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財訊雙週刊 發表日期:

林飛帆 服貿因他燃起烽火

「我是活動總指揮林飛帆,現場的朋友全部聽我號令,稍安勿躁。」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四點,為迎接行政院長江宜樺親赴立法院外面對學生,大批群眾、媒體集體湧入,推擠的場面讓現場一度緊張。只見學生代表、台大政治研究所碩三學生林飛帆拿起麥克風,以冷靜的口吻要求所有人退後,讓出通道給江揆通行,方才化解亂局。

冷靜沉穩、深諳謀略,是連日來多數人對林飛帆的評論;但現在各界看到的樣子,其實是近七年來,林飛帆不斷經歷在自我與社會運動的衝撞洗禮而得。

一九八八年出生於台南,曾念過暨南大學公行系、成大政治系,再到台大政研所。在暨大期間,聽到野百合學運領袖之一、現任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的徐永明演講,深受啟發,後成立「暨大台灣社」,開始研讀關於台獨運動歷史的書籍。

林飛帆曾參與民進黨的活動,他認為,政黨在社會運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因此當他從事社會運動時,不認為需要刻意與政黨切割。正如同這次的反服貿學運,林飛帆多次呼籲「在野黨跟人民站在一起」;比起部分對學運抱持「純潔」想法、深怕被抹藍畫綠的學生,林飛帆反而認為學運、社運有政黨力量協助,如虎添翼。

林飛帆轉學成大政治系後,二○○八年,為了抗議陳雲林來台事件,北台灣發起野草莓反集遊法運動,林飛帆則在成大號召南部學生響應。

初次搞社會運動的林飛帆,雖然做得不算成功,但他也從這場運動後,開始關心樂生、反核、三鶯部落等社會抗爭,種下關懷底層勞工壓迫、轉型正義等議題的種子,並創立取名於台語「抗議」諧音的成大零貳社。這七年來,林飛帆一路灌溉社運苗圃,反國光石化、大埔案,以及反南鐵東移都有他的身影,兩年前為了反媒體壟斷,槓上教育部長蔣偉寧;這次再為反對《服貿協議》,帶領兩百多名學生攻占議場,引起數以萬計的民眾響應。

他曾以「遍地烽火」形容當代的台灣社會,因為每個社會層面都有勞資不對等、強權欺壓弱勢的問題,主因即來自全球化、新自由主義與中國「以經促統」等挑戰。尤其自馬政府上任以來,台灣政經環境難以擺脫中國干擾,林飛帆認為,馬政府自以為能以開放迎百刃,卻沒有考慮背後的衝擊後果。

以此次的《服貿協議》來說,林飛帆認為,此協議影響全台六、七百萬的服務業人口,但馬政府卻以違反民主程序的方式強渡關山,未盡產業衝擊評估等全盤考量之責。「不是台灣產業害怕競爭,而是這個自由貿易談判,本身就建立在非常不自由的前提之下。」他強調,中、台兩國開放的產業、內容並不對等,台灣方面只保護了特定少數財團的利益,對沒有被保護的勞工、產業來說,起跑點並不公平,這時候要求他們與中國競爭,無疑是白白送死。

林飛帆曾表示,當多數的強勢群體壓迫少數的個人時,群眾起身行動、反抗的做法是「了不起的」。他形容自己個性中有「白目的因子」,不做百分之百的對抗,攻擊、觀察對手反應、再攻擊,若是恰巧踩到對手底限,會稍微退讓,靜待時機再發動突襲。

談到曾是台大政治系老師的江宜樺,被歸類為溫和鴿派的林飛帆,語氣轉為憤怒,他回應江揆指稱這場學運是遭到有心人士煽動時,直言「一個政治學博士、教授,竟不信任自己系所的學生,不認為學生有主體性,這番話恰恰證明他根本不值得為人師,過去發表的自由主義言論、研究,都與他實際作為完全不符、完全矯情。」他更不齒江揆派出強勢警力驅離占領政院學生的流血衝突,「暴力鎮壓學生,將會寫在你的墓碑上,將會是你的歷史定位」。

左批江宜樺、右打馬英九,台南囡仔林飛帆正捍衛著自己認為對的事,如同他在媒體前的喊話,「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在立法院的你們,正在建立一個新的民主契機。」

魏揚 意外攻占行政院的「場控」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清大社研所學生魏揚可能並沒有想到,當三月二十四日清晨在攻占行政院行動上,被警察上手銬帶走的那一刻起,在臉書上同時出現的聲援與指責,排山倒海對準他撲來,也讓他成為太陽花學運第二波攻占行動的男主角。

魏揚出生文學、社運世家,外曾祖父是台灣知名作家、二二八受難者楊逵,叔公魏廷朝是知名異議人士,曾在媒體任職的父母魏貽君、楊翠同在東華大學華文研究所任教,詩人路寒袖是他的姨丈。正因為家學淵源,魏揚小時候就展露才氣,不僅創作投稿常被錄用,在台中一中時也追隨父母腳步,拿過全國學生文學獎。

生在二二八受難者家庭,家族成員長期關心社會、公共議題,魏揚的社運DNA是啟蒙得很早。上了清大社會系之後,系所的開放、獨立風氣,魏揚的社運行動力才變得更自主、更積極。大一那年,正是野草莓運動開始,之後的反學費調漲、反媒體壟斷、大埔農運、反國光石化等,都可以看見魏揚或深或淺的參與身影。

大四時,他與小他一屆的陳為廷等人創辦《基進筆記》電子報,一年後又增辦《幹報》,關心各類校園、公共議題;接著在去年八月,兩人再與林飛帆共同發起「黑色島國青年陣線」,鎖定反服貿為關心議題。

黑島青的幹部決議攻占行政院,同伴們衝進行政院時,他不在第一線,而是從手機發出臨時動員,呼籲同學前進行政院聲援,兩小時之後,他接下「場控」任務,成了媒體眼中的總指揮、做了錯事的激進派。

但在路寒袖口中的魏揚,則是「天真、不拘小節、有正義感、講義氣」的孩子,也是個會把自己的臉套上卡通喜羊羊的搞笑文青。如此「古錐」的魏揚,被抓到保六大隊,見到從花蓮趕來的媽媽,第一句是「抱歉」,說自己挨警棍「不嚴重」,更關心的其他同伴的情況。

去年生日,魏揚到梧棲參加抗動,同一天,他收到台北市警局通知書,要他去作筆錄,加上這一次被抓,身累積了七個官司。生日隔天,身為父貽君在臉書感性地以《兒子,教給我事》為題,寫下十四個字鼓勵他:「當為義鬥爭」、「不愧人間志士名」,或也寫出這次學運支持者,對於熱血參生的心情。

賴品妤 政治二代的嗆辣觀點

立法院議場內的八個出入口,被學生用椅子築起高高的城牆,以防警方無預警攻堅。靠近青島東路的側門,是最容易被攻破的關卡,椅子堆上的守門人多是身強體壯的男學生,其中一位剽悍的女將,格外引人注意。

今年二十二歲、就讀台北大學法律系大一的賴品妤,是民進黨前立委賴勁麟、媒體人吳如萍的女兒,她說母親平常就會跟她分享媒體的問題,因此她第一個實際參與的社運,就是兩年前的反媒體壟斷,而身為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幹部,從去年起就積極參與反服貿的各項行動。

賴品妤強調,投身反服貿運動,並非反對台灣與中國之間的自由貿易,也不是反商;她認為,現代社會對經濟發展的想像陷入一元化,台灣社會彌漫功利主義,所有人都說要努力工作,但底層勞工庸庸碌碌一輩子促進經濟成長,果實卻未真實反映在勞工身上,取而代之的是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讓人不免懷疑,汲汲營營開發究竟圖利了誰?

她覺得台灣未來的環境可能更為艱巨,趁著自己還是學生、較沒負擔的時候,努力改變現狀。

陳為廷 網路、馬路雙向進攻的總指揮

反服貿總指揮陳為廷,近年來在多場社會運動中,以猛烈炮火、剽悍作風對抗政府高官,而廣為人知。

前年與反服貿活動總指揮林飛帆,針對旺中併購案在國會重炮抨擊教育部長蔣偉寧偽善、說謊,引發一場「禮貌」爭論;去年再因不滿苗栗大埔徵收案,往苗栗縣長劉政鴻頭上丟鞋,讓外界更注意這個來自清大社會所的研究生。

相較於林飛帆的沉穩冷靜,陳為廷的性格就顯得較為熱血激進,兩人所長不同,從學運分工亦可看出端倪,日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到立法院議場外與學生會面,派出的發言代表即為林飛帆,而陳為廷則在議場內,邊聽林江談話,邊帶領學生高喊口號;甚至在江揆試圖發表感想時口說:「我們沒有想要聽你的心情!」

陳為廷行事風格鮮明,對媒敵我分明,對不喜歡的媒體完全不搭理不在乎得罪媒體,他專注經營網深信網路的傳播效果大過傳統媒體,他丟劉政鴻鞋子,媒體沒拍到沒關係,他會貼上網讓大家轉發,傳統媒體只能跟隨。

自小父母雙亡,由阿媽、舅舅扶養長大,由於母親曾是華隆員工,陳為廷對 華隆工運 著墨甚深,之後在許多社運中,都看到他為社會底層發生的身影。

黃郁芬 緊抓學運話語權的發言人

三月二十二日的林江對話,雙方為了如何遞麥克風僵持不下,一位身穿靛藍色外套、體形嬌小的女學生,遞出的麥克風未鬆手,因為女學生知道,只要一放開手,對話的主動權很可能被搶走。親切細膩、說話條理分明,是這個女學生給人的印象;她是反服貿學運發言人、清大社會所碩一生,黃郁芬。

外界對於學生占領議場的反應兩極,面對批評,黃郁芬有些激動地表示,眾人會以這麼激烈的方式抗爭,是不得不的選擇,「我們向媒體、總統府投書,在街頭靜坐、在網路串聯,都沒有人回應,我們只能付諸實際的行動。」黃郁芬說,如今服貿議題引發人民關注,但這些討論,早在《服貿協議》簽訂以前,馬政府就有義務主動告知人民,而非等到簽訂後,引發眾怒才出面虛與委蛇,試圖息事寧人。

黃郁芬從苗栗大埔土地徵收案觀察到,苗栗縣政府會如此罔顧民意、強拆民宅,起因於背後的龐大土地利益,而當政商聯手炒地皮,犧牲的都是的老百姓。「政府與財團合謀的情況在台灣各地都在上演,當中國資本家挾帶大量資金強勢入侵之後,難保台灣政府不會向他們低頭。」更令這群年輕世代擔憂的,還有言論自由的箝制。黃郁芬認為,成長於民主法治社會的台灣青年,對兩國迥異的政治體制感到憂慮,當中國資本家有機會掌握台灣出版業、通路,得以決定哪些出版品上架與否,等於操控了言論生殺大權,「現在的生活或許有點亂,但我們喜歡這樣民主的生活;未來如果訊息管道被一群特定的人壟斷、過濾的話,我們要怎麼判斷事實與黑白?」

江昺崙 聚焦社會弱勢的發言人

一九八六年出生的江昺崙,是這波學運中年紀較長的成員,台大中文系一路念到政大台文所、台大台文所博士班,屬於台灣社會眼中的學歷勝利組。但書念得愈多,江昺崙愈發現台灣社會正面臨諸多困境。

對於馬政府不斷強調「簽訂服貿絕對利多於弊」,江昺崙直言,表面上看來《服貿協議》有利於經濟,但這中間轉化出的利益,卻是落入少數有錢人的口袋。他說,以目前台灣服務業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近七成、全台服務業人口將近六成的比率來看,簽訂《服貿協議》對台灣服務業衝擊甚劇,尤其未來中、台人力相互流動,雙方薪資一定會往較低的一方流動,最先受害的就是基層勞工。

江昺崙認為,基層勞工面對不平等的剝削壓迫,往往選擇逆來順受,像他身邊許多從事服務業的國高中同學,即使薪資低於法定時薪、遇到國定假日不得休假、無法補假,明顯違反《勞基法》等事實,但迫於現實,卻無法與資方對抗,只能告訴自己,「我的努力總有一天老闆會看到。」

與苗栗大埔張藥房一家人長期抗戰的日子,江昺崙深刻體驗底層百姓的悲哀,他認為年輕人因對不確定的未來彷徨,讓部分人選擇龜縮到自己的世界,只在乎生活中的小確幸,失去關心社會的熱情,大家應該站出來。

王雲祥 前長王燕軍之子總統府侍衛

在此次學運中,因為父親是李登輝辦公室主任王燕軍而受到矚目的王雲祥,行事相對低調,也不希望外界聚焦在他們父子身上。據了解,王雲祥雖名為器材組負責人,其實處理的層次還包括議場安全問題。例如許多人都想擠進議場,王雲祥則要隨時觀察每位進場者,不容許場面「走鐘」,這樣的任務有如其父王燕軍的翻版。

長期肩負總統安全、熟稔維安的王燕軍,也因此成了學運成員的最佳安全顧問,不只這次學運,以前他曾教導兒子如何面對警察,甚至如何扳倒拒馬,以及因應社運場子的「維安」狀況。立委姚文智說,他與王雲祥去議場時,也見識到這位年輕人的反應與判斷力,因此還能在議場被忽略的地方搜出榔頭、電擊棒等危險物品。

念台藝大沒多久,王雲祥已是公民運動的常客,從文林苑、案、反苑裡風車等社運場子影。王燕軍說他常常沒回家,的消息,常是警察通知的「你分局」。據了解,王雲祥目前還有三件妨害公務官司在審理中。

他還說,兒子就算回家,也經常是帶著社運同學一起開會,常常搞到天亮,王燕軍此時的任務就是「買早餐給他們吃」!

相關話題:

反服貿黑箱致馬江垮台-血染318太陽花學運

服貿獨家民調落差大-服貿協議早被指出黑箱作業?

那些被埋藏的"服貿"真相-經濟學界贊成VS.民眾憂心反彈

台灣服務業軟實力奇蹟-簽訂『服貿協議』後如何大進擊?


完整內容請看《財訊雙週刊》447期—郭台銘的小金雞戰術

郭台銘的小金雞全面啟動,鴻海集團邁向10兆帝國的財富機會!最新一期《財訊》完全解析鴻海投資評價,一探郭...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