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尖端出版 發表日期:

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後日談

我們比你愛我們,還更愛你

從糾結到確定情感後,關家六兄弟相偎相依邁入第七個年頭。大家從青澀轉變為穩重,各自為了守護家人而努力。

小佑一方面想脫離稚嫩回饋哥哥們的情感和呵護,另一方面覺得自己不再「可愛」而有危機感。

當哥哥的守護跟小佑的夢想衝突時,因為在意,所以對立,六人的感情將進入另一種昇華,凌駕於愛情上的是珍惜,他們將重新定義「家人」的含意。

這是關家六兄弟,相親相愛多年後,更加你儂我儂、深入心靈的甜蜜生活。

●書籍資訊:《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後日談

終於齊聚在餐桌旁的六個人,開心享用由大哥掌廚的精緻晚餐。晚餐結束後,關小佑突然舉起手表示有事情要宣布,除了已經知情的關子謙外,其他幾人紛紛把目光投向正在說話的小弟。

「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我要『抱』你們。」

「……」

關允維眨眨眼,再眨眨眼,懷疑是不是他聽錯了。

「……」

關允毅愣愣地看著前方,突然覺得自己聽不懂中文。

「抱?小佑佑……你說的那個『抱』應該不是我認為的……那個『抱』吧?」

關士棋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問著,內心OS拜託可千萬別是他最不想聽到的那個。

關小佑環視所有人的反應後,抬起下巴正經地說:「就是你認為的那個『抱』,從今天開始我要當1號。」

啪!

關子信臉色一黑,筷子從指尖摔到桌面。

關允維拍著桌子瘋狂大笑:「哇哈哈哈,小佑佑的『那裡』那麼可愛,還是乖乖讓哥哥們的大肉棒照顧你的小穴穴就好。」

「四哥如果不想被我抱也可以,你以後就別想抱我。」

宣告反攻的人瞇起眼睛,威脅地說。

「WHAT?」

關允維驚訝大叫,連忙用眼神向兄弟們求救,無奈其他人也還在震驚和錯愕中,沒人理會他的求救訊號。

就在哥哥們大腦當機時,關小佑站了起來,先是把碗筷拿到廚房放進流理臺,接著一邊解開襯衫釦子一邊走向浴室,然後對著關子信、關允毅、關允維還有關士棋說。

「我不鎖門,想跟我一起洗澡的就自己進來吧!」

「唔——」

「喔嘶……」

「靠!」

高低不同的聲音從餐桌旁邊響起。

關士棋按著蠢蠢欲動的下半身、關允毅因為勾引的話發出難受的呻吟、關允維則罵了句粗話,在犧牲屁屁和霸占小佑佑的機會之間掙扎。

「唉……」

至於身為一家之主的關子信,則在瞥了眼仍在吃甜點的關子謙後,重重地嘆了口氣。

●●●

補習班

提醒下課的鈴聲在補習班所在的樓層響起,平時總會等學生問完問題才離開的人,今天卻抱著側背包鬼鬼祟祟混在陸續走出教室的學生裡。

「老師在躲誰啊?」

把書包掛在胸前的男高中生,好奇看著和他們一起走樓梯的老師。

關士棋將食指抵在嘴脣,刻意彎腰縮短跟學生之間的身高差距,壓低聲音說:「噓,幫我cover一下,到樓下就好。」

「好。」

「沒問題。」

男同學們紛紛豎起拇指很有義氣地答應,簇擁著老師走下樓梯抵達一樓,沒想到就在關士棋以為自己終於脫離險境踏出樓梯口時,就看見早就在樓下守株待兔的某個人。

關小佑抱著手臂站在騎樓,笑咪咪地看著終於等到的那隻兔子:「五哥,今天這麼早就下課啦?怎麼不搭電梯改走樓梯?該不會是在躲我吧?」

「啊哈哈啊哈哈,我怎麼可能躲你。」關士棋撓撓臉走了過去,好奇地問:「不過小佑佑你真厲害,居然這麼快就發現我了。」

「廢話,就你一個沒穿制服的,能認不出來嗎?」

「……」

背後狂冒冷汗的人瞧了瞧穿著校服的學生們,再瞧瞧自己身上的襯衫加牛仔褲,眼神死透。

旁邊的男同學們很識相地對著關士棋揮了揮手,說:「關老師保重,我們先回家了,BYE。」

「嗚……」

不!別BYE我!別BYE我啊啊啊——

關小佑從關士棋的外套口袋撈出摩托車的鑰匙,接著一個巴掌拍在五哥的臀部,還故意掐了掐他的屁股肉,摸著下巴露出賊兮兮的笑容。

「嗯,手感不錯,難怪你抱我的時候那麼愛摸我的屁股。」

「小、小佑佑……」

抱著側背包的大男人活像被色鬼欺負的小女生,縮著脖子瑟瑟發抖。

「我買了保險套跟潤滑劑,等會兒就用在你身上吧!」

「嗚……」

成功逮到兔子的獵人用鑰匙打開摩托車置物箱,把備用的安全帽扔給另一個人,載著被迫坐上後座的關士棋,催下油門駛向家的方向。

●●●

電視臺

「喔喔喔喔喔!」

「妳發什麼花痴啦?」

通往攝影棚的走廊上,負責接待的兩名工作人員站在休息室外,交頭接耳地說著。

「SEVENTEEN要來上節目,我可是從他們第一張專輯就支持到現在的鐵粉耶!看!」

興奮尖叫的女孩為了證明自己的迷妹身分,不但從包包翻出應援燈、手幅,還拉開外套露出印著SEVENTEEN字樣和樂團象徵符號的T恤。

「好好好,拜託妳冷靜,就算看到本尊也別衝動,不然益成哥會罵死我們的。」

把長髮盤在腦後的女助理,抓著同事的手臂好心提醒。

女孩把應援燈跟手幅收回包包,拍拍胸口保證:「安啦,我可是很有職業道德的。」

「那就好。」

「不過好希望有機會當面對他們說『我喜歡你們』,還有『我會永遠支持SEVENTEEN』,嘿嘿。」

聽完女孩的迷妹發言,女助理搖搖頭露出一臉「妳沒救了」的表情,打開門從休息室裡面走出來的人,恰巧聽見她們的對話。

「怡伶,原來妳喜歡SEVENTEEN喔?」

王怡伶跺了跺腳,害羞抗議:「嗚啊!小佑哥你怎麼可以偷聽我們說話啦!」

關小佑對著才剛成為實習生不到半個月的女孩微笑:「妳就在休息室門口八卦,想聽不到也很難吧!不過,妳喜歡誰啊?詹奕帆?董建宇?還是主唱?」

女孩捧著臉頰,再次露出迷妹的表情:「都不是,我的本命是季華宇。」

「妳居然喜歡那個不愛說話的蚌殼?」

「才不是蚌殼,他是走高冷風格的三次元王子。」

關小佑拍拍對方的肩膀,同情地看著她:「妳沒救了,知不知道華宇哥可以一整天只說十句話?」

「當然知道,我可是他的鐵——」王怡伶愣了愣,然後反問:「等等,你怎麼知道這麼內幕的消息?難道小佑哥也是SEVENTEEN的後援會會員?編號幾號?告訴你喔我可是第九十八號的會員,很資深的。」

「看!」

從牛仔褲口袋掏出皮夾,又從皮夾裡拿出會員證的人,彎起眼尾笑笑。

女孩不敢置信地摀著嘴巴,發出驚呼:「0000001?怎麼可能?小佑哥居然是傳說中的1號會員?」

後援會編號前一百名的會員證可是超級資深粉絲才能拿到,光是在網路上的拍賣價格就飆破五位數,更別說其中最夢幻,編號「0000001」的這張卡片。

「因為……」

還來不及解釋,走廊遠處就傳來一堆人的腳步聲,SEVENTEEN的五名成員連同經紀人和妝髮團隊,一起走向站在休息室外的三個人。

穿著一襲鐵灰色套裝的經紀人在看見關小佑後,露出難得的笑容,問:「你也在啊?」

「丹菱姊,我們新來的實習生是SEVENTEEN的忠實粉絲,能不能讓她跟華宇哥拍個照,順便索取簽名?」

「可以,進來吧!」

宋丹菱看著站在旁邊,瞪大眼睛詫異看著關小佑的女孩,點了點頭。

就這樣,九十八號的後援會會員成功進入當紅樂團的專屬休息室,不但跟她最愛的季華宇單獨合照,還實現了對偶像親口說出那兩句話的夢想。

等到女孩離開後,關允維立刻拽著小弟的手腕把人壁咚在休息室的牆壁上,紅著臉咬牙切齒地問。

「小佑佑,你能不能解除那該死的……該死的計畫?」

關小佑抿了抿嘴脣,故作委屈地說:「四哥就這麼討厭被我抱嗎?」

「你——」

「四哥。」

「幹什麼?」

關允維黑著臉,沒好氣地瞪著鬆開嘴脣換上奸詐笑容的臉龐。

「最喜歡你了。」

啪!

一隻魔爪直接抓向帥哥主唱的下半身。

「呀啊——」

自稱關家最沒節操的傢伙被小弟的舉動嚇得花容失色,邁開大長腿四處找掩護。

「四哥~」

搖著尾巴的小狐狸哪肯放過能欺負人的機會,一邊用甜甜的聲音呼喚哥哥,一邊追著關允維的屁股在休息室內亂竄。

「別別別,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叫警察了!」

「叫啊,這裡的警衛我都熟,你想叫哪一個?」

「嗚啊啊啊啊——」

眼看唯一的救命稻草也被小弟狠心抽走,向來臭屁的帥氣主唱只能繼續逃跑,最後被經紀人大罵一頓。

●●●

射箭隊練習場

「把注意力集中在靶心,用指尖感受弓弦的鬆緊度。」

「好。」

關允毅站在一名年輕選手的左後方,糾正他的姿勢。

卸下隊長的身分後,這還是他第一次回到練習場,沒意外地被新進選手包圍討教在國際比賽上如何取得好成績的技巧。新進選手中有不少人是因為關允毅才決定踏上國手這條路,雖然捨不得隊長離開,卻也默默支持他實現自己的夢想。

咻!

脫離弓弦的箭矢快速射出,最後釘在環形靶子最中心的黃色區域。

「十分!」

年紀只有十三、四歲的男孩,吃驚喊出自己射中的分數,在這之前無論他怎麼練習,卻連一枝箭也射不中,沒想到隊長只是稍微調整他的姿勢就能有這麼明顯的改變。

關允毅摸摸對方的腦袋,給予鼓勵的微笑:「記住剛才教你的感覺然後不斷練習,直到身體的每一條肌肉都能記住最完美的姿勢。」

「我知道了,謝謝隊長。」

男孩激動地紅了眼眶,用左手揉捏痠疼的右臂,然後重新舉起反曲弓對準靶心,繼續跟自己戰鬥。

關允毅閉上眼睛,聽著箭矢破空射出的聲音、射中箭靶的聲音,和選手們調整呼吸的聲音,一切一切都無比熟悉,也無比懷念。

「後悔嗎?」

從休息室走來的學長,問著即將踏入全新領域的人。

「不。」關允毅睜開眼睛笑了笑,回答。

人生,就是不斷在岔口做出選擇。

選擇的結果也許正確,也許不正確,但只要目標不變,哪怕過程中有挫折、有崎嶇、有不被看好的時候,一旦踏上了那條路就要咬牙堅持。

唯有這樣,才能抵達夢想的彼端,才能摘下自己最想要的那顆果實。

學長往關允毅的胸口捶了一拳,說:「別忘了你只是退役不是退出朋友圈,需要幫忙的時候就說一聲,敢跟我客氣就揍爆你。」

「嗯,謝謝學長。」

「考上研究所或教師證後,記得請我們吃飯。」

「一定。」

燦爛的笑容,做出堅定的承諾。

走出練習場,把訪客證交還給負責看管門禁的警衛後,回頭看著占據他整整十七年青春的地方,深深地吸了口氣,正準備邁出腳步就聽見熟悉的聲音。

「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小佑?」

轉過身,看著朝自己走來,然後在面前停下腳步的人。

「三哥,別再逃了。」

說完這句話後,關小佑突然伸手拽住關允毅的衣領,把他整個人扯向自己,用力吻上。

「小佑你你你、你冷靜,冷靜……」

被強吻的人大吃一驚,按著小弟的肩膀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認命吧,乖乖跟我回家吃飯,然後——讓、我、吃、掉、你!」

「小佑……」

在國際賽事上從不膽怯的男人,冒著冷汗踉蹌後退。

「嗯?」

「我想我還是……」

吞著口水,後退一步、兩步、三步……

「決定什麼?」

「我還是不回家吃飯了,再見!」

關允毅扔下這句話後立刻轉身,使盡全力快速逃跑。

發現情況不對的人雖然跟著追了上去,無奈腿短體力不好,跑不贏身為國手的哥哥,只好停下腳步,扶著膝蓋對著跑得老遠只剩下一個黑點的背影大笑。

「哈哈哈哈哈,欺負喜歡的人果然很爽。」

●●●

關家

總算結束出差返回家裡的關子信和關小佑吃了頓簡單的晚餐,然後走進浴室,打算泡個澡洗去一身疲憊,沒想到某人卻偷偷轉開門把溜進被白霧籠罩的空間,還抱住滿身泡沫的他。

「哇,二哥的胸肌真硬。」

關小佑從背後抱住哥哥,不但亂摸他的身體還發出讚嘆的聲音。

關子信低頭看著在胸前東摸西摸的兩隻手,勾起嘴角:「小色鬼,給你三秒鐘反悔的機會,三、二……」

「咦咦咦?」

察覺氣氛不對的人嚇得立刻縮手,才剛轉身想開門逃跑,浴室的門板就被一隻大掌用力壓住,完全封死他的出路。

「一!」

話音落下的同時,結實的長腿隨即卡入關小佑的兩腿之間。

「嗚啊!二哥我錯了我錯了……唔……」

「噓,讓二哥好好疼你。」

「唔……唔哈……哈啊……哈啊……」

來不及逃命的小羊被飢餓的大野狼步步逼近,直到從頭到尾被吃得乾乾淨淨,才腰痠腿軟地被帥氣的哥哥抱回主臥室的床上,累得倒頭大睡。

關子信赤裸身體坐在床邊,替已經熟睡的小情人拂去垂落在額頭上的髮絲,問著才剛回家,正好站在衣櫃前更換衣服的另一個人。

「是你出的主意對吧?」

「呵呵。」

關子謙彎著細長的眼睛,不做回應。

「為什麼慫恿小佑反攻?」

在回到臺灣前,幾個弟弟已經透過通訊軟體哭訴他們的「慘況」,只是他不明白大哥這麼做的理由。

關子謙在男人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笑笑地說:「之前因為有一些事情想不通,所以被弟弟們安慰了。雖然很感謝他們,不過這讓我身為大哥的面子往哪擺啊?當然要欺負回來才不吃虧,不是嗎?」

「……」

終於得到答案的一家之主垂下腦袋,滿臉黑線。

允毅、允維,還有士棋,希望你們的小菊花一切安好,阿門!

●書籍資訊:《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後日談

羽宸寰

黑屋常駐戶

出沒地:

噗浪:https://www.plurk.com/m/?mode=my

FB粉絲團:https://m.facebook.com/profile.php?id=642733362484092

黑色豆腐

外星人水瓶B。

深埋工作坑+原創兒子坑 …φ(:3」∠)_

口號:努力、毅力、精神力──每天每天,都要比昨天更努力。

FB=黑色豆腐BOX / 2.0

IG= shureta0214

Plurk= shureta

Pixiv id= 1159722


完整內容請看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後日談

★百大暢銷作者 羽宸寰X當紅人氣畫家 黑色豆腐
★熱銷三萬冊,改編為廣播劇,深受讀者喜歡的兄有弟受大作的...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