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城邦文化 發表日期:

網軍部隊

憤怒與憎惡,最讓大眾狂熱最棒的力量!

這是一場看不見的戰爭!

要觸碰到人們心中

最害怕的部分才可以。

推薦書籍 : 網軍部隊

從電梯走出來的組長相當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邊走,非常猶豫自己該做什麼?

他收到的簡訊內容寫著要他到江南區驛三洞IZE大樓十二樓的「LIFE IMPACT SQUARE」,簡訊中還載明那是一間「演講專門咖啡廳」,組長完全不懂「演講專門咖啡廳」是什麼,於是他反問:「咖啡廳不就是個開放空間嗎?我們可以在那種地方見面嗎?」

這間咖啡廳的構造相當奇特,電梯一上來就看得到櫃檯,等於櫃檯是面向客人走出電梯的方向。工讀生鞠躬喊了一聲:「歡迎光臨LIFE!」卻在抬頭看到組長的一瞬間稍稍露出疑惑的表情,組長在長期訓練下,捕捉到了這一瞬間微妙的表情。也對,身著西裝的四十多歲中年男子,與這個場合確實不太相配。

不過組長也同樣慌張,因為櫃檯周圍人數不少,左側有一扇明亮的玻璃窗,裡面有十幾位年輕人,臺上看似老師的人做著像是太極拳的動作。櫃檯後方的玻璃窗內,則是有位戴著蝴蝶領結的男子在演講,題目是「魅力無限的手寫字,藝術字快速養成法」,臺下多為年輕人,大約十八位左右,每個人都用心寫著筆記。

組長在櫃檯旁看了幾圈之後,還是找不到李哲秀的名字,只好走向櫃檯詢問。

「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來,不知道這邊的使用方式是?」

「是的,先生您好,請問您有要找尋的演講題目嗎?」

穿著黑色制服的大叔帶著淺笑詢問組長,他朝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原以為是菜單的看板,居然滿滿都是演講的題目列表,組長這才發現有一列寫著「F,哲秀的基礎社交媒體行銷」。

「是那個社交媒體行銷研究。」

「好的,那麼到F演講廳就可以了,麻煩請先在這邊點飲料。」

組長點了美式咖啡,拿了取餐震動機之後就往內走,不過又因為找不到F演講廳而回頭往櫃檯走去。

「請問F演講廳在哪裡?」

「請往那個方向的左邊走道走。」

在玻璃透明的演講廳之間,有個窄小走道,走進去之後,便看到許多各種不同類型的小間演講廳,門前都寫著演講主題。

「與楚兒一起來,簡單的人文學講座」

「掌握觀眾的鈴鼓舞蹈」

「二十九歲該如何生存―從打工度假找尋我的夢想」

「公平貿易咖啡以及永續成長社會之提案」

F演講廳是個八角形的空間,還好不是有透明玻璃的房間,李哲秀與本部長已經到了。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組長彎腰坐進椅子,好似早已習慣向年齡比自己小的李哲秀鞠躬一樣。

一開始被會長跟李哲秀抓到弱點,無可奈何的合作了幾次,卻依然不知道會長是如何知道自己闖下的那些禍事,不過合作之後,看來也為自己的公司帶來不錯的成果。公司長官還不知道會長跟李哲秀的存在,以為那是自己一個人做出的成果,還讚美做得好,於是後續還合作過幾次,所以組長也很積極的參與這曖昧的利益共同體之中。

「在這種地方見面很不一樣吧?不用擔心會被監聽。」李哲秀微笑的看著組長說。

「啊!應該是很新鮮吧!」本部長馬上跟進說。

「這個嘛!可能我有點年紀了,覺得在飯店裡比較適合。」組長這樣回應。

「這就是貴公司的問題,太俗氣了,一點誠意都沒有,完全不知道年輕人在做什麼、在想什麼,網路就是心理戰,要加強線上宣傳能力才行。只守舊的話,就只能留言說在野黨是左派紅鬼、長相不討喜什麼的,這種留言根本就沒用!」

「老實說,也不都是這樣的業務內容,那些員工也不全然都是做這種事情。」組長邊說邊摸著取餐震動機。

「會長一開始還想說貴公司終於懂了網路的重要性,有點刮目相看了呢!沒想到後來看到報紙留言,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如果只能那樣做的話,乾脆不要繼續,你如果繼續留在你們公司的話,就別跟著我們做了。不要為了掩蓋什麼而去爆料檢察總長的緋聞醜聞,會長說完全看不出你有前途!」

「檢察總長的緋聞相當有效果不是嗎?」

「對五十歲以上的人或許有用,就是那些看報紙的人。問題是那些人本來就是認同我們、屬於我們這一方的人,最近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根本都不看報紙,更不用說十幾歲的孩子有一半以上壓根就不知道這件緋聞!」

此時,取餐震動機響起,本部長說:「啊!我剛好要去一趟洗手間,我順便幫您拿(飲料)吧!」然後快速地離開房間。

「我們也想跟上時代,但是最近年輕人文化太多元了,根本就學不完,一學完就又有新的文化出現。」

組長不好意思地搔頭。

「不是要你們找出網路用語全部背起來,是要你們用開放的心胸去看整個社會走勢。」

組長毫無誠意的點點頭,李哲秀露出令人討厭的笑容說:「最近讀書咖啡廳已經消失,現在都是這種演講咖啡廳的天下,在江南這個地價昂貴地段,會有這一類咖啡廳,你不覺得該提出什麼疑問嗎?你過來的路上應該看到很多這類的咖啡廳才對,不管是鍾路、還是弘大一帶,這種咖啡廳如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這也是一種趨勢不是嗎?你有想過這是什麼原因嗎?你瞧出什麼了嗎?」

「因為看書的年輕人變少了,演講文化正好取代閱讀文化,讓不喜歡閱讀的人可以藉由演講聽取知識,我們韓國現在也跟美國一樣到處都有演講廳了。」

「你看看你這人,真是一位相當有熱情、喜歡自我開發、自我學習的上進之人是吧?你看看這多元多樣的主題,居然有『掌握觀眾的鈴鼓舞蹈』,我都不知道現在有人教、有人學鈴鼓舞蹈這種東西。」

「可是有誰會真的這樣就學會呢?人文學講義這一類,聽了一兩個小時之後,就會有所不同嗎?」

「不用急著生氣,這對我們反而有利不是嗎?組長您長期從事網路上跟爭執相關的工作,所以常常都擺出防禦的姿態,不用這樣,你想想這些孩子看起來很死心眼,但其實都很純真、毫無社會經驗,所以會像海綿一樣可以吸收任何新訊息不是嗎?

「我在組長你到之前也去聽了一下這幾場演講,像是『與楚兒一起來,簡單的人文學講座』,我真的只能說講師相當有勇氣,而打工度假那位講師就是一位老學究的樣子。但是你看臺下那些聽眾,每個瞪大雙眼認真地聽他說話,你覺得這是為什麼呢?」

「這個嘛......」

「因為這些講師都有自己一套說詞,你看出來這群講師的年紀大約都落在三十幾歲左右對吧?這個世代的人都不相信那些既有利益團體說的話,所以網路上的陰謀論相當盛行,可是他們卻願意接受同一群體的互相學習、非常相信彼此,我們就可以好好利用這一點。」

「我們也開始讓年輕人投入網軍部隊。」

組長正想反駁些什麼時,本部長拿著咖啡打開門,後面跟著一位手持筆電包,大約二十二、二十三歲左右的年輕人。

「我是阿爾萊的三宮,請問哪一位是李哲秀先生?」

推薦書籍 : 網軍部隊

張康明

1975年生於首爾,延世大學都市工學系畢。2002年進入「東亞日報」工作,以記者的身份活躍至今,取材範圍包含社會部、政治部、產業部,與警察、檢察、國會等機關往來密切。曾獲頒當月記者獎、寬勳輿論獎等。2011年出版長篇小說《漂白》,榮獲韓民族文學獎後,開始埋頭於寫作。憑藉《禁止瘋狂,EVA ROAD》獲頒樹林文學獎,接著又靠著《網軍部隊》獲得「濟州四、三和平文化獎」,《每個月的最後一天,你記得世界的方式》獲得 MUNHAKDONGNE作家獎。著有長篇小說《HOMODOMINANS》、《因為討厭韓國》,合著小說《Lumière People》。


完整內容請看網軍部隊

內容簡介
憤怒與憎惡,最讓大眾狂熱最棒的力量!



這是一場看不見的戰爭!

要觸碰到人們心中
...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