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尖端出版 發表日期:

半澤直樹系列(1) 我們是泡沫入行組

部屬的功勞全歸長官,長官的過失由部屬扛!

池井戶潤

引爆流行話題、創下平成年間民營電視劇的最高收視率紀錄,全日本無人不知的「半澤直樹」系列,元祖「加倍奉還」的原點!

.書籍推薦:《半澤直樹系列1 我們是泡沫入行組

三樓大廳裡,左右各設有三處連結兩張長桌組成的面試座位。這就是第一階段面試的會場。

「請到那裡。」

半澤被指定到後方的桌子。他經過大廳中央時,聽到有人說「我絕對充滿熱誠」的聲音,瞥了一眼正在接受面試的學生,看到是剛剛那個歌詠團團員。他此刻已經完全失去裝腔作勢的從容態度,紅著臉竭力陳述;相反地,面試官則顯得不感興趣,沒仔細聽他的主張。這傢伙鐵定落榜了。

半澤前往被指定的桌子,有兩名面試官在等他,並請他坐下。

「嗯,你是半澤同學吧。你為什麼希望進入本行工作?可以請你說說應徵動機嗎?」

提問的是三十五到四十歲左右的行員。在他身旁更年輕的男人似乎是記錄員,一手拿著寫字板默默地看著半澤。

「我對金融方面很有興趣,特別想要透過銀行的工作貢獻社會,因此想要進入貴公司。」

這是很制式的回答。半澤猜想對方會繼續追問,果然不出所料。

「可是銀行也有很多家吧?就算不選產業中央銀行也沒關係,不是嗎?我希望你老實回答,你的第一志願是哪裡?」

「我的第一志願當然是產業中央銀行。」

沒有回應。畢竟大家的答案都一樣。姑且不論是真是假,禮貌上都會這樣回答。接下來才是勝負關鍵。

「不過,一開始這裡並不是我的第一志願。」

兩名面試官的視線有如吸附般緊盯著半澤。半澤繼續說:「我見過好幾位學長姊之後,了解到產業中央銀行開放的特質,或者應該說是風氣。這是其他銀行所沒有的魅力。我想要和這些人一起工作。有人說銀行都是一樣的,可是我絕不認為所有銀行都一樣。在產業中央銀行工作是我的夢想。」

「哦。」面試官毫無笑容地直視半澤的眼睛。「我了解本公司是你的第一志願了。不過如果只是想要貢獻社會,也不用特地選擇銀行的工作吧?」

這樣的指摘的確很合理。

半澤回答:「我的老家經營一家很小的公司。雖然已經有二十年歷史,不過一路走來絕對不算輕鬆。」

從提問者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對方似乎產生了興趣。

「有一次,當我還在念國中的時候,回到家看到來了許多客人。父親公司的大客戶倒閉了。我至今都無法忘記父親面對幾十個債權人、拚命說明公司沒問題的表情。當時救了父親公司的,就是銀行。」

「是主要往來銀行吧?」

「不是的。」聽到半澤的回答,提問者挑起眉毛。

「伸出援手的是先前只有應酬程度的都市銀行。父親公司原本的主要往來銀行是當地的第二地方銀行。那裡的人很重視地方上的關係,所以父親也很信任那家銀行。然而到了關鍵時刻,地方銀行做為主要往來銀行卻不肯伸出援手,很早就打算撤回融資;反而是往來較少的都市銀行,能夠正確判斷父親的經營狀況,給予融資度過難關。事後我聽父親談起這件事,就立志進入銀行。我想要進入銀行,協助像父親那樣的公司。」

對方沒有回應,不過負責提問的行員、以及把手放在寫字板的行員都專注地盯著半澤的臉。

有幾秒鐘的時間,提問者似乎不知該說什麼,接著迅速地說「我知道了」,並且對負責記錄的年輕行員使了個眼色。

「謝謝你。我們會在事後通知結果。有緣的話再相見吧。」

「那麼我先告辭了。」

第一階段面試就這樣結束了,不知道算是簡單還是困難。半澤再度經過錯綜複雜的走廊,回到豔陽高照的街上。他不清楚過程順不順利,只是沿著街道緩緩走回租屋處。到了晚上,他便接到產業中央銀行的電話,通知第二階段面試的日期與時間。

品川的太平洋飯店大廳中,聚集了超過一百人的學生,感覺很悶熱。通過第一階段面試的半澤接到指示,在次日早晨九點到這家飯店。他原本以為九點是最早的梯次,實際上卻非如此,還有比他更早到的人。他不知道順序是依照面試成績決定,或只是依照電話順序安排。

半澤在排列在牆邊的椅子坐下,思索著這些人當中究竟有幾人能夠進入產業中央銀行。五人或十人?不不不,應該沒那麼簡單。今天恐怕也在某處進行第一階段面試,而那些人明天又會來到這個會場。這樣的流程應該會反覆好幾天。他原本期待第二階段面試人數會減少許多,但他的預期卻完全落空了。這時他開始覺得宮本提到的五十倍競爭率或許是真的。就在此時,他聽見有人說「看來還要等很久」,便回過頭。

說話的是坐在他旁邊、面帶友善笑容的男人。

「的確。我還以為人數會更少。」

「我也是,不過卻猜錯了。你是經濟系的半澤同學吧?」

半澤瞪大眼睛。

「沒錯。你是……?」

「我是押木。中沼老師專題討論班的押木。」

「哦。」

半澤這才想起,在各個專題班的聯絡會上偶爾會看到這張臉孔。之所以印象不深,是因為押木這個人原本就很寡言,也不太引人注目。中沼老師是總體經濟學的泰斗,光是要進入那個專題討論班就很困難。押木能夠代表專題班出席聯絡會,可見他雖然外表低調,卻具有相當深厚的實力。

「真希望可以進產業中央銀行,不知道進不進得去。」

押木悠閒的口吻和現場緊張的氣氛格格不入。他的語調帶有一點東北腔。有些東北人在來到東京之後,會因為在意腔調而變得沉默寡言,押木或許也是其中之一。

「你昨天在哪裡參加第一階段面試?」

押木提出這樣的問題,接著兩人聊了一陣子面試的話題。談話中,半澤感覺對方是個給人溫暖印象的男人。他和押木意外地很合得來。

押木先被叫去面試,不久之後半澤也被叫去。

飯店大廳以隔間牆區分為一間間面試間,和池袋分行三樓的面試會場規模完全不能相較。面試過程是一對一。半澤在空的面試間等候,不久一名面試官過來。問題和昨天相同:「你為什麼想要進入本公司?」半澤的第二階段面試開始了。

這天的面試比較不一樣。

面試官不只一人,而是每次一人、接連出現好幾人。後來半澤才得知,其中一人面試之後覺得「這個學生不錯」,就會由第二位面試官再次確認。即使是「這傢伙不行」的評價,為了謹慎起見也會再由另一人進行面試。當幾個人的意見達成一致,才會決定錄取與否。面試時間一人十五分鐘左右。半澤原本以為很簡單就結束了,對方卻說「請等一下」,然後來了第二人,接著又來了第三、第四人,轉眼間就過了一小時左右。

第二名面試官起身離去時,半澤聽到背後傳來流利的英語對話。

或許是提到自己很擅長英文,說話的是學生,不過對方也以英文回答,不時還傳來笑聲,想必聊得很起勁。半澤雖然也還算會說英文,不過此刻說話的人發音卻接近母語使用者,而且毫無停頓。

「滿厲害的。」

半澤邊想邊回頭,看到意料之外的景象,不禁懷疑自己的眼睛。幾乎如母語人士般操著一口流利英語的,是他剛剛見過的押木。由於和東北腔日語之間的落差太大,半澤不禁瞪大眼睛,並感覺到「這傢伙一定會上」。這是他的直覺。如果直覺可信的話,他覺得自己應該也會上。

「嗨。」

兩天後,半澤來到俯瞰大手町到八重洲一帶的產業中央銀行總行一室。比他稍晚進入室內的男人看到他,並沒有顯出驚訝的表情,而是露出那友善的笑容打招呼。

「嗨。」半澤也回應。

「你得到內定了。」

「對呀。」

押木笑咪咪地環顧室內的人。半澤是在昨天早上進行的第三次面試得到內定。面試形式和第二次面試相同,不過當他準備要和其他學生一起參加面試時,卻有人來「迎接」他。半澤側眼看著面試中的競爭對手,從面試間被帶到其他房間,在那裡得到預定錄取的通知。

押木和在場其他三人想必也得到同樣的待遇。對於想要的人才,銀行會不顧一切地錄取。這就是銀行的做法。

「果然沒錯。押木,我就猜到你會上。」

過來跟他們說話的是同樣念經濟系的渡真利忍。半澤認識渡真利。他是某知名專題討論班的班長,和半澤見過面。

「喂,過來吧。我來替你們介紹。」

受到渡真利呼喚,房間裡的另外兩人也過來了。其中一人戴著眼鏡,是個看起來有些神經質的男人。另一個男人則如運動員般體格魁梧。

「這個戴眼鏡的是法學系的苅田。聽學長說,苅田是通過司法測驗短答的秀才,進入銀行之後大概會成為人事部門的菁英,將來一定會當上人事部長。另外這個高大的傢伙是商學系的近藤。近藤是蓮本老師專題討論班的班長,現任業務部長安藤先生就是這個專題班的一期生。安藤先生現在正是扶搖直上的氣勢,只要他仕途順遂,這傢伙一定也會升官。」

近藤笑著說:「不過人家也說,只要安藤倒下,大家都會一起倒。」

渡真利又介紹剛剛進來的押木:

「這傢伙是押木。他是中沼老師專題討論班的班長,成績優秀,大概是系上前三名。對不對?還有,聽他講話就知道,他是東北人,個性很好。不過他只有說日語有腔調,英語說得很流利。他的志願是成為國際型的銀行員。再過幾年,他大概就會拎著一個行李箱飛遍全世界。」

押木靦腆地笑了,但並沒有否定。他是個敦厚而包容的男人,不過除此之外,也能感受到堅強的意志力。接著渡真利指著半澤說:

「這傢伙是大平老師專題討論班的半澤,在我們經濟系上無人不知。你們今後一定會被迫了解,所以我現在什麼都不說,總之這傢伙是個毒舌的辯士。大家跟他議論的時候要小心。」

「你說什麼?」半澤瞪了渡真利一眼,然後接著說:「這傢伙叫渡真利。姑且不論實力,他做事很得要領,人脈很廣,在慶應大學大概有一半的人都是這傢伙的朋友。如果有不知道的事情,只要問他多半就知道了。」

所有人都笑了出來。

在這個時期,得到內定的學生都會被公司限制行動,從早到晚處於銀行的監視之下。這種做法稱作「拘禁」。

事實上,半澤昨天早上得到內定之後,直到晚上九點多都不得走出銀行總部大廈一步。對銀行來說,如果大意放出去,讓好不容易錄取的學生被其他公司搶走就糟了。他獨自一人被軟禁在房間中,被交代「有事的話請從房間內敲門」。房間外有輪流值班的監視者,嚴格到甚至還會跟到洗手間。渡真利和押木想必也遇到相同的狀況,不過這天他們總算和其他內定者會合,展開以團體為單位的「拘禁」。

當時是一九八八年,正值整個社會朝著所謂泡沫經濟全盛期瘋狂突進的時代。都市銀行總數有十三家。在這個時代,銀行得到號稱護航艦隊的金融行政單位守護,大家都認為只要進入銀行就能保障一輩子。銀行員等同於菁英的代名詞。

社會上,動畫電影《龍貓》上映之後便大受歡迎;兩個月後的六月,里庫路特事件曝光;尾崎豐還活著,發售新單曲〈太陽的碎片〉;然而人們記憶最深刻的,或許是這一年九月十七日開始的漢城奧運。無論如何────

在泡沫經濟顛峰期的亂象開始之前,五名學生各自懷抱著夢想,心中充滿希望穿過銀行的大門。

他們渾然不知今後會發生什麼事。

.書籍推薦:《半澤直樹系列1 我們是泡沫入行組

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98年以《無底深淵》獲得江戶川亂步賞,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11年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賞。主要作品包括半澤直樹系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我們是花樣泡沫組》、《失落一代的反擊》、《銀翼的伊卡洛斯》。另著有《花咲舞》系列、《飛上天空的輪胎》、《羅斯福遊戲》、《歡迎來我家》、《民王》、《七個會議》、《陸王》等。


完整內容請看半澤直樹系列1 我們是泡沫入行組

部屬的功勞全歸長官,長官的過失由部屬扛!

★引爆流行話題、創下平成年間民營電視劇的最高收視率紀錄,
...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