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先覺出版 發表日期:

理性也能產生偏見!探討人類「錯誤認知」的成因

 

一無所知的麻煩不大,錯誤認知的麻煩才大。

──阿特彌斯.伍德(Artemus Ward

 

  一般普遍認為不孕夫妻要是領養小孩,日後懷孕的機率會高於未領養小孩的夫妻。這個奇特現象的常見解釋是壓力減少。領養小孩以後,對不孕不再耿耿於懷,比較平心靜氣,成功受孕的機率因而提高。可是經過深究以後,有待探討的特殊現象顯然不是領養有助受孕──臨床研究已指出事實並非如此。我們該探討的其實是為何許多人有這個錯誤認知

  知名大學、研究所或頂尖企業訓練的面試人員多半認為,簡短面試有助判斷錄取人選。可是他們錯了。研究人員檢視單靠客觀資料所做的錄取決定,再跟參雜主觀面試印象所做的決定互相比對,發覺兩者不相上下。那麼為何大家相信面試的效果?婦產科護士認為滿月期間有較多嬰兒出生,但這也是誤解。老問題又來了,為什麼他們會有這些「錯誤認知」?

  本書將解答這些問題,探討各種錯誤認知如何形成,還有持續流傳的原因。誠如以上例子所示,有些廣泛流傳的錯誤認知亟需解釋。時至今日,相信超感官知覺(俗稱第六感)的人仍多過相信進化論的人,美國的占星家人數比天文學家高出二十倍,無論正式民調或日常對話都指出許多人相信靈魂出竅、通靈,以及水晶對精神與靈魂的影響。本書將深究這類錯誤認知,廣泛探討人類判斷過程所牽涉的諸多議題。

  許多事情從一開始就顯而易見。首先,錯誤認知並非純粹來自無知,無論經驗豐富的專家或不甚了解的門外漢其實都同受其害。比方說,面試人員與婦產科護士學有專精,時常接觸實際情形,理應「較懂狀況」,但他們依然抱持誤解。

  錯誤認知也不是純粹來自愚昧與輕信。人類已演化出高度智能,得以迅速準確的處理大量資訊,但原本強大有效的思考策略若遭濫用則容易導致謬誤,這是錯誤認知的一大成因。儘管我們具備不凡的知覺能力,依然會受錯覺蒙蔽,甚至高度知覺能力本身正是造成錯覺的罪魁禍首。同理,我們許多的認知缺陷「跟我們的最大優勢息息相關,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代價」。(譯注:這段話引述自社會心理學家尼斯貝特(Richard Nisbett)與羅斯(Lee Rose)合著的《推論漫談:社會判斷的策略與缺陷》)此外,正如錯覺研究有助我們了解人類的知覺,精神病理學研究促進我們探究人類的性格,研究錯誤認知也有利於我們更明白人類的推理判斷模式,因此本書刻意著重各種錯誤認知,但可別忘記我們也有許多正確認知。

  誠如先前所言,就認知層面而言,許多不實與錯誤認知其來有自,若往下深究,會涉及我們在處理資訊與推導結論過程的缺陷。換言之,我們的許多認知不盡正確,但這些錯誤認知不是用來滿足某些重要心理需求,而是依據手邊資訊做出的合理推論。社會學家莫頓(Robert Merton)認為,一般人抱持錯誤認知的原因在於「這是根據他們自身經驗的必然選擇」。這個選擇並非源自不理性,而是源自理性的漏洞。

  因此,我們誤以為不孕夫妻在領養小孩以後比較容易受孕。我們特別留意哪些夫妻在領養小孩以後受孕,卻沒注意哪些夫妻在領養以後並未受孕,或者並未領養但依然受孕,結果許多人抱持的明明是錯誤認知,卻以為是根據日常經驗得來的「事實」。這種誤解不是情感層面偏好的結果,而是從眼前資訊推導出來的最合理結論。在理想狀況下,許多認知與推理缺陷不會浮上檯面(就像錯覺背後往往有特定負面條件),但現實世界並不理想,我們獲得的各種資訊無法準確反映實際情況,甚至還殘缺不全、沒頭沒尾、不清不楚、雜亂無章、模糊隨機、違反預期、間接二手。我們想準確解讀資訊,卻往往弄巧成拙,暴露判斷缺陷,深陷錯誤認知。

  回頭看不孕的例子也就一目瞭然。在領養以後受孕的夫妻備受關注,獲得媒體報導,引起親友討論,在我們心中留下印象,至於領養後未受孕及未領養卻受孕的夫妻則否。由此觀之,即使撇開認知與推論的局限不提,種種認知所依據的資訊也牽涉固有偏見,如果我們想有正確判斷與真知灼見,就必須找出偏見加以克服。

 

▍ 本文節錄自 湯瑪斯‧吉洛維奇《康乃爾最經典的思考邏輯課》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