚至閉上一隻眼睛,再換另一隻眼睛閉上,還是只看見醜陋的老太太。

「仔細看。」教授如此說著,眼神熠熠發光。他開始描著圖形的輪廓,這是下巴,不是鼻子;這是耳朵,不是眼睛;這是項鍊,不是嘴巴。然後我看到她了,上一刻還是醜陋的老太太,下一刻就成了漂亮的小姐。

這堂課的主題是講述人的感知如何左右眼前的現實。在此例中,布幕上的知名圖像包含了兩個圖形(此稱為感知錯覺),大腦會根據你觀看的角度,把圖形詮釋為老太太或年輕小姐。就只是因為我的大腦不曉得某個東西在那裡,不曉得那個東西是其中一個選項,所以就這麼輕易錯過眼前的東西,對此我感到著迷卻又不安。雖然我偏好年輕小姐的圖形,但是我的大腦還沒被指示去看年輕小姐圖形的時候,我的現實就是老太太。

 

轉換視角可以改變現況

 

「感知左右現實」是重要的一課,若要有效撐過無可避免的傷痛與人生的苦痛,就格外要學會這一課。觀看事物的方式至關重要,不僅眼前景象會隨之改變,就連念頭、感覺、可運用的選擇與可能性、我們跟別人的關係、我們跟自己的關係、感受到的是希望還是絕望,這些也都會隨之改變。我身為臨床心理師,能送給個案的一大贈禮就是「改變視角」,獲得嶄新的視角就能改變一切!我曾經聽到絕佳的恭維,是某位個案在治療結束時說的。

湯姆和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陷入怒氣、罪惡感、絕望感之中。湯姆曾經遭受暴力的仇恨犯罪,只是跟另一半走在路上,就在光天白日下被陌生人痛打一頓。他承受著重大創傷性腦傷,一隻耳朵聾了,有嚴重的腦霧、記憶力與注意力問題、重度憂鬱。他來見我的時候,是暫時離開外科醫師的工作,請了病假來的,在此之前他為高風險患者提供專業照護已有多年。

我向他闡述「暗夜綻放」的比喻,這個比喻是本書的根基。我訴說著自己面對創傷與失去時,所採取的嶄新視角;我記得很清楚,當時他的表情先是訝異而後充滿希望。接下來幾個月,我們採用綻放視角來幫他度過傷痛,為他的人生找到新的意義、新的敘事、新的方向。他的憂鬱消退了,怒氣也消退了。他有能力原諒攻擊者,在法院甚至還能懷著愛與慈悲去面對攻擊者。他不僅能工作了,還決定搬到他一直想住的地方。他在那裡找到很好的新家和新工作。療程完成不久後,他跟伴侶搬了過去,展開全新的人生。他整個人散發著希望與喜悅。他謝謝我跟他一起走過那段療程,然後看著我說:「你知道嗎?你真正做到了扭轉乾坤。」接著,他叫我一定要寫這本書,這樣別人也能體驗到他經歷的轉變。

你對於自己正在經歷的辛苦處境很有可能具備完整的視角,對於自身的傷痛也瞭如指掌,也許還覺得那會是餘生的現實。在此,我想跟你說,雖然此時此刻的你難受至極,也許還覺得傷痛會長久存在,但你可以透過不同的鏡頭去看待傷痛與苦痛,你有另一個選擇、另一種視角。而有了嶄新的視角,就能以不同的方式去因應處境、度過苦痛,甚至再度享受人生。正如老太太或年輕小姐的感知錯覺例子,一看見眼前有另一個選擇的存在,就再也無法回到視之不見的狀態。雖說如此,你可能還是偏好自己看到的第一個圖形,因為有時會覺得待在目前的觀點比較輕鬆、目前的觀點是你熟悉的,也是你走過無數次的途徑。

本書的主旨是想讓大家懂得在目前處境看到另一幅情景、另一種可能的視角,也想讓各位掌握高成效的實用方法,利用嶄新的視角來度過傷痛。帶領大家發掘並掌握這兩樣東西──亦即嶄新的視角與實用的方法──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專業。至於改變視角並掌握方法後要選擇怎麼做,就全看你自己了。

 

黑暗也是良機

 

當人生的黑暗降臨,無論從何而來或具體為何,都會覺得彷彿遭遇世界末日。傷痛有可能強烈到你渴望世界末日到來,起碼是渴望傷痛的世界末日到來。雖然我不知道你確切在想些什麼,也不曉得你現在正在經歷什麼,但是本書的描繪若能引起你的共鳴,那麼此處提出的綻放原則與練習很可能會使你獲益匪淺。你置身於此處,你的人生、你本人很有可能從此再也不一樣。你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片黑暗,再怎麼許願、跺腳、哭泣,甚至祈禱,一切都回不到當初的模樣。原本的存在方式已經結束,而要承認這點可說是難上加難。我們必須開始相信有某種更宏觀的機制運作,有某件更宏大的事物即將到來。

在我看來,黑暗送來獨特的機會,使我們得以徹底改變人生與身分,得以找到或改變人生的目的。那並不是自然而然發生。黑暗帶來轉變的機會,但不保證一定會有所轉變。而我的目標就是幫你充分利用人生中這段獨特的時間,希望你運用自身辛苦的經驗,找到嶄新的視角,履行人生的道路。

我不會說一路上都開滿玫瑰,黑暗中確實有苦差事要做。如果你的過程和我,或和我處理過的個案有些類似,那就表示過程滿是傷痛又混亂,你肯定他想拼命逃離苦痛。不過,如果你更接近那些走過這段過程的人,就會漸漸明白傷痛處境會帶來其他情況下無法帶來的機會,從而獲得自我覺知、更宏大的意義、個人與靈性的成長。

 

我經歷過的那些困境

 

「人生翻天覆地,摔成碎片,不曉得撐不撐得過去」,這樣的時刻我經歷了一遍又一遍。除父母離異外,還長年受苦於醫學上令人費解的慢性疾病,承受著莫大的疲勞感。長久疏遠母親令我傷心至今,失去婚姻使我哀傷不已。先生離開後,我只看見夢想已死,覺得自己就要死了。有些日子,不確定自己到底想不想繼續往前走。我只看見自己失去的人事物,其他都看不到。懷著懊悔的心不斷回首並陷入無望與絕望之中,這樣容易多了。我盡一切所能,想重回昔日、挽回婚姻,卻是徒勞無功。慚愧感日益加深,我看診幫助其他夫妻度過婚姻難關,自己的婚姻卻修補不了。

一直等到視角改變後,我才能用正面許多的目光去看待人生中的這段時間。離婚前必須分居一年,我不把這段時間視為挽回先生的機會,而是開始理解到這段時間其實是要為自己打造出全新的前景與人生。為以往的人生感到焦慮與悲痛後,就該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這段時間不只是要療癒自己,還要變得比昔日的自己更加出色,踏上煥然一新的人生路。

等我體會到我真正需要的是人生回春,而不是婚姻回春,才終於獲得療癒。我必須成為那種勇敢活出人生的女人,脫離一成不變的常規,丟掉自我設限的信念。我必須成為那種給予很多的愛也好好去愛的女人。我不要再任由恐懼感掌控人生與關係。我必須打造出更豐富、更喜悅的人生,並且樂在其中。放棄自己舊有的存在方式,放棄那個帶我來到此處的舊有人生視角,是我不明白也不想做的事,但正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我必須承認舊有的生活方式與婚姻已是過去的一部分;唯有它們成為過去,我才能體驗到嶄新的人生、更廣闊的視角。

你此時此刻的狀態,我都經歷過了,現在是以過來人的身分寫下這些文字。人生、婚姻、健康、家庭、夢想被剝奪了,造成的破壞力之大,我再清楚不過,心都被撕成碎片。但是,當我談及嶄新的視角,絕不是在淡化你的傷痛,因為傷痛是如此真實又難受,卻也不盡然非得如此。我看待傷痛與失去的視角有所改變的那一天,在此說給你聽聽吧!

 

暗夜綻放者

 

與先生離婚不久後,某個星期三下午,我在診所裡看個案。一開始的那段日子,很難專心聆聽個案說話。哀傷與恐懼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蒙上陰影,我喜愛的工作也隨之黯淡。那天的午餐時間,我查看手機發現朋友傳來簡訊,她傳送了一張相片,是一朵鮮明的粉紅色的花,還寫著以下的文字:「仙人掌暗夜綻放,我照顧它好幾年,昨晚終於開花綻放。」

短短幾句話和那朵粉紅色的花,改變了一切。

當時的我並不曉得有些花是在暗夜裡綻放,不曉得有些花其實是「必須」在暗夜裡才能綻放。我停頓一下,思考這個新的資訊,突然浮現一個念頭:有些人必須在黑暗裡才能綻放,有些人需要碰到考驗、苦痛、失去、人生巨變,才能經歷到成長與轉變,才能充分活出自己,活出人生的目的,而我就是其一。不管喜不喜歡,在傷痛、失去、苦痛的黑暗裡待一段時間,總能帶給我個人最大的成長。我們當中有很多人是需要黑暗的,我把這樣的人稱為「暗夜綻放者」。如果你正在閱讀本書,就表示你或你愛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暗夜綻放者。

我之所以想寫這本書,是希望那些跟我同屬於暗夜綻放者的人們能懷抱著希望。願你那令人心痛又動搖信念的失去能夠產出肥沃的黑暗覆土,綻放出陽光下生不出的美好。

 

▍ 本文節錄自 蜜雪兒.皮爾斯《書寫修復練習》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