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創辦人都是名校中輟生?關於獨角獸企業的常見迷思大破解!

 

創辦人打造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的故事教會我們的事就是:神話與現實並非總是互為表裡。數據既可以消除迷思,也可以為理解這些企業的成功之道提供全新基礎。我仔細研究數據並傾聽許多成功的創辦人與投資金主的故事,期盼在本書中提供清楚的概念,理解那些十億美元新創公司與眾不同之處。以下是關鍵要點筆記:

 

關於創辦人坊間有許多迷思,請徹底置之不理。十億美元新創公司創辦人的創業年齡老少咸宜,其中有一半超過34 歲,而且背景五花八門。年紀無關緊要,對諸如Brex 創辦團隊某些人來說,年少有助他們問出有理的問題並吸引媒體報導。創辦人無論是否具備技術背景,擔綱執行長都能成功(不過具備技術背景的創辦人稍有優勢),而且單打獨鬥的創辦人擔綱執行長打造十億美元新創公司的機率並沒有比較低。共同創辦人數量不影響成功,所以請依照自己的需求聘雇共同創辦人,這樣有助成為最佳核心團隊。

 

常春藤盟校中輟生都會窩在宿舍創辦公司?這絕對是一大迷思。他們其實僅占十億美元新創公司創辦人極小的比率。平均來說,獨角獸新創公司創辦人的學歷是比非獨角獸的族群高,也比較有可能念過排名更高的學府,但是實際上是一種啞鈴式分布:擠進排名前十名頂尖學府的創辦人人數和甚至連前百名都擠不進的二流學府人數一樣多。十億美元新創公司創辦人中擁有博士學位的人數多過大學中輟生。諸如艾里.貝德葛倫這些創辦人先是達到學術成就巔峰才轉而創業。

 

‧ 決定落腳何處工作,才能為自己的創業之旅做好準備,這也沒有所謂對錯。平均來說,十億美元新創公司創辦人在創業之前已經具備十一年的工作經驗,他們更有可能終身職涯都在創業,要不就是曾經待過Google、麥肯錫或Facebook 這些名聲響叮噹的品牌企業。出人意料地是,絕大多數創辦人並不具備該產業的相關背景知識。只要你身懷正確的軟技能與優質人脈,大可顛覆一門自己其實不甚了解的產業(不過生命科學與硬科學通常是例外)。請謹記Flatiron Health的故事:創辦人團隊對癌症全都一無所知。學習速度是更重要的因素;接著就是廣結善緣、對合適對象提出正確問題的能力。

 

成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的念頭不適用於任何特定原型。有些創辦人化身傳教士,解決他們的私人問題,但許多新創公司都是歷經深思熟慮的結果,而且往往是受到機遇驅動。成功的創辦人鮮少訴說早年他們一道點子換過一道點子,直到找到正確構想為止的這段歷程。許多諸如Confluent 這類十億美元新創公司都是始自大型企業內部。關鍵轉折十分常見,這一點證明卓越創辦人並未投注情感在特定想法,而且樂意傾聽市場走向這道事實。假使有必要的話,務請徹底改變你的想法,直到你找到那個吸引你手中產品的市場。請謹記,YouTube 原本是打算成為約會網站,Slack 最初則是線上多人遊戲。

 

雖說十億美元新創公司更有可能將總部設在矽谷,但其實其中一半分布在其他的科技中心裡。諸如Guild Education 這些企業則是刻意搬離矽谷,因而締造空前成功。遠距工作、分散式團隊有可能加劇這道趨勢。‧ 坐擁具備高度差異化產品的新創公司比較有可能成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就好比Nest 徹底推翻溫控器的認知。止痛藥型公司比較有可能成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但是養成使用者新習慣或打造強力品牌的維他命型公司也行得通。不過,打造節省顧客時間或金錢的新創公司比追求方便或娛樂的類型更有可能成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

 

‧ 獨角獸公司不符比例原則地占據了已十分龐大的市場,不過那些另闢全新市場的公司也不至於比較不易成功。與大眾認知相反的一點是,大多數打造市場創新類型的新創公司的成效並非發展成大規模的公司。

 

重點不是當第一個發想出點子的企業,而是企業要能最接近關鍵轉折點。想想《可負擔健保法》過關催動奧斯卡健康成長。許多被回收再利用的構想經過某些創辦人經手後,最終都發展成獨角獸公司。

 

‧ 競爭是好事,或至少代表不太會有被消滅的風險;超過一半十億美元新創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與大型既有企業競爭。在零碎分散的市場與大型既有企業競爭是好事,因為大型既有企業比具備相同構想的高資金新創公司更容易被擊敗。請謹記,Zoom 創辦人講述聚焦優質產品、關注顧客以對抗思科與Skype 這類既有企業的故事。工程技術指的是打造產品所需的專業知識、所需時間與工作量,十億美元新創公司鞏固工程技術打造的防禦力,但同時也借道網路影響力、規模、品牌與智財權。那些具備網路影響力的企業比較有可能成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

 

在新企業籌資的歷史中,風險資本是相對較新的來源,但具備超大的影響力。創投撐腰的新創公司已經創造上兆美元的股東價值,而且在股市中占據很大比例。十億美元新創公司中,約莫10% 都是自力不求人或是自己找錢的類型。GitHub、艾特萊森、UiPath 與Qualtrics 全都至少自力求生長達四年。

 

‧ 風險資本背後有一套不直觀的數學算式,新創公司的冪次法則(power laws;編按:個體的規模與次數成反比之意,規模越大,次數越少)結果支配創投商偏愛潛力比較大的高風險新創公司,勝過向上動能較差的低風險新創公司。創投商具備多大資金規模決定最小的退出結果,這項結果將讓投資人賺進足夠回報的情況創造顯著改變。

 

▍ 本文節錄自 阿里.塔馬瑟《獨角獸創業勝經》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