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讀書共和國 發表日期:

企業高層薪水多,是因為他們貪財嗎?——破解大眾對於收入的誤解與想像

 

即使是「富人」與「窮人」這種大家廣泛使用的名稱也很少有確切的定義,且用法常常不一致。例如,所謂的「富人」通常是指擁有大量財富的人;然而討論「富人」時所用的多數統計資料,大多與財富的累積無關,而是取決於某年分的收入流動。同理,「窮人」通常是根據目前的收入來定義的,而不是根據他們累積或沒累積多少財富。收入與財富不僅概念上有所不同,在「誰分別擁有多少收入與財富」方面,也有很大的差異。例如,收入低但不算貧窮的人,有下列幾種情況:

 

有錢男人的妻子及有錢女人的丈夫。

有錢的投機者、投資人、企業主,其事業剛好面臨不景氣或甚至虧損。

年中從高中、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的人,他們畢業第一年的收入是翌年的一半或更少。

職涯剛開始的醫生、牙醫,以及其他獨立的專業人士。剛開始他們尚未累積足夠的客群來支付辦公室與其他費用,因此收入無法跟幾年後相提並論。

仍與父母同住、無須支付租金的富家子弟,或是住在他處,探索各種可能、打零工、做低薪的基層工作,或在慈善事業、政治圈當志工的人,但生活開支由父母負擔。

退休者。他們的收入雖然比較低,但因為有自己的房子,不必付房租或房貸已經付清。他們的資產通常比年輕人多。

 

多數人在談論「窮人」時都不會想到這些人。但統計資料無法區別目前收入低的人和真正貧窮的人。真正的貧窮是一種持久的階層,他們的生活水準將持續低落多年,甚至終生,因為他們缺乏收入或財富,無法過上更好的生活。同理,目前收入前一○%或前二○%的人中,多數的人不見得富裕。真正的富人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處於收入與財富的最高階層。收入的統計資料大多是呈現某個時間點的快照——那個結果與長時間追蹤同一群個人的統計資料截然不同。

 

公司高層的高薪,尤其是執行長優渥的薪酬,引起了大眾、媒體、政界的許多關注——遠比職業運動員、電影明星、媒體名人、其他高收入群體類似或更高的薪酬受到更多的關注。二○○六年,重要到足以列入標準普爾指數(S&P 500)的企業中,執行長的年薪中位數是八百三十萬美元。雖然那顯然是多數人收入的好幾倍,但高爾夫球好手魏聖美(Michelle Wie,一千兩百萬美元)、網球名將瑪麗亞.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兩千六百萬美元)、棒球明星艾力士.羅德里奎茲(Alex Rodriguez,三千四百萬美元)、籃球巨星柯比.布萊恩(Kobe Bryant,三千九百萬美元)、高爾夫名將老虎.伍茲(Tiger Woods,一億一千五百萬美元)的收入都遠遠超過那個數字。即使是年收入最高的執行長(年收入七千一百七十萬美元),58也不及歐普拉(Oprah Winfrey)的三分之一。

然而,我們很少聽到、甚至沒聽過有人批評體育、電影或媒體明星的收入太高,更遑論譴責他們「貪婪」了。但「貪婪」卻是大家最常用來形容那些高薪企業高層的用語,也是最謬誤的妄稱。當你的薪水取決於別人願意付你多少錢時,你就算是全世界最貪婪的人,薪水也不會因此提高。任何對公司高層薪酬的解釋,都應該以開出那些高薪的理由為基礎,而不是以高層本身渴望高薪的理由為基礎。每個人都可以渴望任何東西,但那不會促使別人去滿足那些欲望。為什麼企業願意為頂級高階主管開出那麼高的薪酬?市場供需可能是最簡潔的答案,想要提出更完整的答案,可能需要招募者的特定知識和經驗。由於公司的決策往往涉及數十億美元的利益,如果一個人可以減少一○%的決策錯誤,為公司省下一億美元,那麼每年給他八百三十萬美元的年薪可能是個很划算的價格。

有些人認為,公司的董事會濫用股東的錢,所以執行長的薪酬才會那麼高。若要證實這是普遍的原因,就得提出更多具體的例子。為了驗證這個說法是否屬實,可以拿由大量股東擁有的公司,與由一些大型金融機構持股及掌控的公司進行比較。前者的股東大多不知道、更不可能評估公司內部的決策;後者的股東既有專業知識又有經驗,還會花自己的錢聘請執行長。

 

▍ 本文節錄自 湯瑪斯・索威爾 《謬誤與真相:保守派經濟學家如何戳破執政者的美好謊言》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