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台灣漫讀股份有限公司 發表日期:

不由自主地《沉迷》(上)

破處的話,從前面開始比較好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阿錦會是高中生?

難道這五年來他都在猥褻未成年人嗎!?

●書籍資訊:《沉迷 上

半夜的時候,葉鈞硯聽到一陣聲響,勉強睜開雙眼,看見浴室的燈亮著。

那一瞬間,他沒有想起那是季錦和,還以為是自己帶回家過夜的對象,於是又閉上眼,片刻後,浴室的燈被關掉,輕微的腳步聲重新來到他身邊,葉鈞硯睡迷糊了,加上空調的溫度有點低,索性往身旁的人靠過去。

對方似乎想要後退,葉鈞硯有點不滿,不假思索地從後面抱住了對方。

那具溫暖的身體終於不再有任何動作,像是無可奈何地默許了他的靠近。

翌日早上,葉鈞硯醒來,便感覺到身旁睡著別人。

這種事對他來說稀鬆平常,沒什麼大不了的,再加上晨間剛醒時總是不免有些衝動,某些部位的反應不受控制也在情理之中。

恰巧身旁的人背對著他,他便從後方貼靠過去,一邊親吻對方的後頸,一邊用自己的身軀磨蹭對方。在他的碰觸下,對方似乎也漸漸清醒,被他親吻撫摸時,甚至連呼吸都變得比先前急促。

葉鈞硯撫摸著對方的胸膛與腹部,有意無意地誘惑對方,每當手掌碰到下腹,即將往更下方前進時,卻又突如其來地收回,他能感覺到床上的這個人對於愛撫不太習慣,一點簡單的挑逗就能讓對方輕聲喘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分鐘,也可能是幾秒,對方終於發出了模糊又帶著一絲詫異的聲音。

「葉鈞硯?」

聽到這一句叫喚,辨認出這個嗓音屬於誰,葉鈞硯立刻嚇得清醒過來,沉浸在睡意與慵懶中的理智終於重新開始運作,幾秒內,他回想起昨晚將酒醉的季錦和帶回家的事情,連忙後退,拉開彼此的距離。

「那個……早安。」葉鈞硯有些不自在地道。

季錦和沒有回頭,仍維持背對著他躺在床上的姿勢,但從葉鈞硯的角度看過去,季錦和的臉上似乎有點泛紅。

葉鈞硯連忙向對方解釋,剛才只是還沒睡醒,誤將季錦和當成別人,並不是有意要性騷擾,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甚至一再道歉。

儘管葉鈞硯努力為自己辯解,但季錦和卻一言不發。

葉鈞硯有點緊張,以為自己的道歉不夠誠心誠意,從床上坐起來,正要再說些什麼時,就看見了季錦和的表情。

並非想像中的生氣,也沒有不快,那張臉上竟充斥著無措的神情,加上泛紅的臉頰,還有對方始終微微弓著身軀的模樣,一瞬間,葉鈞硯忽然明白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對方跟他有了一樣的反應。

葉鈞硯起初感到有點吃驚,但很快又意識到這完全不值得詫異。

大多數男人早上都會有這種情況,剛才自己尚未完全清醒時,還曾對季錦和又吻又摸,對方沒有感覺才是怪事。

不過季錦和顯然是初次遇到這種事,在意外發生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完全沒有平常那種老成鎮定的模樣,反而跟同年紀的人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沒有表現出太多慌亂,但那雙眼睛裡充斥著難為情與無措,微微弓著的身軀也十分僵硬。

不管自己接下來要說什麼,都必須經過慎重的考量,季錦和的不自在他完全能夠明白,所以說話要更加謹慎。

「我去買早餐。」葉鈞硯盡量若無其事地道,強迫自己露出微笑,「你可以先去淋浴,昨晚沒換衣服就睡了,身上都是酒臭味。需要毛巾跟乾淨衣物的話,直接從衣櫃裡拿,不用跟我客氣。」

話都說得這麼委婉了,季錦和應該能明白他的意思吧。

葉鈞硯沒有等對方開口回答,也顧不得身上還穿著昨晚外出時的衣物,拿了鑰匙與皮夾,起身往外頭走去。

因為不知道季錦和究竟需要多少時間,所以葉鈞硯買好了早餐後,又去旁邊的便利商店買了本雜誌,隨便消磨了二十分鐘,最後才提著有些涼掉的早餐,硬著頭皮回到自己的住處。

季錦和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新聞,頭髮還殘留著些許溼潤,身上則穿著他的衣物;那張臉上雖然還有點泛紅,但已經沒有先前那麼明顯了,對方的神情也已經從僵硬無措恢復原本的自然。

葉鈞硯隱約鬆了口氣。

到了這時,他才想起自己還未沐浴,開口道:「我去洗澡,你要是餓了就先吃,不必等我。」

在看見對方點頭應允後,葉鈞硯才轉身回臥室,取了替換的衣物後,踏進了浴室。

浴室裡還殘存著一絲熱氣,沐浴乳的淡淡香氣瀰漫在室內,葉鈞硯一邊脫衣服,一邊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後來才明白過來,熱水證明季錦和確實洗了澡,而不是以沖冷水的方式解決問題。

這點讓他有點吃驚。

雖說他讓出浴室的本意是要讓季錦和自行紓解,不過他在超商裡打發時間的時候也忍不住猜想,季錦和或許不會那麼大膽地依言行事,大概會靠著洗冷水澡的方式促使欲望消退。

然而現在看來,季錦和其實也沒有他想的那麼拘謹。

一想到在外頭吃早餐的人曾經在這間浴室裡做過那種事,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忽然湧上一股難以言說的感覺……

不,不能再想下去了。葉鈞硯告誡自己。

外頭的人不僅是自己重要的朋友,而且還未滿二十歲,不管自己要意淫誰都可以,但意淫季錦和簡直像是在犯罪。

勉強將那些不該有的念頭拋開,葉鈞硯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知不覺加快了淋浴的速度,在最短的時間內如同逃難一般離開了浴室。

他穿好衣物來到客廳時,季錦和手上的三明治正好吃到一半,葉鈞硯在對方身旁坐下,笑道:「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就隨便買了一些。」

「沒關係,我不挑食。」

季錦和笑了笑,側過身軀伸長手臂,將位於茶几另一端的冰紅茶拿過來,遞給葉鈞硯。

葉鈞硯才想開口道謝,就看到了對方後頸上的淡淡紅痕。

因為季錦和膚色偏白,所以即使只是微微泛紅也十分明顯。

「你怎麼了?」季錦和注意到他的視線,忽然開口問道。

「沒、沒事。」他下意識道。

葉鈞硯發現,那大概是自己稍早神智不清時留下的痕跡。一時之間,有點發窘,又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也許季錦和不會知道,不過葉鈞硯終究是在季錦和身上留下痕跡的第一個人。

從過去的聊天內容中,葉鈞硯早已知道,不管從哪種意義來說,季錦和都還是處男。

季錦和之前雖然見過別的同類,但也沒有接吻之類過於親密的行為,只是嘗試用手幫助彼此,季錦和在驗證自己的性向後,便沒有再做過類似的事情,當然也不會讓別人在身上留下吻痕。

儘管知道這不代表什麼,也沒有任何意義,但葉鈞硯卻不由自主地微微揚起唇角。

●書籍資訊:《沉迷 上


完整內容請看沉迷 上

"他們在網路上認識五年,
葉鈞硯卻從來沒見過對方。
隔著似近卻遠的網路世界,
無話不聊的互動透著朦朧的情...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