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大塊文化出版 發表日期:

日本國寶名古屋城有什麼魅力?象徵物「金鯱」被偷竟導致名古屋市長辭職

 

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因國力提升得以躋身列強的同時,對傳統古蹟的保育意識亦日益提高,開始注重文物保護及維修,制定國寶法加以規範。

日本在明治六年(一八七三年)因頒布「廢城令」,歷經文化浩劫,全國城郭天守紛紛遭到被強拆出售的命運,就連頗負盛名的名古屋城也不例外。早在一八七○年(明治三年),尾張前藩主德川慶勝便向明治政府提出拆卸名古屋城(愛知縣名古屋市),並將大天守頂部屋簷兩端的金鯱融掉換成金塊,以作為遣散武士歸農及整頓拆卸後名古屋城空地之用。不過德國公使馬克思.科.布蘭特(Max von Brandt)及陸軍大佐中村重遠以保育角度極力爭取保留部分著名城郭。一八七九年(明治十二年)十二月,陸軍卿山縣有朋最終決定保留當時最大的兩座城郭:名古屋城及姬路城(兵庫縣姬路市),令名古屋城天守及本丸御殿最終逃過一劫。

轉眼間日本踏入昭和時代,世人注重保護古建築文物的聲音漸增。而一八九七年(明治三十年)所制定的《古社寺保存法》,只針對保育神社寺院但不包括城郭等其他建築,早已不合時宜;因此日本政府在一九二九年(昭和四年)三月二十八日頒布《國寶保存法》,以取代《古社寺保存法》,並於七月一日實施。《國寶保存法》最大的特色,就是將保育範圍由神社寺院及所屬文物,擴展至全國國有及私有的建築及文物。文部大臣指定具歷史性的建築物及文物為舊國寶,當舊國寶有需要改變現狀或易手時,必須得到文部大臣的許可,此舉可防止日本舊國寶流出海外。在《國寶保存法》實施時,共有三千七百零四件文物及八百四十五組建築物(一千零八十一棟建築)獲承認為舊國寶,最終共收錄多達約八千兩百件舊國寶。

在眾多被列為舊國寶的古蹟文物中,究竟哪座城成為城郭首個代表?一九三○年(昭和五年)名古屋城天守等建築物(二十四棟),是首座以城郭身分獲認定為舊國寶,成為城郭的「國寶第一號」。順帶一提,名古屋城本丸御殿內障壁畫,則在一九四二年(昭和十七年)被列為舊國寶。

在眾多城郭之中,為何名古屋城能脫穎而出,成為首個城郭舊國寶呢?城郭以天守最為矚目及代表性,而當年僅存的城郭天守中,以名古屋城天守的規模最高最大。名古屋城大天守全高五十五點六公尺,相當於十八層樓高;大天守各層面積總計達四千四百二十四點五平方公尺,其體積為姬路城大天守約二點五倍。名古屋城天守不僅是全國最大天守,其頂端更安放一對代表昔日尾張藩光輝的金鯱而聞名於世,因此名古屋城在當時被視為日本城郭的象徵,被譽為「近世城郭建築最高傑作」。

提到名古屋城,則不得不提作為名古屋城象徵的金鯱。金鯱共雌雄一對,高約二點七四公尺,重量達兩百一十五點三公斤,共使用了一千九百四十枚慶長大判金塊。當初金鯱含金量極高,唯尾張藩因財政惡化的緣故,曾在一七三○年(享保十五年)、一八二七年(文政十年)及一八四六年(弘化三年)三度將鯱鱗改鑄,將其純度下降,藉此提煉金塊幫補財政。最後金鯱因純金量下降,失去光澤,尾張藩便以防止被盜及避免鳥隻停留為由,為這對金鯱鋪設金網來「遮醜」。

踏入明治時代,尾張藩將之上貢予宮內省。之後金鯱在一八七二年(明治五年)於湯島聖堂(東京都文京區)博覧會展示,其後雄鯱在石川、大分、愛媛等博覽會上公開;雌鯱則參加一八七三年(明治六年)的維也納萬國博覧會,兩鯱最後在一八七九年(明治十二年)二月回到名古屋城大天守上,繼續成為名古屋城的「地標」。

 

二戰期間遭轟炸損毀

 

只是「成也金鯱,敗也金鯱」,名古屋城在光榮背後亦難逃戰爭無情。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一九四五年(昭和二十年)五月十四日早上八點二十分,美軍出動四百四十架B-29轟炸機對名古屋發動大規模空襲。擁有金鯱的名古屋城,自然鋒芒畢露,成為眾矢之的。在B-29轟炸機燃燒彈的轟炸下,名古屋城大小天守連同金鯱,以及本丸御殿、東北隅櫓、正門等等,在熊熊大火中盡毀。

名古屋城並非沒有防範,當時正在拆卸可搬走的物件。例如本丸御殿內部分障璧畫及天井板繪,皆因已被拆走而倖免於難。而空襲時名古屋城大天守正築起棚架(鷹架),準備拆卸金鯱,不幸因燃燒彈命中棚架而引發大火,連同大天守一起焚毀。根據當時負責拆卸金鯱工程、名古屋城的副監視長原田尊信事後憶述,當時為搭建棚架,將大天守最上層南面的三扇窗打開,卻令燃燒彈直接飛入而引發整幢燃燒。這場大空襲除了舊國寶名古屋城被焚外,最終還導致名古屋市多達兩萬一千九百零五棟房子被毀,三百三十八人死亡、七百八十三人受傷,並多達六萬六千五百八十五人受災。

日本戰敗投降後,名古屋城天守以鋼筋水泥形式重建原貌,而金鯱亦在此時由大阪造幣局內當時屈指可數的鎚金師重新鑄造,雄鯱高約二點六二公尺、雌鯱高約二點五七公尺,共重八十八公斤。一九五九年(昭和三十四年)十月一日,名古屋城天守連同金鯱正式重現於世人眼前。如果當初名古屋城天守逃過一劫仍流傳於世的話,以其歷史地位不只是國寶,甚至能入選世界文化遺產之列,只可惜戰爭無情,徒令名古屋人心中留下遺憾。

 

名古屋城金鯱盜寶傳說

 

自江戶城天守被焚毀沒再重建後,名古屋城變成全國最大天守,其頂上金鯱也是全國最大,自然引起不少小偷垂涎。江戶時代便流傳著柿木金助乘著風箏接近金鯱偷金的故事。自明治時代後,金鯱曾發生四宗失竊事件。首先在一八七一年(明治四年)三月,一名陸軍名古屋分營番兵,趁金鯱獻上予宮內省之際,私下盜取三枚金鱗,結果事敗被判槍斃;一八七六年(明治九年)四月,一位犯人趁金鯱在東京博物館保管期間進行偷竊,結果被判監禁十年;一八七八年(明治十一年),一名陸軍士兵趁復原工程進行期間盜竊,結果這名犯人被視為軍事機密處理,下落不明。

最後一宗在一九三七年(昭和十二年)一月六日,一位名古屋市建築局技師,趁著名古屋城「下賜記念事業」進行實際調查之際,偷偷盜取雄鯱身上五十八枚金鱗,當年價值達四十萬日圓(折合現值約六億台幣)。事件被揭發後,愛知縣刑事課全面禁止傳媒報道,並發布全國通緝令。由於事件在「下賜記念事業」期間發生,當時名古屋市長引咎辭職。最後該名犯人逃亡至大阪,同月二十七日在大阪的貴金屬店企圖賣出手上的金鱗事敗被捕,最後被判處十年監禁。

 

▍ 本文節錄自 孫實秀《從名城讀日本史》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