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40,17307

明末清初江湖風起雲湧

大明英烈傳

大明英烈傳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2/12/30
出版:崧博
作者:崧博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1266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EPUB(適合手機)

零售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春正月。滿洲努爾哈赤稱帝,貝勒大臣等共上尊號曰“覆育列國英明皇帝”,定國號曰“滿洲”建元天命。

四十六年,夏四月,滿洲主將兵侵邊,臨行,以七大恨誓師,略曰:

明邊吏輕用尼堪外蘭之謀,無故啟,害我祖父,恨一也!

明不守盟約,逞兵越界,衛助葉赫,恨二也!

明邊民每歲逾境行竊,依約當殺,明又以擅殺為詞,脅取十人,抵罪邊境,恨三也!

明越境以兵助葉赫,致我已聘之女,改適蒙古,恨四也!

我國人民,於柴河三岔止撫安等路,皆約耕田藝穀,明不容刈獲,遣兵驅逐,恨五也!

葉赫渝盟召釁而明乃偏信其言,遺使詬,詈肆行淩悔,恨六也!

哈達助葉赫二次來侵,既被征服,明又脅服其國,恨七也!

於是分兩路進兵,令左翼四旗兵取“東州”、“馬根單”二堡,自率右翼四旗兵及八旗護軍乘夜雨新霽,馳抵“撫順”。

疊疊青山寒碧,彎彎溪水流清。在這疊疊的青山之下,有座一明兩暗的小茅舍,圍以竹籬。前臨清流,小橋橫跨,恬靜而優雅,好一個閒散山居人家。

紅日偏斜,霞光萬道,陣陣歸鳥,又是一幅美中帶靜的夏暮圖,就在這時候,一個莊稼人打扮,頭戴笠帽,肩上荷鋤的漢子從山上小路走下,直趨竹籬之前。

他,看上去年紀不大,一頂大笠帽遮住了大半張臉,露在外頭的,只是半截直而挺的鼻子,跟一張閉著緊緊的嘴。

膚色有點黝黑,看上去很壯,可不是麼,看,他那一只卷著袖子的胳膊,哪一處不透著力。

卷著褲退,濺滿泥星,穿著草鞋的一雙退,一雙腳也顯得勁而有力,只是他走路相當輕捷,看上去令人有毫不費力之感。

他走到了竹籬前,伸手便要去推那兩扇柴扉。就在這時候,他突然停住,轉身向小河的那一邊望去。

河的那一邊,一條繞山的小路直通小橋,二三十丈左右便轉了彎,能看見的這條路上,空蕩蕩的,連片落葉也沒有。

可是沒一會兒,被山擋住的路的那一段上,有了動靜,是整齊而輕捷的步履聲。莊稼漢站在竹籬外,柴扉前,一動沒動。

又過了一刻,人繞過山出現在這段能看見的路上,那是-頂青色的軟轎,六個人。抬轎的兩個,另四個赫然是“錦衣衛”!“錦衣衛”是不難分辨的,看那身打扮就夠了。

轎裏坐的是何許人,竟勞動四名“錦衣衛”護轎?

莊稼漢站在柴扉前仍沒動,鎮定的跟座山似的!這莊稼漢膽子不小。

轉眼間小轎來近,轎停在小橋的那-端。轎停穩,一名錦衣衛上前掀開轎簾,轎裏彎腰走出個人,赫然是一名內侍太監。

他出轎站直,往竹籬茅屋看了看,就像沒有看見莊稼漢一樣,帶著四名“錦衣衛”過了橋。

莊稼漢站在兩扇柴扉前,仍一動沒動。

看樣子這一內侍四錦衣衛是直奔茅屋,難道這莊稼漢不懂得讓路,按說,不但該讓,而且早就該回避了,即便回避不及,也應該馬上爬伏在地,還不能仰視。

過了小橋走沒幾步便是竹籬柴扉,一名“錦衣衛”上前一步,便要抬手。

只聽茅屋裏傳出一聲輕咳,緊接著一個蒼老的話聲發話說道:“黑兒,別那麼不懂規矩,閃開路,讓這位公公進來。”

莊稼漢立即橫跨一步讓開進門路,那太監推開柴扉走了進去,四名“錦衣衛”要跟進去,莊稼漢跨步過來,又擋住了進門路,道:“茅屋太小,容不下這麼多客人。”

四名錦衣衛臉色齊變,就要發作。本來是,禁宮大內都任他們出入,這座小小茅屋是什麼所在,競把他們四人屏諸門外。

就在這時候,那已進竹籬的太監,抬了抬手,道:“你們四個就在外頭等著吧。”

留言Facebook 留言