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平安文化 發表日期:

憂鬱症患者如何拉自己一把?認識「後設認知治療」

 

你有聽過「憂鬱症襲來」這個說法嗎?對此,我肯定地說:憂鬱症不會莫名襲來。憂鬱症不是來自外界,而是我們自己引發的。因此,只要願意,我們自己也能對抗憂鬱症,我們可以奪回掌控權,不被憂鬱的想法操控。

你可能很難相信,因為我們多半都聽說過,憂鬱症是情緒危機或大腦的化學物質失衡所引發。按照這個前提,憂鬱症是無法避免的,我們無能為力。我們以為憂鬱症是情境所引發,不論個人如何面對都沒辦法避免。

雖然這個觀點相當常見且立場堅定,但新研究顯示,這並不是憂鬱症出現的機制。人生中,我們的身體及心靈難免遭遇大傷小痛,我們會碰上危機、挫敗、疾病與失落,感受到痛苦、悲哀、恐懼、傷心、挫折與憤怒,但不是所有人都會罹患憂鬱症,為什麼呢?關鍵在於我們面對危機與負面想法時所使用的策略。有些策略非常不恰當,引領我們直接走進憂鬱之中;有些策略能引導我們繞過憂鬱的深淵,我們可以學習正確的策略,拉自己一把。而這樣的策略就是後設認知治療的核心內涵。

我告訴個案他們其實可以自行緩解憂鬱症時,有些人覺得備感壓力,他們問:「我得自己負責好轉嗎?」請放心,一開始覺得困難是很正常的,我也保證,只要有適當的協助,你一定做得到。本書稍後將提到娜塔查、梅特、雷夫、貝莉特的故事,他們在六至十二次後設認知療程之後都成功走出憂鬱症。

透過後設認知治療,我們終於擺脫古老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陰影,這一學派相信談論童年經驗可以治療憂鬱症。我們也向認知療法提出挑戰,這種療法試圖將憂鬱症患者的負面信念轉化為較符合現實或稍微不一樣的信念。後設認知治療不把童年當成罪魁禍首,目標也不是將黑暗的想法扭轉為正面態度,後設認知治療是心理學界開創性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透過這種新療法,無盡的自我分析不再是擺脫憂鬱症之道。後設認知治療的基本原則是擱置想法與感受,而不是深入鑽研。

可想而知,嘗試過其他類型療法的個案可能會覺得後設認知治療根本是治療的「相反」,因為當個案尋求治療時,他們會預期要透過處理問題、釐清感受,病情才能好轉。

而後設認知治療的大前提就是,過度鑽研自己的想法與感受會引發憂鬱症狀。如果一天花上數個小時思考、談論、處理、分析負面的經驗與感受,或是搜索枯腸試圖找尋情緒問題的解決方法,很可能會因為這樣的反芻思考而陷入憂鬱。當憂鬱症狀開始出現或陷入憂鬱狀態時,我們沉思不已的理由又變多了(思考憂鬱症本身),而不斷分析、鑽研憂鬱症病因的同時,我們反而延續了症狀。

 

令人驚訝的研究結果

 

後設認知療法治療憂鬱症的效果獲得證實後,席捲了全世界。英國國家健保局(National Health Service)準則明列後設認知治療是廣泛性焦慮可考慮採用的治療方式。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世界其他國家也會建議以後設認知治療來對付憂鬱與焦慮。

事實上,正是因為準則中提到其他研究者與心理學家透過後設認知治療獲得優異的結果,我才決定要結合臨床工作與相關研究。阿德里安‧威爾斯教授發表的研究深深啟發我,其中寫道:採用後設認知治療的個案,有七至八成戰勝焦慮或憂鬱症。這樣的結果比其他治療方式(包括認知療法)好得多。不過這樣的正面結果主要來自小規模的研究與試驗,我很好奇,如果將後設認知治療應用於我診所中的目標族群身上,能不能獲得同樣可觀的結果。於是我寫信給威爾斯教授,提議展開一項博士研究計畫。我們計畫針對來到我的診所求診的個案進行一系列所謂的療效試驗。換句話說,我將針對這項療法的直接療效展開研究。

首先,我針對所有關於憂鬱症療法效果的研究進行系統性的回顧。我發現,在這些研究中,約有五成受試者自憂鬱症康復,他們使用的治療方式(包括認知療法)都著重個案的想法、目前生活狀態以及與他人的關係。五成的康復率不值得大肆宣揚。

接著,我開始研究丹麥個案採用後設認知治療能否獲得與威爾斯教授一樣優異的結果。我首先進行單一受試者的試驗,接著再展開較大規模的隨機化試驗。具體來說,我在療程開始前幾週數次評估受試者的憂鬱程度,確保憂鬱症並不是隨時間而自然緩解。之後,在阿德里安‧威爾斯的監督之下,我和一位同事向四位丹麥憂鬱症患者提供後設認知治療。

一開始,四位個案都罹患重度憂鬱症。經過五至十一次後設認知治療後,三位已經康復,一位仍有輕微憂鬱症。六個月後,四位受試者皆表示已完全康復,治療持續發揮作用。這樣的結果令人印象深刻,試驗也已發表在《斯堪地那維亞心理學期刊》中(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在這次單一受試者的試驗後,我進一步完成更大規模的研究,為期超過六年,研究對象超過一百五十位丹麥憂鬱症患者,我將受試者隨機分為兩組,一組接受認知療法,另一組接受後設認知治療。研究結果再無疑義:不論長期或短期,後設認知治療的療效顯然較佳。有幾位挪威研究者也進行了類似的研究,由心理學家羅傑‧哈根(Roger Hagen)主導,調查三十九位挪威憂鬱症患者採用後設認知治療的效果。同樣地,結果非常優秀:七至八成的受試者康復,而在六個月後的追蹤評估中,這些受試者也沒有復發。這些研究結果顯示,後設認知治療大概是目前治療憂鬱症可見的方法中最有效的。

 

▍ 本文節錄自 皮亞‧卡萊森、安‧梅特‧福特普《誰說你一定非得要想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