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讀書共和國 發表日期:

銀河鐵道之夜

銀河鐵道之夜

東方版小王子的經典鉅作

宮澤賢治

璀璨如花的鐵道列車,駛向淺藍光芒的銀河畔,銀色的天空芒草隨風搖曳,為了達到至高幸福,種種悲傷也全都是神的旨意……

相關書籍:《銀河鐵道之夜:照亮徬徨人心的永恆曙光,宮澤賢治經典短篇集

23

(天河西岸有兩顆很小很小的藍色星星。那是純生童子和寶生童子這對雙子星兄弟,各自居住的小巧玲瓏水晶宮。

二座水晶宮正好面對面。晚上二人必定都會回宮,端坐著配合天上〈星星巡行之歌〉整晚吹奏銀笛。那就是這對雙子星的職責。)

某個晚上,天空下方堆滿烏雲,雲層下嘩啦啦降下傾盆大雨。但二人還是一如往常各自端坐在自己的水晶宮,面對面吹笛子,這時粗暴的大彗星突然出現,呼呼朝二人的宮殿噴著淺藍色光霧說:

「喂,藍色雙子星。要不要出去旅行一下?今晚用不著那麼勤快。就算海上遇難的水手想靠星星找尋方向,被這麼厚的雲層遮住也看不見。天文台的觀星人員今天也放假正在打呵欠。那些一天到晚看星星自以為了不起的小學生也對這場大雨沒轍,只能待在家中畫畫。就算你們不吹笛子,所有的星星也照常運轉。怎麼樣,出去旅行一下吧?明天傍晚之前,我就會把你們帶回來。」

純生童子暫停吹笛回答:

「其實陛下也允許我們陰天可以不用吹笛。我們只是吹著好玩的。」

寶生童子也暫停吹笛接話:

「不過,陛下應該不會同意我們出去旅行。因為說不定甚麼時候就放晴了。」

彗星說:

「甭擔心。之前陛下就吩咐過我了。陛下叫我如果哪天碰上陰雨的夜晚,就帶雙胞胎出去旅行一下。走啦,走啦。我這人很有趣喔。我的綽號可是天空鯨魚。你們知道嗎?因為我會把像沙丁魚那樣軟弱的星星或像青鱂魚那樣的黑色隕石大口大口吞下肚。然後最痛快的就是筆直衝出去,接著再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迴轉劃出弧形筆直衝回來的時候。全身都會吱呀作響好像快要散了架子。連發光的骨頭都會喀喀作響。」

寶生童子說:

「純生。那我們就去吧。既然陛下都說可以了。」

純生童子問:

「可是陛下真的答應了嗎?」

彗星說:

「哼。如果我騙人就讓我腦袋爆炸好了。讓我的腦袋身體尾巴全都四分五裂掉到海裡變成海參都行。我怎麼可能騙你們!」

寶生童子又問:

「那你敢對著陛下發誓嗎?」

彗星不假思索應允:

「嗯,發誓就發誓。咳,陛下您請看著。呃,我發誓今天我是奉陛下之命帶藍色雙子星出門旅行。哪,這樣行了吧?」

二人這才異口同聲說:

「嗯,行了。那我們走吧。」

這時彗星格外認真地說:

「那你們趕快抓住我的尾巴。要牢牢抓緊喔。快。好了嗎?」

二人牢牢抓住彗星的尾巴。彗星呼地噴出一團淺藍色光芒說:

「好,那我們要出發囉。嘰—嘰—嘰—呼。嘰—嘰—呼。」

彗星不愧是天空的巨鯨。弱小的星星嚇得四處逃竄。彗星一眨眼便飛了老遠。二人的水晶宮已在很遠很遠的千里之外,如今只能看見小小的淺藍色光點。

純生童子開口:

「我們已經走很遠了吧。還沒到天河的落水口嗎?」

這時彗星忽然翻臉不認人。

「哼。關心天河落水口之前,不如先看看你們自己的落水口吧。一,二,三!」

彗星用力甩尾兩三下,而且還扭頭向後方噴出強烈的淺藍色霧氣把二人吹落。

二人就此筆直墜落墨藍色的虛空。

「哇哈哈哈!哇哈哈哈!剛才的誓言甚麼的通通取消。嘰—嘰—嘰—呼—。嘰—嘰—呼—。」彗星說著已經朝遠方跑掉了。

二人在墜落之際緊緊抓住對方的手肘。這對雙子星已決定無論掉到哪裡都要在一起。二人的身體進入空氣層後,發出打雷似的聲音劈哩啪啦冒出紅紅的火花,光是看著都會頭暈。之後二人穿過漆黑的雲層,如箭矢一樣墜入怒濤洶湧的大海中。

二人不斷往下沉。但不可思議的是,即便在水中也能自由呼吸。

海底有柔軟的爛泥,睡著巨大的黑色物體,還有亂糟糟的海藻款款搖曳。

純生童子說:

「寶生。這裡大概就是海底了吧。我們已經無法回到天上。今後不知會有何下場。」

寶生童子應語:

「我們被彗星騙了。彗星甚至還對陛下說謊。這傢伙真是太可惡了!」

這時,就在腳邊發出紅光形如星星的小海星開口了。

「你們是哪片海域的?你們綴有藍色海星的記號呢。」

寶生童子回道:

「我們不是海星。我們是星星。」

結果小海星氣憤地說:

「甚麼?你說你們是星星?海星本來也都是星星呀。看你們這個樣子是剛剛來到這裡吧。甚麼嘛,搞了半天原來是菜鳥海星。是剛出爐的惡棍。做了壞事淪落到這裡,還想驕傲地說自己是星星,你們這套在海底是行不通的喔。我以前在天上時,還是第一等的軍人咧。」

寶生童子悲傷地仰望上方。

雨已停了,烏雲也都不見了,海水像玻璃一樣平靜無波,可以清楚看見天空。天河和天之井還有老鷹星和琴手星也通通清晰可見。甚至可以看見二人很小很小的水晶宮。

「純生。我可以清楚看見天空。也可以看見我們的宮殿。可是我們卻淪為海星了。」

「寶生。已經沒法子了。我們就從這裡向天上的大家道別吧。雖然無法再見到陛下,還是要向陛下致歉。」

「陛下再見。我們從今天起要變成海星了。」

「陛下再見。愚蠢的我們被彗星騙了。從今天起,我們要在黑暗的海底爛泥中匍匐苟活。」

「陛下再見。還有天上的各位。祝各位欣欣向榮。」

「再見了各位。還有統領萬物的尊貴陛下,願您千秋萬世永保安康。」

一大堆紅色海星湧來圍著二人七嘴八舌。

「喂,把你的衣服給我!」「喂,把劍交出來!」「拿錢出來繳稅!」「變小一點!」「替我擦鞋子!」

這時,大家的頭頂上忽然有一團很大很大的漆黑物體吼呀吼的咆哮經過。海星們慌忙紛紛行禮。大黑個本來都要走遠了忽然又停下來仔細打量二人說:

「我懂了,一定是新兵吧。連怎麼敬禮都還沒學會。連我鯨魚大爺都不認識嗎?我的綽號可是海中彗星。知道嗎?我可以一口把沙丁魚那樣軟弱的魚和青鱂魚那種瞎眼魚通通吞下肚。然後最痛快的就是筆直衝出去再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迴轉劃出弧形筆直衝回來的時候。痛快得彷彿全身的油都黏糊糊快溶化了。話說回來,你們應該帶了被天庭放逐的證明文件吧。趕快拿出來。」

二人面面相覷。「我們沒有那種東西。」純生童子說。

結果鯨魚大怒,從嘴巴呸地噴出一口水。海星全都臉色大變嚇得東倒西歪,但二人還是強忍驚恐站得筆直。

鯨魚凶神惡煞似地說:「沒有文件?小壞蛋!這裡的傢伙就算在天上做了再怎麼可惡的事情,也沒有哪一個敢不帶證明文件。你們實在太不像話了。好,我要把你們吞下肚,覺悟吧。準備好了嗎?」鯨魚張大嘴巴做好準備。海星和附近的魚群深怕遭到波及也被吞下肚,連忙鑽進泥中或是一溜煙逃之夭夭。

這時遠方銀光一閃,忽然來了一條小海蛇。鯨魚似乎非常驚愕,急忙閉嘴。

海蛇不可思議地盯著雙子星的頭頂上方說:

「兩位怎麼會在這裡?你們應該不是做了壞事從天上淪落此地的人。」

鯨魚從旁插嘴:「這兩個傢伙連放逐文件都沒帶呢。」

海蛇眼神凌厲地瞪著鯨魚說:

「你給我閉嘴!狂妄無知。你怎麼敢用『傢伙』稱呼這兩位。你看不見做善事的人頭上的光環。倒是做了壞事的人,頭上會有黑影張著大嘴,所以一看就知道。星星閣下。請隨我這邊來。我帶兩位去見我們的國王。喂,海星。過來點燈。喂,鯨魚。你可不要胡鬧得太過分喔。」

鯨魚抓抓腦袋連忙俯身認錯。

令人驚訝的是,發出紅光的海星竟然排成寬闊的兩排隊伍,宛如人間街道的路燈。

「好了,我們走吧。」海蛇甩著白髮,恭敬地說。二人跟著海蛇走過海星之間。不久,墨藍色海水的燈火處出現巨大的白色城門,城門自動開啟,從中走出許多氣派的海蛇。然後將雙子星兄弟帶到海蛇王面前。海蛇王是個留著白色長鬍子的老人,笑瞇瞇地說:

「你們是純生童子和寶生童子。久仰大名。上次你們犧牲自己拼命感化天上那隻蠍子的歹念,這段佳話連我們這裡都聽說了。我已命人將那個故事收入本地小學的課本。話說回來,這次遭逢無妄之災,兩位想必嚇壞了吧。」

純生童子說:

「您過獎了。我們已經無法回到天上,如果有我們能做的,我們很樂意為大家效勞。」

海蛇王說:

「哪裡哪裡,您太謙虛了。我立刻命龍捲風把兩位送回天上吧。回去之後還請代我海蛇老兒向兩位的國王問候。」

寶生童子開心地問:

「如此說來,您也認識我們的陛下嗎?」

海蛇王慌忙起身離開椅子,

「哪裡,豈只是認識。陛下是我唯一的王。打從久遠以前就是我的老師。我是陛下愚昧的僕人。唉,看來您還不明白。不過,將來想必您遲早會明白。那麼,趁著天還沒亮,趕緊讓龍捲風送兩位回去吧。來人,來人哪。準備好了嗎?」

一條海蛇家臣回答:

「是,已經在門前等候了。」

二人鄭重向海蛇王致謝。

「那麼,海蛇王閣下,再會了。改天我們再從天上好好向您道謝。祝您國運昌隆。」

海蛇王站起來說:

「也祝兩位今後益發光彩照人。再會。」

家臣們一同恭敬行禮。

兩個童子走到門外。龍捲風正蜷起銀色的身體靜臥。

一名海蛇把二人放到龍捲風的頭頂。二人抓住龍捲風頭上的角。

這時發出紅光的海星紛紛跑出來高喊:

「再見!請向天上的國王問好!希望有一天我們也能得到寬恕!」

二人齊聲說:「我們一定會把話帶到。希望將來能在天上重逢。」

龍捲風緩緩飛起。

「再見!再見!」

龍捲風的腦袋已經到了漆黑的海面上。隨即突然響起劈哩啪啦的劇烈聲響,龍捲風夾帶海水如箭矢般不斷往天上越竄越高。

距離天亮還有大把時間。天河越來越近了。二人的宮殿已清晰可見。

「兩位請看一下那個。」龍捲風在黑暗中說。一看之下,那發出大團淺藍色光芒的掃把星四分五裂,腦袋尾巴身體全都分了家,發出瘋狂的慘叫聲,伴隨無數碎片的光芒墜入漆黑的大海中。

「那傢伙會變成海參。」龍捲風靜靜地說。

天上的〈星星巡行之歌〉已然響起。

而童子們也抵達了水晶宮。

龍捲風放下二人。

「再見,請多保重。」說著又一陣風似地回到海裡了。

雙子星各自回到宮殿。然後端坐著對無形的天上之王說:

「都是因為我們不小心,這段時間擅離職守實在很對不起。儘管如此我們今晚還是蒙受天恩,不可思議地獲救。海中的國王命我們向您轉達對您的無比敬意。還有海底的海星也乞求您的慈悲寬恕。另外我們自己也要懇求您,如果可以的話請寬恕海參吧。」

然後二人又拿起銀笛。

東方天空泛出金黃色,不久就要天亮了。

銀河鐵道之夜:照亮徬徨人心的永恆曙光,宮澤賢治經典短篇集

宮澤賢治

1896年8月生於日本岩手縣。1918年畢業於盛岡高等農林學校。是日本家喻戶曉、備受喜愛的國民作家。雖出身富商家庭,但宮澤賢治懷抱著悲天憫人的心,一生都致力於農業技術的改良,為解決旱災與農民生活而奔走。在他人生最後五年,因不斷進行農業指導而過勞,1933年因肺炎病逝,享年37歲。

「當全世界的人都幸福的時候,才會有個人的幸福。」他始終抱持著追求讓所有人幸福的強大理念,也貫穿了他的創作。他的筆觸溫暖且細膩,多以森林、原野及鐵軌,天空、彩虹與月光為創作主題。作品隱含的人生哲理猶如其人,總能帶給人們堅定而溫柔、純粹而慈悲的力量與希望。生前出版的作品僅有詩集《春與修羅》與童話集《要求特別多的餐廳》,直到死後,所有定稿、未定稿的手稿才被系統整理出版,受到後世文壇高度評價。

代表作有〈銀河鐵道之夜〉、〈要求特別多的餐廳〉、〈橡果與山貓〉、詩作〈不畏風雨〉等。


完整內容請看銀河鐵道之夜:照亮徬徨人心的永恆曙光,宮澤賢治經典短篇集

內容簡介
  最受日本人喜愛的國民作家──宮澤賢治
  點燃宮崎駿、手塚治虫、藤子不二雄等動畫大師的...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