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台灣漫讀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日期:

角川BL暢銷榜《魔人的庭園》

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被褥了

2019年角川BL年度排行榜前三名!

孤獨魔人×溫柔少年,少年在兩人專屬的小庭園中,盛開狂舞──

暢銷漫畫《血腥+馬利》作者サマミヤアカザ,跨刀繪製絕美書衣、內彩插圖,並收錄8張精美黑白插圖!



002

●書籍資訊:《魔人的庭園~被囚禁的淫花~

「會不會很難受?」

哈帝爾撩起洛洛因汗水而濡濕的瀏海,太陽穴也浮現汗珠。

他一定很想任憑慾望盡情抽插,但還是有所顧慮。洛洛感受到他的體貼,讓幾乎要停止思考的洛洛,胸口揪了一下。

我喜歡哈帝爾。

幸好抱我的人是他。

假如腦子也遭到樹液之毒侵襲,不管眼前是誰,洛洛肯定都會央求對方。不管是狗還是觸手,他都會獻出肉體,扭著屁股拜託對方侵犯自己。

幸好哈帝爾早一步趕來了。好高興,真的好高興──!

「多動幾下……」

洛洛搖搖頭,含糊不清地對哈帝爾說他不難受,主動將他的頭拉過來,疊上自己的唇。

「洛洛……!」

哈帝爾的節奏越來越激烈。

「啊、嗯……!啊啊、啊、好舒服,啊、我喜歡你……哈帝爾、哈帝爾……!」

洛洛不知道該怎麼接受從未體會過的刺激。

他淚流不止,一心享受著哈帝爾給予他的快感。

「我愛你……洛洛……只有現在就好,請你愛著我。我愛你,可愛的洛洛……」

哈帝爾用咳血般悲痛的聲音,懇求洛洛愛他,不停呼喚洛洛的名字和愛的話語。哈帝爾和洛洛的汗融合在一起。

洛洛好想告訴哈帝爾,自己也好愛他,只能吐出嬌喘的唇卻說不出具體的話。哈帝爾的愛滲透全身,洛洛陶醉在被愛的幸福裡。

每當最深處被掏挖時,就能感受到自己遭樹液毒害的身體逐漸淨化。好想快點得到火熱的飛沫,從頭到腳沾染哈帝爾的氣味!

「我馬上讓你解脫……!」

當洛洛的體腔內感受到大浪般的激流時,身體中的樹液也像地獄之火般發燙,燃燒殆盡。

莫大的衝擊甚至讓洛洛叫不出聲,他在哈帝爾下方劇烈地抖動身體,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

「喵!」輕微的叫聲喚醒了洛洛。

緊接著是些許粗糙的搔癢感輕撫臉頰。

「梅朗……?」

睜開眼睛,一隻黑毛幼貓正盯著洛洛。

梅朗像是鬆了一口氣般叫了一聲,敏捷地從床上跳到地面,沒有發出任何腳步聲就輕快跑走,跳到站在窗邊眺望外面的哈帝爾肩上。

洛洛撐起上半身,到處滴落的體液和樹液也被擦拭得一乾二淨,身上還披了白色的睡衣。好像還擦了藥,接納男性的部分不覺得疼痛。

他喚了收起巨大的黑色翅膀,背對自己的哈帝爾。

「哈帝爾……」

從窗外灑進室內的火紅夕陽照射著哈帝爾,他緩慢回過頭。

他的表情非常憔悴且哀痛。

哈帝爾痛苦地凝視著洛洛,張開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猶豫地抿起嘴唇。這樣的動作反覆了好幾次。

最後,他終於下定決心,聲調平靜地問:

「身體會不會很難受?」

雖然感到異常倦怠,但洛洛不覺得痛也不想吐。

「不要緊。」

哈帝爾小聲對肩上的梅朗說了些什麼,牠雖然擔心地垂下頭,隨即溫馴地離開房間。

哈帝爾注視著洛洛,朝床邊走去,然後在他面前單膝跪在地毯上。

「對不起。」

「咦?」

為什麼哈帝爾要道歉。

「我很後悔。如果說我的行為是一種治療行為,或許比較不會造成你內心的負擔。魔物的愛意根本無法撫慰你的心,很噁心對吧?」

出乎意料的一番話,頓時讓洛洛說不出話來。

「我不奢望你原諒我。我放任危險的觸手樹在迷宮外闖禍,我必須負起責任。無論我做什麼都沒辦法贖罪,我發誓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如果你不信任我……」

哈帝爾從懷裡掏出一把裝飾著閃亮寶石的短劍。

「這是斬殺魔物的劍,用這個殺了我吧!這樣應該能稍微洩恨吧?」

「為什麼……」

洛洛失去血色的雙唇不停顫抖,筆直凝視著哈帝爾的雙眼。

哈帝爾像是放棄一切似的,用平靜的眼神盯著洛洛看。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我真的很高興……知道你和我有同樣的心情,就算樹液讓我痛苦萬分,我也覺得好幸福……」

哈帝爾目瞪口呆,雙唇微張,彷彿聽到不敢置信的話。

「真的可以嗎……?你願意原諒我的所作所為?」

「說什麼原諒!我對你只有感謝,該道歉的是我……我做出那麼羞恥的行為,你會不會討厭我?你還喜歡我嗎?」

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洛洛還是記得自己的醜態。

那麼可恥的模樣若遭到嘲笑,不如死了算了。假如哈帝爾並不嫌棄,他也希望哈帝爾喜歡自己。

哈帝爾戰戰兢兢捧起洛洛的雙手。

「我愛你……我一直很想要你。但我認為像我這樣的異類,沒資格碰你……」

哈帝爾凝視洛洛的雙眼含著淚。原來魔人也會哭,洛洛心生感動。

他不惜以死謝罪也要救活洛洛。如此刻骨銘心的愛情,不分人類或魔物。

「我也愛你,哈帝爾。請你再愛我一次,讓我明白剛才的火熱並不是夢。」

兩人緊緊擁抱,倒在被褥上。

腰部還殘留著痠麻的感覺。雖然會讓剛開發的身體造成負擔,洛洛依舊試著適應那個記憶猶新的心愛形體,歡愉地接納哈帝爾。

「你好美,洛洛,比任何一種花都美。我好愛你……」

讓哈帝爾看到自己充滿快感的容貌,讓他撫摸自己瘦小的身體,雖然都很害羞,但看到他幸福的表情,就覺得這種小事也無所謂了。

「我也是……我也愛你……」

洛洛伸手從下方包覆哈帝爾的臉頰,用摘藥草而有點染色的纖細指尖,拭去他眼角的淚。哈帝爾額頭上的藍色寶石,顏色變得更深了。

他們雙唇交疊,互相傾訴,沉浸於相愛的喜悅中,直到深夜。

●●●

兩人在隔離魔人之庭與人類居住地的門前互相擁抱,依依不捨地親吻了好幾次。互相將嘴唇離開後,他們凝視著對方,又吻了上去。

捨不得離別,想把對方烙印在自己的眼底,於是睜開眼睛互吻。

不想讓你回去,洛洛知道哈帝爾嚥下了這句話。他也強忍著,避免脫口說出不想回去這句話。

但是,洛洛的目標是成為一名藥師並幫助村人。一直以來,神父不斷支援獨自扶養自己長大的父親,也得向神父報恩。

就算次數不頻繁,也能和哈帝爾維繫關係。

「下個月我再來。」

洛洛勉強擠出笑容,好不容易才放開對方。遠離的體溫讓他感到非常寂寞。

「我等著你。」

哈帝爾的雙瞳充滿不安。看得出來他很怕洛洛回到家後,嚇得再也不敢來;與其說是擔心,更像是恐懼。

如此強而有力的魔人,眼神竟然像遭人丟棄的小狗一樣。

「我保證,我絕對會再來,請你不要那麼難過。我向神發誓,我的愛沒有一絲虛假。」

總覺得哈帝爾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洛洛恍然大悟,人類口中的神和魔物是敵對的。既然如此……

「哈帝爾,我愛你。我願意對你的真心發誓,也願意獻出我的真心。你願意當我的戀人嗎?」

「戀人……」

哈帝爾彷彿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似的,重複了洛洛的話。洛洛紅了雙頰。

「讓、讓我獻出身體的人,只有你……見不到你的夜晚,我會想著你入睡。下次見面時,我會再刻一隻木雕貓咪。我們分隔兩地時,希望你把它當成我放在身邊。」

哈帝爾開心得露出微笑。

「那麼,下次做白貓吧!」

他終於笑了。看到哈帝爾額頭上的寶石閃爍著柔和的藍色光輝,可以得知他放心了。

哈帝爾牽起洛洛的手,彬彬有禮地吻了他。

「獨自入睡的夜晚,你願意容許我想著你自慰嗎?」

聽到哈帝爾大膽的要求,洛洛不由得想像了他自慰的模樣。

(那種事不需要徵求我的同意啊!)

洛洛還以為他在開玩笑,但看到哈帝爾一臉嚴肅注視著自己,可以知道他把自己看得有多麼神聖。

自己並沒有那麼純潔,也會渴望戀人的體溫,是一個有性慾的平凡人。

但是,如果這麼說能讓哈帝爾高興的話。

「……我答應你。」

洛洛滿臉通紅低下頭,哈帝爾的甜蜜雙唇,來回遊走在他的指間。

「戀人,我們是戀人,你是我的戀人。簡直像作夢一樣。」

兩人再次深吻,洛洛感受到身後的哈帝爾目送自己離開,同時穿過了大門。

●書籍資訊:《魔人的庭園~被囚禁的淫花~

かわい恋

作者簡歷=牡羊座,O型。

最近比以前更體會到寫作的樂趣。

我在寫這本書時,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閃到腰,我打算小心謹慎地寫作。

サマミヤアカザ

11月7日生,天蠍座B型。日本漫畫家。

作品有《血腥+馬利》、《花町物語~初櫻飛舞的夜晚~》、《王子出外打拼中》、《鳥籠症候群》。


完整內容請看魔人的庭園

"◆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哈帝爾的被褥……!
◆孤獨魔人×溫柔少年,少年在兩人專屬的小庭園中,盛開狂舞─...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