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村上春樹的御用翻譯其實慶幸他沒拿諾貝爾獎?譯者的工作秘辛全公開

 

村上春樹的煩惱諮詢所

 

就在大學錄取名單即將公布之際,女兒貞夏突然聊起了這個話題。

「如果有個人說他沒有大學註冊費,想要借五百萬韓元,那我們即使去貸款也應該借給他嗎?」

這就跟「如果中了樂透頭獎,我們要怎麼辦?」如此稀鬆平常的對話沒什麼兩樣。雖然不太可能發生,但如果真的遇上了我們又會怎麼做呢?即使這只是個假設,根本不可能發生在超老實的我們母女倆身上(因為不會去買樂透),對於樂透獎金的用途還是免不了一番爭執。

儘管這個問題不可能發生,但我們一下子就認真了起來。

「哎呀,所以我說,雖然錢是絕對不能借給他的,但是因為我很清楚進大學得要花費多少努力,明明考上了卻因為沒有錢不能去讀真的好可憐……。」

與軟弱又脆弱、不善於算計的我截然不同,理性又冷靜、對於經濟觀念理解得十分透徹的貞夏如此說道。於是就這樣,我們得出了「畢竟這是關係到一個人一生的問題,即使去貸款也應該要借給他,不是嗎?」如此美麗的結論,反正身邊也沒有人會向我們提出借五百萬這種要求。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過了三天,某個朋友傳來了KakaoTalk訊息,稍微寒暄問候了一下後,他如此說道。

「可以借我五百萬嗎?」

Oh My God!

是聽到了我們母女倆前幾天的對話嗎?對於要把錢用在什麼地方我也沒有多問,我知道他小孩也參加了大學入學考試,也明白他的家境不是很好,我想其用途也是不言而喻。我和朋友開始對話才過了十分鐘,就用手機申請保單借款匯了五百萬韓元給他。這種情況是必須借給對方的,這件事在幾天前就已經作出了結論,但是我也對朋友說:「你要知道這筆錢是我貸款來的錢,所以每個月要給我利息,本金的話你有錢隨時還我就好。」

哎呀,明明是貸款借錢給別人的傻瓜,還如此裝模作樣。

溫暖又愚昧的KakaoTalk對話,在龐大金額的一來一往之間結束後,我終於清醒了。

我到底做了什麼呀?明明我家小孩也馬上就要上大學了,我竟然還不惜貸款去借錢給別人。聽說朋友之間若發生了金錢往來,只會落得人財兩失的下場。「這全都是因為大家覺得我經手那麼多翻譯工作,所以錢也賺了很多的緣故吧!」我開始像這樣胡亂推卸責任給其他不認識的人。隨著時間流逝,因為借錢的事,內心漸漸變得沉重,就像把五百萬換成五百塊面額的銅板揣在心裡走路一樣。由於是不知道何時才能回收的錢,所以我試圖努力忘記此事來讓自己好過一點,但最後並沒有成功。與朋友發生了債務關係也讓人感到好不自在。

 

正好「村上春樹的煩惱諮詢所」在此時開張了,無論是任何問題,只要上傳自己的煩惱,村上春樹就會從中挑選並給予回答。換句話說,就是「向村上春樹自由提問」的一個網站,當然這是以出版為目的而開設的。

既不保證會挑到我的問題,我也沒有想過要聽到答案,只是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所以某天凌晨工作到一半,我就上網去寫寫看了。雖然寫得我好像日本人一樣,但現在想想,郵件地址其實是韓國的帳號。

 

我借了朋友五十萬日圓,那是我貸款借來的錢。
然而並沒有回收的可能性,我也說不出「把錢還我」這種話。
因為在借給他的時候,我跟他說有錢再還我就好。
我應該抱持什麼樣的想法才能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呢?

 

沒錯,我的煩惱並非如何收回款項,而是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煩惱諮詢所在大概半個月內湧進約三萬七千四百六十五則提問,其中村上春樹作出了三千七百一十六則回答,機率是百分之十。我那倒霉的手,每次玩「再來一次」總是抽不中,根本沒有想過會被選上。但是有一天,一封名字寫著村上春樹的郵件寄來了!

 

借錢給朋友似乎很少會有好結果。
只能從一開始就抱持著直接給他的想法吧!
以前如果有熟人要我借錢給他,我會拿出其中幾分之一的錢,然後跟他說「全額是有點困難,不過這點錢你就收下吧,不用還沒關係」。
我在開店的時候,向朋友借了非常多錢,全部都連本帶利還清了。嗯,儘管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借出去的錢,要是回得來的話那就太好了。

村上春樹 拜上

 

哎呀,早知道會被選中的話,應該要說聲「我是翻譯你作品的韓國譯者」,然後寫些有用的問題才對。何時才能有機會和村上春樹進行直接的交流,僅此一次的機會就這樣被我意外錯過了。

言歸正傳,就像村上春樹所說的,也正如世上人們所想的那樣,把錢借給朋友並沒有得到什麼好結果。雖然我可以勉強跟朋友一起承受負擔,但是對於那種把負擔丟著又音訊全無的朋友,我實在沒有繼續把對方當成朋友的雅量,不過這也讓我多了一段小故事能夠投稿,我想利息也算是充分拿到了。

 

題外話:「村上春樹的煩惱諮詢所」收集了其中四百七十三則問題及回覆,並以《村上先生的所在》(村上さんのところ)為名出版,當然在紙本書上並沒有刊載像我這種平凡的問題,但據說在電子書裡有將三千七百一十六則答覆全數收錄。

 

 

村上春樹與諾貝爾文學獎

 

去年和今年,村上春樹都一如既往成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強力候選人,以二○一九年為準的話,已經連續十四個年頭了。在諾貝爾文學獎公布之後,十四年來全日本的新聞頭條都一模一樣。
「很遺憾,村上春樹今年也無緣獲得諾貝爾獎!」

從多次表示自己對諾貝爾獎沒有興趣的村上春樹立場來看,此事似乎是不小的困擾。不過俗話也說了不是嗎?「如果經常放屁的話,就會拉出屎。」他遲早會得獎的吧。

或許是因為我翻譯過幾本村上春樹的書,每到諾貝爾文學獎公布的時候,我也會接到一些聯繫。畢竟他得獎了也無法採訪到當事人,無魚蝦也好,就想請譯者來說幾句話。尤其是二○一六年特別誇張,當時許多人都相信諾貝爾獎已是村上春樹的囊中之物,我既有廣播節目的出演邀請,報社的採訪邀約也蜂擁而至,在那之後也不斷有人來詢問,對我而言簡直是一場惡夢。要對著電話另一端的人,在不講錯話的前提下誠惶誠恐地拒絕,著實讓我吃足了苦頭。

在未確定是村上春樹之前就這樣了,如果他真的得獎了,又會湧進多少邀約呢?我又該怎麼全部拒絕呢?要把手機關掉嗎?還是要改成自動應答呢?「不好意思,我對於村上春樹一無所知。」

然而那一年出乎大家預料,由巴布.狄倫(Bob Dylan)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村上春樹沒有獲獎,這讓我感到很高興,當然不是因為我對他懷恨在心,只是我不喜歡接受採訪,也不想把諾貝爾獎送給日本而已。

在我正開心的時候,看到了巴布.狄倫獲獎新聞下某人所寫的留言,結果不禁大笑了起來。

 

「飯,恭喜你拿到諾貝爾獎。」

你的摯友 湯 敬上

(註:「巴布」的韓文譯名為「밥」(Bap),其韓文寫法及讀音皆與單字「飯」相同。此處應該是根據韓國人在吃飯時也會喝湯的習慣,說明「飯」和「湯」是老朋友了。)

 

▍ 本文節錄自 權南姬《雖然血淚,我還是喜歡翻譯》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