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尖端出版 發表日期:

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前傳

我愛你,管你是不是我哥

兩個家族的重組,成為一家四口,獲得新生,並漸漸變成熱鬧的八口之家,也開啟了關家六兄弟的新未來。

關子謙、關子信從吵吵鬧鬧到兩情相悅;關允毅、關允維身為雙胞胎,個性卻天差地遠;關士棋的傻呆萌從未改變。而關小佑的出現,更讓這個家庭逐漸醞釀出另一份悸動。

關家六兄弟的小時候祕辛,五兄弟對小佑的情感,都起於重組家庭和那份怦然心動!

●書籍資訊:《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前傳

「你好,我是曲菲菲。」

「妳好,我是關子信。」

穿著長裙的女孩笑笑地握著對方的手,說:「我知道,之前有聽說過你的傳言。」

關子信彎著嘴角苦笑回應:「希望是好的事情。」

女孩眨眨眼,用食指跟中指比出強調語氣的兔子耳朵:「長得帥功課又好,算是『好的』傳言嗎?」

「這個我可以接受。」

關子信收回禮貌互握的手,欣賞看著性格開朗的Q校主辦。

在經過半個多月的聯繫後,陸續抵達聚會地點的男生和女生都非常期待這次的聯誼,幾個男孩甚至抹了髮膠,女孩們也擦了淡淡的粉底、穿了漂亮的衣服,身為J校主辦的關子信雖然仍舊一身T恤加牛仔褲,卻是最吸引目光的那個。

「可惡,人帥真好人醜吃草。」

身為康樂股長的陳建廷撇過臉,握緊拳頭在內心流淌委屈的淚水。

「嗨!」

吳佐文則露出燦爛的笑容主動走向在補習班認識,早就偷偷暗戀的女孩,幽默地跟對方聊天。

受限於學生能負擔得起的預算,安排的活動是陽明山一日遊,既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節省交通費又可以親近自然,下山後再去預定的餐廳吃飯,就算結束今天的行程。

「不開心嗎?」

抵達陽明山後,一行人沿著路旁的指示往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方向步行,原本負責領路的曲菲菲默默來到關子信的身邊,和他一起走在隊伍的最後方。

「沒有。」

「沒說實話喔。」

女孩指著對方刻意與其他人保持一大段的距離,戳破關子信看似完美的謊言。

「你們開心就好,我只負責把今天的行程走完。」

曲菲菲笑了笑,說:「果然跟建廷說得一樣,對於不關心的事情很冷淡呢!」

「……」

正想說幾句話替自己辯白,就聽見對方毫不在意的回答。

「我去前面帶路不打擾你了,注意別脫隊喔,BYE!」

關子信看著穿過人群走到隊伍前方的曲菲菲,腦中再次浮起這幾天來讓他十分困惑的事情。

自從因為看見大哥的裸體而有了生理反應後,只要跟關子謙有肢體碰觸,無論擁抱還是家人間的「愛的親親」都讓他很不自在。

不是討厭,而是更難以形容的感覺。

到底為什麼?為什麼只對那個人產生奇怪的反應?

想去詢問爸爸或媽媽,卻又隱約覺得這種事情不應該讓他們知道,只好一個人去圖書館找尋能解除疑惑的書籍,然而越來越明顯的答案,卻讓他不敢往下多想。

「肯定還有別的可能,比如……崇拜……」

走在隊伍後方的人,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喃喃自語。

古怪的反應肯定是青春期的荷爾蒙作祟,不然就是累積太久沒有發洩,才會不小心對大哥的裸體產生反應。至於臉紅心跳什麼的,則是因為他太崇拜處處都比自己厲害的那個人,就像粉絲看見偶像時,不也會情緒激動到昏倒的程度嗎?

「對,一定是這樣,一定是。」

關子信望著天空吐出心虛的熱氣,決定把這個理由當作結論,阻止自己往奇怪的地方胡思亂想。

●●●

五天後

終於結束跟Q校的聯誼活動,也從吳佐文手上拿到電影節的門票,關子信躺在床上,舉著手機跟正在打工的另一個人視訊。

「子謙子謙!」

「等我一下。」

接通電話的螢幕上出現關子謙的笑臉,正在咖啡廳工作的他立刻把事情交給旁邊的夥伴,握著手機走進後方的倉庫。

關子信把門票移到鏡頭前,得意地說:「看!」

關子謙看著自己捨不得入手,原本只能錯過的經典電影詫異地問:「你怎麼有這個?」

「朋友給的,你明天不是排休?一起去看吧!」

「好啊,允毅允維跟士棋都還好嗎?」

關子信挑高眉毛露出專門對付弟弟的冰塊臉,回答:「由我鎮壓,他們哪個敢不乖乖吃飯刷牙?放心吧,都已經上床睡覺了。」

『子謙,快出來幫忙!』

手機畫面外,傳來咖啡店同事著急找人的聲音。

關子謙對著鏡頭苦笑:「抱歉,我先去工作,回家再聊。」

「嗯。」

結束通話的螢幕,顯示著全家人合照的照片。

本來打算講完電話就去睡覺的人,看著照片中的關子謙露出傻傻的笑容,於是翻了個身趴在床上,點開Google首頁規劃起明天看完電影後要去吃飯的地方。

●●●

「前面紅綠燈右轉就到了……嘶!」

散場後的戲院外,走在前面的人才說完這句話,就皺著眉頭發出痛苦的聲音。

「活該,誰叫你用那種姿勢睡覺。」

關子謙趕緊跟上對方的腳步,伸手按在關子信的肩膀,替他揉捏因為姿勢不良導致痠痛的後頸。

「痛痛痛痛痛!」

「看你還敢不敢趴在床上滑手機。」

凌晨一點多才回到家,才剛打開關子信的房門就看見某人的身體有一半懸空在床外,雖然趕緊幫他調回正常姿勢,卻仍免不了肩頸痠痛的後遺症。

「我哪知道會真的睡著……」

「關、子、信!」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保證以後都不會了。」

自知理虧的人雙手合十立刻求饒,他可不想被眼前看似溫柔實則腹黑的大哥痛扁一頓。

關子謙嘆了口氣,縮回手,從背包拿出隨套票附贈的影片介紹單,問:「算了,今天放映的電影你想看哪幾部?」

「隨便,反正我只是來陪你看電影順便補眠的。」

「這三部?」

「OK!」

「好,就看這三部。」

關子謙看著張大嘴巴狂打呵欠的男孩,露出寵溺的微笑。

規模不大的放映室內,除了他們以外只有八名客人,兩兩一組散在不同的角落。

選擇坐在中間位置的關子謙,沒意外地在影片放映的十五分鐘後,聽見從旁邊傳來的鼾聲。看著用雙手環抱胸口,歪著腦袋在椅子上睡著的關子信,從背包裡拿出準備好的毯子蓋在他的身上,然後凝視著從稚嫩變得成熟的那張臉孔,發呆。

原本和自己說話時總要抬頭的孩子,什麼時候長到能與他平視的高度?

老是嚷嚷要整死老媽還有自己的屁孩,什麼時候成了弟弟們眼中最有權威的二哥?

時間,改變了好多。

不變的,只有不肯喊他「大哥」總是「子謙子謙」叫他的習慣,無論糾正多少年都不見成效,最後也就隨便他了。

只是……

「子信。」

溫柔的聲音,輕輕喊著已經發出沉穩鼻息的男孩。

從「吳世豪」到「關子謙」,從毫無關係到成為家人,也許就像夢枕獏在《陰陽師》中,透過主角安倍晴明說的那句話——世界上最短的咒語就是名字。

為了跟這小子有緊密關聯而取的名字,似乎已經隨著這些年的相處,變得非常特別,特別到讓他不敢往兄弟以外的感情去想。

「子謙。」

座位上,熟睡中的人換了個姿勢把腦袋枕在關子謙的肩膀,就像終於找到最舒服的位置,繼續發出呼嚕嚕的鼾聲。

「笨蛋,每次都睡成這樣。」

關子謙往左側挪了挪身體,讓另一個人能靠著自己睡得更舒服,指尖也習慣性地梳理起對方的頭髮。

「喜歡……好喜歡你……」

關子信微微彎起的嘴角,細碎重複同樣的夢話。

滑過髮絲的手指因為這句話迅速收回,就連落在關子信臉上的視線也趕緊轉回正前方的大螢幕。

怦怦!怦怦!

怦怦!怦怦!

透露太多祕密的心跳蓋過電影的臺詞和配樂,紊亂的思緒努力找回對於這句夢話最「正常」的解讀。

第一次,熱愛藝術電影的人沒注意大螢幕上演了什麼,只記得從左邊肩膀傳來的體溫,和十六歲男孩均勻平穩的呼吸。

「呼啊!子謙,我餓了,去吃東西吧!」

走出戲院的關子信伸直手臂打了個大大的呵欠,連續「睡」了兩部電影,足足補眠補了五個小時的人回過頭,神清氣爽地看著走在右後方的另一個人,說。

「咦?」

「關子謙你發呆喔?那兩部片這麼好看?」

「還、還不錯,你剛剛跟我說了什麼?」

恍神到被抓包的人隨口扔出對影片的評價,然後反問幾秒鐘前正在跟自己講話的關子信。

「我說,我、要、吃、飯!」

只在這個人面前才會變得任性的大男孩,翻著白眼重複自己已經剛說過的話。

「想吃什麼?」

關子謙快速整理好自己的思緒,才剛習慣性地把手伸向關子信的頭頂想摸摸他的頭髮,就被後者用誇張而明顯的動作閃開。

「……」

「……」

尷尬,瞬間充斥在兩人之間的空氣。

直到關子信用僵硬的語氣指著馬路對面的建築物,結結巴巴地說:「我……我上網查過,附近有一間不錯吃的牛排館,去嗎?」

「好,你帶路。」

年長三歲的人用一貫溫柔的笑容回應,然而平時總會並肩聊天的兩個人,卻變成一前一後地走著,就連吃飯時的對話也只剩下餐點好吃或不好吃的交談。

「我睡一下,到站前叫我。」

坐上公車後,關子謙立刻扔下這句話,然後把臉偏向走道,逃避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尷尬。

「嗯。」

坐在靠窗處的關子信,看著反射在玻璃窗上,關子謙的側臉,自責剛才太過明顯的閃躲。

為什麼要躲開?

為什麼被這個人碰觸的時候會有甜甜的、熱熱的,甚至麻麻的感覺?

如果從圖書館找到的資料是正確的話,那麼唯一的結論,就是他染上一種很奇怪的病——

一種,名為戀愛的病。

●書籍資訊:《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前傳

羽宸寰

黑屋常駐戶

出沒地:

噗浪:https://www.plurk.com/m/?mode=my

FB粉絲團:https://m.facebook.com/profile.php?id=642733362484092

黑色豆腐

外星人水瓶B。

深埋工作坑+原創兒子坑 …φ(:3」∠)_

口號:努力、毅力、精神力──每天每天,都要比昨天更努力。

FB=黑色豆腐BOX / 2.0

IG= shureta0214

Plurk= shureta

Pixiv id= 1159722


完整內容請看有五個哥哥的我就註定不能睡了啊!前傳

★百大暢銷作者 羽宸寰X當紅人氣畫家 黑色豆腐
★熱銷三萬冊,改編為廣播劇,深受讀者喜歡的兄有弟受大作的...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