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讀書共和國 發表日期:

傳奇女奴被性剝削七年後,用才智與毅力逃離奴隸主、奔向自由

 

在南方,每年的一月一日是奴隸交易日。隔天,奴隸們就會到新主人家裡。他們要在農場一直幹活到玉米、棉花成熟。接著可以休息兩天。有的主人會讓奴隸在樹下享受一頓豐盛晚餐。在此之後,他們要一直幹活到平安夜,如果這段時間沒有被嚴厲指控的話,就可以放假四到五天,取決於主人或監工。接著又到了跨年夜。奴隸們會打包好自己的家當,或者更恰當地說,是他們微不足道的財產,然後焦急地等待黎明。到了約定的時間,賣場上擠滿了男人、女人與小孩。奴隸們等著,像是罪犯一樣,等候自己的判決。每一個奴隸都知道方圓四十英里內最仁慈的主人是誰,也知道最殘暴的是誰。

交易日當天,很容易看出誰給奴隸吃好穿好。因為這種人會被一群人圍著,奴隸們不斷求他:「老爺,今年請用我吧,我會努力幹活的,老爺。」

如果有奴隸不想跟隨新主人,他就會被鞭打,或者關進監獄,直到他答應和主人走,並保證自己一年內不會逃跑。他能不能改變想法,認為自己理所當然可以違背這種強迫的承諾?只要被抓到,他就會大難臨頭。鞭子會抽到他的血流到腳下,僵硬的四肢還會被加上鐵鍊,他將在田裡拖上好幾天!

假如他活到隔年,那雇用他的主人可能會是同一個,他甚至連去奴隸市場的機會都沒有。等到奴隸雇傭的交易完成,接下來就輪到奴隸拍賣了。

噢,快樂的自由女人啊,看看妳的新年跟那些可憐的女奴有什麼差別吧!妳有的是宜人的時節,白晝之光帶來好運。妳會處處遇見友誼的祝賀,禮物多如牛毛。甚至平時與妳疏遠的人,在這個時節也會變得友善,就算很少說話也會問候一句:「新年快樂。」孩子拿著他們的小小禮物,嘟起粉色的嘴唇期待著擁抱。孩子屬於妳,除了死神,誰也不能將他從妳身邊奪走。

但對奴隸母親來說,新年充斥著一種特殊的哀傷。她坐在小屋冰冷的地板上,看著自己的孩子們,可能隔天早上就要跟他們分離了。她常常希望自己與孩子們可以在天亮前死去。或許她只是個無知生物,從小就被虐待她的奴隸制度給降級,但她具有母親的本能,能夠感受到母親會有的痛苦。

有一次我在拍賣交易那幾天,看見一名母親領著七個孩子到拍賣場。她知道有一些孩子會被帶走,但他們把全部都帶走了。孩子們被賣給一個奴隸販子,而母親則被當地的一個男人買去。在天黑之前,她所有的孩子已經離她相當遙遠。她懇求奴隸販子告訴她,她的孩子會被賣到哪裡,卻被拒絕了。奴隸販子根本沒辦法回答,因為他要把他們一個一個帶到能賣出最高價的地方。我後來在街上遇見那名母親,她淒涼、憔悴的表情至今仍留在我腦海。她痛苦地扭著雙手,喊道:「走了!一個不剩!上帝何不殺了我?」我無法用語言安慰她。這種情況每天──不,應該說每個小時都在發生。

奴隸主在他們的制度下,有一種拋棄老奴隸的特殊方法。這些人已經替他們服務得筋疲力盡。我認識一名老婦人,她忠實地服務主人七十年。繁重的勞役與疾病讓她幾乎絕望。然後她的主人搬去了阿拉巴馬州,而這個老黑奴被留下,賣給任何一個願意出價二十美元的人。

﹝節錄自第五章﹞

我在老弗林特醫生家工作的最初幾年,由於負責照顧女主人的孩子們,因此已經習慣有一些特權。這似乎沒什麼不對。我對此心存感激,並且試著用忠實地服務來報答這種恩情。但我現在十五歲了──這是女奴人生中的悲慘時期。

我的主人開始在我耳邊低聲說一些邪惡的話。我雖然年輕,但並不是一無所知。我試著無視或鄙視。我和男主人的巨大年齡差異,以及他擔心自己的行為可能會傳到我外婆耳裡,讓他忍了好幾個月都不敢對我下手。他是個狡猾的人,用許多手段來達成目的。他有時急躁又可怕,讓他的受害者渾身發抖。他有時認為自己已經征服受害者,反而表現出另一種溫柔。兩者相比,我寧願選擇他的暴躁,但這也讓我害怕。

老弗林特想盡辦法要敗壞我外婆教給我的純淨思想。他讓我的幼小心靈充斥一些只有邪惡的怪物才能想到的、不潔的畫面。我戴著厭惡與憎恨轉身過去,但他是我的主人。我被迫和他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在那裡我看見了一個大我四十歲的男人,每天都在與最神聖的人性背道而馳。他說我是他的財產,必須凡事順從他。

我的心靈厭惡這種下流的暴虐。但我要去哪裡尋求庇護?無論女奴的皮膚黑得跟黑檀木一樣,還是白得跟她的女主人一樣。不管哪種狀況,沒有一項法律能保護她免於侮辱、暴力,甚至死亡。這一切都是由人形的惡魔所為。女主人原本該保護那無助的受害者,但她對我除了嫉妒與憤怒,沒有絲毫同情。

我無法用言語描述奴隸制度帶來的墮落、錯誤與邪惡。這絕對遠遠超過你願意相信的。當然,假如你願意相信數百萬個無助之人在這殘酷奴役中受難的一半真相,那在北方的你絕不會幫忙勒緊枷鎖。在北方,你當然會拒絕替主人幹活,而在你生活的國家,訓練有素的獵犬跟南方最下等的白人正在從事那下流又殘酷的工作。

無論在何方,時間都帶來不少罪惡與悲傷。但在奴隸制度中,生命的黎明被陰影籠罩。就算是已經習慣服侍女主人和小主人的年輕女奴,在十二歲之前,也會知道女主人討厭某些奴隸的原因。或許新生兒的母親就在那些可恨的奴隸之中。

她聽見女主人妒火中燒的聲音,一定會明白原因。她將會早早知道世間的邪惡。她很快會學到,聽見主人的腳步聲就要顫抖。她將被迫發現自己再也不是小孩。如果上帝賜予她美貌,那將會是最大詛咒。在白人女人身上令人羨慕的東西,只會加速女奴的墮落。我知道有些人被太殘暴地對待,以至於感覺不到自己處境的屈辱──但很多奴隸對此相當敏感,結果從那些記憶中退縮了。

我無法說出我在這些錯誤面前遭受了多少苦,也說不出現在回想起來有多麼難受。主人與我處處相遇,耳提面命我屬於他,並對天發誓他絕對會強迫我服從。如果我賣力幹活一整天之後出去呼吸新鮮空氣,他的腳步聲會跟在我後面。

我跪在母親墳前的時候,他的影子就會遮住我。大自然賦予我的好心情立刻變得沉重,充滿了不祥預感。主人家中的其他奴隸注意到這種變化。很多人都表示同情,但沒人敢問原因。也沒必要查個究竟,他們早就知道屋簷下的罪惡,也知道把事實說出來是一種罪刑,不可能不受懲罰。

我渴望找到可以吐露心聲的人。我原本應該不顧一切將頭靠在外婆懷裡,傾訴所有煩惱。但老弗林特醫生發誓,如果我不像死人一樣安靜就會殺了我。那時外婆雖然是我的一切,但我對她又愛又怕。我已經習慣用一種敬畏的態度來尊敬她。

我還很年輕,對她說這種不純潔的事情會難為情,尤其是我知道她對事情非常嚴格。而且,她是一個脾氣很大的女人。她平常很安靜,但生氣起來很難平息。我聽說她有一次拿出上膛的手槍追趕一個白人,因為那傢伙冒犯了她的女兒。

我害怕暴力的後果,加上自尊與恐懼讓我沉默不語。我沒有向外婆吐露心事,甚至避開了她的警覺與詢問,但只要她住在街坊,對我來說就是一種保護。她當過奴隸,但老弗林特醫生卻還是怕她。他怕聽見外婆的痛駡。此外,外婆有很多熟人與客人,老弗林特不希望他的醜事被公開。幸運的是,我不是住在遙遠的種植園,而是一個不大的城鎮,人們不會對別人的事一無所知。在蓄奴社會裡的法律與習俗是很惡劣,但老弗林特醫生身為專業人士,還是覺得體面一些比較好。

啊,那個人給我帶來了多少日夜的恐懼與悲傷!讀者,我把我在奴隸制度下的苦難如實寫出來,並不是為了喚起同情。我這樣做是為了點燃你們胸中的惻隱之心,因為我有很多姐妹仍被奴役,遭受跟我一樣的苦難。

我曾看見有兩個漂亮的小孩一起玩耍。一個是美麗的白人孩子,另一個是她的奴隸,也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當我看見她們擁抱彼此,發出歡樂的笑聲,我就傷心地轉身避開了這可愛的畫面。我已經預見這個小奴隸心中無可避免的痛苦。

我知道她的笑聲很快就會變為嘆息。白皙的小孩長大會更美麗,她從女孩到女人,人生道路上鮮花盛開、陽光燦爛。當她快樂結婚的那一天,她生命中幾乎沒有過烏雲密布。

而她的奴隸妹妹,她童年的玩伴在這些時光中發生了什麼事?她,同樣也很漂亮,但愛情的鮮花與陽光不屬於她,她被迫飲下罪惡、恥辱與痛苦,正如她受迫害的同胞們。

你們自由的北方人,看到這些怎麼都沉默了?你們的口舌為什麼對於這種公理就結結巴巴?但願我更有能力!我胸中滿是熱血,手上的筆卻很無力!有一些高尚的人替我們發聲,努力去幫助無法自救的人。願上帝保佑他們!願上帝賦予他們前行的力量與勇氣!願上帝保佑這世上為了人道事業而努力的人!

 

▍ 本文節錄自 哈麗葉特.雅各布斯《為了自由:一名女奴的奇蹟逃脫故事》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