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59,74735

亮的天

亮的天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6/09/15
出版:華品文創
作者:許悔之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37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EPUB(適合手機)

零售
原價 NT$ 240 元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王德威序:

許悔之的詩一向不乏憂鬱傾向。但在他的近作裏,悲傷成為頻繁出現的訊號:

昨夜我一人
被拋擲到彼處
感覺到一種滅頂前的悲傷

〈亮的天〉如是開始。詩人寫著瘖啞的靈魂藏身夢海深處,這些靈魂長著鰓,所以無法被眼淚溺斃。詩人為他們唱「人間耽戀的歌」,是絕望之歌,也是希望之歌。滅頂前的悲傷無以名狀,詩人卻切切要以文字歌哭作為拯溺的工具。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吧,但「蠟鑄的翅膀/一樣可以飛,飛向太陽。」
……

對於人間的不義,許悔之顯然不能忘情。然而詩之為詩,不僅在於暴露地獄的變相或人間的不義,而是以修辭的力量,造就一種文字表裏的參差和諧。醜陋的事物既不被抹去,也不僅被用來作為現實的反襯,而彷彿是被連根移置了,因此啟動一種夢寐般的擬境。唯其如此,詩歌所吟詠的悲傷和義憤才多了厚實的向度。這一向度有倫理的承擔,因為在常人無言以對的時分,詩人以其語言作為滋生,或重生,意義的方式。

透過詩,許悔之企圖為他的悲傷理出頭緒。而如以上的兩類詩作所示,他仍然在找尋適當的形式,調解他對那無邊黑暗領域的理解。詩的本身可以成為悲傷的化身,或許也能成為解脫。畢竟像詩人那樣去面對悲傷,意味著以第三隻眼睛看世界,看到語言自身的象徵本質:以喻象方式重組人間的符碼,從而在物象離合存沒的過程裏,啟悟其間的連屬意義。置諸詩地而後生。《亮的天》的結束,透露一線生機,宜乎最為他目前創作的自許:

有鰓的靈魂
他們送我到水邊
囑咐我將安然回到人間
他們送我,送到水邊
那時才剛有,一點點亮的天

(註:本書原紙本書初版日期為二○○四年八月十日九歌出版)

作者介紹

許悔之,本名許有吉,一九六六年生,台灣桃園人,國立台北工專(現改制為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化工科畢業。曾獲多種文學獎項及雜誌編輯金鼎獎,曾任《自由時報》副刊主編、《聯合文學》雜誌及出版社總編輯。現為有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之總經理兼總編輯。著有童書《星星的作業簿》;散文《眼耳鼻舌》、《我一個人記住就好》;詩集《陽光蜂房》、《家族》、《肉身》、《我佛莫要,為我流淚》、《當一隻鯨魚渴望海洋》、《有鹿哀愁》、《亮的天》,二○○六年十二月出版《遺失的哈達:許悔之有聲詩集》;英譯詩集Book of Reincarnation、三人合集《台灣現代詩II》之日譯詩集等詩作外譯,並與馬悅然(N.G.D. Malmqvist)、奚密(Michelle Yeh)合編《航向福爾摩莎:詩想臺灣》(Sailing to Formosa: A Poetic Companion to Taiwan,美國華盛頓大學出版社出版,二○○五年);二○○七年十二月出版個人日譯詩集《鹿的哀□□》(三木直大教授翻譯,日本東京思潮社印行)。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