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遠見專刊 發表日期:

林宗堯來解核四風暴

從1980年台電提出興建核四計畫後,32年來,歷經八屆總統任期、兩次政黨輪替,至今,核四仍是台灣社會難解的問題。

為什麼難?因為核能發電的安全性,至今仍然各說各話,但2011年日本311世紀大震後引發的核災,卻讓台灣民眾為之心驚;就算台電不斷保證會做好把關,不斷發生的人為疏失,卻讓人民缺乏信心。

立刻停建?若無核四,未來的能源替代方案為何?社會仍無共識。按照原計畫興建運轉?卻沒有人能夠保證,核四究竟會不會成為台灣未來40年安全的不定時炸彈。

工程進度已經達九成、興建以來就問題重重的核四,在2013年2月行政院長江宜樺拋出交付公投之後,核四的未來該何去何從,已經到了該抉擇的關鍵時刻。

回顧核四的興建過程,可說創下許多世界第一,這正是它這麼令人憂心的原因。

核四堪稱是史上興建過程最久的核能廠。核四計畫於1980年提出,1999年始興建,歷經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共八任總統任期,幾乎是台灣史上延宕最久的公共投資案。

核一、核二、核三,平均六年就完成建廠商轉,如今,前三廠都已快屆齡除役,核四工程卻仍步履闌珊。工程愈拖愈久,代表預算的洞也愈挖愈大。

核四預算的追加幅度由原本核定的1697億,追加至2736億,增幅高達60%。2013年,預計台電還要再追加至少400億元經費,這也讓核四總預算可能累計達到3200億元。不過,這是否就是最後一次追加?包括台電在內,誰都無法確定。

「到底上限在哪?核四根本是無底洞錢坑!」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祕書長崔愫欣痛批,核四已成世界最貴的核電廠。立法委員田秋堇則說,台電已經燒掉了那麼多錢,仍然不斷出包,「就像玩股票,應該要認賠殺出了。」

 

核四安全問題不易理解

為什麼核一至核三可以很順利蓋完,核四興建拖了十幾年,仍問題百出?這個牽涉國家安全的大問號,其實很難說清楚。翻開合約書與程序書,滿滿的工程細節,若非相關背景,一般人實在難以了解。

「走進核四廠,其實很難看出問題,工廠外表都好好的,藏在水泥塊裡的問題,誰知道?」曾經視察核四的田秋堇說。

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也表示,自己在清華研究所教核能結構材料課程,光是談螺栓,一學期都講不完。「要談安全,讓一般民眾能理解,真的很難。」除了實在太專業,似乎要說真話也不容易。

2011年7月,曾擔任美國奇異公司與貝泰顧問的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認為,核四問題龐大且嚴重,已非台電自己可以獨立解決。他將核四面臨的結構性問題,寫成〈核四論〉一文,希望政府高層明白,之後並提出〈核四之計〉,建議實際解決之道。

當時擔任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主席的前原能會副主委謝得志,認為該項報告十分重要,決定於同年8月召開臨時會,會中經全體委員表決同意,將林宗堯的報告呈報給總統府與行政院。謝得志並在該次會議中做出結論:「到了年底以前,不能提出大家滿意的方式,就停工。」

安全監督委員會主席請辭

未料,原能會主委蔡春鴻當時並未接受決議,拒絕將此報告與結論上呈。他說明原因:「這不符合行政倫理,這本來就是原能會應該解決的問題,往上報也沒用啊;就算把報告給總統與行政院長,他們也不懂啊!」

謝得志遂於一週後請辭。他曾在接受訪問時發表辭職感想:「有一天,我在看書,有隻甲蟲飛過,撞到玻璃的矮牆,摔得四腳朝天。好辛苦的再飛起來,又是撞到矮牆,又是四腳朝天。連撞了五次,就有點像我現在的狀況,飛不出這個玻璃矮牆。」

之後,林宗堯也辭去核四安全監督委員一職。以「人微言輕,難為國用」為因,提出辭呈。曾經擔任核二、核三廠顧問的林宗堯表示:「核四的問題卡住了,已經不是原能會可以處理的了,只是大家不知道。」

到底,這兩位核安專家所看見的「飛不出的玻璃牆」,真相是什麼?

其實,回歸到最基本的問題是:核四,到底安全嗎?誰又敢保證?

2011年11月,總統大選前的關鍵時刻,現任總統馬英九曾對核四提出了宣示:「在確認安全無虞的情況下,支持核四繼續興建運轉。」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也多次表示:「如果不安全,絕對不給台電運轉許可。」

核四安全紀錄令人憂心

然而,台電表現如何?從目前的紀錄看,確實讓人憂心。根據監察院的糾正文,核四興建期間光是人為疏失造成的淹水,至少就有七次。

2008年7月辛樂克颱風侵襲,台電由於輕忽颱風,疏於準備,積水淹入二號機廠房最底層達2公尺高,造成緊急冷卻系統等設備泡水,近2億元設備受損。

2011年8月,值班運轉員執行從冷凝水槽經過高壓灌水系統對抑壓池的灌水作業時,由於沒有按照規定掛卡,也沒有執行工具箱會議,導致大量水從閥體漏出,最高積水達30公分,造成三組地震偵測設備、控制棒蓄壓器液位開關等安全有關設備受積水影響,造成95萬設備損失。

2012年3月,核四廠一號機室內消防栓箱的太平龍頭脫落,消防水冒出,致使契機廠房淹水高達30公分。

探究原因,竟然是採購的太平龍頭是日規管,但連結的消防管卻是美規管,僅及設計咬合度26.1%,足見採購專業度出了問題。

2012年4月,海水系統的自動逸氣閥故障,導致海水大量流出,淹水高度達150公分。然而,類似情形,曾經在2011年9月、10月、12月皆發生過,顯示台電未能徹底解決設備設計和品質問題,導致問題一再發生。

此外,除了被水淹之外,核四也發生數次設備燒毀事件。

例如,2010年5月,台電員工依據過去核一至核三廠經驗,使用雞毛撢子和吸塵器清理主控室電子盤櫃,不料卻因為雞毛撢子與盤櫃磨擦時所產生的靜電,導致輸出電壓受干擾,影響到下游的儀控盤金屬氧化變阻器短路,燒毀了11個盤櫃的突波吸收器。

翻開原能會給台電開出的違規疏失,自2007年至2012年2月間,至少有15項重大違規,包括逕自變更工程設計、圍阻體牆混凝土及結構剪力筋不當鑿除與截切等。

核四安全嗎?如何才算安全?為了解答,2012年10月,《遠見》記者就已南下拜訪現居屏東的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

林宗堯是國內少數有核電廠建廠及安全分析實務經驗的專家。說到核四,大家都不能不請教他。1969年畢業於清大核工系的林宗堯,曾擔任美國奇異、貝泰的顧問。在核二、核三建廠時,林宗堯就是美方顧問公司的代表,長達七年。八年前,他受聘擔任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委員,愈了解核四,就愈憂心。眼看商轉要求在即,仍問題重重,他決定開始發聲。

批評 為讓核四可以安全運轉

2011年7月,他撰寫千言書〈核四論〉,這是他首度公開痛陳核四在設備、施工、品保、監督有不同於前三廠的嚴重問題。前原能會副主委、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主席謝得志也同意,這份報告「非常重要」。

有人將核四比做高鐵,當初問題一堆,最後還不是沒事?但林宗堯認為,「當初批評高鐵的人,都是外行的政治人物,而我所列出來核四問題,哪一點不是具體事實?台電都知道,也未有異議。」

關於蓋核電廠,相較於林宗堯的經驗值,不少原能會、台電主管員工,都還算是後輩。抓核四問題,有時林宗堯跑得比原能會還快。因此,許多環保團體甚至政治人物欲拜會林宗堯,卻被他拒絕。也曾有反核遊行找他出席,他也婉拒。

林宗堯清楚表明立場:「我不是反核人士,我是支持國家政策!」他說,馬英九總統表明核四續建,在安全的前提下運轉,他的批評與建議,都是為了達成這個目標。

然而,就像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裡的小孩,他敢講出真實現況,許多官方的處置卻讓他極度失望。

2010年,林宗堯視察核四試運轉時,寫了一份〈核四重大缺失報告〉,其中詳列試運轉暴露的諸多問題。

但當時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卻告知他,「重大缺失」字眼太過強烈,希望他能改掉。最後原能會公布的會議紀錄上果真被修改成了「現場觀察報告」。他站在會場中報告了一整個小時,會議紀錄上的內容卻只有得到一個字:「略」。

▼核安專家林宗堯站在曾經由他擔任顧問的核三廠前表明立場:「我不是反核人士,我的一切建議,都是為了支持國家政策!」

投書總統府仍然沒下文

2011年7月,林宗堯將核四在各層面的結構性問題,寫成了〈核四論〉一文,並將具體解決之道另寫成〈核四之計〉。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經全體委員表決同意,將報告呈報給總統府與行政院,但被主委蔡春鴻拒絕。

憂心忡忡的林宗堯,甚至還自己透過民眾信箱投書總統馬英九,卻也只得到:「謝謝林委員的關注,將責請相關單位處理,」就沒下文。

最近接受《遠見》訪問時,林宗堯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接受訪問了,該講的都講了」。即便如此,他仍然把每項要點,都一一羅列在筆記本上,確認是否表達清楚。由於核能工程事涉複雜,訪問後記者多次請教問題,每次都將近小時,也不厭其煩解答。

到底,在這位核能專家的眼中,延宕十餘年,歷經火燒、泡水、纜線重拉等事故的核四廠,還有可能安全嗎?以下,是林宗堯的建議:

⊕先攤開所有問題 嚴謹解決

核四安全有沒有救?我認為,有救。但是,不是按照現在這樣的蓋法。

我提出了〈核四之計〉,裡面第一項,就是「詳擬迄今設計、設備、施工及試運轉測試所有問題」。簡言之,一定要先徹底解決之前所有問題。

但是,依我看到狀況,他們跳過了最重要的第一項,目前重點只放在解決數位儀控設備系統及試運轉。因為,台電的想法是,只要這兩項先解決,就可以裝填燃料!只要裝填燃料,再也不會有要不要蓋的爭議,因為已經不可逆了!

但是,核四的問題有「天上飛的,地下爬的」。台電與原能會去立法院報告的內容,聽起來都像已經有層層制度監督,那些都是很容易懂的部分,這就是「天上飛的」。然而,「地下爬的」呢?還有很多隱藏性的問題有待解決,只是一般民眾不容易了解。

例如,之前循環水池閥壞了,造成廠房淹水。表面上,這些設備泡水後,有拿出來做表面清理。但是,這個廠蓋了那麼久,很多設備是不是質變了?都要審視,而不是只是擦擦表面。目前使用沒問題,並不代表以後沒問題。

我認為在裝填燃料前,必須有一個獨立的計畫,把所有的設備、元件,一一進行「可靠性分析」,全面總體檢。

此外,過去包商自己監工的部分,已經出包的問題才被攤出,但其他部分就沒問題嗎?是否能清楚嚴謹地重新查驗?

⊕有國外顧問 不見得就能安心

台電之前在沒有國外顧問公司支援下,自己硬撐,那是完全不行的。現在,他們重新找了國外顧問來幫忙,這是正確的,因為台電沒有能力自己蓋下去。但是,最怕的就是,大家都覺得,已經找國外顧問公司來了,就安了心。

因為,重點不是找外國人就是好,而是台電目前請來的外國人,履歷是什麼?他們的經驗足以處理核四問題嗎?

台電說,已經將試運轉程序書給國外顧問公司幫忙檢視。但是要進一步問的是,當他們檢視試運轉程序書時,是否進行實質審查?給了多少具體建議?如同當初,第一版試運轉程序書,一共有八個人簽名,表面上有層層審核,每一本平均卻只有兩個意見,有審等於沒審。我才看了三本,就有800多個意見。

另外,更要問的是,找這些外國人,台電指定他們的工作內容是什麼?核四和前三廠不一樣,顧問公司不是統包,並不負最終責任,他們只是按工計酬、被請來解決台電列的工作項目而已。這些問題如果沒有釐清,外國人反而只是核四安全的擋箭牌而已。

▼雖然核四已重新找國外顧問來幫忙,但並非安全的保證。

⊕300多個系統都要現場總體檢

其實,台電立場很難為。要做到更安全,需要更多錢,更不能趕時間。可是,全民都在盯著核四,動輒被罵大錢坑,他們怎麼還敢要求?原能會也沒有辦法完全講真話,他們的立場也很痛苦。萬一指出核四的重大問題,等於是提供反核人士一顆子彈,核四就不用蓋了!至於經濟部國營會,根本不懂這些核能工程,他們始終搞不懂,為什麼核四拖這麼久?

依我來看,政府要組成專案的團隊,積極往外找人才。從美國、日本,甚至退休的人都可以找來,把300多個系統一一總體檢。

原委會至少要加150人,進行特殊任務編組,從全國找核能、儀器、機電各方面的人才,讓300本程序書測試都一定有人在現場實質監督。由一個有實務經驗的專家和台電的人一起作業,原能會的人在場監督。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做文件及抽查式審查。

我的一切建議,看的都不是現在能不能裝燃料,而是這座電廠能不能安全運轉40年!政府一再保證,沒有安全,就沒有核四。這樣聽起來,好像很安全了,但重點是,到底要做到多安全?冷酷的事實是:安全要求愈高,代價愈大。代價就是:更長的工期、更高的預算與更多的人力。政府想做到幾分?

林宗堯給核四的6個建議

1、通盤檢討待完成之工作項目及內容。如設計、設備、施工、品管等,成立專案計畫處理。

2、未來全部工作項目之排程,包含全廠試運轉測試,需具豐富經驗人士主持,力求嚴謹。

3、試運轉測試程序書乃最後驗證之所憑,力求正確、完整與嚴謹。

4、試運轉測試人員必須經驗豐富,務求測出所有設計、設備、施工、監工問題,為未來40年運轉奠定基礎。

5、核電廠人員與試運轉測試職責務必切割,避免球員兼裁判。

6、原能會務必參與現場實質監督,做為核發執照的依據。

相關話題:

德國綠能超堅持,付出四倍台灣電價-未來的電 1 〉2022年全面廢核.再生能源

來勢洶洶的綠色競爭力-面對全球暖化、能源耗竭、人口爆炸的解決之道


完整內容請看遠見專刊:核四風暴

八任總統都搞不懂的核四風暴
讓台灣公民有機會了解核四來龍去脈,這份報導應是台灣少數最詳細、並且一般人...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