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65,17428

雪惑瀲•鏡月•天

雪惑瀲•鏡月•天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3/01/04
出版:崧博
作者:晴空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209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EPUB(適合手機)

零售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孟天戈在風雪漫漫的大雪山中亡命狂奔。山勢雄奇,猶如直插天穹的銀白利劍,在濃密的雲層中若隱若現,天風呼嘯著,聲音有如萬壑雷霆,似乎是雪山之神被這闖入者驚動了。
  風緊雪狂,他卻似乎迷失了一切,只知道跑下去、不停的逃亡。
  身後大隊人馬緊追不捨,為首的老者狂吼:“孟天戈,你這個淫賊,還不乖乖受擒,難道想等著萬刀分屍嗎?”孟天戈嘴角慢慢浮出一絲冷笑,忽然停下來,急速轉身!
  眾人愕然,有的人甚至情不自禁勒馬後退了一步!——他們分明從孟天戈的眼中看到了一種野獸般的狂烈兇猛,難以想像眼前這個狂魔般的人就是名滿天下的武林奇俠、溫雅沉穩的“天南神龍”孟天戈。
  這些年來,很多人認為孟天戈絕對會是未來的武林盟主。他的鋒芒蓋過百年以來任何一位武林豪客,劍蕩天下無人能奪其鋒。要不是天南孟家風頭太勁,惹得武林八大門派密會約定切不可推舉孟天戈為盟主,恐怕這位天南神龍早就成為武林第一人了。
  誰也想不到孟天戈會作出殺父奸姐的驚世駭俗之事。直到孟天戈的姐姐孟蘭韻挺著個大肚子,在天下英雄面前親口指證他的罪行,孟天戈的虛偽才大白於天下。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孟天戈在罪行暴露後,居然在逃亡中重傷了追殺逆子的父親孟恒,令孟恒差點喪命,還活生生氣死了伯父孟堅。
  孟天戈看了看眾人,忽然微微笑了,低聲道:“不就是想殺我嗎?為什麼不敢過來?”他的聲音低沉悅耳,肅殺的笑容在風雪中異常悅目而可怕。
沒有人敢說話。
  孟天戈淡淡冷笑:“沒人敢動手?那就恕不奉陪了!”說著忽然一個急旋,整個人就如乘風馭雲氣一般飛縱而起,急急沒入風雪深處的雪嶺。
  眾人暗叫不好,眼前大雪紛紛、亂人眼目,如何還找得到孟天戈的形跡?
  就在這時,忽然遠處傳來孟天戈焦雷炸響般的狂笑聲:“哈哈哈,謝謝各位把我送到這裏,我——們——結——夥——死——吧!!!”幾乎與此同時,他的狂笑震動高山積雪,小山一般巨大的雪塊開始緩緩崩落!
  眾人知道不好,膽小的就驚呼出聲:“啊!雪崩了!快跑啊!”剛才還意氣軒昂的武林群雄趕緊爭先恐後、拔腿就跑!
  身後是天崩地裂般的大雪滾滾而來!刹那間似乎天地也失卻了顏色!而孟天戈那魔鬼般可怕的笑聲卻在恐怖的雪崩中依舊轟轟狂響,就如惡魔的最後詛咒一般!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切慢慢歸於寂靜。
  僥倖逃生的人們戰戰兢兢,卻又忍不住互相低聲慶賀。一番清點人數下來,三千多武林豪客卻只是死了幾百個,也算是奇跡了。想是孟天戈誘殺之心過急,沒等到群雄深入雪嶺之下就先動手,是以死者不多。最可惜的是,孟天戈的未婚妻雲若水竟然也在失蹤者之列,雲若水少年癡情,不肯相信孟天戈會做壞事,堅持和眾人一起追到雪山,想不到卻死在這裏。這樣清純美麗的生命,一下子湮滅了,確實可憐可歎。
  群雄想到孟天戈的毒惡,都是不寒而慄。幸好此人已經葬身於絕壑積雪之下,否則武林中人誰能不怕?
  歎息一番,眾人紛紛散去。
  雪穀中慢慢恢復寂靜。天地間又是那樣的恒古空寂了。
  忽然——積雪中一道影子飛龍般沖天而起,輕飄飄落下,竟是不驚輕塵!卻是孟天戈破雪而出,懷中還抱了一個美麗少女,孟天戈一手抬著少女的頭一手制住她的身子,讓她不能亂動,同時一直吻著她的嘴兒,不斷把真氣度入她口中,直到二人落地,這才放開她。
  少女勉強站穩,羞得面紅如火,低聲道:“謝謝你,要不是你,我一定死了。”
  孟天戈搖搖頭,淡淡道:“雲若水,你如果要謝我,就不要讓人知道我還活在世上。這世間已經沒有孟天戈了。”他的氣色頗為不好,顯然受傷不輕,一邊說一邊低聲咳嗽,口中慢慢地冒著血水。
  雲若水心頭著急,低呼道:“你受傷了?要不要緊啊?”
  孟天戈還是搖搖頭:“你不要管我,自己走。我沒問題。”
  雲若水紅著臉說:“我——怎麼能不管你?我是你的……你的人啊。”說著就要伸手去扶他。
  孟天戈避開她的手,冷笑了一聲:“我是殺父奸姐的天南毒龍,你還不離我遠一點,難道不怕我了?”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