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尖端出版 發表日期:

半澤直樹系列(2)我們是花樣泡沫組

我基本上相信人性本善,不過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奉還

池井戶潤

家族經營的老字號飯店出現巨額損失。東京中央銀行的半澤被迫接下重振飯店的擔子。在四面楚歌的狀況下,絕對不能輸的半澤和夥伴將伺機反擊!「加倍奉還」炸裂!

.書籍推薦:《半澤直樹系列(2)我們是花樣泡沫組

「伊勢島飯店?就是投資損失那家?」半澤直樹詢問。

副部長三枝裕人點頭。

「沒錯,就是那家伊勢島。我想請你來承辦這家公司。」

「請等一下。」半澤舉起一隻手,以嚴肅的表情面對上司。「法人部怎麼了?這件事不是應該由他們來管嗎?」

「這是董事長命令。」

「董事長?」半澤聽到意想不到的發言,不禁說不出話來。

「因為這次的失策,銀行內對於法人部有很大的批判聲浪,中野渡董事長也很生氣。考量到接下來的金融廳檢查,他判斷這件事不能交給法人部。這次的事件讓戶原總經理的立場也變得很為難。」

半澤皺起眉頭看著三枝。

「可是我負責的主要是相同資本系列的大企業。伊勢島飯店雖然是大公司,但他們是未上市的家族企業,既不是本行的集團企業,也沒有任何資本關係。而且既然連續兩年都是虧損,那麼應該交給審查部管理比較妥當吧?」

審查部通稱「醫院」,專門負責業績惡化的客戶。

「那可不行。」三枝立即否決。「不能讓審查部來負責伊勢島飯店的授信管理。如果那麼做,就等於承認伊勢島飯店是有問題的客戶,沒辦法對金融廳說明。」

半澤沒有回應。他理解三枝言下之意。

金融廳檢查時,如果判斷業績惡化的伊勢島公司無法償還貸款,東京中央銀行就會被迫提列巨額的「備抵呆帳」。這個數字恐怕會達到數千億日圓的規模,直接衝擊到東京中央銀行的業績。

這樣一來,中野渡董事長的職位就有可能不保。

「而且這次事件已經重創本行授信審核機能的信用,不能再發生更大的醜事了。總之,中野渡董事長親自下令,要第二營業部來負責伊勢島飯店的業務。還有,一定要撐過接下來的金融廳檢查。喂,半澤,你在聽嗎?」

「當然了。」半澤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可是為什麼要找我?找其他授信部門也可以吧?我說過好幾次,我負責的是相同資本系列的────」

「這種事我非常清楚!」

三枝打斷半澤的話,焦躁的聲音反應出他缺乏耐心的性格。「我只在這裡告訴你,中央商事似乎正在研議伊勢島飯店相關的生意。因為還在該公司企劃部門的調查階段,所以應該沒有傳到你這個承辦人員的耳中。」

相同資本系列的中央商事是三大商社之一,由半澤率領的第二組負責。

「什麼生意?」

「福斯特似乎對伊勢島飯店有興趣,可能打算要參股。」

「福斯特?」

這是美國最大的連鎖飯店。

「沒錯。福斯特在世界各地都擁有頂級飯店網路。對他們來說,名門伊勢島飯店的招牌很適合作為進入日本市場的跳板。更何況伊勢島飯店還具備旅行社、商品銷售等整套工具。」

「如果有這麼好的事,應該可以度過檢查的難關吧?」

「要是那麼簡單,就沒有人會擔心了。」三枝把寬額頭的臉湊近半澤。「聽好了,伊勢島飯店的營運是由創業的湯淺家族世襲。前任湯淺高堂是個獨裁者。現任的湯淺威雖然是嚴謹的經營者,但是很可惜被上一代的遺產拖累。」

「沒有上市的話,也沒辦法進行TOB……」

TOB是在股票市場上向不特定的多個股東收購股票的方式,但伊勢島飯店無法採取這種做法。

「飯店業的形象很重要。福斯特似乎不想為了收購議題吵得沸沸揚揚。」

「原來如此。不過以伊勢島飯店的公司風氣,不知道能不能接受福斯特。都已經造成這麼大的損失,財務相關主管竟然還留在位子上,實在很不像話。」

照理說應該要處分這些主管,但伊勢島卻沒有這麼做,只聽說負責該業務的課長被換下來了。然而這件事當然沒有輕微到這點程度的處分就能帶過。

「說真的,包括這件事在內,伊勢島飯店有很大的問題。你可以幫忙照顧他們嗎?」

受到三枝鞠躬拜託,半澤只能嘆氣。

沒辦法。

「法人部什麼時候要辦理交接?」

「哦!你願意接這個工作嗎?」

三枝展露笑顏。他似乎想要趁半澤還沒改變心意時說定,迅速回應:「現在馬上就開始吧。其實我已經談好了,承辦人員是────」他低頭看記事本。「時枝調查役(註1)。我請他待會過來這裡。」

「時枝?」

三枝問:「你認識他?」

「認識。他跟我同梯。」

時枝和半澤同樣是泡沫時期入行組。最近雖然沒有往來,不過彼此認識。

「那就好談了。希望你這個星期之內就完成交接。我知道這是困難的工作────」三枝說到這裡,突然以嚴肅的表情看著半澤。「所以才希望由你來處理。除了你之外,沒有其他合適人選。」

這是把工作推給下屬時的常用句。

半澤和三枝結束談話之後不久,時枝就拿著伊勢島飯店的交接資料來找半澤。

「半澤,真抱歉。」

時枝一看到半澤,就向他道歉。

在泡沫時期,舊產業中央銀行一舉錄用四百名一般職員,將新進行員每四十人左右分為一組,在神田、目黑、調布三處的研修場地進行集體研修。在這場研修中,半澤和時枝分到同一組,還被分配到同一間房間。一天二十四小時共處的時枝個性樸實和善。半澤記得他畢業於九州的國立大學,好像還擔任過網球社的隊長,屬於體育社團出身。

時枝此刻變得憔悴不堪。

「事情既然演變成這樣,那也沒辦法了。」

半澤說完,快速瀏覽從時枝接過來的伊勢島飯店營業計畫書。「我不是要說安慰話,不過從帳面上的數字,絕對看不出投資虧損。」

「雖然現在講這些也沒用,但是這家公司提出的有價證券明細是投資前的資料。事後他們辯稱是失誤,可是搞不好是故意提出舊資料的。」

「不過在同樣的條件之下,白水銀行卻看穿了。」

「沒錯。」時枝沮喪地垂下頭。

伊勢島飯店向時枝報告巨額損失的次日,這個消息就被經濟報紙《東京經濟新聞》獨家報導。《東京經濟新聞》之所以能夠挖到這條獨家,據說是因為準主力銀行的白水銀行取消了審核中的數百億日圓貸款。

半澤看著交接資料中的財務分析數字,再度開口:「話說回來,白水銀行竟然能看出來。不管怎麼分析上面的資料,都不可能發現到一百二十億日圓的損失。」

損失要經過會計處理之後才會反映在財務上,但伊勢島飯店並沒有進行處理,就連交出來的明細都是舊資料,更不可能看得出來。

「白水會不會有其他情報來源?」

時枝露出困惑的表情,問:「情報來源?」

「也許財務部門有人向他們密報虧損情況。」

時枝露出錯愕的表情,說:「我聽說白水銀行在《東經》獨家報導的兩個多星期前,就以投資失敗的理由取消援助……」

「伊勢島飯店也許想要隱瞞損失,可是情報卻洩露給了白水銀行。」

時枝臉色大變,說:「這等於是背信行為。」

「那也要看伊勢島飯店這家公司的體質吧?」

時枝空洞的視線游移不定,落在地板上。

「你應該也聽過傳言。老實說,那家公司有些難搞……」

「面對這個難搞的對手,能夠掌握到什麼地步,就決定了這次的勝負。」

半澤這麼說,時枝便閉上眼睛,發出放棄般的短促嘆息。

「你說得沒錯。」不久之後時枝這麼說,並低下了頭。「不過,不是我要辯解,我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和對方建立人際關係。」

「中間換過承辦人員嗎?」

半澤看過公文上的印章,察覺到內情。幾個月前的文件上蓋的不是「時枝」而是「古里」的印章。

「不只承辦人員換過,連承辦部門都換了。伊勢島飯店原本是和京橋分行往來,可是因為重新檢討承辦單位,結果變成歸法人部來管。」

「你也真倒楣。」半澤嘆了一口氣,看著可憐的同事。「好幾個狀況不巧串聯在一起,也不能說是你的錯。」

時枝邊嘆氣邊抱怨:「雖然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不過當初跟京橋分行交接的時候,也只是草草結束。我知道他們不希望事後惹麻煩,可是交接的時候,完全沒有提到企業體質如何,或是某個人個性怎樣、需要特別注意之類的,只說『這家公司本年度就會轉虧為盈,到時候請多多支援』。」

伊勢島飯店的決算時期是在九月。以業績轉虧為盈的預估為根據、呈報該公司貸款案,是在三月中旬的時候。董事會於四月通過,並於該月二十日執行。

「這個叫古里的承辦人員,事前完全不知道伊勢島投資失敗嗎?」半澤突然感到疑問,詢問時枝。

「我也對這點感到在意,所以打電話去問他。」

半澤好奇的眼中,映入時枝沮喪的表情。「他說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也沒有相關情報。到最後他還說,不要把自己授信判斷錯誤的原因推給交接過程,然後怒氣沖沖地掛斷電話。」

只要一脫手,隨便怎麼說都可以。

而且立場改變之後,發言也會改變。時枝雖然可憐,但銀行就是這種地方。

至於半澤,也剛好在次日得到金融廳即將來檢查的消息。

.書籍推薦:《半澤直樹系列(2)我們是花樣泡沫組

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98年以《無底深淵》獲得江戶川亂步賞,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11年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賞。主要作品包括半澤直樹系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我們是花樣泡沫組》、《失落一代的反擊》、《銀翼的伊卡洛斯》。另著有《花咲舞》系列、《飛上天空的輪胎》、《羅斯福遊戲》、《歡迎來我家》、《民王》、《七個會議》、《陸王》等。


完整內容請看半澤直樹系列2 我們是花樣泡沫組

我基本上相信人性本善,不過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奉還——

★泡沫經濟時期入行的銀行員,如何對抗銀行內外的...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