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采實 發表日期:

才能和努力哪個重要?一個研究告訴你學習的真相

 

韓文中有句話叫「片餉證驗」。這裡的「餉」是指遠行時帶在身上方便食用的乾糧,類似乾麵包或是鍋巴等,「片」則是碎片的意思,而「證驗」則是「成為證據的經驗」。因此片餉證驗這句話,可以解釋成為「彷彿親自嘗過一片乾鍋巴一樣的經驗」。片餉證驗,這個詞出自傳授呼吸與冥想法的韓文古書《龍虎泌訣》。

第一次嘗試冥想的人,通常都不太清楚究竟該做什麼、該怎麼做。看到冥想只是靜靜坐著呼吸的樣子,便覺得無趣且累人,每個人都不例外。不過教導冥想的人卻說,初學者本就如此,並建議他們即使不順利也應該繼續嘗試下去。於是你帶著「應該真的有點什麼吧」的心情繼續試下去,接著會在突然之間遇到讓你吃驚的時刻。無論是心情變得平靜還是腦袋變得清楚,那都會是有點特別的經驗。在那一瞬間,你會覺得這似乎「還不錯」,然後稍稍感覺到冥想的樂趣,真的只有稍微一點點的樂趣,而這樣一小片的樂趣,就是直接品嘗一片乾鍋巴的時刻。《龍虎泌訣》中提到,必須品嘗到這樣的樂趣,修練才會有趣;這就是片餉證驗的道理。

學習也一樣,一開始肯定摸不著頭緒,會懷疑「這樣做真的可以嗎?」而一般人在這時通常會想,原來這就是學習,然後繼續默默地做下去。接著突然有一天,會發生一些讓你驚呼的事情。無論是突然記起課文內容了,還是突然會解題了,你都會在那一瞬間突然感覺到「原來真的可以」。而這就是片餉證驗。從那時開始,你會對自己的學習方法產生信心。古書裡說的片餉證驗,就是「學習的初始」。但問題在於產生這種「做得到」的感覺之前,需要花費較多的時間。

現在,我們都知道只要開始一人學習,人人都能把書讀好;不過如果只是嘴巴上說知道,卻不打從心底相信這件事,那也是沒有用的。

美國演員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曾在一個電視脫口秀節目上說道:「認為做得到跟做不到,兩種想法都對。」為什麼完全相反的兩種想法都正確呢?因為如果認為自己做得到,這份自信便會產生實際能做到的能力;相反地,若認為自己做不到,則會因為意志消沉而使能力消失。

因此,一人學習者如果懷疑自己,抱持「我真的沒辦法相信,我真的做得到嗎」的想法,便很難體驗「做得到」的感覺,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好好試過,也因此我才會認為應該先告訴各位,其實每個人都能把書讀好。這裡有很多「做得到」的證據,想要做好一人學習,就是從真心相信下面這句話開始:「學習是人人都能做好的一件事。」

 

沒有人天生適合學習

 

學習是人人都能做好的一件事。尤其這裡所說的學習,並不是類似「在歷史上留名」的豐功偉業,也不是明確的「大考滿分、全國首席」這種頭銜。如果這裡的學習指得是考上理想的大學、考取證照、通過升遷考試、累積人文素養等,那的確是每個人都能做好的事。不過,能百分之百同意這句話的人應該不多。我想肯定會有人認為「認真的確就會進步,不過……」,這些人深信世界上就是有無法超越的界線,或是有程度好到自己追不上的人存在。人們都認為每個人天生的才能本來就不一樣,會認為每個人都有其極限與不同之處,且會用兩個字來概括這種先天的差異:「資質」。

人們經常把「資質」兩個字掛在嘴邊。我時常聽到別人說「那個人天資聰穎,但我很平凡」、「這孩子資質很好,但就是不努力」、「要是我也像他一樣天資聰穎該多好……」之類的話。我在提供學業諮詢的過程中,驚訝地發現人們是多麼迷信名為「資質」的神話。人們認為要有好成績就要有好腦袋,而且「資質」至關重要。即使有些人刻意不用「資質好、資質不好」這種說法,但他們心中其實也抱持相同的看法。

在此,我將一般人對「資質」的看法整理如下:

一、有些人天資聰穎。

二、有些人資質沒那麼好,或是比較普通。

三、前兩者都是父母遺傳,不然就是小時候就決定了。

四、所以一和二都是固定的,不會改變。

五、能不能成為擅長學習的人,受到一和二這兩個條件的高度影響。

 

實際上,人們認為的「資質」,其實就像電腦的「規格」。電腦的運算速度與儲存容量是固定的,規格較差的電腦,玩遊戲或上網的速度就較慢,也無法裝太多類似影音檔案之類的資料,若不加額外的配備,那麼基本規格通常不會改變。人的腦袋也一樣,規格要好才能把書讀好,是好是壞原本就決定好了,很難改變,這就是「天生的腦袋」的神話。

為此,在介紹一人學習法之前,為什麼要先從理解「資質」神話有誤開始。原因非常簡單,因為錯誤的神話對學習沒有任何幫助。若只是沒有幫助那倒還好,事實上人們對這個神話的認知,甚至會對學習造成危害。因為除了少數認為自己運氣好、天資聰穎的人之外,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自己沒有才能、做不到。這樣的認知會使一個擁有足夠力量,能將固定在地上的木樁拔起的人,在一開始就放棄努力,就像頭被拴住的大象,一樣明明能做得更好卻畫地自限。所以無論你一直以來抱持怎樣的想法,現在應該都能明白,沒有所謂「天生的資質」這件事。

國際知名的心理學家安德斯.艾瑞克森,就曾透過實驗讓我們知道人的潛力有多麼驚人。而我們也能透過這個研究中的幾個要點,找到「為何必須一人學習」的強力證據。

 

與才能無關,都是練習的結果

 

無論在哪個領域,成功通常需要兩個要件:「才能」與「努力」。才能是先天的,而努力是後天的。當你認為自己在特定領域成功機率較低時,讓你做出判斷的重要依據就是才能不足。若同樣的情況放到學習這件事上來看,人們便會認為是「資質不夠好」導致學習效果不佳。

一九九○年代安德斯.艾瑞克森主導的研究團隊,曾經在德國柏林進行一個證明何謂「才能」的研究。他慎重地挑選了非常重視才能的領域,最後從各項藝術當中選了「音樂」。因為一個人在音樂與運動領域能否成功,都被認為與天生的才能息息相關。

由藝術學院、建築學院、設計學院、音樂學院等四個單科學院組成的柏林藝術綜合學院,當時共有三千六百位學生。其中音樂學院的課程內容與學生水準,皆獲得各界的高度評價。這所學校不斷培養出足以代表德國的音樂家,在校生未來也大多會成為具國際水準的音樂家。也就是說,柏林藝術綜合學院擁有最適合進行才能研究的環境。

研究團隊首先請教授選出有機會成為全球知名演奏家的學生,他們都是未來將成為超級巨星的頂尖演奏家。接著再選出雖不到頂尖程度,但仍能夠成為職業演奏家的優秀學生。最後,學校裡有一個班級,學生的目標不是演奏家,而是成為學校音樂老師,研究團隊也將他們納入研究對象當中。接著研究團隊仔細調查了這群學生的學業成績、大賽經歷、術科分數等資料,以確認教授的眼光是否準確。完成調查後,研究團隊將學生的實力分為最優秀、優秀與普通三個等級。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調查學生在學習音樂的過程中所做的一切。包括課程分量、練習時間、生活模式、音樂經歷等,是資料極為龐大的「一切」。報告中密密麻麻地列出許多項目,其中包括學生的睡眠、飲食、課程、輔導、音樂成就等,團隊請學生以十五分鐘為單位,記錄自己每天做的事。經過一段時間的蒐集之後,團隊終於發現其中的共通之處。

第一個共通點,是三組人開始演奏樂器的年齡都是八歲左右,到了十五歲時決心走上音樂之路。沒有特別早開始的學生,也沒有人一看到樂器就彷彿有電流流過全身一般,感應到「這是我的天職」,這部分和韓國的一般學生很類似。韓國也是在八歲左右進小學,十五歲左右開始讓學生選擇進入一般高中,還是進入以觀光、料理、動畫等特殊專長的高中。

第二個共通點是三組人每週都會花五十一個小時,在學校課程、輔導等音樂相關的正式活動上。這部分也跟韓國學生類似:計算學校課程、下課後寫作業、補習班或自習等與學習有關的活動時間,會發現大多數學生花費的時間都差不多。

然而,這裡有個問題。既然開始的時機差不多、從事音樂活動的時間長度也類似,但實力卻有明顯的差異,這不就是才能的差異嗎?在此我要提出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學生其實都非常清楚,什麼活動與提升實力息息相關。那個活動就是「一個人練習」。

大家都知道必須自己一個人練習,實力才會提升,不過真正能做到的學生並不多。為什麼呢?因為自己一個人練習非常寂寞。沒錯,每個人都想擁有充滿彈性的曼妙身材,而不是鬆垮的腹部贅肉,也知道要達到這個目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少吃和多運動,不過真正能付諸實行的人並不多。因為每天花九十分鐘在健身房揮汗如雨下、戒掉炸雞啤酒,晚餐改吃水煮的雞肉和紅蘿蔔,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自己一個人練習就是這種「痛苦卻能提升實力的活動」,而這三組人投資在這上面的時間截然不同。最優秀組與優秀組一星期會花二十四小時獨自練習,而普通組則只花九小時。每天的練習時間點也造就了差異。最優秀組與優秀組會在上午或剛過中午練習,而普通組則幾乎要到了傍晚才會開始練習。也就是說,最優秀組與優秀組會在最能專注的時間練習,而普通組則是在已經因為其他活動而疲憊不堪時,才會拖著步伐去練習。所有學生都知道自己一個人練習是提升實力的重點,但卻仍有執行上的差異,就表示部分學生決定要多練習一點,而這些學生的實力的確更為出色。

而這裡又有另外一個問題。就當作普通組較少自己一個人練習,導致實力較差好了。可是最優秀組與優秀組的練習時間也一樣,那兩者之間應該就是才能的差異了吧?

研究團隊仔細翻找龐大的資料後,終於找出了答案。其中的祕密在於學生的經歷。

研究團隊請每位學生寫下開始學樂器之後,每一個星期的練習時間。演奏樂器的學生通常都會寫「幾歲的時候、一星期上幾天的輔導課、一天練習時間有多少」,團隊便以這份資料為基礎,計算至今為止的練習時間,結果發現一個明確的答案。那就是截至十八歲為止的累積練習時間,最優秀組為七千四百一十小時,而優秀組為五千三百一十小時,一般組則是三千四百二十小時。由此可見,投資在練習上的時間,的確與實力息息相關,資料也顯示最優秀組與優秀組之間,在累積練習時間上有明顯的差異。最後研究團隊做出這樣的結論:

一切都是練習的結果。普通組當中,沒有一個人的練習時間跟最優秀組一樣,也沒有人練習時間只是普通組的水準,卻幸運地進入最優秀組。我們為了尋找『才能』而開始這個研究,最後發現除了練習量的差距之外,並沒有任何才能的蹤跡。即便真有才能的存在,那它所扮演的角色也比人們想像的更加薄弱。

在人們認為最看重天生才能的音樂領域,都得出這樣的結果,那麼只是閱讀、背誦、解答或說明問題的課業學習,又如何呢?若將安德斯.艾利克森的結論中的「才能」換成「資質」,那真相就很明顯了。

一切都是學習分量的結果。普通組當中,沒有一個人的學習分量跟最優秀組一樣,也沒有人學習分量只是普通組的水準,卻幸運地進入最優秀組。我們為了尋找天生的『資質』而開始這個研究,最後發現除了學習分量的差距之外,並沒有任何資質的蹤跡。即便真有資質的存在,那它所扮演的角色也比人們想像的更加薄弱。」

我們或許曾經看著坐在同一間教室裡的朋友,想著他「天資聰穎」所以才很會讀書。學校課程、補習班、自習,在眼睛能看見的學習時間裡,兩人做的事都差不多,所以我們會認為,是資質的差異造就了成績差距。不過成績好的祕訣其實不在資質。如果朋友和你度過一模一樣的學生時期,但學習成績卻比你好,就表示他獨自學習的時間很長。如果你們獨自學習的時間也差不多,卻仍有難以追趕上的實力差異,那就是那位朋友一直以來累積的學習時間很多。

這明確告訴我們一件事:那就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不學習就得到好成績;反過來說,只要學習,人人都能把書讀好。只要依照對的方法去做,那麼人人都能把書讀好。這裡所說的「對的方法」,是指能提升實力的學習方法。柏林音樂學院所有學生共同選擇的活動、直接影響實力進步的活動,及用數據證實「累積時間與實力成正比」的活動,那就是自己一個人練習、學習。

為什麼要一人學習,還有比這更具說服力的答案嗎?

 

▍ 本文節錄自 韓在佑《用大腦喜歡的方式「1人學習」》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