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26,39270

思想(26):香港:本土與左右

5分,共1人評分。

思想(26):香港:本土與左右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4/10/28
出版: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作者:思想編輯委員會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310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零售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本期的專題是「香港:本土與左右」,共收錄6篇文章。這幾年,香港興起了本土意識的話題,也出現了不少訴諸本土意識和香港人族群身分的新興社會運動。身分政治占據了香港的文化及政治舞台。香港人的身分政治在「回歸」前後引起永不休止的爭論,根源來自1997香港的主權治權移交中共的過程中,「香港人」一直都缺席,香港前途談判中,中、英雙方也無意讓任何有「香港人代表」身分的人參與談判,可以說沒有代表香港整體的民意。

本期的訪談對象吳思先生,長期思索中國的政治轉型課題,提出「用特赦換憲政和民主」的思路,主張中國共產黨應啟動、主導政治體制改革,並主動轉型為憲政制度下的社會民主黨。

致讀者
最近香港爆發的公民街頭運動,一如今年三月在台灣發生的太陽花學運,所涉及的問題需要從跨越了運動本身的宏觀視野來掌握。運動之所以出現,當然有明確具體的當下原因。不過在這兩個運動的背後,似乎均有幾個共同的歷史趨勢在發生作用,為運動提供了豐沛的動力與特定的方向。這包括了一、中國崛起對於周邊社會所造成的衝擊日形強大,迫使港台社會必須從維護自主性的角度思考與中國大陸的互動方式;二、這些社會內部的政治支配結構(代議體制與主流政黨)凍結在上一個階段的記憶中,無法反映社會的多元動態與新生的訴求,從而很難凝聚共同體的意志與決策;三、年輕世代業已形成新的價值觀,嚮往一種個人化而摻雜了美學情調與道德想像的自我感覺方式,對於嬰兒潮世代價值體系的運作方式感到壓抑與疏離。這三方面的問題都很複雜棘手,但既不可能迴避,也是這些社會中的宏觀思考者需要面對的問題。
今年年初開始規劃本期的「香港:本土與左右」專輯時,我們當然不可能預料後來事態會如何發展。不過不言而喻,香港正面臨一個其來有自的歷史時刻,需要歷史與結構性的分析與展望。「本土與左右」這個主題,呈現了幾位作者探討香港問題的共同焦點。本期的香港專輯並不是時事評析,而是從香港百餘年積累下來的身份認同問題著眼,回顧香港的歷史、社會、文化,以及族群、階級等多個面向之間的糾結。如今,學運之後的局面仍然混沌,香港的政治面貌還在蛻變之中,但香港的自我意識畢竟發生了重大的質變。值此之時,這個專輯對於理解當前香港的困局有其可觀的啟發。
在此或可預告,針對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本刊在未來一期也將推出專輯,邀請多位作者提出檢討與反思,相信讀者們會有興趣。
本期《思想》除了聚焦香港,還有文章分別梳理中越邊界的戰爭記憶、探討馬華文學中的身分認同問題、也介紹了馬來西亞華人政治思考的一些糾結之處。此外,秦暉先生對比分析「綠色」(環保)議題在中國與西方所處的政治脈絡之不同,問題意識獨特,見解犀利,對關心環境議題的讀者會很有啟發。
《炎黃春秋》是一份馳名海內外的重要刊物,其總編輯吳思先生則以《潛規則》一書,為中文創造了一個傳神而耐咀嚼的概念兼流行新詞。在陳宜中先生對吳思的訪談中,讀者可以認識到「潛規則」這個概念的來由、含意,以及它所涵蓋、說明的廣泛現象。吳思對中國政治轉型的看法也很獨特,並不贅詞於民主的應然,而是強調民主轉型的成本與利益,寄希望於既得利益者「算通利害關係」。這種想法不免會引起爭議,不過吳思先生對中國各層級的政治均積累了深厚的認識,思路踏實而又敢言直言,讀者可以取為參考。

章節目錄

綠色思潮與社會正義:與翁米斯希的對話╱秦暉
從演化倫理學觀點整合儒家人性論的嘗試╱李雅明
我不在家國──馬華文學公民身分建構的可能╱魏月萍
讓歷史遺忘:中越邊境上的戰爭與記憶╱張娟
■香港:本土與左右
香港本土意識的前世今生╱羅永生
本土右翼與經濟右翼:由香港網絡上一宗爭議說起╱葉蔭聰、易汶健
從悲劇看香港的命運╱黃國鉅
兜口兜面的多元文化主義:香港菲律賓移工重奪公共空間和公民權運動╱陳允中,司徒薇
「本土派」論述的神話操作╱岑朗天
狂妄的天朝、鄉愿的泛民、躍動的城邦:從三本書看香港本土╱孔誥烽
■思想訪談
潛規則與憲政民主:吳思先生訪談錄╱陳宜中
■思想評論
伯林批判啟蒙批錯了?――牛津伯林研討會雜記╱王前
馬來西亞華人的政治思考:「當代大馬政治理念暨制度之省思」研討會綜述╱張康文
■思想人生
湯一介:在歷史漩渦中探索哲學╱李懷宇
致讀者

作者介紹

思想編輯委員會
編輯委員名單
總編輯:錢永祥
編輯委員:王超華、王智明、沈松僑、汪宏倫、林載爵、周保松、陳宜中、陳冠中

留言Facebook 留言

z1111w 2014-12-07 23:28
秦暉先生的觀點犀角燭怪。從公平、社會正義的本源出發,我認為是抓住了社會政治問題,尤其是轉型問題的關鍵,將近三十年了,依舊熠熠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