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長鴻原創小說 發表日期:

長鴻BL暢銷榜《不期而愛》第二部

冰山二世祖攻 X 傻萌哈密瓜受

2019年長鴻BL年度排行榜前三名!

Tin,認為人類只有利益掛勾沒有真愛;Can,為了保護朋友不顧一切揮拳相向。

性格與價值觀平行線的兩人, 闖進了對方的生活,更闖進了彼此的心裡……

.書籍推薦:《不期而愛 第二部》(上)(下)


cover

「做我男朋友好嗎?Can。」

「!!!」

為什麼他一開口,就問我這種問題啊?!!!

***

Tin

他正迷茫著……要抓住機會,就要趁這個時機了。

我很不喜歡在聯繫對方的時候,對方卻一點訊息都沒有,特別是Can,像他這樣平時回覆訊息很快的人,突然一整個星期都沒有讀我的訊息,讓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正躲著我!

有兩種可能,如果不是他開始討厭我了,那肯定是他對我有什麼疑慮。

根據以前種種的事跡,清楚地告訴我……肯定是因為後者。

「為什麼這副表情啊?」我問了他之後,他便轉身看著我,眼珠子差點都快瞪出來了。

「呃……你在說什麼啊?」

「怎麼了?你也知道我很喜歡你,早晚我都會向你告白的。」不管是誰,應該都能猜到吧?但是Can卻一臉目瞪口呆,傻得可愛。

啪啪啪啪啪!

Can伸出雙手在車內不斷地拍著頭,不是輕輕地拍,而是雙手左右交替地拍著腦袋,甚至都可以聽到拍打的聲音。換作是別人,我早就趕他下車了,但是對於Can,我只有安靜地抱著胸口坐著等待他的答覆。

「Tin!!!」Can突然抬起頭叫道,像隻需要餵哺的燕子一樣,我揚了揚眉表示正在聽。

「可以換一個問題嗎?」

「唉!」我嘆了口氣,知道他並沒有開玩笑,他還是給了我這樣的回答,沒說願意,也沒說不願意。其實,我心裡早就知道不可能如此輕易地從他嘴裡得到答覆。

「那……我們交往吧,Can。」

「嘿!我叫你換一個問題,不是讓你換個詞,做你男朋友和交往有什麼區別嗎?」

「你要一直這樣拖到什麼時候呢?」我盯著他問道。

往常總是大吵大鬧的Cantaloupe此刻變得如此的安靜,不一會兒他便開口說道:「Ae說我在吃你的醋。」

我很認真地聽著他說話,我承認我很不喜歡我的Can提起這個名字,但至少他正在朝著好的方面前進。

「Pete也說我很在乎你……就連Type學長,也說我正陷入愛河之中。」

「然後呢……」我輕聲說道,他眼裡滿是質疑與迷茫。

「我……我不明白大家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也許是我過於自戀了,但我覺得他或多或少是有點喜歡我吧?所以才會同意讓我做那些事情。

但是Can搖了搖頭。

「不明白就是不明白,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吃你的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比別人更加地在乎你,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歡你……愛情是什麼啊?Tin,難道不能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飯,有空了就一起看場電影嗎?為什麼一定要談戀愛?」如果他是嘻嘻哈哈滔滔不絕地說著這段話,我大概早就生氣了,然而並不是,此刻他的眼神顯得很真誠,很嚴肅……

「那為什麼你會覺得你喜歡我呢?」

「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覺得很輕鬆。」我言簡意賅地回答道。

「我跟Ae、Pete、Pond以及學院裡的其他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也覺得很輕鬆、很開心。」他很認真地辯解道,以至於我不得不好好想一個更好的答案回答他。

此刻的感覺真的很難用言語解釋,因為這可能與世界上其他男女之間的愛情不一樣吧。

不僅僅是覺得幸福,與Can在一起的時光,不僅僅只有幸福那麼簡單。

「你讓我重新有了呼吸。」

「啊?!」

我對他感到疑惑的模樣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對於我來說,這種感覺不是從大街上隨便要求一個人交往就能得到的,我並不是喜歡他的外表,不是因為覺得和他說話很好玩,也不僅僅只是想要和他發生關係,也不是覺得他很可愛,對於我來說,Can就像是我的……空氣。

我一直被家人傷害著,感覺自己的頭像被按進了水中無法呼吸,是他,將我從這死寂般的水中救了出來,所以我才將自己喜歡他的感情美化了,因為這並不是一般人的愛情,從收到他的道歉信之後,我就已經知道了……我此生可能再也離不開他了。

「我不是氧氣,而且我呼出來的還是二氧化碳,那麼你從我這裡吸入的就是二氧化碳了,那樣你會死的吧?」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也不願意和這種理解能力慢三拍的人在一起。

「我只知道我喜歡你。」我嘆了口氣。

「我還是不明白。」Can依然堅持著表示不懂,然後他低下頭看著冷氣通風口,「我很不喜歡啊,Tin。」

「不喜歡什麼?」

「很不喜歡聽見Le說你和Pete在交往時候的感覺,如果我答應和你在一起的話,那麼我以後豈不是都要忍受這種你和別人在一起時候的糟糕的感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肯定又會茶飯不思,寢食難安,會一天到晚都胡思亂想你到底和誰在一起……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如果他有那種感覺的話,按照正常人的思考方式,這難道不是他也喜歡我嗎?

我微微地嘆了口氣,不想用一般人的思考方式來定義Can,他再次抬起頭看著我,然後繼續說道:「難道就不可以做朋友嗎?就這樣不好嗎?你有空的時候就來找我玩,我有空的時候就去找你玩,哪天嘴饞了,就一起出去吃東西,什麼時候你家裡沒人了,我們就一起去你家看電影……就一直這樣難道不好嗎?Tin。」

我很不喜歡他此刻的眼神,那種彷彿在說他已經想好了,不想跨越這個雷池的眼神,而且居然還求我,希望我也這樣想,像我這樣想要什麼就必須得到的人,此刻能做的也只有長嘆一聲。

「我需要的不僅僅是成為朋友那麼簡單!」我平靜地說道。

他臉上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

「……」

他沒再說話,而是拿出了錢包。

「很抱歉,我無法像其他人一樣理解透澈這種事情……這是這個月的錢,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的話,可以把你的銀行帳號給我,以後每個月我都會轉帳給你。」我感覺他正看著我,但現在我不再看著他了,轉頭朝著窗外望去。

「我放這裡了哦。」他將一千銖的鈔票放在擋風玻璃前。

「那我就先走了啊。」他小心翼翼地說著,不一會兒我便聽到了車門開啟的聲音,在他關上車門之前,他低頭對我說道,「我想跟你做朋友,Tin。」

砰!

車門關上了。

我閉上了眼睛,緊緊地握著拳頭,然後砰地一聲砸在方向盤上。

我知道可能是我太心急了,我應該再等等,但是如果問我想不想和他做朋友,呵呵,我不想和他做朋友,我需要的是比朋友更近一步的關係。

我需要的是……在他眼中,我比任何人都要特別。

我癱坐在車座上,彷彿沒了力氣,因為他說得好像從此再也不見面一樣……我覺得很鬱悶,感覺快窒息了。

為什麼……?每次我真心需求一樣東西的時候,都沒辦法好好抓住它。

.書籍推薦:《不期而愛 第二部》(上)(下)

MAME

Just a woman who love to write.(只是個喜歡寫作的女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