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人類對寵物的愛,正在造成野生物種大滅絕?

 

在南邊一千公里的華盛頓特區,彼特.馬拉(Pete Marra)也說自己是動物愛好者,這位保育科學家暨史密森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候鳥中心(Migratory Bird Center)主任表示,他從小就喜歡動物。馬拉看似溫和而嚴肅,經常面無表情,有雙疲憊的眼睛與一頭稚氣的金髮。他的童年是在康乃狄克州住家附近的樹林裡度過的,與自然和野生動物的經歷,在他青少年時期誤入歧途(未成年飲酒與抽大麻)時把他拉了回來,他對野生生物的好奇心增進了他的善良面(「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在科學、自然史與鳥類方面有所發展,它總是能把我拉回來」)。他在單親家庭長大,母親一直很鼓勵他朝博物學家發展,在她的同意下,馬拉帶了各種寵物回家,如蠑螈、兔子、浣熊等,流浪動物也一直很受歡迎。在他們家,對其他生命的情感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權利,寵物自然而然吸引了他。自此以後,他養過許許多多寵物,工作時,他不屈不撓地捍衛著鳥類與其他野生動物,但他在家裡也養了幾隻同伴動物,他一直都養貓。客觀來說,他從任何標準來衡量都可以說是動物愛好者。

這並無法阻止其他動物愛好者威脅要殺死他,「我收到各式各樣的死亡威脅,」他難以置信地表示。「我的意思是,很多電子郵件與來自亞馬遜的通知,描述人們會對我做什麼。」

對馬拉來說,這些恐嚇企圖可以說是持續鼓勵他參與一些相當直接的科學研究。在二○一三年學術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的一篇文章中,馬拉和他的同事從幾十個早期研究搜集數字,將數據結合起來,計算出貓是美國各地野生動物死亡的主要原因。他們寫道,美國的家貓可能是全國境內與人類活動有關、造成鳥類與哺乳動物死亡的「唯一罪魁禍首」。稍後在二○一六年,這位生物學家與記者克里斯.桑特拉(Chris Santella)合作,將這篇論文的發現寫成《貓咪戰爭:可愛殺手帶來的破壞性後果》(Cat Wars: The Devastating Consequences of a Cuddly Killer)。

故事圍繞著一個簡單的數字計算:根據研究人員的估計,貓每年在美國殺死十三億至四十億隻鳥,以及高達兩百二十三億隻哺乳動物,單位以十億計。作者表示,相較於路殺、毒藥、殺蟲劑、風力發電機、摩天大樓、窗殺(鳥撞玻璃)以及其他與人類有關的原因,貓所造成的野生動物死亡其實更高。(二○一九年,馬拉與多位研究人員在權威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透露,自一九七○年以來,北美鳥類總個體數銳減了將近三分之一〔少了二十九億隻鳥〕)。馬拉表示,貓的獵物數量只是保守估計,這是把貓往好處想了。美國貓口數量(有主與無主)、允許外出的家貓比例、捕獵比例與捕獵時間、以及每隻貓殺死多少獵物等諸多數據,來自一百多個研究。較低的野生動物死亡數(十三億隻鳥與六十三億隻哺乳動物)反映出所有使用估計數字的最低範圍。雖然很多殺戮是來自在外遊蕩的家養寵物,大多數死亡仍然是在野貓的爪子下― 在全國各地城鎮與鄉野生活與狩獵、幾乎已經野化的數百萬隻浪貓。

這其實不算新聞,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有人對家養寵物對自然界的影響提出警告。例如在一九八○年代末期,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史丹利.譚普(Stanley Temple)與他的學生所進行的研究就計算出,光在威斯康辛州,每年就有約七百八十萬隻鳥因為放養貓而消失。二十年後,西班牙生態學家菲利克斯.梅迪納(Félix Medina)與同事在回顧了全球一百二十個島嶼的研究以後得到結論,貓導致至少一百七十五種爬行動物、哺乳動物與鳥類的滅絕、數量減少、或是分布範圍縮小,其中包括在二○○二年從野外消失的夏威夷鴉。二○一三年,加拿大鳥類生物學家彼得.布蘭契爾(Peter Blancher)估計,加拿大八百五十萬隻寵物貓與大約一百四十萬至四百二十萬隻野貓,每年殺死的鳥數在一億至三億五千萬之間。在澳洲,野貓以及從歐洲引進的紅狐,在過去的兩世紀中,導致澳洲兩百七十三種原生陸域哺乳動物中超過十分之一的物種滅絕,另外還有五種瀕臨滅絕。我們最喜愛的貓科獵人的無情成功,讓牠們在全球百大外來入侵物種名單上占有一席之地。

狗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們這些嘴邊總是淌著口水的「人類最好的朋友」,在作為野生動物威脅的時候受到的關注要少得多,但是牠們對自然的破壞仍舊令人擔憂。澳洲生物學家提姆.多赫蒂(Tim Doherty)寫道,狗是「繼貓與囓齒動物之後,世界上最具破壞性的外來哺乳動物掠食者,名列第三。」多赫蒂表示,這種破壞性「被嚴重低估了。」科學家認為,掠食性的貓是全球迄今六十三種有紀錄滅絕事件的罪魁禍首,而狗則與十一種有關。其中有許多物種如索羅門群島的厚嘴紫珠鳩以及維德角巨蜥,自上世紀前半葉以來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在多赫蒂與其同事的研究中,他們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編纂的受脅物種紅皮書中尋找主要或唯一因為狗而受脅的野生動物。這些受狗威脅的物種範圍極廣,從袋獾、鬣蜥到野生鳩鴿、猴子、龜等都包括在內。研究人員表示,在造成物種滅絕的同時,狗還繼續在屠殺另外一百八十八種已經面臨滅絕風險的動物。在紐西蘭,一隻德國牧羊犬據信已經殺死了多達五百隻不會飛的鷸鴕。科學家表示,主要的問題在於飼主任由狗四處遊蕩和捕殺野生動物― 主要是哺乳動物與鳥類。有時,牠們光是驚嚇原生動物或干擾牠們繁殖、築巢或育雛,就會對野生動物的族群造成傷害;有時,牠們也會傳播疾病。根據科學家的研究,狗對中南美洲、東南亞與澳洲的生物多樣性造成的破壞最大。就像牠們的狼祖先,狗兒狩獵時喜歡成群結隊,牠們通常以大型獵物為目標,例如鹿或其他類似體型的哺乳動物,有時候牠們也會四處搜尋食物。

例如在墨西哥科洛拉村附近的一片海灘上,科學家藉由無線電項圈追蹤村裡的狗,發現幾乎有一半的狗會在沙地裡搜刮海龜巢穴,大口吃下海龜蛋。這片海灘是瀕危物種綠蠵龜東太平洋亞種的已知繁殖地,世界上七種海龜中,有六種在分布於墨西哥太平洋沿岸與墨西哥灣的三十個已知海灘上繁殖。所有海灘都靠近城鎮,居民大多養狗,這些寵物的食腐行為非常普遍。研究人員在研究中發現,這些盜巢的狗經常成群結隊行動,在夜間挖蛋。大多數飼主都願意讓狗自由活動,超過三分之一的飼主對於狗自己找野食的行為並不在意。

「狗是典型的雜食動物,這意味著牠們有很強的潛力,會影響物種多樣性,」多赫蒂與他的共同作者在媒體《對談》(Conservation)上寫道。「例如,狗在十四週內至少在新喀里多尼亞殺死了十九隻瀕危的鷺鶴(當地一種不會飛的特有鳥類)。這種數量較少的受威脅物種,特別容易受到這種密集捕食攻擊所傷害。」

綜上所述,赤裸裸呈現的畫面是:我們最喜歡的寵物(貓狗)與近年來全世界半數以上的鳥類、哺乳動物與爬蟲類滅絕有關。就如多赫蒂與他同事的結論,牠們是入侵的哺乳動物掠食者(其餘還有老鼠、豬與其他動物),這個有害的團隊持續把將近六百個其他物種推向遺忘的邊緣。這個問題的規模非比尋常:這個星球上有多達九億八千七百萬隻狗和七億五千兩百萬隻貓到處亂竄,牠們在人類家中自在進出,也在田野山林裡活動。到目前為止,家犬已成為世界上數量最多的肉食動物,而且貓兒也在急起直追。總的來說,野生動物的數量卻在持續下降。

 

▍ 本文節錄自 彼得.克里斯蒂(Peter Christie)《愛為何使生物滅絕?在野生動物瀕危的時代,檢視我們對寵物的愛》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