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逗點文創結社 發表日期:

把砒霜留給自己

逼視當代港人的生存焦慮,在睡房裡、提款機內、水底、宇宙中、天臺上……

紅VAN已遠,我們被留下來續聽故事——

關於爆竊者、自瀆者、神探、小說家與獨裁者、建國者、雲的管理員……

時間浸在凍鴛鴦裡,純港奇思異想,無碼輸入世界。

書籍資訊:《把砒霜留給自己

唱盤機傳來略帶沙啞的嗓音,曲風鬱悶,帶點孤獨的味道,似是一首該在下雨天,獨自驅車到西貢去看海,點燃一根不抽的煙,想起一些不該想起的往事時的背景音樂。我認得那是陳昇的首本名曲〈把悲傷留給自己〉。

當初說要把唱盤機帶上船的人是我,可我卻想不起我有在訂購表上寫下「陳昇」兩個字。這可奇怪了,船上就得我一個華人,我可不認為來自舊金山的詹姆斯,或是斯德哥爾摩的朱麗葉,會對華語音樂有如此濃厚的興趣,竟暗暗把悲傷留給自己。

無論如何,每當我看見船艙內的血腥,我就知道,已經再也問不了他們。

打從我們在佛羅里達開始受訓的第一星期,卡爾文就一直提醒我們,他說這是非常必要的,雖然在我們的領航員手冊上並沒記錄這事,而太空總署對Discovery Channel所提供的訪問中,也沒提過這點。卡爾文一直堅稱這是歷年來在佛羅里達升空的每個領航員,他們太空衣手臂下藏著的一個小小祕密。他說,這是領航員之間的潛規則。

媽的,我以為潛規則這種事,只會出現在國內影圈,女明星為求一角而跟某某富豪睡上幾晚。我可想不到,原來當太空科學家也要潛一下,這世界還真是表裡不一。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太空總署的「砒霜薄片」設計非常荒謬,我不認為一個領航員從地球跑出幾千公里乃是為了自殺。有看過電影《Contact》嗎?電影裡面的茱蒂.佛斯特在升空尋找外星人前,太空總署也給了她一顆自殺藥丸,以免當她遇上任何意外時,會經歷生不如死的痛苦感覺。

老實說,那部戲的編劇也算滿厲害的了,思維接近真正的太空總署。可他也有個謬誤,電影中茱蒂.佛斯特的那顆自殺藥丸,體積也未免太大了,外太空裡沒水沒糧,要是想乾吞那顆藥丸,相信有一定難度。人還沒給藥性毒死,就已經給藥丸卡在喉嚨憋死了。

所以,太空總署並沒用藥丸,而是採用「砒霜薄片」的設計。

就像前陣子口香糖公司推出的一種「薄荷口片」,紙一般的薄,入口即溶。當然,任憑太空總署有多厲害,他們最終也少算了點東西,例如領航員因過於孤獨而引起精神失常,瘋狂斬殺自己同伴,然後留下最後一個生還的領航員,坐在早已給破壞了推進器的太空船中,等待死亡。

對,他們沒把這可能性算進去。

「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妳的美麗,讓妳帶走……」

唱盤機內的陳昇唱得越來越激動,我鼻子抽動一下,有點受不了。我突然有種衝動,想要知道唱盤機內會否藏有其他淒慘音樂,例如王傑的〈幾分傷心幾分痴〉?

這種時刻,我是多麼想要一根煙,即使不抽也好,就裝模作樣地點綴一下,待船艙內煙霧迷漫,好有悲傷的感覺。當然,人類總是愛好快餐式,太空總署情願我們中毒極速死去,也不容許我們帶煙上船,在無盡星宿中用尼古丁來慢性自殺。

我嘆一口氣,挪動無重的身軀,飄浮至船艙旁邊的小圓窗。

看著壓力玻璃外散發著白光的織女星,我嘗試用一個較舒適的姿勢躺下,從手臂下取出薄片,放在手上把玩研究,等待最後一刻的來臨。

然後就這樣的,聽著〈悲傷〉,把砒霜留給自己。

書籍資訊:《把砒霜留給自己

Mr.Pizza

小說家。著有懸疑小說《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後由陳果導演改編成同名電影。現為全職編劇,以分身蟄伏於香港電影工業。另有雜文散見於各媒體。現居香港大埔。


完整內容請看把砒霜留給自己

似是一首該在下雨天,獨自驅車到西貢去看海,
點燃一根不抽的煙,想起一些不該想起的往事時的背景音樂。
...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