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台灣漫讀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日期:

邊境的老騎士

日本網路點擊率超高~美食╳史詩╳奇幻的冒險譚!

老騎士巴爾特察覺自己時日無多,為了享受珍奇景色與大啖美食,他向侍奉多年的領主之家遞出了辭呈。

帶著長年形影相隨的一匹馬,開始一場隨心所欲的旅行。

推薦書籍 : 邊境的老騎士 (1)

「熱水好嘍~」

少女前來喚道。於是巴爾特帶著所需物品,繞到剛茲的後院。水井旁邊設有一個以碎石鋪成的沐浴處,裡頭有個裝著滿滿熱水的大木桶。看來竟然能在浴桶中洗澡呢!真是令人不勝感激。

他脫下衣服,用提桶從大木桶中打了一些熱水出來,一口氣從頭上淋了下去。熱水順著頭髮、鬍子及身體流下的感覺舒暢極了。他又打了一桶水,一邊刷著身體一邊沖洗。之後他將整個身子沉入熱水中。由於他體格壯碩,大量熱水溢了出來。

「哇哇!老爺爺,你身體很壯呢~」

少女瞪圓了眼。

腳部、腰部、背骨及肩膀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同時整個人放鬆了下來。雖然刻苦耐勞可說是騎士最基本的資質,但是在這把年紀徒步露營一個月的旅程,其帶來的影響會反應在身體上。那些被壓抑、忽視、遺忘的痛楚在體內甦醒過來。不過,這些就是活著的證據。巴爾特在浴桶中享受著消除疲憊的幸福,同時因為蜂擁而來的痛楚皺起眉頭。

「太刺激了嗎?」

巴爾特的身上有很多傷痕,少女擔心熱水對他的傷口來說太刺激了。巴爾特露出溫和的微笑回答:

「這些都是舊傷,現在已經不會痛了。是這熱水太舒服,身體嚇了一跳呢!」

由於旁邊放著以曬乾的波魯波斯果實製成的除垢刷,巴爾特在浴桶中刷洗了全身。熱水漸漸變得汙濁。他心裡對少女感到抱歉,等一下打掃起來一定很辛苦。而少女在碎石地上努力地刷洗著他的靴子。

「您的馬叫什麼名字啊?」

「牠叫史塔玻羅斯。」

「那是什麼意思呢?」

「這名字是朋友幫牠取的,我沒問過是什麼意思。」

「我剛剛拿了飼料和水給史塔玻羅斯嘍!我看牠的角很短,不要緊吧?」

「不要緊。」

不止是馬,所有家畜的額頭上都長著小小的角。角會隨著老化而逐漸縮小,等角縮小到看不見時,有可能會變凶暴。

當浴桶底部沉積了不少泥土和汙垢時,少女先拉開栓子,大概放掉半桶水之後,又倒入新的熱水將浴桶補滿。她捲起袖子,嘴上發出「嘿咻、嘿咻」的聲音,來來回回地從剛茲後門搬運裝有熱水的桶子,這副模樣看著就令人心境平和。

「哎呀,這熱水真不錯呢!哈哈哈哈!」

*

一樓聚集著許多來客,十分吵雜。巴爾特帶著劍走下樓梯,坐上空位不久後,老闆就拿了燉肉、麵包、酒壺及碗來。酒裝了滿滿一壺,他在驚訝老闆的慷慨大方之餘,將酒倒進碗裡,仰頭飲下。蒸餾酒熱辣辣地燒過喉嚨,滑落腹中。胃底冒出一股暖烘烘的熱流,五臟六腑開始蠕動起來。燉肉中放了肉及剛摘下的蔬菜,飄散出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他用木勺舀了一口送進口中,細細地咀嚼。

──真好吃。

這是克魯魯洛斯的肉,燉煮得十分軟嫩,在口中越嚼越是透出一股甜味。蔬菜雖然也很入味,但依然保有恰到好處的嚼勁,真是極品。

坐在巴爾特對面的男子對老闆喊了一句:「給我也來份這個。」

老闆告訴他這道是需額外收費的特製料理,並告知價位。

男子喊道:「喂!太貴了吧!」。巴爾特不理會,再次將燉肉送入口中,這次他趁味道還殘留在嘴裡時喝下一口酒。燉肉的鮮甜增添了酒的風味。他感到難以言喻的幸福感,同時「呼~」地長吁了一口氣。男子見到他這副模樣,咕嚕地嚥下口水。

「可惡!快把那燉肉給我端上來!」

大家也受到誘惑,餐廳各處的桌子都傳出要點燉肉的要求。少女忙碌地四處奔走,送上燉肉並收取費用。用不了多久,主人就告知燉肉賣光了。

在巴爾特吃完燉肉及麵包時,老闆端來一個小盤子,裡頭盛著烤得酥酥脆脆的克魯魯洛斯皮。在對面男子的凝視之下,巴爾特吃了一塊皮。略施薄鹽的調味奇佳,撒在上面的柑橘系水果十分解膩,餘味也很棒,與蒸餾酒是絕配。對面男子問了價錢,老闆則回給他一個比燉肉更昂貴的價格。聽說是因為大量使用了上等木炭所致。烤皮比燉肉在更短的時間內銷售一空,酒也很暢銷。

最後老闆端了一碗裝在小碗內的燉煮料理來。一問之下,才知道這是燉克魯魯洛斯內臟。巴爾特本來心想這種東西能吃嗎?但是他已經見識過老闆的烹飪技巧,而且裝在碗內的料理看起來很美味,於是他吃了一塊。

──這真是美味!

完全不帶腥味及澀味,徹底吸收了清淡的湯汁,輕輕咀嚼後,留下些微的嚼勁,卻能輕易咬斷。肉汁的味道也不搶戲,緊接著在口中逐漸擴散。他忍不住又吃了一塊。

──唔唔唔!

這味道跟剛吃下的肉片不同。首先,口感上有所不同。剛才的肉片在口中能輕易地咬斷,而這塊肉片則是充滿彈性,咬下去之後會回彈到牙齒上。再咬一口後,肉片又柔軟地回彈。這口感十分有趣。接著,在口中擴散的肉汁質感不同。剛才的肉汁滑順地擴散開來,但是咀嚼這塊肉片時滲出的肉汁則是香醇濃郁,差距很細微,但這些許的差距非常鮮明。巴爾特用力咬斷肉片,一口氣吞了下去。然後再舀了一片送入口中。

──唔!

這次的肉片從舌尖傳來的觸感滑嫩。而且還有皺褶,滲進皺褶之間的湯汁與肉汁融為一體,在口中跳動。該怎麼形容它才好呢?是會滲進五臟六腑每一處的味道。巴爾特感覺體內正以和消化燉肉、麵包、酥烤脆皮不同的部位,品嘗著這道料理。

此時巴爾特將酒碗端至唇邊。

──啊啊!

這酒怎麼會如此美味!原來是燉內臟帶出了酒的香醇。

「因為老爺子您先幫我們充分放了血,我才覺得能夠做成這道美食。我換了好幾次水,不管怎麼樣都得先把澀味去掉。當然啦~內臟的部分一定塞了不少東西在裡面,不過憑我的本事將它清得乾乾淨淨了。然後,這個城鎮特產的岩鹽是調味的關鍵。哎呀,因為這道料理依據食材不同,會帶有腥味。能煮出這麼棒的燉煮料理是幾年來才這麼一次,畢竟五臟六腑的味道會依部位而異啊。在這個小小容器中,可是裝滿了各種不同的美味。」

──原來如此,這可得寫信跟愛朵菈小姐報告才行。我從來不知道克魯魯洛斯的內臟這麼美味。

愛朵菈是現任帕庫拉領主格里耶拉.德魯西亞的嬸嬸,也是巴爾特宣誓要保護的貴婦。

對面男子點了燉內臟,老闆回他一個比酥烤脆皮更昂貴的價錢,理由是這道料理是難得一見的珍饈,而且是頂尖之作。男子毫不在意地要他把東西端上來,吃了一口後大喊:「太好吃啦!」接著餐廳內的點菜聲開始此起彼落。少女精神奕奕地四處跑,一瞬間就銷售一空。

今晚老闆算是小賺了一筆。當巴爾特心想差不多要結束用餐時,熱鬧的店裡突然靜了下來。

巴爾特順著眾人的視線看去,有三位男子正好推開門走進來。從外貌及態度來看,十分適合稱其為暴徒。站在最前方的是個頭高大,肥胖臃腫的男子。他的左耳已經損傷,左邊臉頰上有一道巨大傷痕。他以下流的眼神掃視店裡一圈,將右手握著的戰斧咚地撞上地面,扯開嗓子吆喝:

「哎呀哎呀,大家的心情似乎都很不錯,我也很開心喔!當然了,明天不會有人在享樂之後,工作就遲到吧?喔~對了,既然大家這麼有精神,明天的休息時間應該可以減半吧!」

店裡的客人魚貫從位子上站起來,離店而去。戰斧男子對正要回家的其中一位客人努了努下巴,其中一位暴徒就把客人帶到店裡一角,對他說著什麼。似乎正在說要不要借錢?今晚要把你妹妹如何如何等等不正經的話。

戰斧男子來到巴爾特身旁,瞪視著巴爾特的臉,以及那把直立著的劍。接著他看向巴爾特的手邊。

刀子與叉子。

一般來說,幾乎所有客人都是用手抓,或是用手製木鏟或竹籤用餐。而巴爾特帶來的餐具相當別緻。刀叉都是以金屬製成。特別是刀子上刻有繁複美麗的花紋,散發出高貴的銀色光芒。

巴爾特毫不在意男子散發出來的殺氣,平靜地將最後一塊燉內臟送入口中,一口氣飲盡剩下的蒸餾酒後,長吁一口氣。男子感覺大勢已去,收起殺氣並帶著同夥離開店裡。

*

老闆拿著新的酒壺與碗來,在巴爾特的碗裡倒了滿滿一碗酒。不知道是為了答謝他帶來的財運,還是為了剛才讓他經歷不愉快而致歉。老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也往自己的碗中倒了酒,一仰而盡。

他開始斷斷續續地述說起來。這座城鎮以出產岩鹽維生,自從前任鎮長去世之後,有一位名叫布蘭德的男子來到這裡,掌管鎮上。布蘭德本身是個精明能幹的人,也很有度量,但他那五位負責監督現場的兒子卻以暴力的方式支配作業員們,利用債款綁住鎮上的人們,做出一些蠻橫的行為。

老大瑪奇亞斯擅使戰斧;老二艾爾德擅使長劍;老三傑洛里姆斯擅使飛刀;老四羅勃擅使細劍;老五肯因則可以靈巧地使用弓箭。每一位都技術高超,欲望深沉,若無其事地將弱者踐踏在腳下。

老闆灰心喪志,認為這樣的城鎮不會有未來,所以決定將養女託付給住在帕魯薩姆王國密斯拉城的堂兄弟。密斯拉設有學校。老闆散盡家財支付了學費,拿到了入學許可書。聽說少女是他去世的妹妹之女。而少女將搭乘明天中午發車的公共馬車,前往河岸城市臨茲。車伕是他的舊識。之後少女會搭乘臨茲領主的交易船渡過奧巴河,再請交易馬車隊帶她到密斯拉去。臨茲領地有老闆相熟的官員,他已經千拜託萬拜託官員要好好幫忙。據說等這間剛茲的合約結束後,老闆也想到密斯拉開間餐廳。

「多虧有老爺子的克魯魯洛斯,這下子能讓她帶點零用錢上路了。」

巴爾特從老闆的表情感受到他將送可愛姪女離開的寂寞,在老闆的碗裡倒了酒。

巴爾特回房之後,點燃燈芯照亮房間,接著拔劍出鞘,檢查劍刃。劍刃上有幾處蒙上了些許灰塵,他用布仔細地拭去髒汙。不管有多累,他習慣在一天結束時一定要做這件事。

保養完劍後,他用右手拿起劍揮了揮。當他大幅度往右上揮去時,手肘和肩膀感到痛楚。似乎是舊傷復發了。由高處往下揮動的攻擊姿勢不甚順手。

接下來,他試著將劍由左下往右上揮去。做這個動作時,只要他不過度伸展右手肘,幾乎不會有疼痛感。若有必要用劍時,這個動作比較妥當。緊要關頭時他能無視痛楚,但是沒必要刻意虐待身體。

巴爾特收劍入鞘,將它立在地板上。明天他打算睡到中午,照料馬匹和檢查行李並悠閒度過,如果缺了什麼先去買齊。因為明天也會住上一宿,待疲勞恢復後,第三天一大早啟程。

*

隔天一早,巴爾特醒了一次。這是他多年來的習慣。之後回頭睡個回籠覺,當他再次醒來想起身時,聽見了一些聲音。一樓鬧哄哄的。巴魯特走下床,微微打開房門後,樓下的交談聲傳來。

「店長,你別這麼說嘛!居然沒跟我們說一聲,就要把店裡的紅牌女店員送到大都會,這也太過分了吧?我老爸可是這間店的經營者耶,總是得跟我們打聲招呼吧?」

老闆語氣微慍地表示馬車的發車時間快到了,但是對方擺明不想聽他說。巴爾特動作迅速地開始整裝,眼中閃著強烈的光芒。這是他多年來的習慣,緊要關頭時會在短時間內進入戰鬥姿態,而他已經感覺不到疲憊和痛楚了。

「就半年吧,把你女兒送到我老爸那裡效勞。這樣的話,我可以對你拖欠的債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會付你女兒薪水。不只這樣,我們會教她很多事,各式各樣的喔。嗯?怎麼樣?這條件不錯吧?」 

他的同夥在一旁附和,發出猥瑣的笑聲。巴爾特聽著樓下的對話,穿起長靴,套上皮甲後將劍掛在腰間,再披上披風,最後戴上手套及帽子。

「放開我!住手!別碰我!」

巴爾特迅速但從容地整頓好裝備後,大聲地打開門。

樓下的眾人抬頭望向巴爾特。在這緊繃的氣氛中,巴爾特踩響靴子,緩緩走下樓梯。站在櫃台附近,手拿戰斧的男子應該是布蘭德兄弟中的老大瑪奇亞斯。一屁股坐在最裡邊桌子上的,應該是老三傑洛里姆斯,聽說他很擅長飛刀。而在入口處抓住少女的人肯定就是老五肯因,他以左手持弓,背上揹著劍筒。

巴爾特踩得樓梯吱嘎作響,同時緩緩走下一樓。他如果就這麼走下樓,將形成被敵人三方夾擊的局勢。然而他並未放慢腳步,走下一樓。

他往左側的老三看去。老三的右手放在左側懷裡,可以稍微看見刀套裡插著幾把飛刀。以投擲用來說算大尺寸的小刀。在右側櫃台附近,老大將戰斧拉到手邊;站在正面入口的老五則放開少女,從箭筒中抽出箭。重獲自由的少女奔向站在櫃台前的老闆身邊,緊緊抱住他。

此時,巴爾特的內心玩興大起。

──既然橫豎都要動手。

既然橫豎都要動手,乾脆狠下心來大鬧一場,鎮住場面,讓這群地痞流氓失去鬥志吧。雖然若是失敗,可能會招致危及性命的傷害,但是他這條命死不足惜。這原本就是一場尋找葬身之地的旅行,若能在幫助無辜市民時死去,不是正如他所願嗎?若身負重傷,也只要在生命走到盡頭前斬殺這三人即可。不過,上上之策毫無疑問是儘可能以不留後患的方式,驅逐這群傢伙。

他面向左方,眼神銳利地瞪著老三。老三嚥了口口水。巴爾特移開目光,往入口方向前進了三步,老五一臉吃驚地搭箭上弓。巴爾特也將視線從老五身上移開,重新面向老大並停下腳步。

現在老大、巴爾特及老三排在一直線上。老三應該在尋找巴爾特的破綻,而巴爾特發出啪沙聲響,掀起披風,將披風的左袖掛上左肩,因此掛在左側腰間的劍顯露在外。每個人都認為他掀起披風是為了利於拔劍,結果卻毫無防備地暴露出左側腹。接著,巴爾特解開了披風左側的繩扣。這下子從他的正後方也可以看見左側腹。此刻,除了巴爾特的左側腹之外,全身都被帽子、披風及皮甲遮著。老三的視線應該停留在暴露在外的左側腹才對。老大似乎耐不住沉重的靜默,開口說:

「你這老東西想幹什麼?」

嘴上依然是令人厭惡的語調,但聲音略帶沙啞。巴爾特保持沉默,往前跨出一步。他感覺到後方的老三有了動靜。應該正舉起飛刀,準備發動攻擊吧。

「你該不會想跟我們打吧?就憑你一個人。」

巴爾特又向前跨了一步。不能操之過急,敵人會告訴自己動手的時機。

「很有趣嘛,既然如此……」

老大輕輕向老三使了個眼神。就是現在!

「拔劍!」

當老大大喊並飛身至身旁時,巴爾特已經開始行動了。他將下半身旋身向右,穿著靴子的右腳用力地往地板一踏,發出「咚」的一聲。他的腳尖朝著老三的方向,而老三已經開始投擲動作。在飛刀離手的瞬間,他對巴爾特回過頭來的動作露出訝異的神色。巴爾特則充分利用腰部旋轉的力量,在右手拔劍出鞘的同時,看清了飛刀的軌跡。由於刀子飛來的路線正如他預料,所以之後只要抓準斬擊的時機即可。

鏗!

鐵器互相碰撞後發出了尖銳的聲響,緊接著被打落的飛刀深深刺進地板。巴爾特以流暢的動作又轉了半圈,收劍回鞘。隨風揚起的披風颯颯地包裹住巴爾特的身體。

時間凍結了。

老大的雙手依然舉著戰斧,看著巴爾特。他的雙眼逐漸瞪大,嘴張得老大。暴徒的腦子似乎正在緩慢地理解剛剛發生的事。從眼角可以看見老五搭在弓上的箭,啪嗒一聲地掉落在地。不久後,老大的臉上出現近似於恐懼的表情。恐怕在背後的老三也是同樣的表情吧。

這也難怪。巴爾特展現的絕技,可是回頭劈落從後方飛來的飛刀。而且,在暴徒們眼中看來應該是揚手擲出飛刀後,巴爾特察覺到這個動作而回頭。若是故事情節就罷了,現實生活中居然有人能辦到這種事,即使親眼所見應該還是難以置信。

巴爾特從容地地背對手持武器的老三。在擋下飛刀後,縱使老大和老三手上拿著武器,他依然立刻收劍回鞘。這只代表了無論從四面八方受到突襲,他都有信心能沉著應付。

這位老人雖然一身如此打扮,但其實是位有名的騎士──可爾德葛西吧?或許是因為某些理由而隱姓埋名,單獨旅行吧?光靠這三人,實在難以與這位騎士抗衡。更別提若要應付他的家臣,或許會遭到滅門的下場。

地痞流氓們或許正想著這些事。

另一方面說回巴爾特,雖然他裝得一副泰然自若,但心裡是冷汗直流。因為飛來的刀子比預期中既大又重。從聲音來判斷,飛刀的材質也是一等一。相較之下,巴爾特慣用的兵器只不過是一把輕巧偏短的劍,只適合在長途旅行中用來防身。他將稱得上寶劍的武器都留在府邸中了。若是以這把劍與剛剛那把飛刀正面對決,或許已經斷了。真是好險。

巴爾特以平靜的眼神凝視了老大一會兒後,他面向老闆,以臉部動作示意入口處。老闆驚醒似的點點頭,帶著少女往入口走去。當老闆想拿取放在入口附近的行李時,老五有了些動靜,但是在巴爾特用眼神制止了老五。而老闆與少女離開了剛茲。

巴爾特跨出一步,三位暴徒緊張地顫了一下。之後巴爾特緩緩朝入口邁步而去,老五向後退並讓出路來。

他推開雙開門走到外頭,正午的陽光十分耀眼。老闆與少女正奔向停在中央廣場的公共馬車。瞇起眼睛仔細一看,偶爾回頭看向老闆的少女臉上閃著喜悅的光芒。似乎有幾位居民待在剛茲外頭觀察狀況。他們圍著少女移動,同時對她說:「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祝福著她。不久後,乘客都已經上車,馬車出發時,送行的人們揮著手,高聲呼喊不捨地離別。老闆也扯開嗓子呼喊著少女的名字。這樣還不夠,老闆還跑起來,追在奔馳的馬車後面。他喊著「要好好過日子!注意喝水!」的聲音已近似於哭聲。

──好好送她這一程吧,你把那女孩養育得很好。

巴爾特在心中如此低喃,用左手取下帽子後高高舉起,目送公共馬車消失在沙塵的另一端。

推薦書籍 : 邊境的老騎士 (1)邊境的老騎士 (2)邊境的老騎士 (3)

支援BIS

於日本小說網站「成為小說家吧」發跡,出道作為《邊境的老騎士 (1)》。


完整內容請看邊境的老騎士 (1)

"★日本網路點擊率超高~美食╳史詩╳奇幻的冒險譚!
★由一場尋找葬身之地的旅途,拉開嶄新冒險的序幕。 ...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