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52,73753

CUP 2015年7月號/162期

CUP 2015年7月號/162期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5/07/01
出版:CUP雜誌
語言:繁體中文(香港)
頁數:128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所有期數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大時代的寂寞人

政改戛然而止,湯家驊黯然辭職,香港的政治發展回到原地踏步。這幾件事有甚麼關聯?不妨一起來重讀一點晚清歷史。

光緒二年,郭嵩燾「忍辱負重」出使英法,在他的日記中,可以看到許多當時清廷的政治癥結。郭嵩燾的品格才氣,曾獲公認為世之鳳麟,但此君比較高傲,不容下塵,是一個批評家,不是實幹型的政客。他見識過人,眼界開闊超前,因此不為時人理解,遭到排擠,也理所當然。郭嵩燾因為英國翻譯官馬嘉理一案而遭起用,面對一個最令人厭恨的任命,被視為「辱國」。事實上他到了英國之後,眼界大開,維多利亞女王的「朝野」對他禮遇甚周,他獲安排參觀、宴會、訪談,會見,行程滿滿,唯一受到的阻力與惡意,只來自他的副使,受朝中清流之命來監控他的劉錫鴻。

郭嵩燾認為洋務運動的前提不是學甚麼技術,而是「通其情,達其理」,首先要跟洋人「接軌」,因為洋人「彼有情可以揣度,有理可以制服」。可惜,他這種「有商有量,有情有理」的意見,絕對成不了主流,當時中國對洋人的態度,郭嵩燾總結是「一味怕、一味詐、一味蠻、一味蠢」,這樣打交道,下場可想而知。

「忍辱負重」這四個字,在政改投票之前也曾有人借用。但歷史經驗顯示,真正擔起這四個字的人,只有極少數「心繫家國」的政治家,只有這些人,面對全民唾罵的風險,甘願為大局利益揹黑鍋,把歷史名聲置之身外。但這些人,在中國歷史上的評價,至今有欠公允。有此前車之鑑,令人懷疑還會有人願意「忍辱負重」。

德國的俾斯麥曾經形容,國家是時間河流上的船隻,政治家就是船長,確保船隻順利航行,避免翻船,審時度勢,隨時扭軚,政治家唯一的原則,就是維護這艘船的利益,無所謂堅持自己個人的政治立場。

但即使讓郭嵩燾穿越時空到今天,面對香港政治現實,他還是會和一百多年前一樣寂寞吧。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