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天下雜誌 發表日期:

台勞輸出啟示錄(一)

去年,已有四千多名台灣年輕人,
到新加坡當服務生、店員。
他們和外勞一樣,
拿的是最低薪、最低階的工作准證,
台灣為何變成廉價勞力輸出國?
年輕人的未來和出路在哪裡?

投影機強烈的光線打在黑板上,畫面出現大大的「新加坡」三字。背後是旱地拔蔥般林立、在陽光下令人眩目的高樓。穿著黑西裝,將裡面紫襯衫襯得更鮮明的林資超,環顧將近六十個座位坐滿的教室,「各位同學,有沒有想過畢業後要做什麼?」眼前,是嘉義吳鳳科技大學幼兒保育系三、四年級的學生。

一片凝滯。

這群八年級世代,對未來明顯茫然。

窗外布告欄上,薄薄兩頁的「XX集團招募新加坡幼兒教師計劃書」在風中翻飛,搶眼的是「相同的工時、相對高的待遇」、「新加坡幣兩千元以上(約新台幣四萬八千元以上)」等字眼。名片上掛著「獵才部」的林資超,在這場說明會後,總共取得近十五人的聯絡資料。平均每四人,就有一人有興趣。

像林資超這樣的人力仲介,去年下半年開始,不斷穿梭在台灣各大專院校間。「才短短兩個月,我就收到五家以上的人力仲介,主動聯繫要來辦說明會,」位在嘉義民雄的吳鳳科技大學,幼兒保育系主任王麗惠拿出厚厚一疊廣告單張。

以往專攻輸入菲律賓、越南及印尼等外勞的人力仲介,如今反其道而行,找到新商機,輸出「台勞」到海外,將年輕人源源不絕送到新加坡。但他們多是擔任最低階、低價的勞工。「其實,我很清楚,這是送學生去當台勞啊!」王麗惠的眼中閃著掙扎。一方面,她對如潮水般湧進校門的人力資源業者有疑慮;一方面,又必須幫學生找出路。因為幼保系學生畢業後,在中南部的平均薪資不過兩萬台幣,連二二K都不到。

幼教老師只是新加坡來台搶人的最新趨勢,以往「新加坡來台攬才」的大宗是酒店、餐飲業、機場地勤、免稅商店和精品店銷售等相對低薪的服務業。台灣是否已變成菲律賓、印尼等地,成為低階勞力輸出國?

當媒體呈現光鮮亮麗的新加坡酒店餐飲、地勤業者到台灣招募人才,《天下》記者飛赴新加坡,現場目擊這群遠渡重洋「台勞」的真實狀況和心情。

台勞悲歌1一——不能換工作、懷孕就遣返

飛機抵達樟宜機場,才剛出機艙、穿過通道,就看到三十四歲的陳其君,拿著寫有「天下雜誌」的看板,東張西望。陳其君和多數人一樣,想要到新加坡「闖天下」。因為台灣薪水普遍偏低,去年五月,他毅然轉戰新加
坡,「我想要出來試試,不想侷限在台灣,」他說。他想以在台灣學習到的實戰服務態度和理念,換個戰場磨練自己。

他在樟宜機場的紀念品專賣店,擔任銷售店員。走在琳瑯滿目的免稅商店,他邊指著兩旁的電子產品、菸酒、化妝品等店家,都有操著台灣腔華語,或是拿手機按注音符號的台灣店員蹤跡。陳其君在台灣的月薪約三萬五千元台幣,而今,底薪加上銷售獎金,平均可月入四萬八左右。

但是人到了新加坡,才發現處處受限。「我們一來,公司就嚴重警告,不能在這邊成家立業,」陳其君苦笑,女性若是不慎懷孕,必須瞞著雇主自行墮胎,或是直接遣送出境。這就像台灣對待「外勞」的方式。

事實上,這一波奔赴新加坡就業潮中,將近八成的台灣人,都面臨相同的處境。


完整內容請看【天下雜誌 第541期】台勞輸出啟示錄

編者的話

台灣是下一個菲律賓?
雙週焦點

微信紅包讓馬雲也緊張
競爭優勢

HTC幫鬥陣創業 掀軟硬整合革...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