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台灣漫讀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日期:

解連環(上卷)

華文耽美天后紫曜日最受歡迎的古裝耽美系列!

從崖上掉進這試煉谷裡的,不是屍體,就是垃圾,可眼前英挺魁梧的屍體卻仍有餘溫,還有微弱的脈搏,早已是等死之人的他,該如何處理這橫生的……意外?

●書籍資訊:《解連環(上卷)

偶爾,天上會掉下東西。大部分是屍體,小部分是垃圾。意外地,還能利用的事物不算少,但從這麼高處落下,原本可用也會變得不可用。所以他花了不少時間,在固定幾個落點處墊上了厚厚乾葉、一些枯草與軟枝條,若他能與人說笑,肯定想說「連我小憩的榻都沒這個軟」。

可惜這裡除了他以外再沒有別人,可惜他再也不能說話。

砰咚!

龐然大物正砸在他設的葉丘上,碎葉黃草亂飛,還揚起了塵土。

又是屍體。

乾咳幾下,發出了難聽的沙啞聲。他躲在一旁的岩石後張望,等到上方再沒動靜,這才往那新鮮屍體走了過去。他走得很慢,幾乎是拖著腳,即便身體已經習慣了這種狀態,內心仍會覺得懊惱,但又有什麼法子?

這次的屍體是個男人,披散著髮,身材壯碩,身上的衣服沾了少許血污,但跟之前落下的比較,這已經算很好了。他伸手去拉屍體的腳,剛碰到肌膚就收回手,仍有餘溫,顯是剛死不久。

他咬了下唇,模樣有些慌張,又用力啃起指甲,那已經僅存無幾的指甲處立刻變得血跡斑斑,終於,他吸口氣,走到屍體身側,用手去探那結實粗壯的頸項。非常微弱地,他感受到些許脈動,再探鼻息,卻已無呼吸。

他將手指重新放到嘴邊,才要咬,卻又像抵抗般扯開,之後,他像是下定決心那樣,用力捏住了屍體的鼻子,掐開那變得灰白的唇,拿自己的嘴密密地蓋了上去。

吹氣。吹氣。吹氣。

鬆開鼻子,接下來他跨坐到屍體的腰上,雙手對著胸口盡全力猛按,手腕痛得不得了,眼淚流了出來,他不知道身下的人是誰,也許是壞蛋,也許根本救不活,憑他這軟弱無力,只能苟延殘喘至今的身軀,但是,只要還活著的話,說不定──

像是在對自己說一樣。

想看到奇蹟。

突然,他明顯地注意到屍體的粗手指抽動,欣喜若狂地去探鼻下,已有溫暖氣息流動,頓時他忘記手腕的疼,更奮力地繼續往胸口按壓。

「……唔……嗯……」男人口中發出呻吟,下一瞬,驟然睜開眼,大喝出聲:「小賊暗中偷襲,卑鄙無恥!」

他愣了,凌厲的拳風撲面,要是捱上肯定腦漿迸裂,但他跨坐在男人身上,躲不掉也避不了,更無力反擊,所以只能閉上眼。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後悔救這個男人,往好處想,至少最終有個痛快的死。

拳風消失。

他緩慢地睜開眼,看見男人的手停下來,胸膛激烈地上下起伏,目光驚訝地游移。

在男人眼前的是個纖細童稚的少年,少年唇上血跡斑斑,臉色也異常蒼白,表情顯是受了驚嚇。

「你……你……救、我?」

少年微張嘴,心臟激烈跳動,他被方才男人即將打來的重拳嚇著,腦袋一時空白。嚥下口水,雙手的感覺全回來了,既痛且麻,而且他發現自己還坐在男人腰上,臉上爬滿紅潮,努力挪動腰腿,砰咚一聲,他摔在地下,淚水又流了出來,他不知道為什麼非得這麼狼狽不可,只是默默地咬緊唇,男人最後住了手,他卻覺得很委屈,但決定要救對方的是自己,又怪不了誰。

「喂、啊……那個……對、對不住……在下、在下……」男人急著表達歉意,猛坐起身,突然,他口中噴出黑血,隨後兩眼發直又倒了回去。

少年一見到那血,反射地回過神,他立刻爬回男人身邊,用手指沾了點對方嘴邊的血,湊近鼻前仔細聞。除了腥味外,更帶了一絲辛辣味。

男人中的是唐門特有的毒物「十珍粉」,大概是從上頭跌下來前就沾染上,但對方因為摔下的衝擊一時氣絕,血氣行得極慢,毒就沒立即發作。現下男人的心跳恢復,毒性自然也就隨之活躍。

少年將手指伸進衣兜裡,抓出一把銀針,手法精準地往男人門面上扎去,男人先是瞪大眼,但似乎明白對方不是要害自己,雖然眼睛仍舊瞪得大,口卻沒有再多問。少年繼續扎針,臉頰扎完換額,再至頭頂,人類頭頂的要穴最多,練武之人最忌諱被人觸摸頭部,現在卻也只能乖順地任由對方擺布。

男人沒有反抗除了相信少年沒有惡意之外,還有別的理由,原本胸中疼痛欲裂,一想提氣氣就亂竄無法收攏,但少年每扎一針,胸中的痛苦就減輕一分。少年嚅動唇,似乎想說什麼,卻沒發出聲音,最後用那傷痕累累的食指在他胸膛上輕輕劃了個圓,雙手則做了收攏的動作。

男人眨了下眼,莫非是要他將真氣重新集中在胸的位置?試著運勁,雖然氣仍舊難以控制,卻比扎針前好多了,他反覆吐納,努力將真氣收攏,等著少年下一步指示。少年的手指從胸膛上往右手腕上拉,最後停在手心。男人點頭,將剛集中在胸上的真氣緩緩推到了右手掌。

少年從袖中取出小刀,在男人掌心劃了長條。黑血滴滴答答從那道傷痕中大量湧出,一會兒,黑血少了,轉為暗紅,再來慢慢變成了鮮紅。他呼口氣,也暗暗驚訝男人控制內力的功夫驚人,十珍粉是由十種材料的毒物與藥物組成,與其說本身的毒能傷人,不如說是引起中了劇毒的假象,實則引亂內勁逆流岔流,中毒者內力越深厚,吐血越多,效用也就越強大,方才他給對方扎針,為的是鎮住走岔的真氣,接下來只要將引起亂源的毒集中在一處排出就行,不需解藥。

男人頭上冒出冷汗,臉色蒼白如紙,想是失血多了。少年撕下一片衣襬,牢牢縛住了男人的手掌,沒別的法子,他只能用力壓住企圖阻住血流。男人倒還有些力氣,抬起沒傷的左手,往自己右肩點了兩處穴道止住血。

「在下……西門永恩,感謝……感謝恩公救命……」男人重新開口,舌有些鈍了,聲音倒顯得很真誠。

少年望著對方一會兒,最後搖了搖頭,像是在說「不足掛齒」,之後轉身離開了。

西門在少年離開後,躺著仰望天空,他落下之處是峽谷,兩側都是垂直陡峭的山崖,看來要徒手攀爬回崖上是有些難度了。不過剛才看少年往崖深處離開,也許是有什麼別的道路也說不定,若少年回來,待他好言相問;若少年就此一走了之,他也只好等待慢慢恢復後再做打算。

挪了下身體,感覺背部柔軟,西門這才意識到,自己沒死成乃是因為這下面鋪著的厚厚樹葉、黃草及軟枝,但即便是如此,在衝擊的瞬間仍舊讓他失了意識。為何這人跡罕至的崖底會有這柔軟的樹葉丘?彷彿就等著接住他般……

不、不對,也許為的並不是接住他,為的是接住其他東西……是那少年設的樹葉丘嗎?

約莫兩盞茶時,少年回來,他伸手探了探西門的額頭,撫摸頸脈,在確認生命無虞後,緩緩地摘掉了對方臉上腦上的銀針。西門注意到少年的手指微微打顫,更注意到了那纖瘦手腕上有幾道白色傷痕,那位置他是知道的,有不少江湖幫派中處置犯錯門人的方法,便是挑斷手筋與腳筋。

那少年下針的位置雖準卻缺乏力量,腳步虛浮有如傷者。明明如此年幼,竟就被這樣斷了武學之道。

「恩公……尊姓大名?」西門問。他盡力不讓聲音出現憐憫,自己在此間才是傷者,需要被照料的,讓這樣狼狽的人同情,想必對方會更加難受。

少年的肩膀顫了下,悲傷的雙眼瞅向西門,最後像是努力忍受著什麼似地,緩緩張開了自己的嘴──只剩半條舌。

字面上的意思,那姣好的唇下,舌頭硬是缺了前半截,不是天生,明顯是被割的。

所以他不說話。

並不是無法發聲,只是就算發出聲音,也無法完好地說話,所以他放棄了。

西門很震驚,他怎麼樣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能夠對這少年做出如此殘忍之事,對方犯了什麼錯嗎?有必要挑斷手筋腳筋後又割去舌頭?

炎炎熱風吹起,天上雲層密集起來,眼看要下雨,少年左顧右盼似乎想找什麼給西門遮蔽,最後輕嘆口氣,來到對方身邊,用力扛起西門的一條手臂往肩膀上搭,想攙扶對方去避雨,無奈對方的體型幾乎有他的兩倍,任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拉對方起身。

正當少年氣喘吁吁,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西門半瞇起眼說話了:「恩公……如果能有根柺杖、不、尋常棍子也可,在下……應可自己移動,就不必勞您駕了……」

少年點了點頭,將西門的手臂放下,拖著腳步離去,待少年重新回來時,手上多了根粗竹棍。西門掙扎地撐起上半身,立刻感到頭暈眼花,但仍舊接過少年遞給他的竹棍,將之往地上一戳,借力好容易從葉丘上站起。

「恩公……請、帶路罷。」

少年咬著下唇,盡可能地加快腳步,就領著西門往他的棲身之所去。

●書籍資訊:《解連環(上卷)

紫曜日

目前人在鬼島長駐

熱愛歐美影集、日本動畫與政論節目

自組同人社團,偶爾擺擺攤、出出本

臉書:www.facebook.com/long.c.ren

Fayin

3月19日生,雙魚座O型,台灣高雄人。

現居台北擔任遊戲公司2D美術。

腦洞有點大、喜歡說垃圾話,還請多指教!┏( .-. ┏ ) ┓

信箱:mikura0319@hotmail.com

噗浪:www.plurk.com/Fayin

臉書:www.facebook.com/Fayin0319


完整內容請看解連環(上卷)

"天上掉下來的男人,是救贖,還是災難?!
華文耽美天后 紫曜日 最受歡迎的古裝耽美系列!
從崖上掉進這...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